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无愧诺贝尔文学奖:读莫言《丰乳肥臀》

无愧诺贝尔文学奖
——读莫言小说《丰乳肥臀》


楼兰


2012年对中国来说一件值得兴奋的大事儿,要算作家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以往从未过莫言的小说,只看过张艺谋根据其原著改编电影《红高粱》。
听说莫言的文笔挺难读,但人家既然能得国际大奖,肯定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趁中文书商来本地售书,我就买了若干本莫言著作以收藏,当时真不知何时能得空儿读它们。而没过多久的2012年岁末,我们有机会乘坐游轮去西加勒比海度假,想到游轮上有大把的时间,就带了本莫言的长篇小说《丰乳肥臀》作为阅读消遣。

以前虽没读过莫言,他的书名还是听说过几部的,其中我觉得最龌龊最不待见的名字就是这“丰乳肥臀”。看了一些简介书评,据说此书其实是讲述一位用乳汁养大很多子孙的农村母亲的故事,那该是常见的歌颂中国母亲伟大之类的题材吧。我原以为,莫言作为一个农民出身以写乡土见长的作家,选择故事标题也多半以纯朴为纲,而这种色情艳俗的书名,多半是唯利是图的书商出版社为抓读者眼球所出的馊主意。不过这种投机迎合当今社会低俗趣味的书名,恐怕反而会弄巧成拙,让很多乐意文学地阅读高雅地欣赏小说的读者倒胃口。虽然不喜欢《丰乳肥臀》书名,但因听说此书是莫言代表力作之一,我还是选了它带上游轮,想看看获奖作家莫言先生是如何唱支啥歌吹捧中华民族伟大母的。

坐在豪华游轮甲板的躺椅上,享受着热带阳光的沐浴海风的按摩,我准备耐心仔细地阅读无论多繁琐难懂的文字。耐着性子读了几章之后,思绪逐渐跟入故事感觉是,其实莫言的文笔很不错,具体的形容描写都明细易懂并不晦涩。之所以说他的作品难懂,一来可能是情节和年月顺序的错综跳跃;二来是很多描写以时间滞留法太过繁细啰嗦,几分钟内发生的事就写了好几页,多半是不影响主要情节的景物描写,让人没耐心细读。我就经常跳过这些细节,比如一个惨烈的打仗场景,谁在乎旁边的鸟怎么叫、蛙怎么跳、风怎么吹云云,就是拍电影电视剧也不会同时用慢镜头拍这么多景物不是?

虽然跳过不少细节,但我认真耐心地阅读了《丰乳肥臀》的故事主线。读过之后,我理解了莫言先生在领取诺贝尔文学奖时所说:“很多人可能没看过我的书,如果看过就会知道,我当时写作时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就冲这部长篇小说,他得诺贝尔奖就当之无愧,因此我也向大家推荐《丰乳肥臀》。
尽管暴露很多故事情节的书评影评不以为然,但考虑到《丰乳肥臀》故事时代跨越大(从20世纪30年代到90年代)人物众多关系复杂,加上莫言先生的繁琐笔法,很多人大概没耐心阅读或没等捋顺关系读出名堂就失去兴趣了,所以我还是大致介绍一下此书主要内容。

发生在山东高密乡的故事始于抗日战争初期,那天姓上官的一家人正遇上两件事儿——儿媳妇生娃,母驴生骡仔。更大的一件事落到全村人头上——日本鬼子进村了。鬼子杀害了上官家爷爷和爸爸以及前来助产的接生婆,吓傻了奶奶;但日本军医却救活了产后大出血的母亲和一对出娘胎已没气儿的龙凤胎婴儿。故事就随着这劫后余生的男婴眼光推演开去。

在这对双胞胎出生之前,这家已有七个女儿,这九个孩子却有七个爹。因为上官家的“父亲”其实没本事生育,公婆丈夫却都怪罪到儿媳妇头上,所以这母亲就不得不到处“借种”生娃,可是多胎没生出儿子还是惨遭歧视。最后出生的这个男孩便成为母亲的宝贝,乳汁全给了他而不分给同日诞生的八女一口。这个由村里洋神父种下的杂种男孩,吃母乳到七八岁还不会吃其他食物,也惯养出对所有女性乳房的特别感情。我读了《丰乳肥臀》后恍然大悟,这书名还真应是作家自己选的,全书里对各类乳房乳汁的描写,细腻繁琐到超出情节需要的过分地步。

