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菜花”的美國夢(短小說)

把女人比作花確是一個偉大的創舉。年方破瓜(二八十六歲)的少女是在含苞欲放。
到了十八﹑二十歲﹐正當青春鼎盛時期﹐花瓣片片怒放﹐清香四溢。到了徐娘半老
之時﹐這花兒是欲謝未謝﹐猶有可觀之處。直到花甲年華﹐就臨枯萎之期﹐成了昨
日黃花。這女人的一生﹐茂衰榮枯﹐與花兒何其相似乃爾。把女人比作水﹐當是另
一創新﹐但不足之處是令人想起“水性楊花”﹐有損閨閣盛德。
       
別以為花都是美?的。有的花一點不美。溫茹萍是上海?偷┐髮W英文系學生。大學
生活中值得回憶的一個側面是﹕一眾男生常給女生獻上“校花”﹑“班花”的美名。
得到“校花”﹑“班花”榮銜的女生也常沾沾自喜﹐真以為自己比別的女生高了一
等﹐殊不知這也是男生(自覺或不自覺地)對女生的一種變相玩弄﹐把那些女生看
作像舊社會的交際花一樣﹐靠男人捧起?淼末o坐上了什麼花的寶座。不過能坐上這
寶座的女生﹐還得有自身的天賦條件﹕漂亮。
       
溫茹萍身材嬌小﹐扁平的臉﹐不大的眼睛﹐不高的鼻子﹐長相一般。而且皮膚黑蒼
蒼的。人們說女子皮膚白總會好看一些﹐所謂“一白就帶三分俏”。如果皮膚黑的
女子﹐但臉蛋長得漂亮﹐被稱作“黑裡俏”。而溫茹萍卻兩面不沾邊。有個刻薄的
男生說她長了個苦瓜臉﹐看上去就是苦兮兮的。另一個?鄞虮Р黄降哪猩f﹕“苦
瓜有益於健康。你還沒福消受呢。”刻薄男生說﹕“她在你眼裡也是一朵花﹐不過
是朵苦菜花。哈哈﹗苦菜花。”說著﹐他一面大笑﹐一面逃之夭夭。於是“苦菜花”
的雅號就不脛而走。
       
綽號總是別人替你起的。一旦被人叫慣了﹐就一直跟著你﹐形影不離﹐摔都摔不掉。起
先﹐有人叫溫茹萍這個雅號時﹐她不予理睬﹐表示不承認的意思。時間一久﹐連同宿
舍的女生都這麼叫她。她既不能發火﹐被人看作沒有雅量﹐又不能不睬﹐被人認為架
子大﹐所以就到了默認階段。因為她長得不好﹐也沒男生追求她。她自己想想也命苦﹐
倒是像一朵“苦菜花”。為了自嘲﹐她在給校刊寫文章時﹐就用“苦菜花”作為筆
名。這就到了公開承認﹐?K進而運用階段。
       
大學畢業後﹐她在一家外資企業找到一個經理秘書職位﹐因為她的能力特?姟R话
?碚f﹐漂亮的人﹐往往憑著自己的天賦資本﹐到處?營﹐工作能力卻很有限。而不
漂亮的人﹐只能加倍努力﹐自我完善﹐以自己的才能??浹a天賦之不足。跟她還有
往?淼耐瑢W說她是情場失意﹐職場得意。
       
這是家美國公司﹐經理也是美國人﹐叫喬治﹐大約五十歲。為了?碇袊ぷ鳗o他還
學了幾句硬梆綁的中文。幸好溫茹萍會一口流利的英文﹐兩人之間沒有語言交流上
的困難。
       
喬治沒有帶太太?愆o因為喬治太太在美國是個律師﹐收入很高﹐當然不肯放棄工作﹐
跟丈夫?碇袊敿彝D女。如果她要?碇袊伯攤律師﹐肯定不合適。這不僅是個
語言問題﹐因為他太太不會講中文﹐而且中國的法律跟美國的完全不一樣﹐操作順
序﹑執法態度﹑法庭應對也不一樣。喬治如果不服?睦祥浥汕博o恐怕飯碗不保。所
以他只能踽踽獨行﹐單身?砣A。
       
