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女人 » 北美女人情感园--心情写照 »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Hsu
2011-4-19 02:03 PM 九峰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德孤:唐代诗人元稹和他的女人们

送交者: 德孤 2011年04月17日20:48:29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此网中有很多才郎才女,看到这么一篇写才玩女人的文章,推荐给大家一阅。此公留下很多千古流传的名诗绝句,然而却是个花花公子,玩弄女人无数。



看现代官场,同样很多玩弄女人之辈,恐怕有元稹这样才情的不多。





唐代诗人元稹和他的女人们 (转载)



元稹是唐代最负盛名的大诗人“李杜元白”(李白、杜甫、元稹、白居易)之一,他在中国文学史上享有很高的地位。在唐代,他的诗名仅次于李杜白三人,在唐代诗人中,坐的是第四把交椅。但他有两点是其他三个诗人无法相比的:一,官做得大,做到了宰相;二,拥有的女人多,而且有的还是著名的才女。



元稹(779-831),字微之,河南洛阳人。生于唐大历14年,卒于大和5年,终年53岁。著有《元氏长庆集》60卷,补遗6卷,存诗830多首。他15岁就考中了进士,28岁就考中了状元。



元稹是个大才子,也是个无情的花花公子,专门干始乱终弃的缺德事。在他不算长的53年岁月中,拥有的美女不计其数,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著名女诗人薛涛和刘采春。所以他在节度使任上暴卒时,有人还说是被雷劈死的。其实,他是因为服食了过多的丹药,中毒身亡的。



他拥有的女人有三类:一,淑女,如他的发妻韦丛、继室裴氏;二,才女,如薛涛、刘采春;三,美女,那就多得没法举例了。



元稹在他24岁那年,娶了20岁的韦丛为妻。韦丛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出身名门,是京兆尹(首都长安市市长)韦夏卿的小女儿。婚后,二人感情非常好,生活得很甜蜜。可惜七年后,韦丛就去世了。这令元稹非常伤心,写了很多诗来怀念她。他一生共写了30多首怀念妻子的诗,可以说,是写“念妻诗”最多的诗人。从他后来跟无数女人的关系中可以看出,他这一生,真正爱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发妻韦丛。



他怀念妻子最出名的就是这一首流传千古的诗:



离思五首之四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翻译成现在的白话就是:经历过大海的波澜壮阔,就不会再被别处的水所吸引。陶醉过巫山云雨的梦幻,别处的风景就不能称之为云雨。虽常在花丛里穿行,我却没有心思欣赏鲜艳的花朵。一般是因为自己已经修道,一半是因为心里只有你!
  

何其感人,何其深情!此诗被后世的无数人无数遍的引用过。



也许,后来元稹的无数场恋爱都在中途放弃,留下很多个伤情的女人,都可以从这首诗中找到解释。因为,他一生只爱一个女人--韦丛,其他的,都是一时的感情冲动罢了。



可能妻子去世后,他为了尽快从悲痛中解脱出来吧,在韦丛去世后仅仅两个月,他就纳妾了。为这事,很多人都骂他薄情寡义。说他写妻子的那些诗都是虚情假意,不是真感情。不过,“诗言志”,起码在写诗的那一时刻,感情应该还是真的。后来陆陆续续还写了30多首,就算不是“一往情深”,起码也应该是“终身难忘”吧。



想必大家都知道元代戏剧家王实甫的《西厢记》,其实,剧中讲的故事,就是元稹自己。



他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喜欢把自己的艳遇,在喝酒的时候,向朋友们胡吹海侃。而这些朋友,基本上都是些文人,他们就把他的****艳史写下来,流传至今了。有次,他和写“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诗人李绅在一起喝酒,就把他和崔莺莺的初恋故事讲给李绅听,李绅听完后大为感动,就即席写了《莺莺诗》。写完后,他觉得“诗意甚略,愿微之详述之。”于是,元稹就自己亲自写了传奇小说《莺莺传》一文(这篇小说后来还被鲁迅收进了他编的《唐宋传奇集》中)。小说前半部分是他和莺莺的真实写照,后半部分就有虚构的成分了。



到元代,戏剧家王实甫根据元稹的小说《莺莺传》,改编成了剧本。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西厢记》了。



