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地 震

(一)

      那是周六的晚上6:00,蓝颖正好烧完菜,“吃饭吧!”

      突然,饭桌上的碗和酒杯左右剧烈地晃动起来,桌子也在振动中偏移了位置,碰到了餐柜。客厅的吊灯在震动中钻出了灯罩,书架上的资料和书一下被甩了出来,堆得像小山一般。金鱼槽里的金鱼被巨大冲力的惯性而抛起,随即冲出了水槽,而水像高温蒸发一样,不留一滴。

      “地震了!”在惊慌之中第一个直觉。
       随即,灯也熄了。凯波急忙离开自己的椅子,向儿子奔去。
      “快到房子中间去,那儿周围没有任何会倒下的东西。”蓝颖说。
       一会儿,灯又亮了,周围一看,到处都是倒下的东西,已没有一个立脚之处。
      “趁灯还亮的时候,赶紧下楼,去附近的公园避难。”凯波急急忙忙地说。

       这时已是秋季,晚上天黑得早,而且与白天的温差比较大,蓝颖慌忙拿了自己的两件外衣。一件给儿子披上,一件穿在身上。
       凯波背着五岁的儿子,冲下楼去。

        公园就在楼房附近,当他们还没有站稳的时候,第二次地震又来了。
四层楼的房子就像玩具一样,左右晃动,周围的电线杆和树也像火柴棒一样,轻飘飘的晃动,大地也在晃动。一时间,就好像世界的末日降临,大家恐慌而无助。
        楼里的灯一会儿熄一会儿亮,不一会,夹着小孩的哭声,老老少少的一家家都下了楼。聚集在公园里。凯波的一家是最早下楼的,他们啥也来不及带。而后面出来的人,多多少少带了一些东西。
        初秋的夜晚,月亮很亮,有一丝的寒意。大家尽可能地聚集在一起,孩子们被不断晃动的大地所惊呆,哭喊着。就连大人们也是惊慌不已。大家纷纷打手机想与外界联系。但是,很难打通。除了打电话以外,没有可以做的事。

         好在凯波的车子里装有电视,他匆匆跑到车子旁边,打开车门,发动车子。
         “中部发生了7级地震,我们这儿有5级强的震感。”

[ Last edited by 心怡 on 2005-10-29 at 08:03 AM ]
评论(26)

(二)

       平生第一次经历如此大的地震。虽然,从书上和从电视上看到过无数关于地震的报道,虽然,也曾想象过如果发生地震的话,要如何行动,。。。。。。现在才知道,一旦大地震发生,只能听天由命。一切是那么突然,根本没有时间给你思考,没有时间让你准备。

       余震还在继续。留在记忆里的幻觉夹着偶尔袭来的余震,使极度紧张而有点麻木的大腿,已不能准确地判断地是否在震动。
      聚集在一起的人,不时地以平时高一倍的声音说话。公园里的人们越来越多。
       “那边的桥已经不通了,桥面有了裂痕,路面不平了。”
       “中部全面停电了。”
       大家传递着各种各样的消息。更加深了人们的不安。

       晚上10:00。还有余震。大家商量着,今晚是不能回房间里休息了。于是,决定在汽车里度过一个晚上。胆子大一点的人,趁余震还没有来时,跑上楼去拿一些应急的饮料和吃的饼干之类东西,拿一些晚上在车子里睡觉的被子和厚衣服。一下子不能拿很多,只能分几次拿。
       蓝颖也想去拿一些东西,因为他们是最早下楼避难的,啥也没有拿。看到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而紧紧抓住自己衣服的儿子,问道:
       “妈妈上楼去拿一点东西好吗?”
       “不要,不要,妈妈不要去,让爸爸去。”
       于是,蓝颖把房间的钥匙交给凯波:“你去拿孩子的药和棉花棒,杯子和水。”
       凯波接了钥匙,走开了。并没有朝楼房走去。

