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刊 大学轶事三则

咱们班虽说只有四十来号人,却来自全国各地,除了台湾,西藏,内蒙古,青海没有同学以外,其他省份的人氏都有,真正是从五湖四海走到一起来了。这东西南北的各种方言习惯可是大不一样。由此引出一段段笑话。


(一)        家伙

老班长,陕西人氏,说话时,不论人、物、事均称“家伙”。一次,他上街看见别人打架,回宿舍后跟室友叙述此事,如此道来:

今儿瞅见俩儿家伙干了一家伙。就在那邮局门前,有一家伙,被另一家伙撞了一家伙,好家伙,只见这个家伙操起一把家伙对着另一家伙抡了一家伙。

闻者喷饭。

(二)        冰糕


有一黑龙江的同学听见两广同学讲白话,很是新奇,便央了小老广教她两句广东话,正好有人进门来,小老广随口就说:“边个?”然后告诉黑龙江,“边个”就是谁的意思,那广东话的“边个”发音,近似普通话“冰糕”,黑龙江很快就记住了。一天,黑龙江正躺在宿舍床上看书,她一老乡打了饭过来,敲门时,这小妹高声连问:“冰糕?冰糕?”老乡不满道:“这大冷天,咋想了要吃冰糕?”

(三)        贱白白

一辽宁老兄,年纪不大,却少年老成。与人谈话过招,遇到意见不合的,往往会不屑地睨人一眼说一句::“瞧你小样儿,贱白白。”几个调皮捣蛋的小同学,反而用这话拿他开心。久而久之,贱白白就成了他的绰号。

大四最后一年,校田径队集训,一位八一届四川妹子问:看他样子是有点老气横秋,不过最多也只能称叔叔,怎么你们都叫他伯伯呢?我笑翻。

[ Last edited by shuken on 2005-10-6 at 07:44 PM ]
评论(3)

hahaaa



哈,
书刊的大学轶事似曾相识,俄的校园趣闻还多多涅。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楼兰 at 2005-10-6 05:37:
书刊的大学轶事似曾相识,俄的校园趣闻还多多涅。

我就是看了你的重复重点一文,才想起来侃一侃陈年芝麻事的。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