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对立:范跑跑PK郭跳跳观后

早就听说范跑跑PK郭跳跳的辩论,但一直没有看到。在海外就是这样,什么都比国内慢一拍。前些日子,朋友发来“一虎一席谈”范跑跑PK郭跳跳节目的录像链接,说因为我是老师,想听听我对这件事的意见和想法。我看了,很有感触。

我的第一个感触是:我看好中国在言论自由方面的进步,看好中国在讲求人性方面的变化。范与郭的辩论很真实,很激烈。到场嘉宾和现场观众的参与也都很认真,很动情。看得出所有人都在说自己内心的话,都在张扬自己的关注和自己的主张,而且是就一个社会道德和职业道德的问题,是就一个人性情感和人性行为的问题。其中,各方面的辩论者都多次提到“人权”,人作为一个人的权利,作为一个教师的权利,作为一个学生的权利,或者作为一个家长的权利,等等等等。对“人权”这个概念的多次提及和讨论标明中国社会在这方面的进步。抛开主张和见解不谈,就只说中国人可以在国家电视台上就自己在人性问题上的观点畅所欲言这件事,我觉得这实在是一个进步。这个进步具体地说是中国社会中人们在人权意识上的进步;概括一点说是社会中人们对个人的情感与思考开始具有尊严感的进步。换句话说,谁也不能再对某个中国人说,你的情感或者你的见解不重要,因为你没有金钱,你没有地位。谁也不能再对某个中国人说,因为如此如此,所以你算老几?范与郭的辩论及其社会的广泛参与对中国社会的人性化是一个促进。从这个角度说,范跑跑事件是一件好事,不是一件坏事。

第二个感触:似乎年轻的一代赞同范跑跑的居多,而年老的一代反对范跑跑的居多。这说明年轻的一代较之年老的一代在道德问题上更加相对,更加宽容。这是现代社会的特点,中国在这方面也受到影响。我这样说,读者可以听得出我语气中的模棱两可。实际情况是,我观察到道德观念的淡化是现代社会的特点,但我本人并不希望任何社会在这条轨道上滑得太远。道德观念的淡化发展到极致就是道德观念的沦丧。不知道谁会希望看到现代社会走向那一天。任何事物最完美的状态都是居中的平衡状态,就道德观念来说,也是即不要道德高于一切,也不要道德完全沦丧的状态是最完美的状态。人在生死关头所作的抉择受很多因素的影响,所以在人的故事中这样的时刻和抉择最富有矛盾性,也之所以而最富有戏剧性。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最精彩的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都是精彩在描述或者展现人在生死关头所作的抉择的。范与郭的辩论及众人的参与之所以精彩也是精彩在事件本身的矛盾性和戏剧性。如果能承认范跑跑事件的矛盾性,就不难在辩论中保持客观。

第三个感触(实际上是观点):我赞同“低级本能”和“高级本能”的说法。这种说法是说,动物都有低级本能,都知道在生死关头逃生或者护犊。但人是高级动物,人不应该只有低级本能。我认为,更确切地应该说,人是人,但人也是动物。人具有低级本能也具有高级本能,甚或可能是这样的:有的人低级本能强一些,有的人高级本能强一些。应该说不能用低级本能评价所有的人,也不能用高级本能要求所有的人。范跑跑在人群当中,应该是低级本能较强的那种,他的低级本能表现在他在生死关头先自己逃生,也会先护犊(他自己在文章中说,即使是他的母亲他也不会先救,但若是他的女儿,他会先救)。跟那位救了四个学生然后自己丧生的谭千秋老师相比,范跑跑的高级本能显然是等于零的。不知道人们记得不记得美国佛吉尼亚理工学院那起韩裔学生枪杀很多学生的事件,其中就有一位教授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教室的门,让学生们有时间越窗而逃,自己却饮弹身亡(这位教授是希特勒犹太人集中营的生还者)。这位教授的高级本能是无限大。从人性的角度说,低级本能和高级本能都只是本能,不是意识,都只是条件反射,不是有意选择,所以,从这个角度说,范跑跑的行为无可非议。

