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谜底

谜底  (请各位高手提意见, 谢谢啦)

(小说)
                
金凤


(一)


他们在海边走着,海浪浸湿了他们的鞋袜。

抬眼望去,云雾中的金门大桥若隐若现,神秘莫测;海天茫茫,一望无际。阵阵海风,将佳雯的一头秀发轻轻托起。走在身边的他,忽然向前快走了几步,然后转身,从背包里拿出照相机,比划著让佳雯摆好姿势。佳雯把海风吹乱的头发整理一下,微笑着面对着镜头。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迟迟没有按动相机按钮,人好像一下子被钉在了沙滩上,一动也不动。四周静悄悄,人声和涛声瞬间消逝远去。忽然,一阵狂风无声地掠过,在他的背后,一股巨浪骤然掀起,劈头压下。佳雯张大了嘴巴,想喊却喊不出声来。她惊恐万状地闭上了眼睛,胸口憋闷,呼吸急促。不知过了多久,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沙滩游人如织,耳畔波涛依旧。可是她的世界整个地翻倒了过来!他没有了,再也看不见他的踪影了!“健峰,健峰!”佳雯尖著嗓子,想哭,可是喉咙里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堵住,一点声音发不出来,甚至连喘气也感到困难。“健峰!”她挣扎着叫了一声,“救命!” 喊声惊天动地,佳雯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躺在身边的浩天也被惊醒了,“做恶梦了吧?你怎么老是蒙着被子睡觉。”他撑起身给佳雯拉上踢掉的被子,又把手移上来摸她的额头,好像对着一个孩子说话:

“嗯,脸上挺烫的,恐怕有点发烧。躺着别动,我去倒点水,还是吃点药吧!”   

佳雯感到了那只手上的温暖,她一把按住浩天:“还是我自己来吧。”披上外衣,她下了楼。这时,客厅墙上那只挂钟敲响了,长针短针连成一条线,整整齐齐指着清晨六点。

(二)


这天是星期五,佳雯的头昏沉沉的,浑身酸痛无力。她给公司打了电话,请了病假。八点钟浩天出门前,一边吻着她的脸一边对她说:好好休息,别忘了给医生打电话,最好还是到医院看看。这时候,孩子的保姆也来了。这是位年纪六十多岁的大陆医生,退休后来美国看望女儿的。她来照顾小杰森已经一年多了,人很好。杰森叫她宋奶奶,佳雯和浩天称呼她“宋医生”。听说佳雯病了,宋医生就走过来,让佳雯张开嘴,看看嗓子没有发炎,就说:应该是一般感冒,多喝水,多休息就没事了。

佳雯谢了她,同她一起来到儿子杰森的房间。小家伙胖呼呼的,还在酣睡。看到儿子睡梦中的笑颜,佳雯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之感。她把儿子的小手轻轻地塞回小被子里,又嘱咐了宋医生几句,就退了出来。

佳雯回到自己的房间和衣躺下,房间里静悄悄的,能听到床头柜上钟表的滴答。佳雯闭上眼睛,试图回忆梦中的情节,可是除了海滩上健峰拿着相机呆立的样子,其它的都记不起来了。有人说:人一清醒,梦境就模糊了,看来还真有道理。她望着天花板,思绪飘忽不定,往事如潮水般涌来。

佳雯忘不了五年前二月的那个夜晚,星光朗朗,微风清凉,健峰在旧金山的大街上与她告别之后,就永远地消失了。

(三)


五年了,那是一千八百多个漫长的日日夜夜啊!在许多个彻夜难眠的夜晚,佳雯曾无数次地分析过他忽然离开的原因:移情别恋?旧情复燃?惧怕婚姻,不愿负责任?她甚至想到他也许出了车祸、得了绝症,来不及向她告别就离开了人世,可是她那几天仔细地看过旧金山地区的电视新闻、读过报纸,便排除了车祸、枪击身亡的可能。那么绝症呢?看他那么健康,也不应该啊!