男孩金童和他的八个姐姐及她们的男人们构筑了小说错综复杂的线索情节。大姐来弟的丈夫从抗日英豪沦落为汉奸;二姐招弟嫁作本村财主公子的第四任老婆,她丈夫后来成为国军的官;三姐领弟的意中人被日军绑到日本逃出后在北海道当了十多年野人,而这三闺女则嫁作共军功臣哑巴为妇;四姐想弟为救母亲姐弟而将自己卖入青楼;五姐盼弟参加了抗日共军也做了干部老婆;六姐念弟居然找了个来华抗日的美国飞行员;七姐求弟幼年被白俄女人收养;双胞胎之一的八姐玉女是个天生瞎子。这些姐姐和她们的男人们一个个都不得好死,只有老母亲活到九十多岁高寿。

读了书后,明白了莫言为何说“当初在写作的时候也是担了很大风险的莫言先生其他的书我还没看,但从这部
他的重要代表作《丰乳肥臀》,我读出了他的隐喻。

隐喻之一是关于中国近代社会政局变更。莫言的特殊法在于,在描写跨越了大半个20世纪的中国历史时,却从不提及政党和政权更迭。除了直呼日本兵外,连“伪军”都不说,只以“鸟枪队”、“黑驴队”之类来称呼,不明指哪些队伍哪些时期是啥党领导的。但中国人都熟悉那些年代,当然看得出所说是哪部分的。通过主人公母亲和男娃的眼光,表达出的是:连嫁过汉奸当过妓女的姐姐们都该赋予怜悯值得收容,而那个翻身做主人当了干部的五姐却最反感被鄙视为家庭“叛徒”,愚忠极左的她在动乱年代自杀丝毫未获同情。拨开那些繁细纠缠的文字,错乱扭曲的时序,作者想传达的褒甚贬甚喜谁恶谁,其实一目了然。

隐喻之二是关于母性母乳与传统妇道。母亲的角色贯穿全书,她确实用乳汁养育了众多子孙,但她的形象却不像很多歌颂母爱的中国文学中那么完美高大。她首先自己背弃了中国的妇道贞烈观,主动借种生娃、被迫遭受轮奸,用肮脏的身体和乳汁养育子孙是她的骄傲。有其母便有其女,本已不省心的儿女们乱七八糟的情爱关系和混淆人生,都得益于母亲的教真传。母亲无疑是爱子女的,但爱得变态独断、又无奈,她试图用愚昧给子们洗脑,结果教导出一群观念混乱行为异样的后代。尤其把她最钟爱的幼子养成了个一事无成的行尸走肉,这男孩第一次性经验是奸尸,而后找女人光想吸奶不做爱。把孩子们和家庭如此变态,功劳非妈妈莫属。那是不是社会缩影?作者也很懂中国男人女人的真实心态,扯了不管啥的虚伪礼教道貌岸然,描写了赤裸裸的民间生活,并一些书评说的是纯洁的“母亲赞歌”。

佩服莫言作家,对中国社会有很深的洞察力,眼毒笔也毒。他担着风险写的书居然没遭禁,不知是否拜托了他的繁琐晦涩转弯抹角如若没读过莫言的书,真的别
瞎批评了。别怪人家领奖词儿里没说犀利批评言语,人家不是早就取笔名为“莫言”了吗人家的言语全写在小说里了,连书里的人物也多被训练出“莫言”品格。看读书的人是否能看出名堂来了。也佩服那些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确实水平很高,读懂了莫言,授予他当之无愧的文学奖,可以让更多外国人通过他的作品了解中国。说实在的,那些为抗议莫言获奖而裸奔搅局发檄文的人士,还真没几个能写出莫言这般深刻揭示中国作品来呢。

2013年1


[ 本帖最后由 楼兰 于 2013-1-27 09:26 AM 编辑 ]
评论(35)

回复 #1 楼兰 的帖子
楼兰,为啥放250里了?



