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女人 » 北美女人健康--健美保健 » 欧洲中医药调查:英国人爱针灸德国人信草药
Hsu
2006-11-16 07:24 AM 九峰
欧洲中医药调查:英国人爱针灸德国人信草药

环球人物

  本刊记者 施晓慧 发自伦敦

  中医知识传入欧洲已有约350年历史,但上世纪70年代前,中医疗法在西方临床仍只有零星个案。中医药在英国有过两次发展高潮,都发生在上世纪,第一次是70年代的针灸热,第二次是80年代后期的中医药热。

  伦敦街头英国人排队看中医

  如果问英国人是从何时认识中医的,绝大部分人会提到1972年尼克松访华。当时尼克松在中国观看用针灸麻醉进行手术的镜头轰动了西方。此后,英国不断派人前往台湾、香港、日本等地学习针灸,后来派出大批人员前往中国内地学习中医。这些人学成回到英国后,纷纷兴办针灸学院。目前,英国的针灸从业人员已达 1.6万人。

  提到中医药在英国的发展,不能不提到罗鼎辉的传奇故事。她毕业于广州中医学院,1983年在伦敦唐人街开设了一家中医诊所。1986年,一位在英国医院没有治愈的皮肤病患者求助罗鼎辉,服用几副中药之后,病情竟然奇迹般转好。

  此事一传十、十传百。过去中医诊所主要面对华人,很少有英国人问津。此后,罗鼎辉的中医诊所前,变得门庭若市,就连欧洲其他国家的病人也纷纷慕名前来求诊。

  英国著名皮肤病专家戴维·阿瑟顿注意到了此事。他跟踪那些经过罗鼎辉治疗的病人,定期为其复查检验,证实确有疗效。阿瑟顿为此著文指出,在那些未被医院治愈、后向罗鼎辉求助的病人中,最终有70%的人痊愈。

  这些故事经英国广播公司等主流媒体报道后,英国人在罗鼎辉的中医诊所前排起了长队,每天等候就诊的人最多时有七八十人,有时不得不动用警察前来维持秩序。务实的英国人从此信服了中医和中药。

  据全英中医药联合会的资料显示,英国现有中医诊所3000多家,中药进口商约40多家。英国政府还拨款给大学,支持中医研究。

  德国85%的人认为草药有疗效

  与针灸不同,中草药在欧洲国家的推广却并不乐观。在德国的情况最好。

  德国是欧共体中使用植物药最多的国家,约占欧洲草药市场的70%。草药的应用已纳入了德国
医疗保险系统。据调查,德国85%的人认为草药有疗效、毒性低。草药制品在任何药店都可以出售。德国政府重视传统医药的发展,每年拨专款资助开发自然疗法,并成立中国传统医学研究院。

  西欧各国中最早经政府批准并由保险公司支付医药费用的一家中医院,也设在德国。这家医院由德国的企业家和北京中医药大学合作。由于疗效显著,目前患者预约住院至少需等候一年半的时间。这在西欧产生了轰动效应。

  质疑《中国药典》中有“毒药”

  上世纪90年代末,一位患者因服用中药“龙胆泻肝丸”而出现肾损伤,造成中医药在英国发展的良好势头遭到重挫。时任世界中医药联合会名誉副主席的罗鼎辉感叹道:“这一拳打到英国中医界的身上,不知道有多疼!”

  2001年9月,英国卫生部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中药毒副反应案例,告诫英国公众选用中药要慎重;随后,又从英文版的《中国药典》中摘录一长串有毒和违禁的单味药及中成药名单,在网上公布。从此,英国人“谈中医色变”。

  为应对严峻局面,英国中医界开始加强行业自律,并积极为中医谋求合法地位。英国皇家医学会院士、伦敦杏林中医研究生院院长马伯英,还以专家身份出现在法庭上,为蒙受不白之冤的中医诊所进行辩护。马伯英说,在海外,对一些疑难杂症的实际疗效,让西方人开始信服中医;但因为缺少科学的数据佐证和中医本身自律性的问题,使得中医不能完全被接受。