她去过他的公司,位于旧金山市区的一家庞大的金融公司,问秘书小姐刘健峰到哪里去了,小姐只是说他辞职了,其它的情况一无所知。佳雯一次又一次在他们曾经留下足迹、留下笑声的海边、咖啡馆、中餐店、汽车站、地铁站流连忘返过,希冀着能在这里能与刘健峰再次相逢,可是五年过去了,他就象悄然蒸发一般,再也没有出现。

有一次佳雯开车从公司回家,她沿着市场大街西行,从Embarcadero一路走来,先经过高楼林立、商业气息浓厚的金融区,又经过鱼龙混杂、肮脏混乱的田德龙区,便来到了著名的旧金山同性恋区卡斯楚大街。那天,前面的公共汽车抛锚,佳雯在路口被堵了将近半个小时。她百无聊赖地等着,第一次在这个路口东张西望,无意中看到了那飘扬的赤橙黄绿蓝紫的彩虹旗和来来往往的勾肩搭背的同性男女,她忽然好像如梦初醒:健峰该不是同性恋吧?对了,他总是对我那么小心翼翼,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也许他对女人根本就没有兴趣?她自己都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转念一想,她又马上推翻了自己的天马行空的大胆设想。她觉得那样猜疑自己心爱的男人实在有点残忍,同时也是对自己爱情的亵渎。

其实在旧金山居住工作了几年,佳雯对同性恋并不陌生。自己工作的银行里就有两个。一个年轻的,只有二十八九岁,人很聪明,对人总是彬彬有礼,他是公开的同性恋者,每年夏天旧金山同性恋大游行,他都积极参加;另外一个五十多岁了,是个干扁老头,叫乔治,在人力资源部当经理。佳雯是在自己银行举行的一次圣诞晚会上得知他的同性恋身份的。记得那次,乔治春风满面,穿了一套黑色的燕尾服,打着红色的领结,身边陪着一个四十左右的高大的男人,西服革履,头发溜光。当乔治大大方方地挽着男人的胳膊走过来向佳雯介绍:柳小姐,这是我的partner时,佳雯惊奇地差点儿把刚入口的红葡萄酒全部喷出来。

她知道健峰和他们不一样,但是如果要具体的说出有什么不一样,她又有点说不出来。

佳雯就这样一次次地推翻自己的猜疑,又一次次重来。辗转反侧,柔肠寸断,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四)


佳雯认识健峰那年刚刚过了二十五岁生日。青春中透着成熟,娴静中洋溢着美丽。长发过肩,细狭的眼睛不是很大,但是很有韵味。有人说她的眼睛长得象林忆莲,总是微微眯着,朦胧中闪着妩媚神秘的光。

她是九四年从北京来美国的。在美国读电子工程研究生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男朋友,比她小三个月,象个不成熟的孩子。佳雯渴望的是一种象大哥哥一样呵护、关爱她的男朋友,那个男孩子显然不是。他们交往了一段时间就分手了。由於是佳雯主动提出分手的,所以离开了,她虽然有点伤感,却没有那种人们所描述的那种初恋失败后刻骨铭心的疼痛。

对于佳雯来说,健峰既有年轻人的朝气,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与她理想中的男朋友形像十分符合。所以交往几次之后,就让她动了芳心。

他们的相识其实很平常,算不上浪漫的邂逅,也没有一见钟情。那是在旧金山Moscone Center举办的一次电脑产品展览会上。他们两个下午都去听一个有关数据处理软件的讲座。在门口要出示证件以换取胸前名字卡。他们两个一前一后,报了名字,小姐把名牌递给他们,然后让他们在一张表格上签字。签完字,待把名牌往胸前别的时候,柳佳雯才发现她的名牌上写的是刘健峰。她马上回头张望,发现那个高个子的男人也正在向她这边走来。

他们边笑边交换了名牌,然后聊了几句天。刘健峰很健谈,问她: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人吧?佳雯告诉他:我不姓刘,我姓柳。反正一写成汉语拼音都是一个样。怪不得那位小姐把咱们的名牌搞错了呢!