美國人在性生活方面比較放任。甚至幾對夫妻一起過夜﹐相互交換太太進行房事。
五十左右的男人正當壯年﹐特別是美國男人﹐性慾正旺﹐豈能夜夜獨守空房。他想
召妓﹐怕在中國惹麻煩。由於語言問題﹐他跟平時碰到的中國女人談不到這件事上
去。現在他用了溫茹萍做他的秘書﹐覺得既有個能幹的僱員﹐又可以設法把她變成
自己的情婦﹐真是一石二鳥﹐欣喜萬分。開始時﹐喬治約溫茹萍一起吃工作午飯﹐
大部份談的是與工作有關的事情﹐當然也很自然地涉及一些題外的話﹐諸如她家裡
還有什麼人﹐是不是結婚了﹐有沒有男友等等。較熟悉後﹐喬治就請她出去吃晚飯。
溫茹萍不知道按美國習慣上司是不是應該請下屬吃飯﹐但她不好意思讓上司請客﹐
所以婉拒了。但喬治請了她好幾次。她怕一直拒絕使喬治沒面子﹐就接受了邀請。

       
喬治選了個離他家很近的飯館吃飯﹐飯後就邀請溫茹萍去他家坐一會。溫茹萍既然
吃了他的飯﹐就不好意思拒絕去他家坐一會。?目的發展是喬治公開向溫茹萍要求
做?邸C绹怂坪鯖]有年齡概念﹐一男一女待在一起﹐只要兩相情願﹐不管年齡差
距如何﹐就會做?邸厝闫籍斎徊豢稀T谥袊鴽]有法律可資依據而狀告性騷擾。而
且喬治暗示﹐如果溫茹萍不肯做?鄣脑挬o就難以再繼續聘用。
       
在大學裡﹐由於她長得不漂亮﹐處處失意﹐甚或受到無形的歧視。所以在她?撘庾R
中﹐老是要想表示自己不是一個一般的人。她在外資企業裡找到一個高工資職位﹐
感到有些揚眉吐氣﹐但現在如果失去這份工作﹐她就沒臉再去見那些同學了。況且
她也需要這些錢。現在喬治將了她一軍﹐使她陷入了兩難境地。但她究竟是個聰明
人。她知道喬治是有婦之人。所以她對喬治說﹕“要做?劭梢冤o但我有個條件﹕我
們必須先結婚。這是中國傳統。你總不能破壞我們的傳統吧。”她把球踢到了喬治
這一邊﹐變被動為主動。
       
喬治沒想到這一著棋﹐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應付才好。當然他不能跟他太太離婚﹐
也不肯解聘溫茹萍。他想總有一天會魚和熊掌兼得。溫茹萍能理解一個單身貴族的
苦?扩o每夜相伴孤枕冷衾的?雯o所以她很同情喬治單身在此﹐性生活枯燥﹐於是
就給她介紹了一個女的﹐讓他們去完成性錢交易。而她的佣金就是保持工作。
       
人總是要有夢想的﹐才能進步﹐或者才能使自己生活得愉快。即使生活本身?K不愉
快﹐有了夢想也夠使人忘懷一切﹐沉浸在虛幻世界中。但沒有夢想的人﹐是“行屍
走肉”﹐“麻木不仁”﹐簡直是個可憐蟲。溫茹萍年方二十三﹐渾身散發著青春活
力﹐也充?M了美好的夢想﹕對婚姻的夢想﹐對前途的夢想。她想MARRY(她不想用
“嫁”字﹐是男女不平等的說法。她倒想“娶”一個老公﹐但又不符合習慣。還是
用這個中性的英文詞好。)一個體貼的男人﹐長相一般就行﹐因為她自己也長得一
般。這才叫“臉”當“貌”對。
       
