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家史, 忆往事

    最近女儿的英语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ANCESTRY PROJECT)要求学生写家史, 为此我们经常接受她的‘采访’, 回忆往事。有些事我知道一些, 但是细节不很清楚, 还得打电话到上海询问哥哥姐姐, 却得到不少意外收获。又逢清明时节, 想到分别于去年6月和10月去世的父亲和舅舅, 我在此写他们, 以表思念之情。

    我的父亲陈岳声, 1925年10月生于湖南岳阳, 祖父陈化之是岳阳中学的数学老师。父亲12岁时, 祖父病逝。不久抗日战争爆发, 加上土匪骚扰, 学校无法上课. 父亲在武汉的保育院呆了几年, 虽然经常吃不饱, 可是能继续学业。在动荡的年月, 他很珍惜学习的机会, 勤奋刻苦, 经常长时间在夜里昏暗的灯光下读书, 造成日后的深度近视。高中毕业后, 父亲考入武汉大学电机工程学系。51年大学毕业后, 他立志抗美援朝, 加入海军。后来他转业到江南造船厂, 不久又来到新成立的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第九设计研究院, 从此他将自己的大半生都无私奉献给了中国船舶工业。2007年底, 我回国探亲, 发现父亲在学电脑。他给我看他自己输入的文章, 其中有诗, 诗文如下:
     科技工作简历附诗五首

忆昔当年汇丰楼,设计人员初集中,
经验不足相互学,边学边干练基功。

人到中年志气豪,天灾人祸任煎熬,
专家撤离祸得福,发奋图强比才高。

四害一扫天下清,科技人员渐舒心,
为国四化勤奉献,援外出口立新功。

改革开放雷声隆,人才辈出年青中,
老骥将休退,愿留丹心照后生。

心诚志坚余热高,为国辛劳不为钞,
晚年得遂平生志,益寿延年乐陶陶。

    父亲的精神境界多少受了范仲淹的《岳阳楼记》的影响, 现在能有多少人理解他? 我在他身边生活了20多年, 不记得父亲有过生病请假。母亲说他只请过几天病假。因为工作需要他经常出差, 不管要他到哪里, 总是二话不说就走了。

    1969年初春,父亲出差到葫芦岛,一呆就是几个月,这本来也不稀奇,谁知他在回家前心血来潮,发了一个电报,告知他回家的消息。结果闹了一场虚惊。当电报被送到到我们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母亲正好不在家,她在医院里陪外婆。14岁的大姐,12岁的二姐和9岁的哥哥,半夜里被敲门声惊醒,有人在叫,"404()电报!",送电报的人在寒风中敲了半小时,后来是合用一个厨房的隔壁405室邻居给开的大门,送电报的人进了厨房,敲我家的门,哥哥姐姐们吓得不知所措,以为是什么坏人,拿起家中晾衣竹杆准备自卫。送电报的人又敲了半天,大姐终于开了门,那人进屋后,满脸通红,正要发作,一看面对3个惊恐万状的孩子,还有一个睡梦中的我,也就心软了。当时我才5岁。

    1969年,对我的舅舅王大钧来说,是最黑暗的一年。他在50年代被打成右派,那一年又因莫虚有的罪名被隔离审查,外婆鲁是民国时期浙江永嘉鲁氏姐妹画家之一,当时69岁。 她见不到舅舅,忧郁成疾,高血压引起心脏病发作。到医院后没多少日子,就因医生用药不当而夺去生命。我至今还记得外婆的追悼会的情景。外婆躺在一张床上,脸色雪白,嘴唇和耳朵呈现紫色。85岁高龄的外公坐在床边一张椅子上,母亲站在他身边,其余的人都站在四周。只有舅舅不在场,他没有参加自己母亲追悼会的自由

    舅舅从小就聪明过人, 胆大机灵; 1944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后,为躲避战乱来到重庆求职谋生,曾报名当飞行员,从几千人中被挑选出来,送到国外培训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开民航飞机执行空中运输,飞行于著名的驼峰航线。他虽然在中年时受到迫害, 历经磨难,却能在晚年干出一番事业, 成为一个国内外有名的园艺家。

    1984年夏天, 浙江温州邀请了一些温州籍的专家和学者, 到温州开会, 讨论温州的建设问题. 舅舅王大钧是被邀的一个园艺专家. 为了借此机会安葬外公外婆的骨灰,舅舅与表姐,妈妈与我,一行4人去了温州。62岁的舅舅, 声音洪亮, 精神抖擞, 十分健谈。他还和我们一起爬了雁荡山。在随后的几年里,能说一口英语的舅舅代表上海植物圆出国进行国际间的交流活动,访问了包括加拿大的蒙特利尔,荷兰的阿姆斯特丹,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他甚至来过我现在居住的凤凰城。他还写了不少书,其中一本是用英语写的,叫《BAMBOOS OF CHINA》By Dajun Wang。1995年3月, 英国皇家园艺学会为了表彰他在国际交流方面的突出贡献授予他 VEITCH 纪念奖章 (The Veitch Memorial Medal).