       过了一会儿,凯波回来了。
       “药呢?水呢?”
       “我还没有上楼。附近转了转。”
       “那你去哪儿了。快去呀。”
       凯波吱吱唔唔的,没有立即上楼的意思。

       前一段时间,儿子发高烧,身体也一直不好。结果,脸上出现了单纯性疱疹。每天脸上的药都要换,还要吃药。孩子已经很累了。再晚了,孩子要睡觉了。
“算了算了,我上楼去拿药。”蓝颖是个急性子。孩子不能早一点睡觉,她就担心孩子恢复得不好。
       说实在的,蓝颖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地震震得心慌慌的。满脑子都是房子里遍地狼藉的记忆。此时去拿东西,有一定的危险性,因为余震一直没有停。很有可能在上楼拿东西时就发生余震。她本来是希望凯波能够上楼,因为他跑得比她快一点。可是。。。

       蓝颖深呼吸了一口气,想以最快的速度冲上楼去,才发现自己的两腿因极度紧张而发硬,不能与平时一样,她鼓起勇气,尽自己最大的力气跑上楼。当她开门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手在颤抖。好不容易打开门,花瓶和鞋柜都倒在地上,拦阻了进房的道,她也顾不得放好这些东西,也顾不得脱鞋,越过障碍,她只觉得房子在晃悠,飞快地拿了药和杯子等东西,冲出了门。直到下了楼,她的大腿和全身居然在发抖。这短短的几分钟,好像比跑马拉松还要累,消耗了她所有的能量。

[ Last edited by 心怡 on 2005-11-10 at 12:49 AM ]



(三)

      蓝颖每一次上楼去拿东西时,都是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上去。但总是想好了拿那些东西,一进房间,被遍地散乱的东西而迷惑,结果拿了一件忘了另一件。只有跑到楼下,才松了一口气,此时已两脚发软。
      因为晚上比较冷,蓝颖想到该拿一条被子下来,被子面积很大,蓝颖瘦小的身体看起来有一点吃力。要是在平时,慢慢走倒也不难。可是地震加上心里紧张,有一点力不从心。蓝颖多么希望凯波能够说:“让我来吧。”可是,凯波除了问家里的情况如何之外。没有说别的。就连蓝颖抱着被子从楼下走到车子的那50米,凯波都没有来帮帮忙。
      蓝颖很生气:“我这么上楼下楼多不容易,你为什么不帮着接一下呀!”

      几次下来,蓝颖筋疲力尽,她看了看至少晚上需要的东西已经够了,就坐在车子里休憩。人虽然坐在车子里,身体虽然很疲倦,但是怎么也睡不着。车子不断地被余震震得左右晃动。让你从迷迷糊糊中惊醒。
      初秋的后半夜,渐渐地冷起来,车子的窗门上有了雾气。因为同一个姿势坐着,从脚底到大腿一丝的凉意刺激着大脑。凯波只好发动车子的暖气,待车子里暖和一点再关掉。如果暖气一直打开的话,容易一氧化碳中毒。这样,打开暖气过一会儿又关掉暖气。一个晚上折腾了好几次,没睡好一个觉。

      第二天,不时袭来的余震让人心惶惶的。干什么也没有心思。白天,去家里整理整理吧,还有余震,整理了也是白费劲。去单位的路因地震而不通,至少上班也不可能了。怕二次危险,煤气和电都停止使用。据说商店也关门,要清理因地震而散乱一地的商品。唯一可以做的是,把家里可以充饥的饼干和冰箱里的牛奶等拿来,先充充饥。
           
