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晓玲:瘫儿(三)

隔天,没等天光放亮,陈俊以就起程到县城去接在县政府食堂做饭、在湾子里很有些威望的二哥陈俊桥。

                                       陈俊以的二哥很不赞同他们
                                        抱养一个捡来的孩子,但……

         那日,陈俊以赶到县城的时候,已是中午11点多钟点。他赶到县政府食堂时,正是开午饭的时候。食堂内熙熙攘攘、人声喧哗,每个小方窗口前有很多人排着长长的队在等着买饭。陈俊以踮起脚尖,视线越过攒动的人头,在每条不断前移的长队的后面朝每个卖饭的窗口里面张望。终于,他在第四个窗口看到了二哥那颗油光水滑的头在窗前晃来晃去地忙着收钱打饭打菜。陈俊以便大模大样地走到窗前,斜着身子将头探到窗口边,正准备和二哥打个招呼,一个刚将餐票和搪瓷碗递进窗口的干部模样的中年妇女恶狠狠地说:“你懂不懂规矩,买饭到后面排队去。”陈俊以将刚到嘴边的话就噬到了肚里,灰溜溜地走到长长的队伍后面。
      
        陈俊以随着不断前移的队伍再次走到窗前的时候,二哥这个窗口的饭菜几乎全部卖光了。陈俊以手中捏着一张如餐票大小的纸,走近窗口,故意将手伸进窗口,变腔变调地说:“打饭。”,二哥头都不抬地问:“打多少饭,要啥菜?”“要半斤米饭,一份豆腐鸡蛋汤。”陈俊以说(这是二哥在家时百吃不厌的一个菜。以前二哥在家时,凡母亲做了这个菜,几乎每次都是二哥一人吃)。“没……”二哥似乎感到有点不对劲儿,没将话讲完就抬头看窗外,但见窗外的小弟俊以正在捂着嘴笑。就说:“你这小子,装腔作势的。啥时来的?”陈俊以说:“刚来。”“你咋不进来。”二哥问。陈俊以说:“你们前后门都关得死死的,我咋进来么。”话音刚落,就听二哥亮起嗓门叫:“小虎,快去把门给开开,让我小弟进来。”
      
        陈俊以进得厨房后,二哥问:吃了没?陈俊以说:没哩。二哥二话没说,就在一个大厨柜里拿出个硕大的搪瓷碗,先打了饭,后又在回锅肉盆内、青椒瘦肉丝盆内各舀了满满一勺放进碗内,还将一份粉蒸肉倒进碗内,之后递给站在一边的陈俊以说:够么?陈俊以说:够了够了。怕是吃不完咧。二哥说:使劲吃。
     
         接过盛满饭菜饭碗的陈俊以,见大家都在忙着收拾案扳、洗涮锅瓢碗筷,就说:二哥,你去忙吧,我不用你陪。二哥说:小弟来了咋有不陪的道理。刚才给陈俊以开门的小虎也接茬道:就是就是嘛。我们陈班长常常提起你,可见你们兄弟之间的关系不一般罗。今天他要是不陪你,我们都不答应。
      
        陈俊以这才知道二哥原来已荣升为炊事班的班长。难怪刚才给他打饭打菜的架式不同如往常。在此之前,陈俊以每次来,要是赶上吃饭,二哥总是捡最便宜的菜打给他吃。而且打完饭菜之后总要他自个儿端到二哥的宿舍去吃。二哥说让他在食堂里吃怕影响不好。这次二哥不仅不要他到他的宿舍里去吃饭,而且还坐在他身边陪着他,看着他吃。陈俊以在吃着香喷喷的饭菜的时候,心里就生了无限的感叹。他想二哥就是有能耐,二哥终是要给他们陈家带来一些荣耀的……
      
         饭毕,陈俊以和二哥一起到了二哥的宿舍。二哥现在住的是单人间。二哥告诉他说这就是班长的待遇。二哥在说话的同时,给陈俊以沏了杯信阳毛尖茶放到了床前的条桌上,之后又递了一张木靠背椅子给陈俊以,他自己就坐在床上。
      
         兄弟二人坐下后,并没有将二哥刚才谈的话题往深里谈,就换了话题。二哥先是问了家里的一些情况,末后又问陈俊以今天来县城的目的。陈俊以就将他今天来县城找二哥的目的讲给二哥听了。二哥一听说陈俊以要抱养别人的孩子,就火了。他说他不能接受这一事实。他面有愠色地说:“你们都还年轻嘛,又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年龄,为啥要急着抱养别人的孩子嘛?再说,你们不为自己着想,也应该为陈家想想嘛。大哥还没成家就撒手走了,而我,自从紫菊背叛我后,我就再也不想同任何女人交往,就更别说成家。说来说去,我们陈家的香火就指望你们续了。现在你们倒好,你们不仅不想办法为陈家生养后代,却要去抱养别人家的孩子,这不是有意要断陈家的香火么。”二哥说到动情处时,差点就要掉泪了。陈俊以一直低垂着头,好半天也没得话说……
      
         ……二哥见陈俊以半天不做声,就知道他的决心下得蛮大。估计一 时半载也是说服不了他的。顿了会就又说:“我也不是硬不同意你们抱养孩子,我是觉得你们现在抱养孩子有点为时过早。”陈俊以见二哥的口气有些松动,就搓着双手说:“二哥,要不这样,你先跟我回家看看那孩子再说好么?”
       “……”二哥的嘴嚅了嚅,但没语。
        兄弟二人在一个问题上僵持住了,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