以后的事情就再自然不过了。象许多萍水相逢、他乡遇乡音的青年男女一样,他们交换了名片,说以后有空联系。

以佳雯的矜持和骄傲,她是绝对不会主动给一个萍水相逢的男子打电话的。她甚至觉得和他的相逢,不过就是人生的旅途上的一次寻常的交集,也许一面之缘之后就永远不会相见了。刘健峰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只是在他们见面后的两个月以后,忽然发来了一个电子邮件。那是一封群发信,告诉大家他的公司新搬了家,搬到旧金山市场街的一座高楼里。

她忽然莫名其妙地激动起来,没有多想,就鬼使神差般地抓起电话打了过去,听筒那边传来一个欢快的声音:哈喽,你好!佳雯赶紧自报家门。没想到,那人马上就冲口而出:嗷,我的本家啊!就这么随口而出的一句玩笑话,一下子就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也让佳雯觉得很轻松、很愉快。

(五)


后来他们开始约会,电话也开始热乎起来。佳雯发现健峰很幽默、很健谈。业务上独当一面,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金融公司IT部门的主管了,而那时佳雯正在准备参加一项甲骨文数据库管理人员的资格证书考试。他们是同行,共同语言就多些。从微软操作系统的铺天盖地,到甲骨文公司数据库的遍地开花,到网络系统的安全隐患,抗病毒的软件的发展与挑战,他们两个人都是电脑行业的专家,是美国IT一族的佼佼者。

当然他们也聊过去,聊北京,聊出国前的梦想,聊来美后的孤独。还有学业完成,成为白领一族的快乐和失落。

从谈话中,佳雯了解到健峰曾经有过一段不长的婚姻。分手的具体原因他没有谈,只是说他们的缘分已尽。好在他们没有孩子,所以没有太多的纠纷。那是唯一的一次,健峰主动提起他的感情生活,佳雯心中有一些疑问,比如,他的前妻是什么样的人,现在人在美国吗?他还恨她吗?但是她怕这些问题会破坏他们之间美好的心情,再说了,过去的就过去了,他只要爱着我就行了。

他们曾开车去纳帕酒乡品酒,在金门大桥上留影,也在浩瀚的大海边漫步倾谈。那是一段象朝阳般灿烂辉煌的日子。他们沉浸在爱的海洋里。


一个深秋的晚上,他们吃了晚饭,就来到位於金融区的电影院。电影院人不多,他们看看时间,只有一部名字叫《 A walk to remember》的电影马上就要开始,他们买了票就进去了。

原来是一部缠绵悱恻的少男少女爱情片。女孩子美丽纯情,一直对男孩的追求采取逃避和拒绝的态度,直到有一天她不能自已,哭着向男孩子说我不能爱你,因为我得了绝症,我们没有明天。男孩子很痴情,坚决地和她举行了婚礼。那婚礼的鲜花还没有完全凋零,女孩子就死去了。听着兰迪·默尔那如泣如诉的歌声,面对着墓园里凄凄的青草,烂漫的花朵,佳雯泪如雨下,健峰轻轻地揽着她的肩,为她递过纸巾拭泪。

走出电影院,旧金山的夜晚霓虹闪烁,月色朦胧。佳雯还沉浸在电影的情节中,她问健峰:如果我得了绝症,你会怎么样?健峰说:你呀你,看看又联系实际,把自己套进电影里去,你不会的,绝对不会。我会为你治病,但不一定非要娶你。那都是电影,赚人眼泪的。佳雯眼睛直视着健峰,一字一顿地说:如果你得了绝症,我就马上和你结婚,我要照顾你一辈子。健峰忽然很感动,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柔软温热的手。他们拉着手,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心中有一种异常豪迈和悲壮的感觉。
(六)



那个周末他们吃了晚餐后,就一起向市场大街的东边走去,街的尽头就是水边。雄伟的海湾大桥凌空而起,桥上镶嵌的无数灯火象串串明珠闪耀在前方。他们就在这迷人的美景中倾谈。柳佳雯告诉他,自己住在北京,从小就向往大海,直到二十岁那年才第一次去大连旅游才见到了真正的大海。她当时心情激动极了,觉得生活在海边的人真幸福。没想到自己今生今世能来到旧金山这座美丽迷人的海滨城市,有时候想想真有一种美梦成真后的不真实感。

