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单飞”

放“单飞”    方汀


(版权所有,请勿随便转载。如需转载,请与作者联系------bmnr@dreamschool.com,谢谢!)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是关于培养飞行员的。时隔多年,片名已经想不起来了,但影片中飞行员们训练即将结束时,每位新飞行员都要通过“放单飞”考核的片段,却牢牢刻进了我的脑海。新飞行员只有经历过“放单飞”,可以从容不迫地独立驾驭飞机,才能毕业。我们养育子女又何尝不是如此:子女养大成人,总有一天要离开父母(上大学或工作、成家),如果父母能在子女上大学之前就给他们提供“放单飞”的机会,那么,孩子们长大了就能很快独立。去年暑假,我们有了给儿子“放单飞”的机会:让不满十五岁的孩子独自去外州的夏令营生活五周。结果,给儿子“放单飞”的经历,令我们做父母的大开眼界。

            儿子去的是密西根大学办的辩论夏令营(为高中生办的)。密大的辩论夏令营在全美很有名,每年都举办数期夏令营,营员来自全美各地,按时间长短和营员的年龄与程度(指学生来夏令营之前参加过的辩论比赛的成绩)分为四周,五周或七周的。儿子刚上高一,还没资格参加七周的夏令营(那是给高二高三以上的孩子们办的),所以只能在四周或五周的夏令营中选一个。儿子为了能多学些“本领”,报名参加了五周的“加强”班, 并自己跟夏令营的领导争取到了数百元奖学金,给我们减少了些经济负担。

            儿子报名去夏令营并被录取之后,第一个遇到的问题是:“行”------去夏令营的旅程安排。着手安排儿子来回的旅程,首先要定飞机票,单程六个多小时的飞行距离还是比较长的,提前预定可以买到便宜些的票。打听了数家航空公司,发现这些航空公司都规定十五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不能“单飞”,需成人陪同;如果一定要“单飞”,得多付钱让空姐负责把孩子交到接机人手中。问来问去,只有一家航空公司没有严格的年龄限制,十四岁可以“单飞”。我们没有朋友帮忙接机,夏令营的组织者虽然同意接机,但手续很麻烦而且听来不太可靠(注*),最后,与儿子商量决定,跟这家没有严格年龄限制的航空公司定票,儿子坚持自己独立“单飞”。

(注*:儿子去了夏令营之后才发现,在这一期夏令营的近一百四十个营员中,儿子是最小的三个不满十五岁的营员之一,估计夏令营的组织者一定是期望家长接送的。)

            既然儿子执意“单飞”, 那么儿子带着行李如何从机场去密大呢?我们面临两个选择:打的或坐机场班车。我们觉得打的似乎不太安全,机场班车应该比较可靠,儿子同意我们的看法。于是,我就开始为儿子预定机场班车了。一个电话打到机场班车预定处,接电话的莎玛一听我说出儿子要去的目的地------Couzens Hall就乐了:“哦,密大夏令营啊,你定来回的票好了,其他人都这么定的。这几天来定票的人可多了”。我当即决定买来回票,接着吞吞吐吐跟莎玛提起儿子不满十五岁,可否给个详细点的指示,让儿子下了飞机可以方便地找到班车?莎玛立刻打包票:“没问题,你儿子小,我们可以派人举牌子进机场到取行李处接他,你只要多付些停车费就可以了。放心,我们跟密大夏令营是有合作关系的。” 莎玛的话让我把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当天下午,就收到了莎玛寄来的详细的班车时间、地点确认信,我即刻把信打印出来给儿子带上。

            儿子去夏令营的日子一天天近了。当时我先生和女儿都回国探亲了,家里只有儿子和我。我注意到儿子那几天常有些闷闷的,就问他有什么心事?是不是后悔当初“单飞”的决定?需不需要我送?现在买票还来得及。。。儿子摇头说:“不用你送。我很想知道你和爸爸当年离开你们的父母到美国来的经历。”我就把我们当年来美国,不仅人生地不熟,而且语言几乎不通(看得懂听不懂)的经历给儿子讲了,我安慰儿子:“虽然这次你去的地方也是人生地不熟的,可你至少没有语言障碍啊,只要你勤打听,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虽然嘴上跟儿子这么说,我心里却开始打起了鼓:万一儿子路上出什么事怎么办?我是不是个不称职的母亲?这么远的路,我至少应该送送他的。。。怪不得古人要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呢,这不,儿还未行我就开始担忧了。儿子大约看出了我的心思:“妈,别担心,跟你们当年来美国比,我已经幸运得多了。我不仅没有语言障碍,我还有现代化通讯工具------手机呢,遇到事情,只要打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了,没问题。”

            接下来几天,每天下班回家,我就督促儿子整理行李,把钱和证件都给他交代好,并教他如何使用洗衣机、烘干机等,为去夏令营做准备。

            儿子“单飞”的日子终于到了。周六一大早,五点不到我和儿子就起床了,母子俩洗漱完毕赶紧开车去机场。到了机场,托运行李的工作人员,一看儿子的证件不满十五岁而且只有一张机票,问都不问就开了张条递给我:“你可以送这个孩子到登机口。”我赶紧连声道谢。拿着条子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跟着儿子边走边想着“至少可以送儿子到登机口”,我们已经来到了安检入口。儿子趁我不注意,一把把条子从我手中夺走扔了,对我说:“妈妈你可以回家了,我自己走,没问题,再见!”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看着儿子像大人一样从容不迫地通过安检,心心定定地往登机口走,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儿啊,你这次独自去远方,会不会怪妈妈狠心不送?你会自己料理生活吗?