回复 #2 Sunflower 的帖子
还没写完呢。



回复 #1 楼兰 的帖子
读了本莫言的书,书评终于写完了。请各位指正,谢先!



比莫言寫得好的作品還有嗎﹖比莫言更有才華的國內文人還有嗎﹖為什么更好的作品
或人不能得獎﹖偏輪到他﹐不是有點奇怪嗎﹖反正其中必有貓膩。



莫言中状元你就说喜不喜欢,别说该不该。
近来关于文学有两则热门话题,一是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二是木心的《文学的回忆》――陈丹青听课笔记出版。
再早些年有过高行建得诺贝尔文学奖,也是和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一样,总能够煽起两种议论,或褒或贬,又大都围着政治转圈圈。

高行建的书我买了几本,读了,还蛮欣赏的。是否该得奖我不敢说,因为外行不该做内行才能裁判的事。曾经请教一位颇有名的美学家、作家高尔泰。他的回答很谨慎:我还没读高行建的剧本,所以不能够评论。

如果中国有人得了化学诺贝尔奖,网友们是否会议论他该不该得奖呢?
文学艺术具有娱乐功能,所以“看戏的当然就是演戏的判官。”这其实真是个大误会。

楼兰说:“佩服那些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确实水平很高,读懂了莫言,授予他当之无愧的文学奖,可以让更多外国人通过他的作品了解中国。”这话有点语病,好像给自己戴上了判官帽,就可以再给评委们送上了高帽。

莫言的“红高梁”电影我看过,书没读。电影蛮 “好看。”就此停留在娱乐者的位置上,不去议论文学奖的该不该得。
“那些为抗议莫言获奖发檄文的人士。”既然是被描叙为“裸奔搅局”那政治立场也够鲜明了。我想古今中外“文学”与“政治”都是脱不了关系的吧。但议论文学难,而借题发挥玩玩政治,发发脾气确容易得多,可惜与文学没啥关系。

木心的《回忆文学》中谈到诺贝尔文学奖,说那是世界性的考状元,要看运气。这话蛮中肯的。
逸老说莫言得奖“其中必有貓膩”我看不可能,莫言是党员、军官又是什么文学协会主席,我想以他的身份可能影射的是官方或者共产党,如何可能给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们塞红包或者女色贿赂呢?难度太高,毕竟评委们不是重庆当官的嘛。

唯一印象深刻的是莫言得奖后回答记者的言论,莫言确是表现了中国农民式的狡猾,最有代表的是,回答中国出版检查时说:“什么都该有个检查,飞机场过关不也要检查吗?”所答非所问,真是反应够快,够机智,但确失去了作为一位文学家、思想家应该具有的职业上严谨认真态度。

我们这些“文学艺术”爱好者们,还是学学木心,以非学者的态度,谈谈“戏”演得合不合自己口味,喜不喜欢。偶尔说句“那演戏的是个角”也就够了,别议论该不该中个世界性的状元。那毕竟有太多学问和运气,不是我们能够裁判的。

[ 本帖最后由 巴佬 于 2013-1-28 03:49 PM 编辑 ]



回复 #6 巴佬 的帖子
多谢二位捧场评说。

当初高行健获奖我也曾买了他的书来读,也是不大容易读进去的写法。莫言也有点这种意思,因此估计真正读过他们作品的人并不多,很多人就跟着嚷嚷该不该得奖,言过了点吧,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么。

我只不过读了一本莫言小说,也不好做什么全面评说。我写此文其实有点调侃,借调侃来隐喻。说句实话,从我的角度来阅读,我感觉此书血淋淋地揭露了20世纪中国社会的黑暗愚昧,也奇怪如此恶毒攻击利用小说反母居然没有被禁。那不是唱“我把啥来比母亲”吗?也许各位没读此书,不大明白,就是有人读了此书也不见得能从这种角度诠释。但我是这样来理解莫言的,或许文学奖评委也所见略同啦?

我说佩服莫言、佩服评委,可不是吹捧,更不敢自己当啥判官,只是正话反说外加调侃而已。咱也学学莫言,有些话不能说得太明白,不然可能给莫言同志造成麻烦,把他整成刘晓波了。  





QUOTE:
原帖由 楼兰 于 2013-1-13 05:01 AM 发表
无愧诺贝尔文学奖
——读莫言小说《丰乳肥臀》

楼兰

2012年对中国来说一件值得兴奋的大事儿,要算作家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以往从未读过莫言的小说,只看过张艺谋根据其原著改编的电影《红高粱》。 ...

