北美女人 » 北美女人情感园--心情写照 » 胡亚美:姐姐 你不要走
Hsu
2009-11-13 06:36 AM 楼兰
胡亚美:姐姐 你不要走

[size=5]姐姐 你不要走[/size]

[size=4]有多少话要向你说
有多少委屈要向你诉
没有看够你美丽的脸庞
没有听够你温柔的声音
姐姐 你不能走
父母等着你去孝敬
孩子等着你去抚养
兄长等着你来敬重
姊妹等着你来呵护
姐姐 你不该走
没有去过你的新家
也没有到过我的新房
曾经的向往是那样美丽
一起的约定是如此心碎
姐姐呀姐姐
有什么能阻止你去天堂的脚步
哪怕是放慢一点速度
我早已泪流满面
但我仍祈盼奇迹[/size]

[size=5]姐姐[/size]

[size=4]胡亚美

姐姐,这个我生命中最温暖亲切的称呼,将永远留在心底,响彻每一个角落,一次次的呼唤,一次次地震痛,我的心啊,能承受多久。泪水模糊了双眼,姐姐却清晰可见:[/size]
[size=4]“姐姐……”,三岁的妹妹趴在托儿所的窗边终于看见了姐姐,踉跄地扑进姐姐那早已张开的双臂,撒着欢儿的要姐姐卖糖葫芦,等着姐姐来接是妹妹每周末最幸福的事。[/size]
[size=4]“姐姐……”,小时候妹妹经常急的跺着脚要姐姐解开裤带上厕所,可没等解开就已经来不及了,按姐姐的话:“小河流水啦,怪不得不跺脚了”。[/size]
[size=4]“姐姐……”,有一次妹妹哭着找姐姐诉说被一个外号叫“小猪嘴儿”的女孩欺负,姐姐拉起妹妹三步并两步地找到女孩,那倒霉的女孩便挨了一顿揍。从此姐姐成了妹妹的靠山。[/size]
[size=4]“姐姐……”,在乡间的田埂上回响一直延伸到尽头,是妹妹和姐姐在追逐玩耍,天黑前她们捡回了一箩筐的麦穗,姐姐时常来农村”五七”干校看望爸爸妈妈和他们带着的妹妹。[/size]
[size=4]“姐姐……”,在一场大地震中,妹妹撕声叫着姐姐,不愿姐姐在余震中勇敢的冲向三楼去拿回妹妹没来得及穿上的鞋子。姐姐再次成了妹妹心目中的英雄。[/size]
[size=4]“喂,我是姐姐”,听惯了你在电话里的温柔的声音,“爸爸妈妈最近怎样啊,别老跟他们闹别扭,有事等我回去再说”。你总是离我们很远,而你又距我们很近。[/size]
[size=4]“喂,我是姐姐”,每到妹妹的生日,你总是会送最好的礼物,“祝你生日快乐,送你的礼物喜欢吗”。你永远会记着全家人的生日,妹妹会得到她最想要得东西;妈妈每年会收到从美国订购的鲜花;爸爸的摄像机及最新家用小电器,而他最高兴得到的是你遥远的祝福;有一次你给哥哥带回一把吉他,全家人都围着听他弹出的那美妙的声音。[/size]
[size=4]“喂,我是姐姐”,除夕之夜,是家人静候着你的越洋电话之时,妹妹总是第一个抢起话筒说个没完,“好了,该爸爸妈妈了”,于是便开始了一轮轮的电话煲。[/size]
[size=4]永远不想想起那个日子,2009年7月22日,人们都在观看着日全食的过程,我得知了你患病的残酷事实(难道真是古人说的日全食预示着灾难),而你却那么平静的告诉我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我开始放声地大哭,怨你不早告诉我,留给我的时间太短太短。你永远是所有的东西都自己扛。[/size]
[size=4]永远不想忘记那个日子,2009年9月1日,我俩在一起同床共枕的最后一个夜晚。我们谈了很多很多,你说你一点也不怕死,但你最放不下的是我这个妹妹,你感谢上苍赐予你那么好的家人,那么多好的朋友,特别是临终前家人的陪伴让你感到由衷的幸福(你一直是远离家人在外闯荡),看着你那么快乐的谈论着死,我都有点向往了。[/size]
[size=4]“姐姐……”再次在心底高声的呼唤你,愿你在天堂天天看着我,我还会象以往一样把所有的事都向你说,把所有的怨都想你诉。来生我们还做姐妹。[/size]