      每一天忙忙碌碌的节奏,因这突然袭来的地震而打乱了。
      大家没有了往常的从容。

      第三天了,大部分断电的地方通了电。该上班的还是要上班,只是幼儿园作了临时的避难所,儿子不能去幼儿园。蓝颖正好有放长假机会,她就请了长假,在家里看孩子。

      尽管还有余震,但是凯波不得不去公司。自从凯波被任命为部长之后,一下子忙了起来,还经常出差,每天都很晚回来。

      因为余震还是不时地袭来,每一次的震动都唤起了恐慌的记忆。有的邻居看到余震一时半会儿不会停,就到附近没有受到地震影响的亲戚家里去。公园里除了上班去的之外,只有零星几个人。

      大家对回家有一种恐怖感。因为据报道,近期发生5级地震的可能性还是比较高。

      白天还好,蓝颖和儿子就坐在车子里,看看电视上的震况报道,偶尔上楼去把放在高处的东西堆放在地板上以防再次倒下来,散乱的东西也就放放整齐而已。
      到了晚上,整个大楼,只有一两户人家家里是亮着灯的。看来大部分的人还没有回来。想来想去,老呆在车子里也不是个办法,蓝颖打电话给凯波,问该怎么办?
      谁知道,凯波的一句:“这么一点事自己还不会判断啊,当然是回到家里去。该干什么的还干什么。”就把电话给挂了。

[ Last edited by 心怡 on 2005-10-29 at 08:04 AM ]



(四)

      蓝颖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孤独。在国外,周围没有别的中国人,在平时倒没啥,这次地震,看到邻居们都有可去避难的地方,而自己。。。
      虽说有避难所,但早已经人满为患,那么多人挤在一起,空气变得极为混浊。即使避难所也不能保证完全安全。所以蓝颖没有带儿子去避难所。

      回到家里,正好有电话打来。原来,国内的父母早就知道地震,却一直打不进电话,正在着急。
      “蓝颖,你那边大地震,家里怎样啊?要不要回国避一阵子啊?”
       蓝颖多么想回国,可是这样的情况要订机票办回国手续也不大容易。既然回国不太可能,不能让父母着急。只好回答道:
      “妈,虽然还有余震,家里东西也有一点乱,但是过几天地震就会停下来。我们都好。不要担心。”
      “吃的东西有没有?水和电有没有?”
      “水没有断,电也通了,只是没有煤气。救济的物质里也有面包和饮料。也顾不上营养了,吃饱是没有问题的。”
      “那么,你们要小心一点。”
      “好的,我会及时给你们电话的。”  
                          
       过了一会儿,住在西部的好朋友文雅来了电话:“蓝颖,到我们这儿来吧,你儿子身体不大好,休息不好又吃不好,身体要搞坏的。”
      “是啊,我妈还打电话叫我回国呢。”
      “回国都麻烦啊,到我这里来吧。”
      “那我和凯波商量一下。”
      “叫凯波也一块过来吧。”
      “他,整天忙工作,怕是不会来吧,今天也去上班了。等他回来我跟他说说。谢谢你。”
       “谢什么啊,你跟我还客气啥。”

      听说地震把煤气管道震裂了。为了安全,全市的煤气都不能使用。抢修队正在日夜加班进行维修和各户点检,只有检查合格的情况下,才能使用煤气。所以,预测要1个星期的时间。

      已经两天多一日三餐都是面包或饭团和茶,在这个非常时期,能有东西吃已经知足了。好在冰箱里还有一些蔬菜和肉片。家里有一个携带式的液化炉灶,用的是罐装气体。蓝颖想做个大锅汤,再放点面条,又有营养又简单方便。

      可是当蓝颖切好菜,想点火时,发现火却点不起来。因为罐装气体是前几天刚刚买的。蓝颖想肯定是自己使用方法不对,因为平时不大用这个液化炉灶,即使使用也基本上是凯波操作的。她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刚才她听到楼上的男人下班回家,她想还是叫邻居来帮帮忙,看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谁知,叫来的人也搞不清楚点不了火的原因。