    舅舅自2009年5月起,不肯进食,有腹水,住进华山医院干部病房,未作手术,于10月21日平静地去世,终年88岁。

[ 本帖最后由 岳女 于 2010-4-16 11:21 AM 编辑 ]
评论(5)

回复 #1 岳女 的帖子
岳女出生名门世家啊,每位先辈都有传奇的故事。

我家近两年也有几位高龄长辈去世,这也是人生的必然规律。他们也都走过了不凡又普通的人生。



回复 #1 岳女 的帖子
谢谢岳女分享! 送电报那段有趣又心酸.



谢谢鼓励。事后姐姐哥哥笑我, 那么贪睡,天塌了也不管。妈妈则骂爸爸,莫明其妙,信都懒得写,发什么电报。谁想到40年后的2009年,又一场悲剧发生了。而爸爸成了悲剧的主人公。哥哥姐姐们对5月24日那一天记忆犹新,他们三人在医院里,再共同经历了一场惊恐的体验。让他们受到惊恐的不是送电报的人,而是那个温文而雅的主刀医生。



上海外滩的建筑
我一向喜欢追根究底。父亲在诗的第一句提到汇丰楼,引起我的兴趣。上海外滩的汇丰大楼, 多年来是市政府所在地。我只知道爸爸从前在外滩的某个大楼里工作,但不清楚是哪座大楼。关于爸爸的诗,我曾问哥哥姐姐,爸爸是否在汇丰大楼里工作过。他们都说只知道他在汇丰大楼旁边的一座大楼,说不清楚是几号,见了就能认出来。我在网上查找,找到快乐飞鸽的一篇文章提到中国船舶公司第九设计院曾在中山东二路9号的法邮大楼里入驻。
http://www.photofans.cn/article/article.php/8154

哥哥姐姐看了该网页的法邮大楼照片,证实就是此楼 (如今是上海市档案馆)。
http://lezw554.blog.hexun.com/21397976_d.html



为什么爸爸在诗里提到汇丰楼,还是一个谜。他为第九设计院服务了大半辈子,是九院的元老之一。也许他们在建院之初(53年),临时借汇丰大楼用过一段时间,后来搬到了旁边的法邮大楼?

[ 本帖最后由 岳女 于 2010-7-7 11:22 PM 编辑 ]



最近我在公司的 Toastmaster 上做了一个5分钟的演讲,说说我的父亲. 我说了我的父亲是2009年6月25日(6年前)去世的, 他是什么样的人.  演讲结束后,得到了不少正面的评价, 负面的评价是 结论不够强 The conclusion is not strong enough。 You said that your dad wanted to improve the environment and he died before he could accomplish his goal. What are you going to do about it?

我真的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 我只是一个计算机软件工程师, 不是电机工程师. 一天回到家,我发现了多年前爸爸给我的一个简历和照片, 我觉得至少我可以把它们整理了放在这里, 让大家了解爸爸的经历.

1925年10月 - 父亲出生于湖南岳阳, 祖父陈化之是岳阳中学的数学老师兼校长(去世前)

1937年    - 父亲12岁时, 祖父去世, 不久抗战爆发.

1938-46年 - 战火中的青少年时期.  1945年冬毕业于湖南永绥国立八中高中分校.
    13岁时进保育院, 此后八年在保育院/寄宿学校(换了五次)里度过, 日机经常来空袭, 一次
    学校遭轰炸, 炸死了一个多年来共患难, 形影不离的学友和室友。 父亲在动荡的年月, 不仅
    勤奋刻苦读书, 而且学会了一些生活技能. 比如游泳, 拉二胡, 等等。

1946年5月 - 回到久别的家乡岳阳,   同年秋季考入武昌国立武汉大学先修班

1947-51年 - 47年秋进入武汉大学电机系. 51年1月提前毕业参加中国人民海军


1951-53年 - 先后任职于华东军区海军部修造处和海军江南造船厂人事室

1953年5月 - 被派到新成立的船舶工业设计室(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第九设计研究院).
   起初 5年, 主要搞车间配电设计, 当时从四面八方集中起来的队伍, 大都没有工厂设计经验,
   只能边学边干. 两三年后就基本掌握了车间配电设计规律, 学到了最新的电气负荷计算方法,
    以及大型电动机直接起动与同步电动机励磁接配起动等的先进经验.

1958年2月 - 被下放到上海市工业设备安装公司,结合专业劳动锻炼.
    年底调入非标设备设计科,搞 20T门座起重机与新安江水电站过坝垂直 --斜面升船机的电控
    设计, 两年后调回. 这段经历使父亲对国外新出现的一种附加涡流制动器的起重机速度控制
    方式感到很大的兴趣, 并开始了产品设计与应用研究.

