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子: 雅非走好


雅非走好


灵子




刚刚看到廖康和楼兰的纪念雅非的文章,好感动。羡慕他们和雅非不只是网上的朋友,还是生活中的好友。

我没有见过雅非,可06年刚刚上网时,就非常喜欢她的文章。有一天读了她的<<为了劳拉的选择>>,就觉得故事里的人似曾相识。直到去了东边的好友洁回密西根,在吃饭的桌上,我才意识到雅非的故事里的人就是我的好友洁,她们是多年相交的好朋友。

意外的发现让我很开心,也更关心和阅读雅非的文章了。雅非的率直、热心和纯真给我的印象很深。我那时刚上网涂鸦,她会经常给我的文章鼓励。有一天知道我是洁的朋友,就约着有机会一定见面,那时我把洁的新电话号码丢了,就在网上问雅非。晚上,洁就打来了电话,是雅非让她打的。07年我生了老三,因和大女儿同一天生日,雅非就在网上风趣地开玩笑。“一气过两个生日,比较经济合算啊。赚了你。” 我一直想见见雅非,知道雅非的父母现在在合肥,就希望可能回合肥时相见。可是还没有机会。

八月初我们全家和从国内飞来的好友抒一起去东边旅游。在纽约两天,洁匆匆来旅馆来看我们,两手提满了给我们买的好吃的。本来一起约好去吃晚饭的,可晚上要赶去百老汇看歌剧。洁和我就在旅馆里急急地聊起来。洁非常能干、美丽、善解人意。我很开心能见到她,她当时有些沉重,我就询问,她告诉我第二天要开四小时车去看一个病重的朋友。突然她意识到什么,说:“是你也知道的啊,就是雅非。” 那一刻,我不能相信。

我们慢慢谈起了雅非的病情,谈起了她们的相识。一个永远快乐的女孩,一个永远助人的女孩,一个永远美丽的女孩。当谈起雅非时,洁脸上的骄傲是没有掩饰的。我很想让洁带点什么给雅非,不知为什么我抽出了我随身带的三个孩子的灿烂的合影。雅非知道我有三个孩子,也是我的最爱,心里盼着小小的照片可以送去一份爱和安慰。我让洁转告雅非,我要每天为她祷告。洁离开时,我们在纽约的街头,在风中长时间紧紧拥抱在一起,俩人的眼里都含着泪和不舍,我知道那泪水和不舍多半是因着雅非的。

我回来后洁很快就来了电子邮件,告知我雅非精神仍然好,我的问候和照片让雅非感动。有一天雅非的邻居带来一个牧师,他们牵手一起祷告。雅非是这样热爱生命的女孩!看着洁的邮件我再一次流泪了。

那以后,我不敢去问洁雅非的病情,心里闷着。那种无能为力的心情几年前在巧儿去世时有过。

上周末,洁来邮件告知,雅非去了。

雅非去了,我这两天第一次在网上看到她的照片。看到她的明朗的美丽。突然我醒了,不愿意再闷着,希望活得美丽,像雅非在世的时候。如果有一天走了,就不会有遗憾。


雅非走好!






[ 本帖最后由 Lingzi 于 2009-11-11 10:33 PM 编辑 ]
评论(4)



QUOTE:
原帖由 Lingzi 于 2009-11-11 10:32 PM 发表

雅非走好
灵子


我回来后洁很快就来了电子邮件,告知我雅非精神仍然好,我的问候和照片让雅非感动。有一天雅非的邻居带来一个牧师,他们牵手一起祷告。雅非是这样热爱生命的女孩!看着洁的邮件我再一次流泪了。
...

灵子, 看了你的文, 我爆发出了哭声. 意识到这几天自己在网上转来转去在搜寻什么, 你终于给了我CLUE. 我可以写了.谢谢!



回复 #1 Lingzi 的帖子
灵子, 世界很小,从现实到网络,转来转去都回遇到相熟的人。

雅非很热情,我们也曾发现都有现实中早就认识的朋友,彼此就更进一步。两年多前,一位我们共同认识的朋友患了老年遗忘症,也才50多岁。我告诉雅非后她很难过和遗憾,要向其先生慰问。雅非自己生病后,今年还问起他们,并嘱咐我不要告诉他们她的病情。她去世的消息,我刚托那位朋友的哥哥转告了。

前些时知道雅非病危的消息,恐怕她哪天突然会离开。我实在守不住这个秘密在心里了,就告诉了白雪,她说正巧你也告诉了她这件事。对北美女人姐妹和很多网坛的网友来说,突然听到这个消息会很震惊。不过这是突然和短暂的痛,究竟和现实生活中的朋友亲人的感觉是不大一样的。希望大家好起来,雅非一定希望人们乐呵呵地为她送行。



回复 #3 楼兰 的帖子
楼兰,谢谢你。看了许多怀念雅非的文章,更敬佩她的为人和面对死亡的坦然。八月份知道时,就非常震惊,也恐怕她哪天突然会离开。现在她走了,看到和想到都是她在世时的美丽人生。也提醒着我们每天多爱,多付出。



无言。。。。
回来看到这些帖子,真的觉得头昏。
总觉得北美女人圈子里的大家,都活力充沛,百毒不侵的。然而世事就是可以无常成这样。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