那天天气本来很晴朗,谁知忽然变了脸,一阵急风吹过,就哗啦啦地下起雨来,他们在雨中奔跑、头发湿了、衣服也湿了,他们没有想过要躲雨,他们就象两个疯子,在清凉的雨水中笑着、跑着,心中充满了自由和美妙的感觉。忽然,健峰拉住佳雯的手停下来,面对着她的眼睛,凝视着她,然后捧起她的脸,轻轻地吻了起来。佳雯也回应着,他们的身体象藤萝般缠绕在一起。一点一点,雨声在周围隐去,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在后来的日子里,每当佳雯回忆起那雨中的一幕,她都觉得那一刻就是永恒。

健峰把佳雯送到公寓门口,没有上去,就告别了。佳雯很想请他上来喝杯茶,换件衣服,但是,她没有开口。那次接吻是他们之间的唯一的一次亲密接触。后来又见面的时候,健峰反而显得有点拘谨。她觉得也许他们之间太快了点,要慢慢发展。不过,柳佳雯已经把他当作自己的男朋友了。

再后来,他就有点冷淡,表情也出现了忧郁。细心的佳雯察觉了,但她是个十分善解人意的女孩,并没有急于追问。她知道,如果他想告诉自己,他会主动说的。如果他不想说,问了只能招人烦。

她还记得最后一次见面,他欲言又止。她问他怎么了,他只说最近工作不顺心,来了一个新的顶头上司,特别刻薄,他准备找新的工作。临走的时候,他长久地吻她,好像是生离死别一般。

后来,他就消失了。没有解释,没有告别。
(七)


在刘健峰失踪的前两年,佳雯哭过、恨过、骂过,但她不得不承认她还是在心底深深地爱着他。

刘健峰刚刚消失的那几天,她象是发疯了似地给他打电话、发电子邮件,电话先是没有人接,然后那个号码就换了主人。电子邮件发出去如石沉大海,杳无消息,再后来就被退了回来。


她不解,她疑惑,她痛苦,她悲哀,她无望……她不能想象他们那么相爱,他有什么理由要离开。欲擒故纵的手段也太卑鄙了一点吧?可是似乎也不是。如果是考验自己对他的爱情,那么这么多的电邮他至少能收到几封吧?她有时甚至怀疑刘健峰就是个情场老手。可是他并没有放纵自己的情欲,唯一的一次算得上数的肌肤之亲也就是那次的雨中热吻了。

他们交往了四个月,他很少提到他的家人,只说过他的父母在北京,家里还有个姐姐。她也没有见过他在美国的朋友,一直是单线联系。因此,当他消失后,她没有一个人可以去询问。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对他了解得那么少,她没有机会走进他的生活圈子,似乎也从来没有走进他的内心。

她苦苦地等着他的回音,她恨自己,怎么就没有要他的私人邮件地址呢!当初一切都是以他的工作的公司,电话、地址、电邮,而他一辞职,一切的一切都象没有了根基的大楼而倒塌了。

她在联邦银行的这份工作很稳定,比起那些高科技公司,工资不是很高,但是踏实,有保障。她曾经也想换个工作,但是心灵深处还在等着健峰,如果她换工作,那他们之间不是就没有任何可以联系的方式了吗?

她觉得自己很可悲,骂呀恨啊思念啊痛苦啊,对象有了,但是他是空的,他听不见、看不到。她觉得自己就象唐吉歌德,一个人挥舞着长矛向风车开战。其实连唐吉诃德都不如,不管怎么样,人家还有一辆实实在在的风车,而自己是对着空气挥洒泪水。她后来觉得其实他并不象自己想象得那样爱她,如果真爱,何以连一声再见都不说,就烟消云散?如果真爱,为什么不管自己的死活,他就不怕自己自杀、割腕寻短见吗?

为了给自己的这段感情做个了断,为了重新开始生活,她迫使自己做出了结论:健峰并不是真的爱自己,只是逢场作戏。是自己对这段感情过分神奇化、美妙化了。否则,一段渐入佳境、美妙温馨的感情不会在瞬间就烟消云散,无影无踪。她究竟有什么地方让他如此失望而决定远走高飞,连告别的话都不能留下?他不爱自己,那又如何解释他的激情和热吻呢?

