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 torres del paine 国家公园(图)

1. 雪山,绿湖

2.The mirador/outlook on the way to Glacier Grey

3. Glacier Grey


4. Sunset lighting the mountain


5. 晚霞


6. 晚霞 with floating ice

7.Glacier Grey close view

8. mountain and ice cold water

9.亦枯亦荣 on the trail

10. mountain and lake with changing  color


[ 本帖最后由 Sunflower 于 2010-1-8 10:55 AM 编辑 ]
评论(8)

回复 #1 Sunflower 的帖子
以为南美那些地方气候温热,还有这样的冰川雪山哪,壮观!



好图片!

佩服!



美不胜收!




回复 #1 Sunflower 的帖子
空气新鲜无比!



回复 #2 楼兰 的帖子
嗯,那里比较靠南端了,再座十多小时的车到达的镇,就是去南极的出发点了。



南美在我的印象里也一直是热带风情, SUN FLOWER 以独到的眼光选了一个独特的旅程.



回复 #7 pwrpc 的帖子
难得PC 同学认真严肃地夸奖一番 谢谢!.  btw: 为什么把人家名字给拆了?

我在阿根廷那里补了几张,别看漏了.  
http://www.nawomen.com/viewthread.php?tid=19920



月牙儿续1

月牙儿



    妈妈的手起了层鳞,叫她给搓搓背顶解痒痒了。可是我不敢常劳动她,她的手是洗粗了的。她瘦,被臭袜子熏的常不吃饭。我知道妈妈要想主意了,我知道。她常把衣裳推到一边,楞着。她和自己说话。她想什么主意呢?我可是猜不着。
    七
    妈妈嘱咐我不叫我别扭,要乖乖地叫“爸”:她又给我找到一个爸。这是另一个爸,我知道,因为坟里已经埋好一个爸了。妈嘱咐我的下颌角时候,眼睛看着别处。她含着泪说:“不能叫你饿死!”呕,是因为不饿死我,妈才另给我找了个爸!我不明白多少事,我有点怕,又有点希望枣果然不再挨饿的话。多么凑巧呢,离开我们那间小屋的时候,天上又挂着瘦脸月牙。这次的月牙比哪一回都清楚,都可怕;我是要离开这住惯了的小屋了。妈坐了一乘红轿,前面还有几个鼓手,吹打得一点也不好听。轿在前边走,我和一个男人在后边跟着,他拉着我的手。那可怕的月牙放着一点光,仿佛在凉风里颤动。街上没有什么人,只有些野狗追着鼓手们咬;轿子走得很快。上哪去呢?是不是把妈抬到城外去,抬到坟地去?那个男人扯着我走,我喘不过气来,要哭都哭不出来。那男人的手心出了汗,凉得象个鱼似的,我要喊“妈”,可是不敢。一会儿,月牙象个要闭上的一道大眼缝,轿子进了个磨颧骨小巷。
    八
    我在三四年里似乎没再看见月牙。新爸对我们很好,他有两间屋子,他和妈住在里间,我在外间睡铺板。我起初还想跟妈妈睡,可是几天之后,我反倒爱“我的”小屋了。屋里有白白的墙,还有条长桌,一把椅子。这似乎都是我的。瘦身的被子也比从前的厚实暖和了。妈妈也渐渐胖了点,脸上有了红色,手上的那层鳞也慢慢掉净。我好久没去当当了。新爸叫我去上学。有时候他还跟我玩一会儿。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爱叫他“爸”,虽然我知道他很可爱。他似乎也知道这个,他常常对我那么一笑;笑的时候他有很好看的眼睛。可是妈妈偷告诉我叫爸,我也不愿十分的减肥。我心中明白,妈和我现在是有吃有喝的,都因为有这个爸,我明白。是的,在这三四年里我想不起曾经看见过月牙儿;也许是看见过而不大记得了。爸死时那个月牙,妈轿子前面那个月牙,我永远忘不了。那一点点光,那一点寒气,老在我心中,比什么都亮,都清凉,象块玉似的,有时候想起来仿佛能用手摸到似的。
    九
    我很爱上学。我老觉得学校里有不少的花,其实并没有;只是一想起学校就想到花罢了,正象一想起爸的坟就想起城外的月牙儿枣在野外的小风里歪歪着。妈妈是很爱花的,虽然买不起,可是有人送给她一朵,她就顶喜欢地戴在头上。我有机会便给她折一两朵来;戴上朵鲜花,妈的后影还很年轻似的。妈喜欢,我也喜欢。在学校里我也很喜欢。也许因为这个,我想起学校便想起花来?
-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