又是一篇引起西草地风暴的好文章!

如果不怕众说纷纭的豆腐砖,建议上递文摘。



諾委成員是看不懂中文的。所以一個中文作品提交須用譯本。據別的網站有文揭露﹐
說譯者與作者是分潤獎金的。列此備考。所以本人問難道中國人作品裡沒有比他更
好的﹖



别胡缠!
“據別的網站有文揭露﹐說譯者與作者是分潤獎金的。”
那你完全可以到那个“别的网站”上去,溜达溜达,凉快凉快!

如果有人说:“据说”某某人士是收了钱到《北美女人》来唱反调的,大伙也相信也跟贴吗?



楼兰首先要感谢你介绍莫言的书。
羡慕你坐在热带阳光海风下,豪华游轮上享受读书的乐趣,去感受“书中血淋淋地揭露了20世纪中国社会的黑暗愚昧。”那简直像坐在包厢里,嗑瓜子看台上砍头,不痒不痛却痛快淋漓。

如果楼兰有时间,赞成含羞草说的“上递文摘”作进一步介绍,让大伙理解你是如何读懂了莫言的。

常言道:“读画、酿乐、悟文。”前两项我多少学到一些,“悟文”却始终在泥沼中,悟性不足,又读的太少。但知道老缠着某个作品的政治隐喻是什么,并非悟文的正道。





QUOTE:
原帖由 巴佬 于 2013-1-29 07:48 AM 发表
“据说”某某人士是收了钱到《北美女人》来唱反调的

据说这个“据说”是真的。

要问中国谁是比莫言更好的作家,一百个人恐怕会给出一百个答案。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自己宣称“第一”的倒是有。

[ 本帖最后由 pwrpc 于 2013-1-29 01:10 PM 编辑 ]



回复 #8 含羞草 的帖子
自己觉得写得还不大到位。之所以先贴在这里,就是想先听听各位意见,再做修改。很感谢大家所给的启示,令我又有新的灵感,会做些补充修改,以后再投他处。砖头不怕,这种题材本身就是招砖的。无论是莫言还是何人,只要跟啥名牌大奖沾边,砖头就如雨下,其他人说其好或不好,也照样引发斗仗。



回复 #11 巴佬 的帖子
巴佬的帖子尤其对我很有启发。待俺做些修改来。

我平时读文并不在意“悟文”,多数文字书籍,没等悟出啥来就失去耐心读下去了,通常更不喜欢读很政治的书文。但碰巧所读书文中就有政治含义,读起来却是不可回避的。因此,我不大赞同您说的“老缠着某个作品的政治隐喻是什么,并非悟文的正道。”如果政治隐喻是故事情节的必要,读者有意去回避它,而仅想陶醉于单纯享受文学美句,那是自欺欺人。抽去了政治人文历史等故事“干货”,文字的空架子再美好又有何意义?别说诺贝尔了,任何文学艺术奖都不会那么评的。看看近年奥斯卡获奖片也多很政治啊,张艺谋之流的空洞影片拍得再唯美也不讨好,就是教训。

至于有没有比莫言更好的作家,那是另一回事。就像金像奖得主,每次都不是没有争议的,谁得上也是运气。世界上任何事都不是绝对公平的。高行健也好,莫言也罢,人家给了个奖总比谁都不给强。