[[i] 本帖最后由 楼兰 于 2009-11-13 06:42 AM 编辑 [/i]]

2009-11-14 08:33 PM 楼兰
哥哥的文字:亚非回家了!

[align=center][size=4][b]亚非的“头七ing”[/b][/size]

[size=4][b]          胡建伟[/b][/size]
[/align]
[size=4]
    亚非,今夜,窗外万籁无声,亚明和我正一边为你守灵,一边为你讲述你到家后的情景。

    今晚,母亲将把你从遥远的美国带回家。我们商定:亚美前往上海陪同母亲,姑姑、亚明和我在家安抚父亲,竭力使他平安地面对。然后我和我们的老朋友靳展再到车站将你们接回。这些天,全家人都在翘首盼望你回来!现在你真的回来了。

在楼道,亚明从我手中接过你,一句:“亚非,我们接你回家了。”说得我们鼻酸眼湿......才进家门,老父亲看见你再次放声痛哭,憾恨未能见你最后一面,继而和母亲相拥支撑着,全家人都以泪相伴......这时,我请清楚楚地听到了你的笑音,就是你那在学校里的笑音;在简库泊街58号里的笑音;在网上“豆腐庄”里的笑音......那一贯爽朗的无处不在的笑音。你好象是要缓和悲呛的气氛,又好象如释重负地喊着:“到家了,到家了,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是的,亚非,你早该歇歇了,早该好好地歇歇了,我们前天(13号你的头七)就为你准备好了一切。

    你回来了,这回你应该忘掉工作,忘掉一切,好好享受一把了吧?

都说,人走后,灵魂仍要在世停留七七四十九天,所以要“做七”。我想知道,我们为你做的“头七”你满意吗?我还想知道,那“奈何桥”你过得顺利吧?过桥前, “孟婆汤”你喝了吗?我还想知道,刚到那边你习惯吗?如果有“小鬼”欺负你,你就托梦告诉哥,哥还会象小时候那样挺身保护你!

还记得你临行前母亲在你一只手里放了一支笔,另一只手里放了几只饺子吗?那是让你用笔(你的强项)作拐杖稳稳地走过“奈何桥”;过桥前,孟婆会问你喝不喝汤?母亲怕你不喝(如果不喝,就会掉下桥去受煎熬,而你平时很少喝水),就给你准备了饺子,让你先吃掉饺子,口渴了你自然会去喝看桥的孟婆熬的那放了“遗忘”药的“孟婆汤”!喝了那汤,你就不会掉下桥去,你就会忘掉你生前放不下的事,安安静静地去休息!

   许多朋友都说,你太累了!是的,现在,也只有现在,你才被迫休息了......。

                                                              2009年11月15日凌晨[/size]

2009-11-14 10:10 PM 心怡
听说雅非写过不少文章,有一篇“哥哥”,很感动人。我找来看,看着看着,就流了泪。
那个特殊的时代,给雅非和雅非一家带来的烙印。其中心理描述刻画得相当细腻:
[url=http://www.ljhammond.com/yafei/stories/gege.htm]http://www.ljhammond.com/yafei/stories/gege.htm[/url]

(我也有一个哥哥,也是不大爱说话,从小唯一的喜好就是集邮。雅非描述的情景,也勾起了我的回忆。)

雅非的网页,有雅非的自我介绍,还有一些雅非写的随笔,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和了解雅非:
[url=http://www.ljhammond.com/yafei/index.htm]http://www.ljhammond.com/yafei/index.htm[/url]

[[i] 本帖最后由 心怡 于 2009-11-14 10:34 PM 编辑 [/i]]

