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著的梦



执著的梦



台中市,顾名思义位于台湾岛中部,为南北高速铁路、高速公路重要的中途站,是除台北高雄之外的台湾第三大都市。

到台中拜访的是一位新客户,日本、台湾乃至大陆光电界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名字,但他是我们新产品在台湾的第一家客户,公司和我本人都很重视。




开车行驶在台中市郊的新科技园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驶进了长江三角洲或珠江三角洲的开发园区。

据代理公司介绍,由于交通便利加上气候温和的优势,这里已成为台湾新兴的光电工业基地。果然,驶进园区在不到10分钟的行驶路程中,看到的相关厂家就不下五家。其中有一家,在六月份的光电周上,总经理还亲自出马和我们订规格谈价钱,这次我来还打算顺路拜访一下,想正式签下这个单子呢!可短短3个月的时间,这家规模可观的企业,已经人去楼空,宣布无限期停业。竞争之激烈可见一斑。

我们的新客户就座落在这里,看上去厂房并不是很大,但里面车间、办公室、洁净工作室一切干净整洁,有条不紊。尤其是洁净工作室的管理,我感觉已远远超出了一般需要,厚厚的防尘服,左一层右一层,让我们喘不过气来。

但到了机器面前,几位技术人员和品保经理提出的问题让我好生纳闷:好像他们对这一行业一无所知。不便多问,只好一遍又一遍地介绍一些基本的知识,简单的操作,滞留时间一延再延。

咖啡时间闲聊,才从品保经理的口中得知,这家公司原来是做机械加工的,在台湾那一行业还颇有名气。两年前,老板六十岁,忽然决定投资光电业。两年下来,投进新台币两亿多(人民币五千万),至今却没有一分盈利。

听到这里,不免吸一口气,按他们目前的技术力量,到盈利恐怕还差一大截:“为什么不去请专业的技术人员?”

“请了呀!可是技术顾问不是常勤,和他语言交流也不是太畅通,大部分时间还是靠我们自己摸索。”

这才想起他们的确有一日本技术顾问,就是经他介绍来买我们的仪器的。一点一滴靠自己从头摸索,谈何容易?

于是问:“市场竞争这么激烈,变化这么快,等你们摸索出来,产品已经更新换代了,是吗?”

“谁说不是呢?我们总是赶不上。”

“隔行如隔山呢!要是在机械行业,你们保证不会这样。”

晚上,七点半,已累得筋疲力竭,脱掉防尘服准备离开时,见到了他们六十二岁的董事长。

寒喧过后,切入正题,我发现董事长的光电知识远远高于他的雇员,于是调侃:“董事长,干脆您亲自兼品保经理得了!”

“是啊!要是再早十年,我一定穿上防尘服亲自下现场。现在不行了,老啦!”

于是我问了一个压在心里一天的问题:“董事长,您为什么到了快退休的年龄了,还要再来投资新产业呢?拿您投下的那么多的钱、那么多的精力,去周游世界、安享晚年多好啊!”

严肃的董事长竟然笑了,从他的笑容里我看到的年少者才有的憧憬:“我是在圆年轻时代的梦!没有人知道我是搞光学出生的,也是靠着它的启发发家的。我年轻的时候,做梦都想把光学产业做好,事隔三十多年,再回过头去操就业,圆梦啊!”

执著的梦!昂贵的梦!


望着董事长如梦的笑容和他两鬓如霜的白发,我在心里默默为他和他公司祈祷,但愿他们能挺过来,但愿这个做了三十多年的梦能够成真!

[ 本帖最后由 子晓 于 2007-9-16 08:38 AM 编辑 ]
评论(1)

人一生没有做自己喜爱做的事,就象一辈子没有找到真正的爱情一样。很理解也佩服这位老董事长。

另:从照片上看,台湾是很拥挤的。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