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u
2011-11-5 08:57 AM 巴佬
沙斗

前日逛街在Marshalls店里买到个计时用的玻璃沙斗。回家把它颠倒流沙一圈,正好是60分15秒。沙斗如今只是个装饰摆设,可是在五百年前伽利略发明钟摆计时器以前,却是最精确的计时器了。据历史记载沙斗最先是用来测量工作效率的。

春夏秋冬,周而复始。住在北美,每见枫叶转红直到秋风萧瑟,总盼望春节来到,无论今年运气如何,明年希望有个欣欣向荣的开始。

老祖宗把過年安排在冬季最冷日子裡是太有道理了。冬天食品不易變質﹐再說冬季農閑﹐沒那麼多活要趕着按時完成。一家老小在享受一年辛勞所得成果之余﹐必定對春播秋收的“年”有深刻認識。
  
過年只有在農業社會才有正宗的趣味。過年的趣味又重在吃﹐大年夜那一頓豐盛晚餐讓人感到﹐作為一個“人”活着多麼了不起﹐居然創造出這麼多美味食品來。就此人不但比動物高了一等﹐而且想主宰起這個地球起來。

“年”的重要性遠遠地高過“天”﹐“天”是人類還沒完全長成個“人相”時﹐在遙遠又遙遠的三百萬年前就有了的“時鐘”。那時滿身毛髮﹐四肢發達的“人”打獵採擇按“天”行事﹐日出日落就是時間的唯一單位。也是人類的第一個時間單位。
  
有位智商高人一等又有領導才能的祖先------神農氏﹐看穿了季節變化的規律。滿怀信心地往土裡撒下了﹐硬從口中省下的種子﹐這便是“春節”孕育的開始。秋收只是“春節”的誕生﹐過年的大年夜晚宴才是“春節”的生日大典。
  
“年”的發現讓人類有了第二個時間單位﹐這是人類的第二個“時鐘”﹐這個鐘一用就用了千萬年。聰明的老祖宗雖然在鐘面上又刻上了﹐立春﹑雨水﹑驚螫﹑春分------等等﹐還是為的春播秋收﹐為的過個豐收年。
  
農業社會生產力緩慢地提高﹐雖然一直有着水土流失﹑但還是一年勝過一年﹐年年過年。人們也沒能超越大自然的節律﹔日出而作﹐日落而歸﹐春播秋收﹐冬雪過年。地球繞着太陽轉一圈﹐萬物遵循着這個韻律生長繁殖﹐“民以食為天”千萬年過去了﹐過年的晚宴越來越豐盛﹐地球始終如青春美女﹐身體健壯﹐氣血旺盛。
  
十八世紀七十年代﹐一直謙卑地按天行事的人類﹐突然發明了蒸汽機。這個崇拜“春播秋收”﹐享受慣除夕晚宴的心靈發熱發狂起來。上帝安排好的神秘而複雜的生物圈﹐環環相扣的因果關係﹐被人類無止盡的慾望撕裂踐踏了。
  
就此為了加速收穫﹐工作不分日夜﹐豐盛的晚宴也不必等到過年。
  
人類的家園富饒慷慨﹐放任它的幾代公子少爺們折騰了一個半世紀﹐地球這個青春美女氣血虧損﹐開始偶有心悸氣喘。少爺們也不耽心會埋下災難。只是過年的趣味已不在於豐盛佳餚﹐而是清點收羅了多少財產。
  
1945年這是人類應該永遠記住的一年﹐這一年人類在自己的家裡引爆了地球上非自然的小太陽。從此整個地球的生態被迫接受了人類的霸權。上帝創造的億萬種生命中﹐第一次有了可以滅絕自己物種的能力。到今天﹐地球上的核武器已足夠把地球毀滅十三次。
  
人類會造小太陽了﹐還有必要過年嗎﹖
  
我們還在過年﹐過年意味著如潮水似的人群涌進超市﹐過年意味着暴食暴飲﹐過年意味着信用卡上債臺高筑﹐過年意味着節後的抽脂減肥。
誰有能力來打掃我們的游樂場呢﹖
即使所有的原子能都得到和平利用﹐這些具有十萬年放射性半衰期的核廢料﹐在區區幾千年時間裡﹐不可能恢復到安全狀態。
  
我們的地球母親﹐現在已經不僅是氣血虧損﹐她軀體的津液已趨干枯。以地質時間單位方可衡量的漫長歲月﹐才形成的石油﹐就快要抽干﹐沒留點給我們的曾孫。不用考慮他們過不過年。
  
1996年人類挑戰上帝﹐製造了第一頭克隆羊。冷冰冰沒靈性的機器玩夠了﹐改玩熱血沸騰和充滿靈性的生物工程。它給人類帶來的是什麼命運﹖稍有不慎生物工程對地球的生態破壞將是千年﹐或者永遠不可恢復。
  
舊約創始記說﹔第一天上帝造了晝夜為一天﹐第二天創造了穹蒼天空﹐第三天分別了大海和陸地又造了各種植物﹐第四天確定了一年四季﹐第五天創造了各種動物﹐第六天上帝按自己的形像﹐自己的式樣造人﹐要他們管理魚﹑鳥﹑牲畜﹑野獸﹑爬蟲。第七天歇了工﹐聖化那天為特別的日子。這是上帝賜福給人的休息日﹐以慶祝創造完成。
  
可惜现在人类已经忘记了这第七天的神圣,也忘记了冬季过年的神圣。今天我们的时间感受已与我们祖先毫无相似之处。整个世界都在疯狂地,不分地域,不分晝夜地追求丰厚的利潤。创造财富的兴趣转移到欺诈掠夺,金融危机,信贷危机铺盖了地球。“天地間生命本原的融合”已被蚕食得千瘡百孔。
  
几年前有個科學狂人聲稱已經克隆人成功,今天伊朗正开启新的核试验。不管这些消息是否真实。
看来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我们的曾孙不会有兴趣以沙斗作为摆设,更不会理解春节原来的乐趣。

[[i] 本帖最后由 巴佬 于 2011-11-6 05:40 AM 编辑 [/i]]

2011-11-5 06:34 PM Sunflower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少时语文课读过鲁迅的一篇文,主题是什么忘记了,奇怪的是,我记住其中一段话,说到该留给子孙一些矿产,别都挖完了。巴佬说起石油的,倒令我联想起来鲁爷也曾经有类似的忧虑。
儿子最近告诉我看了一篇报道,说是电动车的性能都能赶上现在的汽车。我总有怀疑,这种新技术的普及开放,是受到石油寡头的抑制的,为了现有的经济利益。前段时间又读到一个科学发现:细菌/病毒可以不同的形式存在。
其实我们所知甚少,也许人类以后也会以不同形式空间存在。。。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沙斗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5.0  © 2001-2006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