2009-11-23 06:39 PM 楼兰
母亲de悼念

[align=center][b][size=3]逝去的红玫瑰[/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size][/font][size=3]怀念女儿亚非[/size][/b][/align]
[align=center][b][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by[/size][/font][size=3]赵锡华[/size][/b][/align]

[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2009[/size][/font][size=3]年[/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7[/size][/font][size=3]月[/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21[/size][/font][size=3]日,儿子夫妇俩一席不愿道明的话,让我在炎热的夏天感到全身发冷。次日清晨,小女儿将亚非的情况清楚的告诉了我,我泪如雨下,全身发软,透不过气来。想到老伴身体不好,只好瞒着,每天给他编织着美丽的谎言,因亚非一直是他的自豪和骄傲。[/size]
[size=3]
办完了护照,签证等手续,[/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8[/size][/font][size=3]月[/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12[/size][/font][size=3]日我飞到美国,见到我心爱的女儿亚非,看到她憔悴的样子我心如刀绞,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亚非却反倒安慰我“妈妈,你看我不是很好么”,她把我拉进屋子“快看看我的小宫殿”。第二天亚非又带我在房前屋后的草地上散步,她指着窗前的红玫瑰“这是我种的玫瑰,多好啊,几天没浇水了快谢了,妈妈以后帮我多浇浇水”亚非喜欢种花,院子里开满了她种的各种美丽的花。[/size][size=3]在亚非的身边我整整待了三个月,陪伴着她度过她生命的最后三个月。眼看着她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可是她却一天比一天坚强。跟朋友打电话时她笑着说“医生给我判了死刑缓期执行”,朋友们来看她总是谈笑风生。医生都说很少见到亚非这么乐观的,说她生命只有三个月,她坚持了四个月,说她是只有两个星期了,她又坚持了一个月。[/size]
[size=3]
吃止痛药,抽腹水,化疗,她终于抵挡不住病魔的侵袭,从草地上散步[/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size][/font][size=3]室内走动[/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size][/font][size=3]手扶推车在卧室挪动[/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size][/font][size=3]抱住[/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Jim[/size][/font][size=3]的腰艰难的拖着腿[/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size][/font][size=3]躺倒床上不走了,但她还是要留给我艰难的微笑。[/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11[/size][/font][size=3]月[/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5[/size][/font][size=3]日深夜,[/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Jim[/size][/font][size=3]叫醒了我,我意识到了不祥,我颤颤巍巍地跑到亚非床前,她静静的躺在床上,我不停的叫着“亚非,亚非,妈妈来了,妈妈来了”,她再也没有了应答,她真的走了。抚摸着她那张美丽的脸庞,我给她做最后一次梳妆。她喜欢写作,我给她拿了纸笔,她喜欢吃我做的饭,我给她带了饺子,给她穿上她最喜欢的深色西装,浅棕色带拉链的皮鞋(她曾告诉我,这鞋是她花[/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70[/size][/font][size=3]美元买的),衬衫是红色长袖[/size][font=AR PL UMing HK, serif][size=3]T[/size][/font][size=3]恤衫,再配上一条雪白带黑点的围巾,我心爱的女儿亚非真漂亮,好像她马上就要起来瞪着她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对我说“妈妈,我要写作了”。我站在她身边没有眼泪,呆若木鸡,直到利利来了我才放声痛哭,嘶声叫道“亚非我代你远方的爸爸哥哥妹妹向你说声永别了”[/size]

[size=3]在利利和王太太家分别住了几天,回来后亚非的音容笑貌依稀可见,玫瑰花依然开着,迎风摇曳,玫瑰花呀,你能不能告诉我亚非呀你到底在哪,玫瑰花不语。。。。。。[/size]

2010-1-14 09:25 AM 江岚
先报告一下

俺出关了。
文章还要慢慢看。这两年的事情还要慢慢跟上

2010-1-14 09:28 AM 楼兰
回复 #5 江岚 的帖子

江岚好久不见,去哪里闭关了?祝新年快乐。

2010-1-14 01:37 PM 白雪
回复 #5 江岚 的帖子

江岚回来啦. 这两年闭关作学问, 收获一定不小. 成了江博士了吧, 给大家讲讲你的故事. 也让大家喜庆喜庆.