美國夢正風靡著中國。出國熱方興未艾。溫茹萍這個有為青年﹐而且又是英文系畢
業的﹐能不做美國夢嗎﹖她看到許多中國人到了美國﹐因為言語不通﹐弄得焦頭爛
額﹐寸步難行。現在她得天獨厚﹐學了一肚子的英文﹐到了美國一定能如魚得水﹐
大展宏圖。當那晚喬治要跟她做?蹠r﹐她反戈一擊﹐提出要先結婚的條件。當時她
想﹐喬治雖然是她爸的年齡﹐但如果他肯跟太太離婚﹐而真能跟他結婚﹐把她帶到
美國﹐不就圓了美國夢嗎﹖況且到美國後可以跟他離婚﹐再找個自己喜歡的男人結
婚。但現在她怎麼去?現她的美國夢呢﹖
       
許多年輕人都用留學的名義去了美國。但得到學位後﹐找工作﹑辦綠卡是個漫長而
痛苦的過程﹐而且其中充?M了變數﹐一天到晚得擔驚受怕﹐精神壓力太大。如果能
MARRY個外國人去美國﹐則是現成的綠卡﹐多方便。她真的連晚上做夢都做到嫁了個
美國人。
       
俗話說﹕“時?磉\轉”﹐“六十年風水輪著換”。一天上班時﹐溫茹萍送文件到喬
治辦公室去﹐看到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外國男青年坐在一旁的沙發上。喬治介紹說﹕
“這是我兒子戴維。他在休假﹐?砜次药o要在這兒玩幾天。”又對戴維說﹕“這是
我的秘書溫小姐。”戴維看見溫茹萍進?愆o早就站了起?怼_@時他伸出手?愆o說﹕
“HI﹐MISS WEN﹗”溫茹萍握著戴維的手﹐忙說﹕“HI﹐很高興認識你。”兩個人
的眼睛像鬥雞似的對上了。過了大概十五秒﹐戴維鬆開了溫茹萍的手﹐說﹕“我只
?韮蓚星期﹐看看中國﹐但在這陌生的地方﹐需要有個導遊。不知溫小姐肯不肯做
我的導遊﹖”溫茹萍看著喬治說﹕“我沒問題﹐只要你父親肯給我兩個星期的假。”
戴維看著他爸。喬治只能說﹕“好吧。你把工作安排一下。假期明天開始。”溫茹
萍剛要轉身離去﹐戴維又說﹕“今天晚上我能請你吃飯嗎﹖”溫茹萍笑笑﹐點了下
頭。戴維說﹕“下班時﹐我在公司門口等你。”
       
戴維畢業於哈佛大學﹐主攻經?o在一家大公司裡任部門經理﹐收入可觀。這些主
要信息是溫茹萍在吃晚飯相處的一個小時中獲得的。她已儲存在大腦裡。這正是她
理想的夫婿。溫茹萍問﹕“戴維﹐你要到哪裡去玩﹖”他們已經到了互喚名字的階
段。戴維說﹕“我不熟悉中國。一切都聽你安排。”於是溫茹萍勾?了一幅旅遊圖。
俗話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蘇杭是一定要去的。西安反映了中國許多古蹟﹐
也不可不看。還去了普陀山﹑北京故宮和長城。
       
兩個男女青年在兩個星期的全天候接觸中﹐其感情就以光年計算的速度發展。其加
溫速度也達沸點。他們的稱呼也由叫名字而發展到叫DARLING﹑SWEETHEART。戴維說﹕
“親?鄣男氊?﹐你真漂亮。”接著﹐兩個人的嘴唇就黏在一起﹐久久不能分開﹐像
要打破吉斯尼記錄似的。大家知道﹐中國人認為扁平臉﹐且眼睛不大﹐鼻子不高的人﹐
是很難看的。但外國人卻認為這是漂亮。雖然說情人眼裡出西施﹐但也可見中外人
士對漂亮的評判標準是如此地不同。溫茹萍因“禍”得福。“苦菜花”搖身一變﹐成
了“幸福花”。
       
喜歡中國女孩的外國人一般也喜歡吃中餐。溫茹萍就利用週末時間去學烹調﹐準備
結婚移民去美國。戴維回美國後馬上申請未婚妻的移民手續。不久﹐溫茹萍終於踏
上了美國國土。當她在紐約下飛機後﹐腳一踩?大地﹐心裡就叫著﹕“啊﹐美國﹐
我終於?砹恕!苯K於﹐她?現了美國夢。
       