后来,崔莺莺另嫁他人。元稹还去找过她,被她狠狠地痛骂了一顿,教训他要好好地珍爱自己的妻子。



韦丛去世后,元大才子在感情上就开始放纵起来,可以说,走到哪,就爱到哪了。



公元810年,元稹因公到成都出差,事情办完后,在浣溪边闲逛。正好遇到来赏花的薛涛,互相通报名字后,都非常仰慕对方,二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合,趣味相投,相见恨晚。立马就双宿双飞,如胶似漆,难舍难离了。当时,元稹31岁,薛涛已经42岁了。一般认为,这就是薛大美人的最后一场恋爱了。



由于他迷恋上了薛涛,公事办完后,也忘记了回长安去交差了,一耽搁就将近一年。吏部尚书知道此事后,非常生气,派了两个人到成都来,提着他的领子,把他押回了长安训斥了一通。



在和薛涛分别的日子里,他和薛涛不断有思念诗及书信往来。他是这样描述薛涛的:



寄赠薛涛
  

锦江滑腻峨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
  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
  纷纷词客皆停笔,个个公侯欲梦刀。
  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
  

把个薛涛夸得美滋滋,喜悠悠的,还以为找到了终身的伴侣。



不久,他走了皇宫里一个宦官的门路,得了一个美差,任越州刺史(地方军政长官,相当于现在的地级市长或州长兼军分区司令员)。他写信给薛涛说,等我安顿好后,就派人把你接过来。



可是薛涛左等不见来接,右等不见来接,望眼欲穿,忧心如焚,在煎熬中度日。在百无聊懒中,薛涛就只好去造纸来打发时光了(还因此歪打正着,成了发明家!)。她却哪里知道,元稹在当地已经另有新欢了。



这新欢就是著名的女诗人兼歌手刘采春。这刘采春也是个美人,当时25岁,比起薛涛的徐娘半老,对元稹当然更有吸引力了。当时正跟随丈夫周季崇的“文艺团体”到越州来“走穴”演出。她不仅是个诗人,还是个歌手,名声也很大,起码在当时,跟现代的邓丽君名气差不多。



多情才子元稹看了她的一次演出后,就迷恋上她了。刘采春对元稹这个大才子也是仰慕已久,于是二人又是一拍即合,抛开她的丈夫不管不顾,二人就这样勾搭上了(强抢人家老婆,看来也不是个好官!)。



她的丈夫一看势头不对,刺史大人,有权有势,实在得罪不起呀,弄不好小命不保了,就只好忍痛割爱,把刘采春留给了元稹,自己单独带着演出团离开了越州。



于是元稹干脆就把刘采春纳为妾,两人终于名正言顺地粘在了一起。把个薛涛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两人在一起共同生活了七年后,元稹升了官,又把刘采春扔下不管,另有新欢纳了妾。她知道后,心灰意冷地离开了越州。



数年后,元稹又遇见了她,竟然采取暴力手段把她“逼jian”了。她在羞愤之余,只好投河自尽了。



不过,这一段事,当时就有人持怀疑态度。既然二人做过七年的夫妻,就算他真的做了这事,她也不至于到“羞愤自尽”的地步吧?何况,真相究竟如何,也没人能搞个水落石出的。不管怎么说,刘采春都是在再次见到元稹之后自杀的,倒是真的。



这样说来,唐代就至少有三个大才女是因为爱情,而义无反顾地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一个是鱼玄机,被官府斩杀;一个是刘采春,投水自尽;一个是步非烟,被丈夫打死。



唐代的四大女诗人中(鱼玄机、李冶、薛涛、刘采春,但一般认为,刘的文学成就不如前三人),有两个都和元稹相爱过,并一起生活过,可见元稹的魅力之大了。从古到今,能有此艳遇的,怕也只有他和西汉的辞赋家司马相如了。



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唐代的另两位女诗人李冶和鱼玄机如果和元稹年龄相仿的话,也许我们还可以再听到两个感人的爱情故事了。因为,鱼、李二人,也是对才子非常迷恋的多情才女。只可惜,李冶死时,元稹才五岁,元稹死后13年,鱼玄机才出生,这样的故事,就不可能发生了。



著名历史学家陈寅恪先生在他的《元白诗签证稿》一书中认为:元稹在仕宦和情感上,都没有节操可言。在政治上随风转舵,在感情上,见异思迁。其实,在封建社会的官场上,没有灵敏的政治嗅觉,是不可能在仕途中步步升迁的。说到见异思迁,怕也不好责怪他。他是谁呀?是元大才子!元大才子都从一而终的话,那还是元稹吗?



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元稹可以喜欢100个、1000个女人,但真正爱的,却只有一个,那就是--韦丛?!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5.0  © 2001-2006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