咱北美女人这两年有喜有哀, 大家有空就来叙叙吧.

2010-3-18 03:07 PM 楼兰
亚非哥哥的文:

[align=center][size=5][b]亚非的“三七[/b][font=AR PL UMing HK, serif][b]ing”[/b][/font][/size][/align][align=center][size=3][/size][/align][align=center][size=3][b]胡建伟[/b][/size][/align]
[align=left][size=4]这些天,只要一想起你,就想到了不公平。我和亚明就会扼腕叹“惜”,就会很悲痛、很想流泪,我完全没有了往日那种“在我的领域里”暴君的形象:小时候我不许你哭,成家后我不许你嫂子亚明和你侄子小虎哭(亚明到现在还说我“暴君”)……而现在我允许我们悲痛,悲痛你是如何对待你的病的:[/size][/align]
[align=left][size=4]你应该是从[font=AR PL UMing HK, serif]2008[/font]年年初被确诊为结肠癌的,可当时你重视了吗?你在化疗期间还在上班,还在为你的家庭操劳,还在烦一些你根本就不该烦的神。直到结肠癌演变成了胰腺癌,你才不得不思想一下,可这思想少得可怜,在你整个患病期间的思想中恐怕仅仅只有几秒钟:[/size][/align]
[align=left][size=4]《神与理发师》——[font=AR PL UMing HK, serif]2008[/font]年[font=AR PL UMing HK, serif]1[/font]月写。谈的是到底有没有神的问题[/size]
[/align][align=left][size=4][/size][/align]
[align=left][size=4]《美国政治小议》——[font=AR PL UMing HK, serif]2008[/font]年[font=AR PL UMing HK, serif]3[/font]月写。诠释了美国保守派和激进派。[/size][/align]
[align=left][size=4]《希拉里何去何从》——[font=AR PL UMing HK, serif]2008[/font]年[font=AR PL UMing HK, serif]6[/font]月写。戏言希拉里竞选总统失败后应该当什么官。[/size][/align]
[align=left][size=4][/size][/align][align=left][size=4]《凭什么拿我的钱救济他》——[font=AR PL UMing HK, serif]2008[/font]年[font=AR PL UMing HK, serif]6[/font]月写。剖析美国国会正在讨论一个解决没收房产危机的立案的实质。[/size][/align]
[align=left][size=4][/size][/align][align=left][size=4]《中国为范跑跑修改教师道德规范》——[font=AR PL UMing HK, serif]2008[/font]年[font=AR PL UMing HK, serif]7[/font]月写。在关心中国的教育规范。[/size][/align]
[align=left][size=4]《理解对立:范跑跑[font=AR PL UMing HK, serif]PK[/font]郭跳跳观后》——[font=AR PL UMing HK, serif]2008[/font]年[font=AR PL UMing HK, serif]7[/font]月写。在关心范、郭事件后的中国的言论自由问题。[/size][/align]
[align=left][size=4][/size][/align][align=left][size=4]《大感想》——[font=AR PL UMing HK, serif]2008[/font]年[font=AR PL UMing HK, serif]8[/font]月想。与前面那些长篇幅比,你只是想了一下,只有五句话。你想到了解脱。[/size][/align]
[align=left][size=4][/size][/align][align=left][size=4]《从幻想到幻灭》——[font=AR PL UMing HK, serif]2009[/font]年[font=AR PL UMing HK, serif]7[/font]月幻想。也只有八句话,从幻想想到了幻灭。[/size][/align][align=left][size=4][/size]
[size=4]从上面的思想进程,我们看到了你在[font=AR PL UMing HK, serif]2008[/font]年[font=AR PL UMing HK, serif]1[/font]月至[font=AR PL UMing HK, serif]7[/font]月患第一种癌期间,你关心的是社会,用的都是大篇幅并且从来没停过。到了[font=AR PL UMing HK, serif]2008[/font]年[font=AR PL UMing HK, serif]8[/font]月,你被告知已经转移为第二种癌时,你才用吝啬地“想”了一下你的病。这时你已经没力气再写什么了,甚至没力气去想你的病了。因此,从《大感想》用五句话想了一下,到《从幻想到幻灭》用八句话思了一下,整整用了一年时间……。[/size][/align]
[align=left][size=4]同志们,这公平吗?医学上这样认为:一般来说一个人只可能得一种癌,可在亚非身上却同时出现两种癌![/size][/align]
[align=left][size=4]我靠!美国的上帝就是这样对待一个优秀的弱女子的![/size][/align]
[align=left][size=4][/size][/align][align=left][size=4][font=AR PL UMing HK, serif]2009[/font]年[font=AR PL UMing HK, serif]11[/font]月[font=AR PL UMing HK, serif]25[/font]日[/size][/align]

