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女人 » 北美女人情感园--心情写照 » 四星高照发财第一
Hsu
2011-11-1 01:26 PM 巴佬
四星高照发财第一

老友陈耿毅北京大学历史系高材生,毕业后留校当了进修生和助教。几次天安门广场的的风波他都卷入了,虽不是带头呐喊的但都颇为积极。事后被认为是个思想右倾立场不稳,从此时运不佳。九二年因偶然机会来了美国,又进了新泽西的某个二流大学读研究生。这十多年都过去了,他从历史研究生成了东亚系副教授。还住老公寓里,离了婚。最大的变化是头上添了些白发,墙上多了一排书架。
   
星期六在家门口的市场上偶遇陈耿毅,见他脸上两块青紫贴着纱布,好奇和关心就邀他来家晚餐。找人聊天他是第一人选了,历史文学是他专长,政治、文化、艺术他都博学。
   
我又邀了邻居社会学教授鲁达逸。达逸见了他就大声问:
    “说说看,现在是哪个王朝,哪家风水了?”
    “四星高照的王朝,发财第一的风水。”
    “这不是老生常谈嘛,好些人都这样贬义国内的社会风景。”
    “我说的是新泽西本地风景,近日来本人亲身所见所闻。”
耿毅得意的笑了一笑,说全是本人亲身见闻,可简称为头上三件事,三件事都与我的头有关,并不附会流行理论;简叙如下:
前个星期,头痛不发热,也不咳嗽,看校医生量得血压偏高,送去急诊。急诊室观察两天两夜,验血验尿,心电图,一切正常。头痛未减,再先后服止痛药五片,又抽脊髓液化验,做头颅核磁共振图,等等。一切“常规程序”完毕回家,嘱在家休息两天。回家后泡了个热水澡,吃了四片中药“感冒清”,睡一觉头痛没了。

几天后收到帐单;一万八千六百七十四元,包括那五片价值九美元的Tylenol。打电话问一位医生朋友,她说第一,怪我的医疗保险太好,第二,怪美国的医疗设备太先进。(如在加拿大全民保险就不会给你做头颅核磁共振图)第三,也是你唯一的“错误”你投诉头痛还有感觉颈部僵硬。这一僵硬一万八千美元就泡汤了。
   
第二件事,发生在前天。我脸上长了两个小疣,十多年了。有次遇到个会看相的朋友说,这疣的位置不好,破了三相,禄相和财相和情相。仔细一想似乎有理,没长疣前,一切都很走运,这以后就没顺过,还离了婚。于是约了做个手术切除,既然是为的“正相”就没找皮肤科,特地找了个整容手术专科,那医生还是个医学团体的主席,想必医德医术完美了。
   
当我走进漂亮的诊所大楼时还蛮高兴,可当我进入一个窄小的房间等候手术时就有点惊疑了,墙上仍然和大多表示自己有文化的雅士一样,挂着印象派名家的画,两三张退色了的印刷品嵌在塑料的金框里。地上桌上水斗里放着些杂乱简陋的医疗器具,给人一种陈旧的老理发店的感觉。医生进来没穿制服,从便服上衣口袋里拔出笔要我签名,每个疣切除两百五十元,两个五百元。还动员我把颈项上的黑痣也去掉。我心想这种美容手术恐怕得自己付费,没答应,说下次再来吧。医生表示他很忙,我得再预约手术日期,要不,得等上两个小时,不过建议我可以先去吃饭逛商店。
当我决定当天做手术后,没多久护士就说不用等了,两位病人都临时取消了预约。医生再次进来,仍然没穿制服,从水斗旁的擦手纸箱里抽出两张纸塞在我的颈口,切痣的把戏就开始了。我被打了两针麻药不便说话,心想这还不如理发店,理发店还得讲究形式,至少给我胸前遮个围裙。二十分鐘五百元的生意完工了,可医生找不到适合大小的敷料盖住伤口,只好盖住半个眼睛出了手术室。

走到门口,护士乖巧地用上海话对我说,下回来去掉这两个黑痣,我们会让保险公司报账的。我回头一看墙上大镜框里挂着,医生的女儿在林肯中心开小提琴独奏音乐会的巨大像片,还有医生和他的妻子穿着盛装合影,当然都很高雅的。
   
第三件事,就发生在今天上午。我去爱迪生市理发,正剪到中途,走进一男一女。趾高气扬环视店堂,有位理发师父上前客气地问:
    “先生要理发吗?”
    “我买了这个店了。”那男人并不看着人,两眼朝天,好像熟知众人的反应。
我当即感到右边鬓角上咔吱一刀,掉了一束头发。接着听到几位师父惊讶地议论,叹息。他们马上面临着失业,有两位是住纽约的,为这个工作还合租了公寓,上个星期,十月十五日才付了下一期的房租。奇怪的是没人埋怨老板没有先告诉他们要卖店的事。忽然给我剪发的张师父说了声对不起,就把我交给另一位理发师了。这师父接过剪刀,说张师父得赶回去,中午房东在家,希望可以商量少付几天房租。
   
我走出理发店时,并没在意右鬓角头发短了一截。好奇的问门口的一位老师父:
    “为什么不早点通知你们好安排呢?”
    “嗨!先生啊,你不像是做生意的人,你不会懂的。老板在家乡是开旅馆的,女儿是名歌星,这里只是个顺手小生意。他们是赶在潮流上的人,和我们靠两支手吃饭的不一样嘛。”
   
   
哲学家李泽厚曾评说中国的文化领域是“四星高照,何处人文?”(四星指:影星,歌星,球星,节目主持明星)
   
2004年,英国知识界自我反省,说二十一世纪,这世界是个庸俗主义的世纪。

智弱化,庸俗化弥漫在“文化精英”倡导的“容纳”精神和政策里。这虽是一些学术派别的争论。但有一点在我们周围确确实实是发生了变化,要不然“发展才是硬道理。”怎么会衍变成了“发财才是硬道理。”这样的口头禅呢?怪不得有人说:当今的文学艺术就是,大众找乐子,精英找金子。四星高照发财第一!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四星高照发财第一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5.0  © 2001-2006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