戴維在機場接她﹐把她帶到他家裡。溫茹萍在美國舉目無親﹐只能住在戴維家裡。
戴維讓她先把時差倒回?愆o隨後再準備舉行婚禮。戴維開車帶著她到處逛﹐給她買
了好多東西﹐帶她去高級飯店吃飯。溫茹萍開始體驗她的美國生活方式。她的美國
夢境正在向高處發展。
       
婚禮在一家大飯店舉行﹐有近百人參加﹐都是男方的親戚﹑朋友﹑同事及要好的?
居﹐還有戴維的父母。他爸也?闹袊s回?韰⒓铀麄兊幕槎Y。戴維也請了兩位中國
同事﹐使溫茹萍能與自己的同胞談談。 婚禮非常熱鬧莊重﹐是溫茹萍一生中最榮耀
的時刻﹐是她美國夢的頂峰。她深信自己已摘去了“苦菜花”的帽子﹐換上了一頂
光輝的桂冠。
       
同事?埶较聦ν吕钫f﹕“戴維吹噓他的新娘多漂亮。今日一見﹐簡直是個醜婆娘。”
同事李說﹔“你得知道﹐在看中國女人時﹐外國人的眼光是要打折扣的。”同事?
說﹕“戴維的眼光大概打個倒九折。但中國有句老話﹐貌醜倒有夫人相。福氣是好
的。”
       
婚後生活倒也和睦。溫茹萍經常燒中國菜給戴維吃。戴維直說好吃。外國人對中國
菜的品嚐水平也很差。不久﹐溫茹萍提出要去找工作。雖然戴維給她錢用﹐但她很
希望自己能掙錢存錢。戴維說﹕“親?鄣末o我有足夠的收入可以供養你﹐何必一定
要去工作。工作是很累的。”她說﹕“親?鄣拇骶S﹐中國的女人都工作的﹐只有被
人包下的二奶才待在家裡享福。”戴維說服不了她﹐只能讓她去找工作。美國人沒
有?娖葎e人接受自己意見的習慣。
       
近?愆o戴維工作很忙﹐經常很晚回家﹐有時整夜不回家。她覺得一個人很無聊﹐希
望戴維有更多的時間可以陪伴她。中國人在?鄉客地﹐容易跟自己的同胞接近。戴
維的中國同事之一是位女士。所以溫茹萍在無聊之時﹐常和那位李女士通電話﹐一
聊就是個把小時。怪不得有人說電話的主要功能是女士們進行社交的工具。
       
有一次﹐溫茹萍在電話裡問李女士﹕“我家戴維在公司裡倒底忙到什麼程度﹖家裡
經常不見他的人影。”李女士說﹕“也沒見他忙得不可開交。有時開會晚些﹐當然
不會天天開會。”溫茹萍心裡開始覺得不自在了。戴維不像是個?矍閷R坏娜拴o而
且也不怕染上?圩滩 
       
一天早晨﹐戴維剛去上班﹐忽然客?d裡電話?響。溫茹萍過去一看﹐?聲?碜陨嘲l
上。戴維把手機忘在家裡了。她忙拿起手機接聽。“親?鄣拇骶S﹗”另一端傳?硪
個年輕女人的聲音。她忙說﹕“戴維不在家。請問你是誰﹖”對方馬上把電話掛了。
這樣更啟疑端。
       
戴維這天回?磔^早﹐一回?砭拖裨谡覗|西。溫茹萍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只當沒看見
戴維在做什麼。戴維找了一會﹐突然問溫茹萍﹕“親?鄣末o你看到我的手機嗎﹖”
溫茹萍把手機壓在屁股底下﹐這時就拿出?沓骶S一揚﹐說﹕“在這裡。我還以為
你在找別的什麼東西呢。”她一面把手機遞給戴維﹐一面問﹕“打電話給你的那個
女人是誰﹖”戴維接過手機﹐往口袋裡放﹐同時悠然地回答﹕“我以前的女友。”
溫茹萍知道﹐美國人有時會與前妻重溫舊夢﹐?K不?突椹o對雙方都方便。跟以前的
女友通個電話更不在話下。溫茹萍只是通過這個問題暗示戴維﹐以後有事不要瞞她。

