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玫瑰里的感慨

母亲节前给妈妈送去一束粉色的玫瑰。选粉色,是因为玫瑰中我最喜欢粉色的那种。

妈妈收到玫瑰很高兴,在电话里直夸我有孝心,只是没想到老人家临挂电话前借机又给我上了一堂教育课。你道为啥?妈妈说按照风俗习惯母亲节我应该送她一束康乃馨才对,而不是凭着我自己的喜好乱送鲜花。

妈妈是个很传统的人,凡事都会按着老规矩旧习俗去操办,什么该行什么不该行的她心中好像都有个谱,从婚丧嫁娶按着辈份出钱的数目到逢年过节家宴上的菜谱妈妈都会面面俱到地安排好,以免出错或是得罪了亲朋好友。

至于我,对于那些个陈规习俗的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我在乎的是朋友的喜好和自己的喜好。

老实说,我们这些年轻几代人,有几个在乎过风规习俗的。过节送礼很少顾虑到该与不该,忌讳的还是不忌讳的,什么生日不能送钟,吃鱼不能翻身等等,在我们看来几乎是无稽之谈,况且有些陈旧的规矩或是民间的习俗我们根本就不了解。

过年时表姐给我家寄了一张卡,卡片是用红笔写的。妈妈指出说从前人家写信是不能用红笔的,用红笔表示绝交。我起初还不信,上网搜索了一下才确信。翻翻近几年里朋友们给我寄来的过年贺卡中,用红笔写的倒有那么几张,可朋友们依然和我关系密切,看来是我们这些个无知小儿,把红笔字当作喜庆用了。所幸我不喜大红,还未犯此大忌。

不过我犯错的机会也是不少,比如这次母亲节自作主张送粉色玫瑰,又比如有次回国在舅舅舅妈家过年,大年初一我一早起床,看见屋子地上有些果壳,拿起扫帚刚扫两下,舅妈大呼小叫地跑上来把我手中的扫帚夺去,还笑着骂我喝多了洋汤洋水的把些老规矩都忘了。我本想做做好事,不想却闹个大没趣,我怎晓得在舅舅舅妈那一带有大年初一不扫地的习俗?就是扫了哪能就把家里的财富扫走了呢?

想起以前看过一部关于清宫野史的电视连续剧,故事情节和片名都已记不得了,印象深的是那几个老妃子,遇事是总是用“这是祖宗留下的规矩”来挟制年轻一代。

虽说如今我的长辈没有用陈规习俗来限制我,但面对那些个陈规习俗却常常让我感觉自己的无知,有时还令我有费力不讨好的沮丧感。看来以后给长辈们行事还得三思而后行,免得费心费力了还讨个没趣。

评论(6)

温馨的小文



恭敬不如从命
两代人的观念有时真很难说服彼此,只能迁就。



母亲节送康乃馨其实完全是西方传入中国的风俗,中国传统中本来并无母亲节一说,中国人也不兴送花。你母亲还挺西化的么。



有份孝心已经很不错了,妈妈是很高兴的,小风真细心。



人当孝



回复 #6 一张天 的帖子
你这名字有意思,欢迎一哈。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