      于是,蓝颖拿起电话:“凯波,这个液化炉灶怎么用啊?我点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看你,这么点事都弄不好。真笨。”凯波的语气里好像在埋怨蓝颖仅仅为这么一点家务小事打扰了他的工作。
      蓝颖想,我还不是为了你和孩子吗?再说自己也请了邻居来帮忙过的,实在没有办法才给你打电话。这都什么时候,这个态度。

      一气之下,蓝颖就把电话挂了。



(五)

       大概凯波自己也觉得态度不够好,加上余震的关系,公司里也不能和平时一样运转,就稍稍早一点回了家。

       凯波回到家,看到蓝颖还在生气,就忙去调节那个液化炉灶。可是捣鼓了半天,还没点起火。

       蓝颖这才说:“我叫过楼上的人来帮着看过的。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是不是这个液化炉灶有问题啊?”

       凯波听了蓝颖的话后,又去取了另一种牌子的罐装气体瓶,不一会儿,火点起来了。看到火点起来了,蓝颖把菜一样一样地放进锅里,再加一点调味料,最后放了面条。

       大家闷闷不响地吃着。几天没有吃热乎乎的东西,感觉就是不一样,虽然不是好东西但吃得胃里很舒服。
       吃完之后,蓝颖赶紧把碗和筷子,锅洗了,擦干净放好。前两天地震时,正好在吃饭,桌子上的菜撒了一地,酒杯也摔破了。对于不能预测的余震,只能干什么事都是速战速决。把可能的危险降低到最低。

       连续两天晚上在车子里没能睡个好觉,大家都很疲劳。再加上恐怖感,无论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已经接近极限。因为家在楼上,晚上如果发生地震的话,起床后再冲下楼怕是太慌张。如果停电,就更糟糕。

       蓝颖说:“晚上去避难所睡觉吧。至少可以比家里安心一点。”
       凯波听了后说:“避难所空气不大好,对儿子不好。还是在家里睡好。”
在一旁的儿子叫了起来:“去避难所!去避难所!在家里,我怕!”本来,自己一个人可以去洗手间的儿子,现在不但一个人不敢去洗手间,就连晚上房间里没有灯光都害怕了。
       蓝颖接着说:“你看儿子都怕成这个样子了。再说,在大楼里的人也不多,万一有什么也没有个照应。”
       凯波没有回答。

       蓝颖看到凯波闷不吭声的样子,就气了起来:
       “你看你,地震的时候,我一趟一趟地跑楼上楼下的,指望你帮一帮忙吧,你忙着打电话什么的,就连那么个大被子抱下来时,你都不肯接应一下。人家的男人,知道地震早点回家,你倒好,不仅不早回家,今天,要问你一点事嘛,你又说我笨。你心里到底有没有这个家啊!”
       说着说着,蓝颖就哭了起来。

       凯波知道自己理亏,看到蓝颖哭了,有一点吃惊,小声辩解道:
       “你好好说嘛,干吗哭呀。有的时候,我是没想到,并不是故意的。”
       “家里的事,都要说了才知道啊,说多了,你又说我烦。不说吧,又说不知道。这个家,不光是我一个人的家。你这种态度,还不如离婚算了。”

       儿子看到妈妈哭了,拿来手帕给妈妈。
       这时,蓝颖感到自己有一点失控,赶紧把眼泪擦掉。

       看到凯波去了洗手间,蓝颖想反正凯波不去避难所,就带着儿子开车去了中学避难所。



(六)

        蓝颖想起自己离开家时的一番话,特别是她说到了“离婚”这两字,这是第一次。想到凯波听到这两个字时,惊讶而发愣的表情。而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会脱口而出地说这出两个字。为什么?蓝颖想问自己,但是她感到太累,脑子都不好使唤了,迷迷糊糊之中,她睡着了。

        晚上,陆陆续续地有人来避难所,一会儿开门关门,一会儿来人地方不够大,要重新增加垫子,也折腾了好几次。好在后半夜,渐渐平静下来,蓝颖总算能够睡了几个小时。

        一觉醒来,已是清晨六点,玻璃上充满了雾气。因为不是在自己家里,儿子也醒得比较早。于是,两个人披上外衣,蓝颖领了三份早餐的面包和牛奶,回了家。

        昨天,蓝颖的一番话,让凯波感到两个人之间除了地震带来的疲劳,秋天的寒意之外,还有一点说不出的冷漠。两个人都没有说更多的话。

        凯波吃完早点之后,看看表,说:“地震把道路都震坏了。上班需要绕远路,我上班去了。你们今天有什么安排?”