回复楼兰#14贴-文学比政治宽广而且长寿
文学回避不了政治,但文学的主题比政治宽阔得多,比如人性、人类生存困境,社会及人类现状的认识和理想。我说的“缠着某个作品的政治隐喻”就是指狭窄的“政治挂帅”式的看图识字。
高行健得奖演说《文学的理由》说的文学似乎不要挂钩政治,又写了本《没有主义》其实也仍然是他所推崇的“政治”。但毕竟是以个人的视角诠释人性,诠释社会和历史,比起建国以来惯用的文学与政治“正确轨道”要更接近文学些,更具备个性也更能挖掘出人的共性些。
莫言的《红高梁》也是跳出了惯用的文学与政治“正确轨道”。抗日的主要力量居然不是“共产党”还有“土匪”。 《丰乳肥臀》我没读,但看评论赞誉的说它跳出了贯用的政治与文学关系的(官方的)主流轨道。说它不足的倒是“抄袭了《百年孤独》”,“好像一味地道的东北萝卜红烧肉,可惜萝卜没洗干净泥沙。”  
我建议你完全以“文学爱好者”说些个人阅读的即兴感受,可能更有说服力,也更动人些。
至于张艺谋的“唯美”,其实不能够称“唯美”,而是商业化的“媚俗”,我个人的感受就是如此。

[ 本帖最后由 巴佬 于 2013-1-29 06:38 PM 编辑 ]



回复 #15 巴佬 的帖子
我就是以读闲书的即兴感受来写的呀,咱连文学爱好者都称不上,早过了爱好文学的年岁了,平时最不爱读的就是小说。何况,我写文也不是要说服别人,只是说点自己看法。我没读过“百年孤独”,也正好不带框框,不拿作品和作家横向比较。读了莫言一本书而已,咱就书论书。也可能我也受了莫言些许影响,写的拐弯隐晦了点,别人没看出咱得用意吧。

如果简单直接地说,我的感觉就是,莫言采用了“利用小说反党”的方式,我说他隐喻还是客气的,其中不少内容就是赤裸裸揭露。为啥没被禁呢?要么是他写得太繁琐太隐晦让审查官们看不下去读不懂,要么就是他根子红后台硬没人敢整。别看他说官方话支支吾吾,但下笔他还是挺敢写的,因此我说他“眼毒笔也毒”。



我在許多網站都溜達。把各處消息互通有無。巴佬對此有意見﹖信不信隨便的。我是
什麼都信。



回复#16楼兰
文学该不该“反党”?
文学既然是探索真实的人性,推进对人类及其社会的现状的认识,具有理想主义的,并具有丰富和改善人类生活的功能。那么它就一定会揭露批判政党的错误,尤其是历史上的错误(因为时间给了结论)。政党和政策是有时间阶段性的政治(正确性)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文学(作品)应该“反党”。当然歌功颂德也是文学作品的功能,但往往没那么令读者难忘。这个“党”并非那一个特定的党,而是任何时代的掌权者,政策执行者。
那种凡是中国共产党就反的人和论调,跟文学艺术粘不上边,那是汉奸卖国贼的嘶喊哭泣。
楼兰你大约是老师当久了,所以写文章太中规中矩,缺少“即兴”,也就失去了感性的火花。我们在海外网上说点自己的真心话,还要隐晦暗示吗?太累人了。
再说“文学艺术爱好者”,这爱好是终生性的,越老越成熟,越成为自己的个性化的精神世界,对我来说是如此。

[ 本帖最后由 巴佬 于 2013-1-30 07:34 AM 编辑 ]



回复逸士
我对你到处溜达很羡慕,说明你腿力蛮好,身体健康。
什么都信,就等于什么都不信。这点我也很羡慕,说明你修禅“入空”了。
把各处消息都互通有无,很好,但千万别把轮子功之类的“消息”也通过来。轮子功的臭狗屎《北美女人》不需要。要不然你可问问白雪。



回复 #18 巴佬 的帖子
"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是老毛的话。我用在这里显然是讽刺么。巴老该跟咱是同代人吧?不会不懂其中意思。

您说我写文太中规中矩,那倒是有的。原来觉得既然莫言隐讳,咱也隐晦,别给人家找麻烦整成刘晓波了。但想想也是,人家肯定靠山硬不怕整,咱何必帮人家遮掩涅。待我改改再请您指教。

[ 本帖最后由 楼兰 于 2013-1-30 09:32 AM 编辑 ]