[[i] 本帖最后由 楼兰 于 2010-3-18 03:08 PM 编辑 [/i]]

2010-3-18 03:19 PM 楼兰
回复 #8 楼兰 的帖子

看到亚非哥哥的此文,其中提到的亚非写的这些文章都在咱北美女人贴过,还引起不少讨论。我也从中受到很多启发,写的有些文章也是由她的观点引申开去的。

然而,亚非的英年早逝,给我最大的震撼和启发,就是首先要尊重自己的生命,其他一切都是身外之物!最近去做了一系列健康检查,趁着还没发现什么严重毛病,赶紧享受生活,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和工作,也算是对世界和人类做出贡献了。其他的什么政治、社会、国际争端伍的,咱们小人物操心也没用,还是省省吧!干吗那么劳神涅?

因此咱后来写文发贴,都找逗乐子解闷子的,严肃题材不是不能说,但也就当开玩笑,俺决不当真,尤其不伤自己的神,不动自己的气。:P  :lol:

2010-3-18 05:35 PM Sunflower
4D4D 开心最重要

楼兰,亚非过去还去过什么坛子?
除去最后两片,这几篇都在这里贴过!
还记得 《美国政治小议》是答我的提问呢。那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有病了?我怎么记得是八月的事?
记得我08年中进过一次急诊室,她还让我注意呢,那时候没感觉她说自己生病。

2010-3-18 07:17 PM 楼兰
回复 #10 Sunflower 的帖子

08年3月她应该还不知道有病,因为她08年4-5月还带学生去西安交流一个多月呢,要是知道有病就不会去了,学校也不会派一个有病的老师带队。

她曾告诉我,当时在中国时就有点腹痛,后来能摸到有肿块。回美国后去检查才查出来确诊,然后做放疗化疗之类,暑假做手术。也许在她去中国之前就有些先兆,不过自己没在意。因此,大家都不可忽视身体的任何状况,尤其是以前身体越强壮的,越不可掉以轻心。

亚非去的网坛好像很多,我也闹不清都有哪些。从她的事,我的另一个感悟是:网坛究竟是虚拟世界,何必要周旋那么多地方?跟那么多不认识的人打交道?那其实很累心的。

2010-3-21 08:49 AM 小风
楼兰,周末好!

[quote]原帖由 [i]楼兰[/i] 于 2010-3-18 07:17 PM 发表 [url=http://www.nawomen.com/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80825&ptid=19574][img]http://www.nawomen.com/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我的另一个感悟是:网坛究竟是虚拟世界,何必要周旋那么多地方?跟那么多不认识的人打交道?那其实很累心的。 ... [/quote]
[font=MS Song]
[/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MS Song]同感。不但累心,还费时。不过有些人喜欢结交朋友,从网上到网下,我认识一个人,他的网友以百计算,他说现在他外出旅游都不用住旅馆了,每到一处就搞个网友聚会,然后总有热情的网友邀请他在家住宿。:o


[/font]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5.0  © 2001-2006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