        蓝颖看了墙上的日历:“呦,差点都给忘了,今天儿子要看牙医。以前约好的。”
        “如果不是很急的话,牙医不看也行,现在什么时候会有余震都不知道。”
        “今天是最后一次了。这地震何时停也没个准。不想往后拖了。”
        “那你们自己要小心。”

        如果不是因为前段时间儿子牙痛,发现有蛀牙已经坏到神经,上次装了临时的假牙,还需要去一次换成银牙。牙科医院离家开车要20分钟,在一个大楼的四层,而楼道又比较窄。在这个非常时候,蓝颖还真不想去。抱着绕幸的心理,蓝颖带着儿子去了牙科医院。
        一直很忙的牙科医院,显得比较冷清。不少患者因为地震,交通不便,取消了预约。儿子一到医院就被牙医叫了进去。蓝颖想,这次可以早点回家了。

        过了10分钟,突然,一开始房子一下子往下沉,过了一会儿,左右慢慢地摇晃起来,吊灯也剧烈地晃动起来。管理病历的工作人员,慌慌张张地离开座位,因为她身后的堆放着的病历大柜如果倒下来的话,是很危险的。

        蓝颖的心都吊起来了,正在担心儿子,看见牙医助手领着儿子走了出来,赶紧问道:“要不要紧?”
        牙医助手:“地震的时候,牙刚刚补好。所以没事。”

        会计窗口的事务员,声音都在发抖:“下次再一块儿算钱吧,你们快走。”

        蓝颖慌忙背着儿子,飞快地冲下楼去。到了楼下,发现一大堆的人。看来都是从楼里跑出来的。

        蓝颖发动了车子,从电视上得知,这次的余震也有5级强。与第一次地震震级是一样的。回到家里,她更是大吃一惊,因为第一次地震时没有倒翻的东西,都散了一地。想想后怕,如果在家里的话,没准会。。。

        蓝颖觉得自己的神经都快崩溃了。她拿起手机,
        “凯波,给我订两张机票,明天去文雅那里。”



(七)

        说真的,余震确实很可怕,但是,刚接到文雅电话的时候,蓝颖并没有决定去。

        地震,积蓄了几十年或许几百年的能量一下子爆发时,它释放的能量是巨大的,但是随着能量的释放,渐渐地就会趋于平静,虽然余震唤起恐怖的记忆,但最可怕的毫无防备的大震应该说已经过去,再说各地援救物质不断到来,自救活动也已经展开。如果自己小心注意一点,并不是说非要去外地避难。

        只是,这次地震中,凯波的表现和举动让蓝颖觉得很失望,很伤心,她不仅身体上感到疲劳,精神上更是感到郁闷。虽然,“离婚”两个字是她一气之下说出来的。如果对凯波来说是很意外的话,但对于蓝颖来说,应该是积压了好长时间的情绪的爆发。蓝颖感到自己需要一个冷静的时间和一定的距离来看自己的家。她想不通,在地震中,凯波为什么会这么无动于衷。

        定下要去文雅家,蓝颖给文雅打了电话,忙着整理起来了。

        儿子听说要去文雅家,仰着头问道:“妈妈,文雅阿姨家住的有没有地震?”
        “文雅阿姨家那里现在没有地震。”
        “ 那么那里一直没有地震吗?”
        “不是的,曾经也有过地震。”
        “妈妈,为这么会发生地震?为什么有的地方有地震,有的地方没有?”