莫言怎么也成不了刘晓波
莫言的书我们如果能读懂,出版检查的官儿们绝对会先读懂。
莫言能够得奖,官方还宣传,这是社会的进步,思想的开放,不是靠的后台大。
老毛的绝对权威,个人崇拜,不立即纠正,不是领导没眼光,不是光想到自己的位子,而是中国广大底层没多少文化的百姓还没准备好“换根筋”。
有些人聪明也会说话,有那么点志气,但不可爱。
有些作家、艺术家,作品很可爱,其人却很不可爱。
有些因为“六四”逃离大陆的所谓“精英”,文章和演讲都很有“才”,可惜久而久之,做人都露出了马脚,远不如一般民众。
我们只有对作品负责,认真欣赏,坦诚批评,至于他们最终领了百万奖金還是进了监牢。我可没那么崇高的胸怀和智慧,站出来呼唤了。
方舟子曾经很被人“崇拜”,结果看见网上被列为2012年大众最反感的人物之一。
中国传统文化是文如其人,但事实上现代社会上远不是那么回事。
这都是多余的话,与楼兰的文章没啥关系。
虽然楼兰可以和我勉强算同代人,但是,我觉得更喜欢享受美国社会提供的思想空间和可能散慢生活方式。因为余下的人生没网上朋友们那么多吧,半辈子在中国,半辈子在美国,心可以挂念在中国,人和思想不必定居在中国,发展中的世界。



回复 #21 巴佬 的帖子
刘晓波也是被逼出来的,中国的42就是如此,很多曾经忠心耿耿的被逼成最反动的了。当然莫言多半不会,他看透了,老奸巨猾,百变不惊,书里都写了这意思。

巴佬那应该算小辈哈! 其实我如今基本美国化,没事儿就不操心中国的42,要不是遇上坐游轮有闲空,也不会读啥莫言。读后觉得跟以前想象的莫言不一样,因此才写点自己的看法。目的并非要评论莫言作品,而是给自己一个提醒和见证——没看没读没弄懂的东西,最好先别信口开河,还是先尝了梨子后再说酸还是甜。



回复楼兰帖子--人群中不是每个人都得热衷政治
没有吃亏受辱、自我牺牲的勇气和人格就别投身政治。
“逼上梁山”似乎是个赞誉的词,那是在宋朝,不上梁山就被杀。

如今是改革开发的时代,被逼之下未必就会死路一条。“很多曾经忠心耿耿的被逼成最反动的了。”应该找找个人人格的内因,彭德怀受的冤屈不小吧,怎么没“逼成最反动的”呢?

以往人人得政治挂帅,政治表态。如今是大众把政治闲聊当娱乐,当发泄开玩笑。《多维》网上更是把政治话题当垃圾桶,什么脏话下流话都朝里面丢。这其实是过去的中国,极度政治意识形态社会造成的后遗症。人群习惯了不谈政治就寂寞无聊,有没有更好的共同话题。

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是只有少数人会对政治很有兴趣的。勉强每个人都投身政治或者立足於政治,在战争时代还有理由,在当今就成了畸形社会风气,不然哪来这么多“政治哈哈镜和垃圾桶”。

莫言可以“看透了,老奸巨猾,百变不惊。”那么刘某或者其他某某就只能说是倔而不够聪明了。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实在看不出来哪位“42”的理论或者实践可以“救中国”,而且中国现在到了必须救亡的危险时刻了吗。中国的社会不公,官员腐败,哪位某公,有比当今政党和政府更好的高招吗?可信任他吗?

话扯远了,我,本人是不喜欢谈政治的,也不懂政治。文革时被抄家过两次,被隔离过。但没什么怨言,历史和命运而已。

那些凡见到骂共产党骂中国的话就起劲,兴奋地去转帖子的人,在我眼里,不说他是汉奸卖国贼(过左了)也会从内心中看不起这样的人格心胸。

现在仍然是西方强势文化的时代,美国在许多方面是走在前沿的,我站在中国人的血缘立场上,自然对中国更亲,对美国的政治外交诸多方面是不认同的。包括许多后现代文化社会风气也不太顺眼。
但作为把人生看作“就是一个过程”,一个唯一的过程,那么可以少谈点政治,多欣赏一下自己有兴趣的其它项目吧。
你看,说了这么多废话,都是“文学”闯的祸。谁说文学可以脱离政治呢?