1961-1972年- 这段时期是国家最困难,社会最不安全而他为造船业贡献最集中,出差最多的时期.
    首先完成了 702所 01水池电控与配电设计.接着他参加了 441仪表厂的扩初设计, 解决了原
    国外设计遗留的两项关键技术问题. 父亲提出的晶体管稳频调节器方案, 满足了装配厂房里
    330, 400, 500HZ中频机组的稳频精度要求. 通过深入研究, 父亲又推出具有铁质坩埚熔铝
   工频炉电气参数计算方法, 解决了铸造厂房 300KG熔铝和 100KG熔镁工频感应炉的设计问题.
    又先后参加过 431船厂一二期规划, 现场施工设计, 直至产品下水全过程.
    最后为了配合工艺进行电接触加热潜艇肋骨回火试验, 父亲曾设计过一台320K VA磁饱和电
    控器和 600K VA, 1000A低压大电流变压器.

1973-1980年-这段时期父亲回到非标设备设计室, 从事援外出口门座起重机电控设计研究.
    该门机选定了父亲提出的涡流制动器的速度控制方案. 他因此设计开发了 6-300KGM 10个涡
    流制动器产品系列及其简单可靠的电控线路并定点生产, 填补了国内空白. 后来又推广到各
    行各业的其他起重机上, 而以建筑塔吊用得最多.
    74至75年间为了配合船厂钢板预处理流水线设计, 父亲与上海船厂合作试验研究了钢板中频
    加热预热新工艺, 先在上海船厂应用成功, 以后又逐步推广到中华,江州,芜湖, 渤海等船厂.
    1979年底父亲参加过一个检查组去宁波渔轮厂检查 2台 300T 龙门起重机的质量问题,主要
    是其火车运行时的跳动问题, 速度越快跳得越厉害, 起重机方面的专家去过几批, 依然很长
    时间没有解决, 官司打到部里, 父亲凭着电机专业方面的知识和经验, 解决了这老大难问题.
         
1980-90年 - 这段时期父亲靠着顶尖的技术才能, 评职称时被升到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
    父亲设计的 22KW三相凸极同步电动机及其配套的40KGM 电磁联轴器, 经过科学实验和技术
    评审, 最后于 1985年底成功应用到海军 4805厂 3000T 垂直同步升船机上.
    在广西贺江合面狮水电站过坝斜面升船机电控设计中, 父亲为主绞车设计配套了当时国内最
    大的 400KGM涡流制动器, 在 180KW主绞车绕线式电动机转子回路采用新的交流脉宽控制
    电阻方法,从而实现了 0-40米/分无级变速. 在 500米储绳筒机构上, 首次采用了新的高效率
    力矩电动传动方案, 该升船机 1992年10月投入运行, 1994年 1月工程正式验收, 又为我国中
    小河流的航运过坝提供了经验.

1990-2009年 -
     回聘五年 (1990-1995年)
     以后父亲继续做贡献, 直到去逝. 但他的很多合理的想法和愿望, 难以付诸实施.
     比如这个无感应圈钢板中频加热装置, 是总结了几十年来的实践经验而设计的, 凝聚了退休
     后十年的心血, 具有节能和环保之优点, 而且效率高, 维护少, 操作简便。 可是, 院方说,
     你已经退休了, 这东西不属于我们九院, 属于你自己的. 你应该申请专利。 父亲听了这话,
     就去申请了专利. 事后, 他们又说, 你的专利是你的,你自己推广吧。我们忙, 帮不了你。
     父亲也真老实, 还每星期去院里帮忙,他们打电话要您去帮忙的时候怎么不提你的或我们的?


我是90年离开家到美国的, 从出生到出国 20多年, 一直住在九院分配给的房子 (北京东路外滩
-> 天山路680弄 -> 长风二村 151号) 里,  邻居大多是九院的职工。 像爸爸这样聪明能干又不
计较个人得失, 已经不多, 而五十年来如一日, 自始至终像军人一样, 一叫即到的, 极其罕见。
何况他老人家是挤公车去, 到了后再爬13层楼梯 (当然爬楼梯有爱好的成分)。

不管遇到什么事, 爸爸从来不发脾气或训斥我们, 给了我们一个平静稳定的家庭环境。多年后
才知道曾经有人在第九设计院暗地里搞他的黑材料, 邻居说, “四人帮如果不倒台, 你爸会挨整!”

最后我想说, 爸爸永远是个快乐的发明家, 就像《丁丁历险记》("Adventures of Tintin") 里的
向日葵教授 (Professor Calculus). 我为我的父亲感到骄傲。



这张照片拍摄时间约1977年, 外公王业手捧外婆的照片, 舅舅王大钧坐在他旁边, 父亲陈岳声站在第二排




舅舅80年代后期在加拿大蒙特利尔, 第二排左二是 Pierre Bourque 后来成为蒙特利尔市长



[ 本帖最后由 岳女 于 2015-6-30 06:00 PM 编辑 ]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