        蓝颖感到这次地震儿子好像又长大了不少,每次电视机打开时,不是要看动画片,而是对地震的报道很关心。就连每次的余震都能够感到,并能说出大致的震级。儿子还不时地想起幼儿园防灾训练时的事儿,告诉蓝颖该如何做。

        看到儿子一天天地懂事长大,蓝颖是说不出的欣慰和高兴。儿子从小多病体弱,住院,喝中药,没少吃过苦头。现在比以前好一点,不大住院了,但是如果一生病,恢复起来还是很需要时间。这次临时决定去文雅家,儿子的身体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儿子看着电视,忽然又问道:“妈妈,离婚是什么意思?”
          
        蓝颖一听,心里一怔:千不该万不该在孩子面前和凯波争执。别看孩子平时不太说话,其实这孩子特别敏感。
        蓝颖走到儿子身边:“你为什么问这个呀?”
        孩子两眼盯着蓝颖,小手摸着妈妈的耳朵,说道:“那天,妈妈哭了,妈妈说过离婚的。”
        蓝颖抱起儿子,轻轻地说道:“那是大人的事,宝宝还不大懂。到时候,妈妈告诉你,好吗?”
        “嗯。”孩子接着看电视。
        蓝颖看到儿子没有追问下去,稍稍放下心来。



(八)

        第二天,凯波送蓝颖和儿子去机场。一路上,儿子很兴奋,一会儿看着窗外高速道边的风景,一会儿问,还要多时间到机场。蓝颖和凯波两个人却没有多说话。蓝颖因为心情不好而不想说话,凯波知道蓝颖还在生气,更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到了机场,还有一些时间,蓝颖说:“买一点特产给文雅带去,平时去的时候都买了糕点,文雅她们很喜欢吃的。这次匆匆忙忙的,啥也没有买,不好意思。”
        “说的也是。”凯波便和蓝颖一起挑选东西。
        儿子看到一个柜台里堆放着不少很漂亮的各种各样的饭盒,问道:“妈妈,那是什么?”
        蓝颖说:“饭盒,里面有作好的饭菜。”
        儿子一下子想起来:“妈妈,爸爸一个人在哪里吃饭?平时都是妈妈做的。”
   凯波听到儿子的话,微微一笑:“谢谢宝宝这么记得爸爸。爸爸会做饭菜的,宝宝别担心。”

        要检票进候机室时,凯波说:“你们在文雅那里多住几天吧,要回来时我开车去接你们。”
        儿子早已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去,挥挥小手:“爸爸再见。”

        几个小时的航程,很快就到了文雅住的城市J城。
        到了文雅家,已经晚上7点。文雅的丈夫伟清也在家等着:“欢迎欢迎,在我们这儿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大家忙洗了手,坐在饭桌前。
        “凯波要是来了有多好,还可以讲讲家乡话叙叙旧。”和凯波是老乡的伟清有一点遗憾。“来来。蓝颖喝点葡萄酒。”
        “谢谢伟清哥。”蓝颖拿起酒杯。

        “地震的情况如何?每天看到电视上报道的,我们真是很担心。”文雅说道。
        蓝颖喝了一口葡萄酒,一直绷紧的神经渐渐松下来。“是啊,太恐怖了。无法形容。一下子不知道干什么才好。刚开始的时候,就感到天要塌下来似的。”
        “我们一听到地震的消息,就给你们打电话,一直打不进来。还不容易才跟凯波联系上的。”伟清接着说。
        “地震那会,凯波就只知道打电话。因为我们是最早下楼的。我一个人跑上跑上地拿东西,又累又慌,凯波竟然一点都不帮忙。”蓝颖和文雅一家是很熟悉的,所以说起话来一点也不隐瞒。
        听到蓝颖的话中有怨气,伟清忙说:“这个凯波,在想什么呢。可能凯波也是一下子被地震搞得昏头了。”接着微微一笑,说道:“要不说,蓝颖在关键时刻能够冷静,所以我们都放心你。”
        被伟清这么一夸,蓝颖不好意思了:“我也是没有办法,逼出来的。”