回复 #23 巴佬 的帖子
您这通“政治”谈的,俺摸不清楚您的政治立场,还是不说为妙哈,要不都不知会被划到爱国反动还是汉奸之类。咱得空还是修理文字去。



回复#25楼兰帖子
谢谢阅读。
可见我不是谈政治的料。
简单的说:

爱国革命者+汉奸卖国贼 ≠ 全体中国人

在反右时代就你这麽篇文章,也可中奖“打着红旗反红旗”吗!弄个帽子戴戴?!

[ 本帖最后由 巴佬 于 2013-1-31 06:34 AM 编辑 ]



文學是反邪惡﹐誰邪惡就反對。只有五毛黨才把文學的批判性說成反黨。

愛國不是愛中共。只有五毛黨才把這個等同起來。並給人戴上各種帽子。愛國應該
是愛人民。只有坦誠說自己愛人民的人才是真正的愛國。國是人民之國。凡只提愛
國﹐不提愛人民的﹐那就是愛中共﹐怕直說受批評﹐只能說愛國。給中共看了心裡
明白。

為什么有識之士要批評(有人說“罵”)中共﹐因為他們有錯不改﹐文過飾非﹐殘害
人民。批評是為了幫助他們改進。也對人民有好處。如果人人都逆來忍受﹐他們更
會無法無天。把批判中共的人叫做漢奸賣國賊是中共御用的五毛黨言論。只有為人
民去批判中共的人才是高尚的人。其他貌似公正的偽裝都必須剝去。凡是說自己不
喜歡政治﹐而又語含政治概念﹐是偽君子。人要坦誠相見﹐寫文。我尊敬君子﹐蔑
視偽君子。

回巴佬﹕我不信輪子功﹐但我同情他們受殘害的遭遇。人沒有了同情心就不是人。





QUOTE:
原帖由 巴佬 于 2013-1-31 05:39 AM 发表
谢谢阅读。
可见我不是谈政治的料。
简单的说:

爱国革命者+汉奸卖国贼 ≠ 全体中国人

在反右时代就你这麽篇文章,也可中奖“打着红旗反红旗”吗!弄个帽子戴戴?!

所以呀,咱作为那个时代过来人才心有余悸,才试图把文字写的隐晦点儿。却让您给忽悠的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左也不对右也不对。因此咱一捉摸,管他呢,还是按着自己的感觉走吧。



回复楼兰#27帖
玩政治难,而且要心狠,我们走远些为妙。



逸老,帖子读了:谢谢回应!
根据您的自述,您所表白的是:
你是个不信轮子功而富有同情心的人,而且是个蔑视伪君子的热爱人民高尚的人。
您反对的是“五毛党”。您累累把与您不同的政治言论,称之为五毛党言论。
您给中国共产党唯一定位是:“有錯不改﹐文過飾非﹐殘害人民”  (划线的都是原话)

可是,你没说你是否是“美分党”,因为“五毛党”的概念是“美分党”发明的。
犹如老上海,骂看不顺眼的人是“小赤佬”,那是因为人家穷,得到的回应是:侬这个“小瘪三”!被看作无赖骂别人赤佬不足奇。所以还是少给意见不同的人发“五毛党”的帽子为好。·
关于“五毛党”这个词,我是从你的帖子上最先看到后才知道的。
从《火凤凰》到《北美女人》您参与政治议论比我积极而且多得多,有关政治的帖子和转帖也发得最多,大都是“揭露共产党有錯不改﹐文過飾非﹐殘害人民的”。而要读者同意您的观点,如有异议者都被列为“五毛党”至少暗示性地送个“伪君子”头衔。

我也学学您的自述:
我不是五毛党,没您老那么高尚且富有特定的同情心,但是个正常人,不在你所指的,不存在同情心“不是人”的动物或者植物之类中。
在“爱国革命者”和“汉奸卖国贼”之间有个很宽阔的人群,我就在其中。

最后我希望楼兰这篇文章所引起的政治话题的跟帖,到此为止,因为我猜这不是作者原来要说的话题。谁有政治话题可以另外开帖。

[ 本帖最后由 巴佬 于 2013-1-31 01:00 PM 编辑 ]



