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

12年前,在美国亚利桑那州一个普通的华人家庭里,因看电视新闻而引发了一场有条有理,认真严肃的辩论。主人叫东东,家里有个在读计算机硕士学位的太太和两个女儿,还有刚刚从国内来探亲的岳父。东东每天下班回家,总是帮忙管孩子,做些家务,晚饭后喜欢看电视新闻,岳父叫老陈,也喜欢看电视。他们俩经常在晚上一起收看"小耳朵" -中文电视。

有一天,电视里报道某某省某某领导因贪污腐败被揭穿,吃官司等等,一向疾恶如仇的东东就开始批评起来,他用词锋利,毫不保留。而一向乐观善良,安于现状的老陈听了一阵子,听不过去了,要为共产党辩护,于是两人争论起来。东东的太太小陈,从来不关心政治,她一边管孩子,一边在忙家务,哪有时间理会他们? 而且她觉得自己处于尴尬的境地,到底帮谁好? 她还觉得纳闷,老爸和老公都是正直诚实,聪明而勤奋的科技工作者,没想到在政治上也有分歧。

两人争了一会儿,谁也不服谁,也没人响应。转念一想,这是在干嘛? 很快就各自收兵,以后两人都客客气气的,不再谈这个话题。老陈在女儿家住了半年,73岁的他腿脚利落,一口气去了 Grand Canyon (大峡谷),San Diego (圣地亚哥)和 Las Vegas 等地。

事后老陈私下里问女儿,东东有没有参加什么组织? 女儿笑道,你看他整天忙里忙外,哪有时间参加什么,除了看电视,没有其他业余活动。至于我,几年前学过圣经,现在也中断了。而东东向小陈感叹道,你爸爸代表了一批知识分子,他们没沾到共产党的光,却是如此"愚忠"

其实东东和老陈都有道理,他们的观点来自于各人的不同经历,以及家庭环境等多因素的影响。

原来东东的父亲在他还是个婴儿时,被划为右派。父亲被迫离开任教的大学,发配到天津。母亲带着3个孩子回到苏州,过了二十年两地分居的日子。父亲平反回家,恢复原职,可是失去的二十年是无法补回来的。

老陈青少年时期饱受战乱,在湖南芷江国立二十中(http://hi.baidu.com/lingpei1986/blog/item/d0a77aeed78f6ef6b3fb9545.html) 就读时,发生过几件事,给他深刻的印象。当时陈纳德将军的中美空军混合联队在芷江的驻地就在学校的附近,经常有日本飞机来轰炸,校长是国民党派来的,他贪污了上面拨给学校造防空洞的钱,由于防空设施不够,老陈的一个在保育院多年的患难之交在轰炸中被炸死了还有一天,土匪下山,跑到远离主校,缺乏保护的女生宿舍,把一个女教师打死,抢走了住校的数十个初中女生。另外有一个学生被警察莫名其妙地抓去,校长也不管。同学们愤怒了,联合起来告了这个校长,结果是校长调离,闹事的高中部被解散。后来老陈于50年大学毕业,参军,工作,生活比较稳定,所以对共产党感激不尽。他曾几次要求入党,虽未能如愿, 仍然忠心耿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场辩论发生后的十年里,东东的两个女儿在父爱下长大,这是他自己未曾享受过的。而老陈回国后,曾热火朝天地搞了两个专利,也曾一反以往的沉默寡言,在81岁那年,忽然大大地抱怨起贪污腐败来。后来,除了血糖高没有其他病症的老陈,肾里长出了一个肿瘤,以83岁的高龄,进医院做了肾切除,连开两刀,因糖尿病导致术后感染告别人世见"老陈的故事" (http://www.nawomen.com/blog.php?tid=19308) 。他的死,暴露了中国医疗制度和法制的一些黑暗面,这是老陈生前万万想不到的。后来,小陈读了父亲写的自传,才知道国立二十中的那段往事。

批评也好,辩护也好,东东和老陈都对贪污腐败深恶痛绝,都希望自己的祖国繁荣昌盛,人民的生活幸福安乐。 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都不是完美的,要找毛病的话,双方都有很多。只是人有怨气,要让人发泄出来,要有言论自由。

[ 本帖最后由 岳女 于 2011-2-28 10:49 PM 编辑 ]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