[ Last edited by 心怡 on 2005-11-6 at 06:56 AM ]



(九)

        正值秋高气爽的日子,漫步在风景秀丽的J城,看着那一片片的红枫点缀着起伏的山涧,一切平和美丽,让蓝颖和儿子忘却了地震带来的恐慌和疲劳,两周下来,两个人渐渐恢复了平静的日常生活。但是电视上偶尔出现的震情报道和余震,让蓝颖和儿子惦记着还在上班的凯波。

        这是第一次和凯波分开这么长的时间,让蓝颖有了整理自己心绪的机会。想当初刚刚和凯波结婚时,凯波买菜,做饭,家务等里里外外都包了下来,给家里是独生女的蓝颖很大的安慰。她庆幸自己有一位好丈夫,懂得体贴她。蓝颖父母非常疼爱她,不让她干任何家务,上大学前自己的衣服都不曾洗过。婚后不久,凯波和蓝颖一前一后地出了国,在国外,开始都是自费学生,两个人打工学习日子虽然艰辛,但是彼此互相鼓励互相照顾,也觉得苦中有乐,甜甜蜜蜜的。
        随着孩子的出生,凯波毕业后开始工作,而凯波上班后,看到周围都是男人主外,女人主内,渐渐也接受了养小孩和干家务是女人的份内事的观点,加上凯波在单位工作比较顺利,几年后就被委任为海外部的部长,每天更忙了,回到家里也更晚了,这样家里的家务活就慢慢落在了蓝颖的肩上。蓝颖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孩子,还有不习惯的家务,难免要发点牢骚,但是蓝颖为了孩子还是坚持下来了。没想到儿子一直身体不好,一日三头感冒发烧,住院都住了好几次。孩子有一点哭闹,凯波就会怪蓝颖不懂得照料,蓝颖累了发点牢骚,凯波认为是蓝颖娇生惯养的缘故,让蓝颖的心情一直不好受。

        虽然都是日常生活小事,积少成多,两个人的感觉就渐渐地有了隔阂。。。直到这次地震,蓝颖看到凯波的表现,终于也将闷在心里的种种不满,爆发了出来。

       傍晚,凯波打了电话过来,明天开车来接蓝颖和儿子回家。不知道是J城的秀丽风光安抚了蓝颖疲惫的心灵,还是暂时的分离给了蓝颖一个冷静思考的机会。

       挂了电话,蓝颖望着窗外的晚霞,平静如水。。。。。。

(完)

[ Last edited by 心怡 on 2005-10-29 at 08:16 AM ]



这篇是我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过的,以前的写得太拖拉,自己都觉得编写不下去了,已经挂了几个月,现在作了修改。请多提意见。



好,心怡贴过来了。这次要写完哦。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水影 at 2005-10-29 08:13 AM:
好,心怡贴过来了。这次要写完哦。

谢谢水影,这就算写完了,留一点空间让读者去想。



心怡写得不错.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慧心 at 2005-11-3 09:21 PM:
心怡写得不错.

嗯,一场自然界的地震引发婚姻的地震,立意很好。



谢谢慧心鼓励,多准备砖头,我接着。
虽然进不了250村,过了一百就是满分涅,给你加油。

谢谢水影,也就是因为自己经历过大地震,看到一些婚姻,很有感触。但是,可能还需要深化地讨论一下更有看头,还是多提提意见吧。(有没有能力修改再说。

[ Last edited by 心怡 on 2005-11-3 at 08:39 PM ]



