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与红的思考

    当年,那些头戴白色头带脚踏自行车的热血青年都哪里去了?他们的理念是否依然可见?他们是否找到了实际的答案?他们的绝食是否有些太疲劳和太辛苦?他们那些文静祥和的神态是否固然呈现?也许他们是否渴望得太多,要不然他们怎会迟迟不愿离去?或许他们是否太多的冒险,要不然他们的白头带怎么会染上了红色?他们好像更多地留下了“五四青年”的印象?

    十九年后的今天,在异国的土地上,看到了留洋他乡、头戴红色和身披红色的义愤填膺的青年后生,聚集在红色的海洋之中。不知他们是在举旗支持还是在抗议?与其说他们是在呐喊,倒不如说他们更多地是在围攻和谩骂?西方的民主自由的舞台,变成了他们发泄愤怒的文武斗台。“红卫兵”的身影这次不是出现在神州的国土上,而是出现在异国的土地上。华夏民族当今不光大量出口经济产品,好像也开始出口红海洋般的“文革”的火药味。

    没错,我们的确是全世界人口最众多的国家,但我们还并不是世界上最强大和最富有的国家。西方人沉默了,华裔人又开始思考了。中西方价值观的差异,使两者沟通成为问非所答和答非所问的局面。其实,只要理智和谦卑下来,好像找到与世界接轨的答案并不困难。


    白色和红色的交替,不知是历史的前进,还是历史的倒退?或是重演?记得在社区大学读书期间,一位美国小伙问我从哪里来?我说,从中国大陆。他说,就是那个“红色中国”吗?从那时开始,我才注意到,现代的中国人给西方人更多留下了“红色”的印象。是的,红色的确很耀眼,但也常使人联想起血与火。血使人感到恐惧不安;火使人觉得严酷无情。仅仅拥有一种红色对于一个有着上下五千年悠久历史文化的民族来说,显得太为单调。绚丽多彩大有必要,比如蓝色象征着理智和宽容;绿色代表着和平和慈爱等。一个国家需要有多色的装点,不同的声音,才会有真实和谐的社会基调。

    试想,当我们华裔民族的伤口仍在继续淌血并未痊愈的时候,我们却有意无意地捂着眼睛说没有看见,我们的良知会怎样告知我们呢?


    如果有一天民众有权投票选择“民主自由纪念日”的话,我必将为那白色记忆投上一票。


[ 本帖最后由 华光 于 2008-6-4 02:55 PM 编辑 ]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