            儿子走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车开回家的。一进家门,只听电话铃声大作,我赶快跑去接,原来是儿子,他“不放心”我一人在家,看我平安到家才放了心。儿子告诉我再过十分钟就要登机了,嘱咐我注意身体,不要为他担心。。。儿子似乎突然长大了不少。我和儿子约好等他到了宿舍再给我打电话。

            忐忑不安地过了一天,终于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报告取行李、上班车,一切顺利。原来,儿子报名的这“加强”班,第一周只有八个孩子来,其他人(一百三十多)都要第二周才来。这八个孩子除了我儿子(最远)外,其他孩子都由家长送去。

儿子平安抵达目的地,我总算心定了。“行”的问题解决了,“住”的问题却是在儿子去了夏令营之后才发现的第二个问题。密大夏令营的宿舍是每人一间, 房间没有空调,当地的气候是白天很热,夜里却较冷。幸好我在儿子行李中硬塞了条毯子,儿子进了宿舍才知道真该感谢我的“先见之明”:原来,房间里只有一张空空的床和一张桌子。夏令营的报名材料中,物品单上只写了带换洗衣服和一条床单,根本没提被子或毯子,更没有提宿舍是合住还是单住的。从这件事,我们知道了以后再去类似的夏令营,一定要把情况了解的透彻一点,多带点物品有备无患也是好的。

            很快,儿子遇到了第三个问题------“食”。由于儿子选的是一日两餐的计划(可以选一日三餐的计划,学费要贵些),每天只包括午、晚两顿饭。周六是统一的,对所有计划都一样,学校只供应一顿午饭。第一周过下来,正长身体的儿子尝到了饿的滋味:每天没早餐,饥肠碌碌上课到十一点才能去吃饭,上课当然饿得头晕。由于夏令营采取类似“军事管理”的制度来管理孩子们,每天晚上点三次名:十、十一、十二点各一次,孩子们要过了十二点才能睡觉。这样,晚上六点的晚饭吃过后直到十二点睡觉这段时间可就麻烦了:十点前要上课,十点到十二点得在房间等点名,儿子每天临睡前总是又累又饿。儿子身上是带了零用钱,可是他说学校只有一家小店,里面东西很贵,他舍不得买。看来,离开了家, 儿子开始知道“节约”二字的涵义了。儿子说很多同学的父母周末会来探亲,他可以请同学的父母带着到校外超市买吃的,但他不愿意经常麻烦别人。因此,儿子打电话时让我给寄些罐头、点心什么的,让他早晚可以充饥。暂时成了儿子的“运输大队长”,我每周换着花样给他寄吃的,邮局的人以为我的孩子在外地“上大学”呢,直夸我是“模范家长”。唉,我只好在心里叹气------听儿子说其他孩子们的家长可是经常周末去探亲的,只有极少数孩子是像儿子一样完全独往独来的,也许在儿子心里,我是极“不称职”的母亲吧?儿子,你去的地方实在太远了,你父母是“鞭长莫及”呀。。。

紧接着,儿子遇到了第四个问题------“生活”问题。以前在家里,孩子们基本不做家务的,顶多帮着吸地拖垃圾桶,一应日用品也都是父母操办的。这回去夏令营,儿子行前倒是自己准备的行李,尽管我一再交代他多带些牙膏肥皂之类的日用品,他以为五个星期只需要一小管牙膏和一小块肥皂就足够了,所以他带去的用品都很少。结果,刚一个星期过去,他就来要日用品了。打这开始,以后的几个星期,我每周都给儿子寄包裹。尽管儿子去夏令营前我已经教过他如何使用洗衣、烘干机,他在第一次实际操作时,还是多放了很多洗衣粉,我只好在电话上给他指导:有颜色的衣服和白、浅色的衣服要分开洗,按一次洗衣量的多少放洗衣粉,过多洗衣粉不仅洗不干净衣服而且会伤衣服。。。结果,第二周儿子再打电话来,笑嘻嘻告诉我他成了大孩子们的“洗衣指导”了。儿子报告说,有的同学把衣服混洗,结果浅色衣服给“染”了色,穿都穿不得了;还有的同学连洗衣机、烘干机的操作说明都看不懂,儿子只好手把手教他们。。。是啊,学习任何一样本领,靠“纸上谈兵”是不行的。

五个星期的夏令营很快就结束了。这次给儿子“放单飞”,我们做父母的和儿子一起学到很多东西。儿子经过独立生活的锻炼,初步学会了如何合理用钱,懂得了如何体谅父母,更加珍惜目前所拥有的一切。儿子经过刻苦努力,还获得了夏令营年级排名第二的好成绩。儿子和夏令营的其他一百三十多位营员们交了朋友,回来后和他们一直保持着联系,互相学习,取长补短。第一次给儿子“放单飞”,让我们做父母的知道了这种为高中生办的夏令营,实际上是孩子将来出门上大学的“彩排”;举办这种夏令营的大学,是把高中生当成“准大学生”对待的;这样的夏令营,对培养孩子独立生活能力是很有帮助的。。。
            

            


            完稿于二零零七年二月
评论(4)

好儿子,独立性很强。 放单飞去夏令营对孩子是很好的锻炼。



回复 #1 方汀 的帖子
小时候看过话剧《女飞行员》时,首次听到“放单飞”。

--这种为高中生办的夏令营,实际上是孩子将来出门上大学的“彩排”--“ 彩排”这词很达意。



真有趣,看着都羡慕这里的孩子!



安舟JJ、白雪JJ、悠然妹妹:

你们好!

这篇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拼凑出来的,谢谢你们。

近来忙得一踏糊涂,今天忙到下班,才有空上来看一下,明天还要去理疗。。。所以暂时可能没空修改。还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