       为了说服二哥,陈俊以不得不滔滔不绝地对二哥讲那孩子如何如何乖巧,如何如何逗人疼,如何如何同他们有缘份,如何如何晓得事理……讲得眉飞色舞,讲得唾沫四溅,讲得二哥的心也动了。
       二哥就说:既然你们这样喜欢这孩子,我也是无话可说。二哥犹豫了片刻后,就去向司务长请了二天假。
      
         由县政府大院出来,兄弟二人就直奔县城北门的菜市场。他们在菜市场买了些诸如醋啊、酱油啊、味精、胡椒等佐料。还买了一些乡下买不到的北京粉丝,山东小枣、海带、带鱼、猪下水等一些办席的必备鱼肉、蔬菜。
      兄弟二人拈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家时,袅袅炊烟的村庄已被暮色笼罩……

                                         二哥在整个故事中不是主要
                                    人物, 但在这一章节中,他唱着主角

       二哥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回到家后的第二天,就三下五去二地把陈俊以和乾桂花觉得比登天还难的事情给办妥了 ——向全村的人公布了他们陈家喜得贵子的消息。前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人们的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没有一个人给脸色他们看,说风凉话他们听。人们都说着一些非常吉祥,非常恭贺的话。整整一天,陈俊以的家中都充满欢声笑语,充满喜庆祥和的气氛……
     
        宾客是二哥回家后的第二天请的。请了整整五桌席。席间人们都说二哥的菜做得好,二哥的话说得中听。说陈俊以有福气,养的儿子又富态、又漂亮……听人们的口气,就如同这孩子是陈俊以他们亲生的。
     
        吃喝到中途时,二哥陈俊桥拿起能装二两酒的三个酒杯并排放在他的面前,将每个杯子满满地斟上酒,然后双手抱拳,情深意切地对大家说:各位爷爷、大伯、叔叔、婶娘们,我家俊以的爱子陈锁柱日后还得仰仗各位爷爷、大伯、叔叔、婶娘们的关照。在此我拜托了!这三杯酒是我代表弟弟、弟媳及我自己向在坐的各位长辈敬的。陈俊桥说完,一仰脖子一口气将三杯酒全喝下了。不知是谁带头鼓起掌来,大家边鼓掌边吼着说:好好好,好酒量!有几个年龄稍大点的说:俊桥俊桥,你放心好了。有我们在,看谁敢说半句不中听的话。其他人吃着、喝着也附和着说:“是的是的,一家人不说二家人的话嘛。你真是太客气了太客气了……”有几个婶娘低声地嘀咕:“人家俊桥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办事说话就是中听。”村里最有权威的陈大伯亮起嗓门说:“他侄子,你就放心地在外面干你的大事业(村里人都认为陈俊桥能在县政府当炊事员,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吧,家里的事你就甭操心费神。锁柱是你的侄子,也是我们陈家的后代嘛。关照他也是我们大家伙的事么。大家说是不是。”大家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就是么就是么……”陈俊桥就双手抱成拳状很是动情地又说:“感谢感谢伯伯、叔叔、婶娘们能接受锁柱这孩子。我兄弟将这孩子视为己出,也是万不得已的事情……”陈俊桥的声音有些哽咽。“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们喝酒我们喝酒……我们喝喜酒。”陈大伯打断俊桥的话,边说边同大家干杯。经陈大伯哈哈一说,差点要陷入哀伤的气氛就又其乐融融起来……
      
        但是,乾桂花则在几次偶尔给桌子上端菜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些与此气氛大相径廷的闲言碎语。
      
         她第一次给大姑婆三婶娘她们桌子上送一盘红烧肉时,刚走到三婶娘的背后,就听到吃得油光嘴滑的大姑婆低声同坐她右边的三婶娘说:真是遭孽哟,俊桥家就指望俊以给他们陈家传个后,这下好了,不晓得由哪儿拾回个野种,这不诚心要让陈俊桥家断子绝……坐大姑婆对面的陈大妈见乾桂花端菜来了,就将大姑婆的脚猛踩了一下的同时冲着乾桂花说:侄媳妇,恭喜你恭喜你恭喜你得贵子哦……乾桂花本想说:“谢谢”,可是话到嘴边又硬是咽了回去。她们在背地里说这样难听的话,不是明摆着欺负人么?我为啥还要忍着。她大姑婆不也是一辈子都没嫁出去的老姑娘么,还有啥资格在陈家大湾称王称霸地东家长西家短地对别人品头论足。乾桂花越想越气愤,脸就在无意之间给拉了下来,一句话也不说,就将端来的一盘红烧肉使劲往桌子上一放转身就走了。身后就又传来了更难听的话:“啧啧啧、瞧瞧瞧瞧,捡回个野种,就像是她亲生的,了不得了 ……”
      
          这一天,看似热烈又看似充满亲情友情的酒席,一直由晚上7点钟持继到深夜11点多钟,打着酒嗝、菜嗝、饭嗝、饱嗝的人们才渐渐散去。
         锁柱由这一天起,就开始了在陈俊以家的正式生活。这个时候他还是个婴儿。是婴儿的锁柱,对这一天乾桂花家因他的到来所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这一年是1971年初。
——待续

[ Last edited by 冬雪儿 on 2005-11-28 at 06:15 PM ]
评论(2)

好看,等着下文。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shuken at 2005-11-30 22:48:
好看,等着下文。

感谢你.那么我往下贴的信心就更足了些.我马上去贴了.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