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无法不自卑(六)

前面说过张欣蕾很热心的要帮赵博介绍女朋友,无奈每次都是乱点鸳鸯谱,不是人家有了男朋友就是看了赵博立马转身。赵博从未跟张欣蕾说过自己在国内的女朋友的事,是因为一方面他对这种两地恋有点没把握,另一方面他也想看看这个学校的华裔女生如何。张欣蕾在学校里是个呼风唤雨的角色,华裔女生她一半以上都认识。有时候,张开玩笑说赵博啊,不如找个墨西哥妹妹吧。赵博就坚决否定决不找傻老墨。在LA的华人眼里,墨西哥人等同于偷窃,懒惰,低等劳动者;并且他们教育程度不高,经常靠生孩子来领救济金,所以常常在街头上看到极其臃肿的墨西哥妇女周围跟着四五个小孩,前面的婴儿车里还有两个。赵博来了LA后,无形间也学会了这种歧视,在学校里,他不知不觉和西裔学生划清界线,即使表面上客客气气,背地里和华人同学在一起时,就说傻老墨如何如何。所以即使很漂亮很性感的西裔女孩在学校里走过时,赵博顶多看两眼,压根没动起追求的念头,毕竟在他看来,华人和老墨谈恋爱是很丢份的事。

  第二年spring semester的时候,张欣蕾通过李修翰认识了刚来美国的周擎嘉。李修翰是在派发福音传单时认识周擎嘉的。周擎嘉来自江南,是个留学生,在国内学的是音乐编导,到这来后尊从家人的意见改行学药学。周擎嘉在国内大学毕业后一时没找到工作,她的母亲深知即使女儿再有艺术上的天分,但成名还是艰险的。与其学悬而又玄的东西,不如掌握一门吃饭的本领。可周擎嘉不这么想,她原想考个雅思到英国去念个音乐硕士,至于美国她是没兴趣的。但母亲的现实思想与女儿的浪漫主义还是起了冲突。母亲通过朋友的帮助联系到美国这家学校,又逼着女儿考了次托福,等拿到I-20后,又赶鸭子上架似的逼着她去签证。母亲的想法很现实,她就让女儿踏踏实实从本科起念好药学,与其弄个高学历却就业率低的文凭,不如好好学门技术。周擎嘉走到这份上,不得不就范,硬着头皮去上海签证。她觉得签到美国是不可能的事,那么多博士硕士被拒,怎么可能轮到自己的份上?可是偏偏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周擎嘉就是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之中步出了签证大厅。等出了梅龙镇广场后,她才觉得有点晕:自己是稀里糊涂,而且是一签。她看看老妈,老妈一脸的兴奋,“妈,我怎么象在做梦?”母亲看了她一眼,“这就是你的命,你该当到美国的命。”

  李修翰家离周擎嘉租的房子很近,所以常常能碰到面。李修翰时常跟周擎嘉讲讲圣经什么的,希望她能去教会看看,但这女孩只是饶有兴趣的听,有时候还争论两句。她生性不喜欢受约束,所以更不轻易接受什么信仰。因此她对自己出国的态度也是如此,在别人看来,如此幸运的来美国是很让人羡慕的事,但她自己觉得象是为了出国而出国,学着自己不喜欢但在母亲眼里却很有前途的专业;而心里更没底的是,隔行如隔山,她一直认为自己学理方面少根筋,虽然母亲的出发点是好的,可自己能不能学下来更是很大的未知数。她觉得,自己来美国,简直就是一场冒险之旅。

  张欣蕾就在学校Asian club去公园BBQ时认识了周擎嘉,那天赵博也去了。周擎嘉很安静的看着周围的一切。那是她开始真正融入这个学校的生活。此前,除了上课时和同学交流外,就是听李修翰讲两句圣经。她和几个女生帮着张欣蕾摆着餐具,等到烤肉开始泛香的时候,一个面容黝黑的男生急急火火的疾步而来。张欣蕾嗔怪着赵博怎么才来,赵博先是仰头猛灌几口coke,接着解释找了份家教的活,每周末教那老广ABC小学数学。张欣蕾于是嗤笑赵博整个一误人子弟,自己数学底子没怎么样呢,倒是斗着胆子教起别人来了。赵博被张欣蕾说的有点急了,回了一句:“你真罗嗦!”转头便去拿烤肉,这时,他看见了周擎嘉。

  “赵博,介绍一下,这是周擎嘉,是新来的同学,也是李修翰的街坊邻居哦。”张欣蕾认识周擎嘉还不到一小时,就象当老熟人似的介绍起来。赵博这时仔细看了这女孩一眼,觉得她眼睛里有跟别的女孩不一样的气质。这一点,是曲婵也没有的。她的眼睛很特别,在阳光的照射下,眼珠子显现出褐黄色,有点透明的色彩,脸的轮廓也有别于一般的汉人。而那极薄的嘴唇,嘴角正俏皮的翘着。“你好!”周擎嘉很大方的打了个招呼。她刚才听到张欣蕾和赵博的一段对话后觉得很有趣,也不自觉打量起这个人来:这个人脸上呈着老相,但是举手投足透着几分滑稽;夸张的肢体语言和滔滔不绝的言语让人感觉他精力无限的充沛。周擎嘉一下想不出那种滑稽的感觉是什么,她只觉得这个人很特别,又有点另类。
评论(2)

又让大家久等了,这段时间很多事要忙,思路有点乱




翼辰,谢谢.继续努力.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