第四个感触(也是观点):教师是一个职业,每个职业都有在职业道德方面的要求(这个在辩论中已经强调了很多了),每个职业也都有在职业能力方面的要求。我观察到,反对范跑跑的人在要求吊销范的教书执照的时候,引证的事实是他没有职业道德,而不是他没有职业能力(辩论中没有提到这两者的区别)。在职业能力方面,范跑炮恰恰是数一数二的(他自己说他是中国最好的教师之一),可能也是为了这个原因(职业能力的原因),他的校长并没有开除他。这就形成了一个悖论:从职业能力上说,范跑炮应该继续任教,而从职业道德上说,范跑炮应该终止任教。其实这也并不奇怪。人类社会所有的问题都是悖论,都无解,不信你就把任何一个问题都拿出来辩论一下看看。所以,管理社会的最佳形式是法律,是最高法院。如果中国的法律把师德定位法律,把保护未成年人作为教师职业的法律,那范跑跑就应该被开除。我在美国任教十八年,看到过被开除的老师都不是职业能力上的问题,而是职业道德上的问题,而校方在开除这些老师的时候一定是认为自己是有法可依的,不然教师工会不会放过他们。范跑跑事件,我认为比较困难的地方是教师“保护未成年人”的职责是否是法律条文。如果是法律条文,那范跑跑“没跑儿”。如果只是一个没有法律效用的对教师的道德要求,那范跑跑绝对又有的跑。

总之,范跑炮事件是好事。它把中国社会对人性与人权的辩论推进到一个公开的场所,它是一个引人注目的题目,使这场辩论广泛化,深入化。或许它最终会促使国人认识到,在对立中生存是现代社会的一种自然生存状态,这个对立包括个人与个人的对立,个人与众人的对立,包括团体与团体的对立,政府与民众的对立,也包括观点与观点的对立,意识形态与意识形态的对立,等等。等到国人都明白了这一点,国人或许就会明白,对一个社会来说,强调和谐不如理解对立。

[ 本帖最后由 雅非 于 2008-7-25 10:48 AM 编辑 ]
评论(7)

回复 #1 雅非 的帖子
亏你能写出这么多。不错,赞同。

不过,那个掩护了四名学生的英雄教师更大名鼎鼎哈,俺可是知道的。范跑跑在辩论中也说:不能要求人人都作谭千秋。就是指的他。



啊,这位英雄老师的名字也牛啊!足以雷倒范跑跑。
果然作古千秋!俺顶!说实话,辩论中那位北大来的心理咨询家说,如果你没有经历过地震这样的灾难,你就没有权利指责范跑跑,因为谁也不能保证自己那种情况下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嘿嘿,俺经历过地震,是唐山大地震,俺在北京,还就在北大。当时住在六院,二楼上。北大的一至六院全是半边屋子,半边楼道,楼道那边全是窗户。地震时楼道里所有的窗户哗啦作响,好像要掉下来,听上去似乎狂风大作,我以为是刮罕见的大风。我隔壁一个也惊醒并跑到过道来辨识的老师观察了一两秒钟后大呼起来,“是地震”。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两腿发软,现在还记得那种感觉。第二个反应是回屋叫醒我妹妹,当时正是夏天,她从外地来北京看我。我妹妹爬起来就往楼下跑。我的第三个反应是给我妹妹拿衣服,又拿了一条毛巾被裹了自己。这一瞬间我妹妹已经跑到了楼下,我听见她大叫:姐姐快下来,什么都别拿!我还是抱着她的衣服,自己裹着毛巾被平安转移出来。命大也我! 我那可能也是低级本能,是护犊天性,妹妹也算犊吧。范跑跑也是要护女儿的。我想,如果发生在学校里,我不会连“大家快跑”也不喊一声,就闷声逃命的。学生不是犊,也是幼,不是自己的犊,也是别人的犊。所以我大致可以肯定自己不会做范跑跑,不过不敢说自己有没有高级本能,会不会成为谭千秋。俺诚实一把。

顺便:我把谭千秋的名字写在文章里了,谢谢提醒。

QUOTE:
原帖由 楼兰 于 2008-7-25 10:09 AM 发表
亏你能写出这么多。不错,赞同。

不过,那个掩护了四名学生的英雄教师更大名鼎鼎哈,俺可是知道的。范跑跑在辩论中也说:不能要求人人都作谭千秋。就是指的他。

[ 本帖最后由 雅非 于 2008-7-25 10:50 AM 编辑 ]