  总的来说,目前在西方国家,中医仍被归类于辅助性医学的范畴,虽然可以自由开业,但从医者不能称为医生,没有法定地位,只能在当地医疗体系里充当“配角”。

  多位西方医学专家接受本刊专访——

   本刊记者 施晓慧  本刊特约记者 赵忠林 凯 梅

  “万人网上签名反中医”一事,使中医再次成为国人关注的焦点。而此时在国际上,中医正由最初被排斥,一步步开始“渗入西医的世界”。

  为了解中医在国际上的发展情况,本刊专访了来自瑞典的著名血液学专家、曾任诺贝尔医学奖评委的比格·布洛姆巴克博士,瑞典卡洛林斯卡医学院教授、诺贝尔医学奖评委秘书汉斯·乔尼瓦勒,以及在英国中西医兼治的菲利浦·弗农医生。

  针灸神奇疗效吸引西方人

  记者:中医药是何时进入当地的?当时人们怎样看待它?

  弗农: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时,我还是医学院的学生。那时,我看到了中国医生为一位美国记者实施针灸麻醉的新闻,觉得非常有意思。

  当时,欧洲的国民保健系统已经出现资金不足的问题,而在经济发展水平不高的中国,人民的健康状况却不错,这足以说明中医药的疗效很不错。

  布洛姆巴克:20多年前,瑞典最大的综合性
医院南方医院,派出一个学习小组,到中国医院学习针灸。这个小组的成员都是当时瑞典各个医院妇产科的接生大夫,大家对针灸减轻分娩疼痛的功效感到很好奇。而那时,西方有些人还在讨论中医和巫术的区别。

  记者:您作为一位专业人士,对中医总体上的认识是什么样的?

  弗农:我用中西医兼治的办法为人治疗。到我这里看病的人,大部分是来治疗各种疼痛,因为很多人知道针灸可以止痛。实际上,中医的治疗范围和方法非常广泛。有些病人在治疗过程中了解了更多的中医知识,也会要求治疗别的病。我不能说我的每个病人都痊愈了,但很多人都觉得好多了。中医确实能治好一些西医无法治愈的疾病。

  布洛姆巴克:我的夫人是华人。当家中飘散着中药特殊香气的时候,我常常会琢磨自己是否该为“老寒腿”找个针灸医生。我觉得,中医和西医有着本质的区别。中医把人体看作是金、木、水、火、土5种元素的组合;而西医则认为,人体是由各种器官、血管、神经中枢等合作形成的。目前,一些西方的医药公司,已成功地将中药中有效的活性物质分离出来,把它们应用在新药的研发中,含有中药成分的可治疗哮喘病的西药已经问世。美国的科学家还证明,一些中药中的活性物质对有酗酒基因的人有疗效。这对中医药来说,也算是一个发展。

  对中医的看法在改变

  记者:用西医标准来评价中医,是一种科学的做法吗?

  布洛姆巴克:今天,任何一名瑞典产妇在瑞典医院的产床上都会被问到是否希望用针灸减轻分娩时的疼痛感。当然,产妇也可以选择西医的减痛方法。对许多瑞典人来说,中医早已经没有了它当初在西方社会出现时的那种神秘色彩,成了病人可以自由选择的“另一种治疗方法”。

  乔尼瓦勒:中医被带到西方社会的时间还不长。医生在治疗中首先要给患者一种安全感,这种安全感很容易在患者比较熟悉的文化背景下产生,却很难在一个陌生的文化环境中找到。医学和其他科学一样,都需要进行长期的实验,在失败中汲取经验,不断完善发展。武断地说西医是科学、中医不是科学,这种做法本身就不科学。

  没有理由“取消中医”

  记者:现在,中国国内出现了“取消中医”的争论,您对此怎么看?

  弗农:很多西方人不懂中国的历史和文化,他们认为西方是先进的,中国是落后的。一些学习西医的中国人,也接受了西方人的观念,否认中医药的价值。这中间也不排除西药公司的背后利益在起作用。中医是中国的国粹,中国人应该珍惜它。

  乔尼瓦勒:为什么要取消中医呢?现在西方社会正在开始正确地认识中医,诞生中医的国家却要取消中医,这可是件让人忧虑的事情!中医西医都是医学科学。在应对威胁人类健康的各种疾病时,我们需要有效的治疗方法,以及能最大程度地减少副作用的药品。对于某种治疗方法,不管它建立在哪种医学理论基础上,治愈病症才是其最终目的。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5.0  © 2001-2006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