想起我的一个同学,他很会做事情的,刚结婚的时候,洗衣做饭,家务全是他干的,后来来了日本,开头还干,渐渐地就干得少了,没过几年家里的事基本不干了,老婆扫地,他翘起两条腿在桌面上晃荡,他老婆说他,他理直气壮地反驳:“你看人家日本男人有干家务的没有?我这叫入乡随俗!”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shuken at 2005-11-7 12:42 AM:
想起我的一个同学,他很会做事情的,刚结婚的时候,洗衣做饭,家务全是他干的,后来来了日本,开头还干,渐渐地就干得少了,没过几年家里的事基本不干了,老婆扫地,他翘起两条腿在桌面上晃荡,他老婆说他,他理直 ...

是啊,在日本,不少中国男人都会变成老少爷了。

[ Last edited by 心怡 on 2005-11-7 at 05:10 AM ]



不可理喻——对于凯波的行为。因受他国之国风的影响,风平浪静时男人一副大爷们儿的架式,还可理解.可是在关系到生存危机的时候,男人置妻儿的生命危机于度外,还摆着爷们儿的谱,这种男人还是真正的爷们吗?日本国的男人对生命都是这么冷漠吗?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5-11-7 11:02 PM:
不可理喻——对于凯波的行为。因受他国之国风的影响,风平浪静时男人一副大爷们儿的架式,还可理解.可是在关系到生存危机的时候,男人置妻儿的生命危机于度外,还摆着爷们儿的谱,这种男人还是真正的爷们吗?日本国的 ...

我推测凯波的行为可能是一种惯性吧?无意识的行为,在非常时期显得不可理喻,在关键时候,有的女人更冷静,更勇敢。相比之下,有的男人对环境的变化缺乏适应性。

我去年经历过地震,看到周围的日本男人还是很主动地担当起自己责任的。



所以有时是需要沟通的,不交流是不行的。双方都以为老夫老妻应该明白想啥,但其实一些观念想法已经在变化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慧心 at 2005-11-8 07:45 PM:
所以有时是需要沟通的,不交流是不行的。双方都以为老夫老妻应该明白想啥,但其实一些观念想法已经在变化了。

是啊,该说的时候就要说,不要含蓄,朦胧什么滴。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水影 at 2005-11-3 07:33 PM:


嗯,一场自然界的地震引发婚姻的地震,立意很好。

心怡说的连续剧就是这篇吗?挺好呀。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fancao at 2005-11-8 09:10 PM:


心怡说的连续剧就是这篇吗?挺好呀。

凡草,是这篇。自我感觉,连续剧称不上,比小小说稍长一点而已。

谢谢,第一次写,没有底,多提意见。



一场地震,把夫妻的矛盾加深,给了女主人公更多的思考。语言可以再精炼些,心怡,祝贺。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金凤 at 2005-11-9 12:07 PM:
一场地震,把夫妻的矛盾加深,给了女主人公更多的思考。语言可以再精炼些,心怡,祝贺。

谢谢金凤指点,能否在具体一点,对话?常景描述?还是正片整篇文章上?有空时,我改改试一试。

[ Last edited by 心怡 on 2005-11-11 at 08:41 AM ]



报告!偶有个看法, 最后蓝颖整理心绪那段写得太琐碎. 可以考虑把它揉到前面的章节里去. 此外,PM10:00这种时间表示方法也让人有些不习惯.

这篇小说立意很不错.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苏月 at 2005-11-9 08:52 PM:
报告!偶有个看法, 最后蓝颖整理心绪那段写得太琐碎. 可以考虑把它揉到前面的章节里去. 此外,PM10:00这种时间表示方法也让人有些不习惯.

这篇小说立意很不错.

原来准备写得长一点,好好刻画一下蓝颖的心理变化。后来,看看自己精力和能力不够,就匆匆结了尾。我再琢磨一下。

PM10:00的表示方法的确不太普遍,修改了。谢谢苏月。

[ Last edited by 心怡 on 2005-11-11 at 08:42 AM ]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