我找到一篇郭跳跳本人郭松年写的文章。
我觉得说得挺有道理。

郭松民:范跑跑应成为中国精英的一面镜子

http://www.rednet.cn  2008-6-10 21:06:03  红网  字体: 【大 中 小】

  看来,被网友冠以“范跑跑”雅号的都江堰光亚学校的教师范美忠,不仅有敏捷的身手,而且还有过人的心理素质。因为面对网上如潮的骂声,他不仅能够甘之如饴,“每天陪着妻子、女儿,在网上看着网友如何骂我”,而且还能够继续对记者侃侃而谈:“《教育法》并没有规定在地震时,老师一定要救学生”,“地震不是我造成的,我无须内疚”云云,总而言之,“范跑跑”总是有理,永远有理。

  
  “范跑跑”的自辩,听起来虽然振振有词,但其实不值一驳,因为大家都公认“先跑”是一个道德问题,从来没有人说这是一个法律问题——你只要回答你是不是缺德就行了,扯什么《教育法》呀?你咋不说你没有违反《宪法》呢?别人说前门楼子,你说胯骨肘子,你也太不着四六了吧?
  
  不过, “范跑跑”的自辩,却让我想起了一起著名的悲剧:“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在这起事件中,船长、众多的船员以及男性乘客,都和这条豪华邮轮一起沉入了大西洋底,冰海余生的人,却多数是最没有逃生能力的妇孺。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假如船长、船员以及男性乘客们都率先抢夺救生艇逃跑,然后辩解说:“《航海法》并没有规定在沉船时,男性一定要让妇孺优先”,“冰山不是我们造成的,我们无须内疚”等等,当时美国和欧洲的社会舆论,还能够原谅他们吗?
  
  近百年来,“泰坦尼克”的故事之所以能够感动无数人,我以为主要还不在于灾难的规模巨大,而在于船上的精英在危难时刻所表现出来的勇于担当的精神:比如船员劝说67岁的当时全球最大百货公司——梅西公司的创始人斯特劳斯上救生艇,老人回答道:“只要还有一个妇孺没上救生艇,我都绝不会上!”大银行家古根汉姆,则从容换上华丽的晚礼服,对太太写下遗言:“这条船将不会有任何一位女性,因为我占据救生艇的位置而留在甲板上。”在死难乘客的名单中,还有亿万富翁阿斯德、资深报人斯特德、炮兵少校巴特、著名工程师罗布尔等。
  
  “范跑跑”的行为和“泰坦尼克”上的精英的行为之间的反差,让我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才是精英的悲剧?在我看来,对精英来说,最大悲剧不是死于一场地震或者沉船,而是被公众所唾弃!所以我认为,像“泰坦尼克”号上的精英们那样,和巨轮一起沉没,并不是悲剧,因为他们获得了几乎所有人的认同和景仰;反之,像“范跑跑”那样,尽管自己毫发无损,暴得大名,并且可以继续以出身名校相招摇,但却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悲剧,因为他已经被很多人鄙视。
  
  “范跑跑”应该成为中国精英的一面镜子。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精英和大众之间的对立情绪日益严重,这让精英们很不爽,纷纷指责大众有“反智”、“仇富”、“仇官”情绪,是“民粹主义”在作祟等等。但精英们其实应该认真想一想,自己是不是像“范跑跑”那样,在每一个关键时刻,都考虑自己太多了,考虑大众太少了?是不是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攫取了太多本属于大众的利益?如果“范跑跑”的故事和遭遇能够使中国的精英真正有所反思,那就真的坏事变成好事了。

[稿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郭松民]
[编辑:耿红仁]



视频连接在哪
能不能贴在这? 今天想看. 谢谢

[ 本帖最后由 Sunflower 于 2008-7-27 02:35 PM 编辑 ]



贴在新闻栏目里:一虎一席谈
这里再贴一下。

QUOTE:
原帖由 Sunflower 于 2008-7-27 12:33 PM 发表
能不能贴在这? 今天想看. 谢谢

http://you.video.sina.com.cn/b/14296507-1302051494.html



对于雅非的去实在不能释怀. 翻翻她的文集( http://nawomen.com/space.php?5194/myblogs ), 看到这是她最后的一篇文章. 不过后来她还跟过贴的.

[ 本帖最后由 白雪 于 2009-11-11 10:44 PM 编辑 ]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