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寒:(小小说)梅花月饼

   刚刚从锣鼓喧天的唐人街回到寂静地只能听到钟声“嘀哒”的家里,视觉和听觉在第一时间还真有些不适应。眼前似乎还有五色的彩龙在飞舞盘旋,锣鼓声依然震荡耳鼓。相形之下,这个家实在太冷清了,尤其是在这样惹人遐思的节日。

  ?在一家小公司从事网页设计制作,每周都可以有两、三天在家工作。能够这样灵活地掌握每天的时间,对于她这个“单亲妈妈”来说实在太重要了。不必去公司的日子,?总是在这个时间准时来到小区的路口,那辆黄色的校车是她  最温柔的期盼。她喜欢女儿阳光灿烂的小脸透过车窗向她微笑,喜欢孩子从车上三蹦两跳地飞进她怀里,软软地在她耳边低语:“Mommy,I miss you all the time!(妈妈,我一直一直想你!)”晚上,她辅导女儿做功课,给女儿讲故事、做游戏,她觉得这个家虽然没有男人,但只要有女儿,也可以很美满。

  夜色渐浓,到了每晚给女儿讲故事的时间。在美国长大的孩子,听多了白雪公主、睡美人和灰姑娘。这个晚上,?望着天上的满月,给孩子讲了嫦娥,吴刚和小白兔的故事。女儿听得出神,最后竟有些困惑地问:
  “妈妈,嫦娥飞到月亮上了,她再也不回来了吗?她不要和她的prince一起live happily ever after了吗?”

  ?一时语塞。孩子一定是期待这个故事有个happy ending的,就像她心中的公主和王子的故事一样。如何能告诉孩子在这个世上其实充满了sad ending呢?想到这几年来和丈夫之间渐渐冷却的情感,令人窒息的死气沉沉,?的心就仿佛浸泡于冰水中的橄榄,冰冷而苦涩。

  ?细腻而敏感,是个凡事崇尚完美的女人。追求家庭和情感生活的高质量,用她男人的话说就是一个“小资女人”。无奈,这个曾经用鲜花和烛光将“小资女人”层层环绕的男人经不住岁月这把锉刀的打磨,十年“面对同一张脸孔”足以使所有的温情和激情都没了新鲜感,男人失去了营造情调的兴趣。每日里在他脑海中盘旋的莫非如何多挣几个钱,早点还清买房买车的贷款、公司的股票今天涨了几个点、自己那点被套牢在股市的家底千万别打了水漂。?曾经向往得两人同读一本书,同听一支曲的生活在男人看来实在是虚浮可笑。面对?渴望的目光,男人只是不耐烦地打断她:
  “干嘛呀!有时间就不能干点正事!你的情调能换几个美元?”

  ?的心在日复一日的枯燥中冷却,甚至连她的身子都冷了。男人抱怨她没有激情,唯有她自己知道,激情需要两颗心灵碰撞的火花来点燃。可她的心却如极地寒冷。男人借着公司部门调整的机会去了离家五百公里外的城市,?没有阻拦,甚至有点欣慰。她期冀距离和时间能够挽住正在失去的。

  ?将买来的月饼一层层叠放在盘子里,状如小塔。和普通的月饼不同,盘中的月饼个个小巧玲珑,每一颗都似一朵盛开的梅花。?很为自己的选择暗暗得意,多别致啊!何必去落那俗套呢。

  “妈妈,这是月饼吗?”
  “是啊。再过两天就是中秋节了!”
  “可是,妈妈,为什么你的月饼不是圆的?以前爸爸给我的月饼都是圆的,象月亮一样!”女儿的眼神随着话语飘向窗外。

  夜空中,一轮浑圆的月仿佛是被放飞的圆风筝,在轻云薄雾间静静地游走。

  “宝贝儿,” ?把女儿搂进怀里,“妈妈的月饼虽然不是圆的,但你看它们多像一朵朵小花!不是很美吗?只要有你在妈妈身边,什么样的月饼都是香甜的。虽然爸爸不在家,可妈妈还是感到很幸福,因为啊,你就是妈妈的小月亮呢!”

  “妈妈,我觉得这样一点也不好,” 女儿嗫嚅着,一边说一边悄悄观察?的反应。“爸爸现在总不回家,也不像以前一样带我出去玩。我的小朋友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只有我不是。妈妈,我想爸爸!我一直在等爸爸回家!”

  这是?第一次听到女儿毫不隐瞒地向她诉说对父爱的渴望和思念。她以为孩子小还不懂,她以为自己的爱一样能填满女儿的心。原来,孩子从不说起,只是在等待,等待爸爸妈妈还她一个完美的家。就像期待中秋的月圆。

  ?坐在女儿的床前,孩子在睡梦中的脸竟显着几分和年龄不相符的落寞。

  已经一年了,?和丈夫天各一方忙着过自己的日子。几天一次电话,一月一次小聚,夫妻之间依然寡淡无味。?的心仿佛成了一扇锈蚀而沉重的门。也许是累了倦了麻木了,面对丈夫,她心里原本极为敏感的爱的接收器严重失灵。独处时,她也时常清醒地梳理他们之间的丝丝缕缕。这些年一直过得很平静,没有太多的生存压力,没有外在诱惑的威胁,也没有海归家庭的情感危机,他们很少吵架,也没有太多的话可说,生活波澜不惊,一潭死水。

  两地分居真的能在死水中掀起微澜吗?分居是一把双刃剑,也许能挽大厦于将倾,也可能从此覆水难收。

  分开的时间越长,?就越觉得自己成了一节脱轨的火车头,她时时地心慌意乱,预感着继续下去终会车翻人伤,却被一股惯性驱使着停不下来。她甚至无法清醒地判断自己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女儿的几句话简单地毫无雕琢,却如醍醐灌顶。在自己细心经营了这么多年之后,她真的能看着这个家走向破碎吗?家散了,完美的只是水中月影,经不得轻微地撩动。女儿的眼睛,充满了忧伤的渴望,那渴望并不奢侈,左手拉着妈妈,右手拉着爸爸,孩子就能笑得灿若夏花啊。

  拨通了一串熟悉的号码,?的心情竟像多年前待嫁的那个夜晚一样:“嗨,老公,回家吧!别忘了给我们带一盒月饼,要圆的。”

  桌上的梅花月饼分毫未动,依然叠放得状如小塔。?想,明天丈夫回来,一定要换上一盘圆月饼。

[ Last edited by 吟寒 on 2005-10-30 at 05:45 PM ]
评论(5)

嘿,
吟寒MM写的是现实主义的浪漫呦!



吟寒MM,
老眼昏花看不真,替你分了行。没错误吧?



谢谢凡草
没错,以后我贴文自己多注意哈,今天太匆忙,忙着去白雪JJ家做客,呵呵。

楼兰JJ,现实主义的浪漫有其无奈的成分,到底是现实些好?还是浪漫些好?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吟寒 at 2005-10-29 10:20 PM:
没错,以后我贴文自己多注意哈,今天太匆忙,忙着去白雪JJ家做客,呵呵。

楼兰JJ,现实主义的浪漫有其无奈的成分,到底是现实些好?还是浪漫些好?

正是这种无奈让人感到浪漫的美好而去期盼。没有现实基础的浪漫只能吸引无知的孩子,而真正的浪漫只能从生活经历中提炼出来。



UP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