最後答復﹐誰再跟貼﹐就是小狗。學小孩話。

中共就是這麼的。我不過點明了說。每個過來人都知道。不同意這說法﹐這具體情
況﹐一定是中共走狗。全體中國人民一定都同意的。看看各網站的民意。

建議你上各網站看看﹐什麼是五毛黨言論。你想避免的話﹐不要落在他們那些話套
裡。

我是老談政治。你老說不談政治﹐結果也總跟我談。這給人什麼印象﹖為中共曲線
辯護。壓制別人批判中共。

人的定位不是自稱的。是他的言論﹐包括行為﹐表現出來的﹐隨後大家就給他定位。
不喜歡政治的人是絕對不觸及政治題材的。你好自為之﹐現在言行一致還來得及。
我的政治帖裡﹐你就不該進來發表意見。



逸老学婴儿哭更可爱些。
您学婴儿哭,我是小狗叫。不是挺好玩的吗!

我说了一句莫言得奖有猫腻不可能,难度太大。就气杀你了。
现在我统统收回还来得及吗?

严重声明:有无猫腻本人不知道!
“猫腻”之后的议论,都作废!

春节将近,万一把您老气得来个脑血栓,如何给嫂夫人谢罪!

[ 本帖最后由 巴佬 于 2013-2-1 11:00 AM 编辑 ]





QUOTE:
原帖由 楼兰 于 2013-1-30 07:59 AM 发表
自己觉得写得还不大到位。之所以先贴在这里,就是想先听听各位意见,再做修改。很感谢大家所给的启示,令我又有新的灵感,会做些补充修改,以后再投他处。砖头不怕,这种题材本身就是招砖的。无论是莫言还是何人 ...

在这里就可看到碎砖头横飞了,西草地上会更多的。楼兰,你不怕吗?

说实在的,这文章就题目而言,就把俺吓得退出了几里地!更不想读了。所以,对此书的评价,俺是“莫言”加“无言”。



回复 #32 含羞草 的帖子
因此先拿到这里试砖呢。 获得的反馈很有益,为如何修改提供灵感。

或许我是跟着莫言手法,写得过于隐喻了。其实此文的中心包括标题,都是一种反讽,各位看不出来吗? 那就怪咱功力太差了。不过像巴佬所言,或许大家在海外更习惯直来直去,不愿意费劲琢磨拐弯抹角的东西和言语,我自己通常也是如此。因此,打算把此文风格大变一哈再发。



回复#33帖 建议楼兰改个标题,
比如“莫言得奖代表作《肥乳丰臀》读后感” 。
文章标题中的“无愧”可以用文章的内容来证实,如果标题太肯定,有人不看你的文章就砸(政治)砖以泄立场上的淤愤,走了调。
至于你谦虚说:功力太差,我倒不这么看,不是“过于隐喻”而是不够辛辣。在海外文化网站谈的是文艺大可直来直去,胡椒芥末该放多少就放多少的。
2005年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书《诺贝尔文学奖 名著速读》是本有用的工具书,共99位作家,但偏偏把高行建遗漏掉(看来是有意回避政治风波),上面有各个得奖代表作品的“经典解析”“名人评说”“作家风采”等等。虽然这是本偷懒书,但对于我这样的看图识字者,可以当本地图。另外我以前介绍过一本书,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的《一个人的百部经典》程庸著,也是可参考的,对於名作写自己个人的即兴感受,即使狭窄偏颇,但可生动真实,个性鲜明。



回复 #34 巴佬 的帖子
我就是不想读别人的评论和介绍,以免受框框限制。我也不想给莫言或者那位作者做啥全面评价,甚至不想写啥自己的读后感。只不过看了此书后,好像我的感觉跟他人的不大一样,才写出来的。

您是不了解,本人曾是在米国当记者出身,原本的文笔过于辛辣,如今一来有意想摆脱以往的职业病文风,二来年龄渐长心态趋于平和,因此写文从题材到文笔都故意柔和悠闲些。这文的题材已经比较敏感,所以俺想在文笔上隐晦点儿以作调节,不过没弄好,因此说咱功力不够哈。



就写你的感觉“不一样”
或许用“辛辣”二字不妥,写出自己的特殊视角就好。
最近在读木心的《回忆文学》,他对文学作品的评论就很有可读性,但又非文学专业科班视角,很多可争议的,但绝对是有灵感有悟性的。

等待你的好文!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