       
據說女人的醋勁比男人厲害﹐特別是把丈夫當作自己一生中重點的女人。溫茹萍好
不容易碰到一個美國丈夫﹐當然不希望他有外遇。但晚上不回家睡覺是最大的疑點。
公司經理加班不可能通宵的。保安人員才會做夜班。她不能讓戴維老是有事瞞著她。
她要弄清楚倒底戴維在外面做什麼。於是她請了個私家偵探去調查。
       
一天﹐戴維又很晚回家。溫茹萍坐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等他。平時在這種時候﹐
溫茹萍一個人早睡了。不過在美國人看?磉@純屬個人自由。所以戴維也不想一下為
什麼太太今天這麼晚還不睡。戴維剛要去洗澡﹐溫茹萍說﹕“戴維﹐給你看樣東西。”
她把一個信封遞給他。戴維把信封裡的東西抽出?愆o是幾?堈掌5豢凑掌瑑
容﹐就傻了。原?硎撬芭言谒X的照片。戴維輕描淡寫地說﹕“這種事在美
國多的是。你也可以找個男友一起睡。我不在乎。”溫茹萍氣噎了﹐不知該說什麼
好。她真想跟戴維吵一架﹐但她的英語還不到可以吵架的程度。她突然想起看過的
一些電視連續劇裡﹐在這種情況下﹐女的常會說﹕“我跟你離婚。”在一時衝動下﹐
她脫口而出﹕“我跟你離婚。”戴維聳聳肩說﹕“很好。隨你便。”
       
溫茹萍說出這句話後﹐感到後悔。但她是個個性很?姷娜拴o說出的話決不收回。這
時離他們結婚只有一年多。按移民法規定﹐外籍人士與美國公民結婚不?M二年而離
婚的話﹐必須回原居住國去。這就是說她失掉了合法身份﹐要被遞解出境。她後悔
自己為什麼不再忍耐一段時期﹐等拿到公民證後再離婚。她?砻绹癌o對美國許多
事情都作了些瞭解﹐就是忽略了美國的移民法。這也可算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
吧。
       
現在她進退兩難﹐面臨著困難的抉擇。她好不容易?淼矫绹o如果就這樣被遣送回
去﹐心有不甘﹐而且回國後﹐怎樣去面對以前的熟人﹖當她出國時﹐是多麼的揚眉
吐氣﹐趾高氣揚。而現在回去……她不敢想像下去。她這樣回去還不如人家“海龜”
(海歸=海外留學歸?恚┅o雖然現在海龜也越?碓讲怀韵懔恕R驗楹}斕嗔恕K自
說“物以稀為貴”。
       
但如果留在這裡﹐她只能打黑工﹐等待下一次大赦﹐還得躲掉移民局。或者等機會
另找個美國公民結婚。不過﹐假如她一定要被迫回國的話﹐她為什麼不先在這裡打
黑工掙一筆錢﹐就是以後被移民局抓住要送回去的話﹐至少她有一筆錢可帶回國去﹐
舒舒服服過後半生。打定主意後﹐她就帶了自己的錢離開了戴維。
       
現在她又變回了苦菜花﹐就像她的名字一樣﹐如(茹)浮萍般到處飄蕩。她艱苦的
打工生涯也是一場夢﹐是她美國夢的一部份。她的美國夢究竟會以什麼樣的結局醒
?愆t
评论(3)

一点也不苦
只要发挥中华女性“忍”的美德,就能混过去。

好吃好喝,有人养着,苦啥?没事上网多好玩,要不生个孩子,把男的拴住。拴不住还有扶养费呢!办法多着呢!



看看楼上说的。节日好!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星探 at 2005-12-25 08:11 AM:
只要发挥中华女性“忍”的美德,就能混过去。

好吃好喝,有人养着,苦啥?没事上网多好玩,要不生个孩子,把男的拴住。拴不住还有扶养费呢!办法多着呢!

“忍“字心上一把刀啊!还能不苦?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