佳雯反反复复地想啊想,还是想不通。她甚至第一次对自己有点丧失信心。自己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让他失望,让他不能全心全意地爱自己。那么,是什么地方呢?是哪句话说错了?哪件事做错了呢?无论如何,佳雯的心中有了一个悬念,她知道这种悬而未决的空虚感会影响她未来的生活,甚至会让她痛苦一生。

她有时会来到海边,默默地追忆,默默地流泪。
(八)


有一次是星期天,她一个人坐在贝克海滩上。放眼望去,深红色金门大桥在薄雾中时隐时现,神秘而壮丽。海边有人垂钓,有人冲浪,也有不少孩子们光着脚,挽着裤腿,追逐着一波一波的浪潮蹦跳欢笑。海天深沉而高远,令人心胸开朗。清凉潮湿的海风,阵阵吹来,将心中的忧伤一起带走。好久都没有这样看海了。因为她每次来,都会想起健峰,想起她逝去的爱情。而这一次,望着浩瀚无际的大海,她忽然有一种感悟、一种解脱。那几个月来一直折磨着她的深入骨髓的痛楚,在大海的波涛声中,逐渐地变成一种若有若无、遥远麻木的感觉。人生的这点痛苦在大海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也许他真的不在乎我,我为什么还要苦苦地折磨自己呢?


佳雯虽然对感情执着专一,但她并不糊涂。她相信缘分,知道是你的,赶也赶不走;不是你的,强求也得不来。她觉得她和健峰可能就是情深缘浅,在人生的道路上短暂地相逢、相爱,然后,又擦肩而过,留下无尽的回忆和忧伤。她这样安慰着自己,忽然觉得豁然开朗。她决定真的要和过去告别,要把他忘了。她明白如果一个人刻意地从你你身边溜走,你是没有办法找到他的。她身边不乏追求者,她给自己定下了底线:如果在三十岁的时候,还找不到刘健峰,她就把自己嫁出去。她不想错过了星星,又错过月亮。


其实,两年前当她决定接受唐浩天的求婚时,她已经决定把刘健峰彻底忘记了。那一年,她二十七岁,比自己设定的期限还早了三年。

浩天是个极其阳光、极其快乐的男孩子。虽然是当地长大的华人孩子,可是中文说得很不错,没有城府,没有戒备,和他相处让人觉得很舒服。浩天在这家银行做理财顾问,薪水高,爸爸是牙医,妈妈在小学教书。还有个小妹妹,也是天真烂漫、善良可爱。

她去过几次他的家,每次都很轻松快乐。冬去春来,似乎心中的阴影渐渐远去。几个月后,当浩天再次向她求婚的时候,她含着眼泪答应了。

如今她是一个幸福的妻子和母亲,她觉得生活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厚待她。

今天是她结婚以来,第一次在梦中见到健峰。她不知道这样的梦意味着什么,只是今天的梦又将她的记忆之门打开。她不由地回想起他们的每一次见面,每一次谈话。过去的情景如潮水般涌来,漫过她心灵的堤岸,将她一次次抛向幸福的浪尖,又将她卷入痛苦的谷底。

她一直努力把他忘记,她似乎也做到了。这几年,新婚的喜悦,初为人母的幸福,让她无瑕回顾以往。只是有时无意经过那座大楼的时候,她的心里还会隐隐作痛。她觉得她的人生还有一点点遗憾,她想知道刘健峰为什么要离开她。如果有一天遇到他,她会问个明白。无论是什么样的答案,她都会觉得此生无憾。

(九)


星期一晚上快下班的时候,秘书小姐给她送来了一封信。她一点也不知道在这个信息发达、电邮如此便捷的时代,谁还会用手写信。里面的字迹也不熟悉。

佳雯:我的本家。

她的心咚咚地跳了起来。拿信的手抖动得厉害。她迅速走出办公室,来到外面的停车场,坐到车里面仔细地读了起来:

我曾经给你写过无数次的信,每一封都没有勇气发出。我看着自己亲手写下的文字,想象着你读信时的反应,我就没有了勇气。

我知道我的不辞而别,很令人难以理解。可是那是我多少个不眠之夜之后能想出的最好的办法。我很自私,我不想打碎我在你的心里的形像。我知道我并不完美,但是我觉得遇到你之后,我变得美好多了。

现在我已经没有了尊严,没有了美好,生命也就要消逝。我觉得我必须向你坦白,要不然我死都不得安宁。

我曾经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生命的宠儿。尤其是遇到你的那一段,是我生命中最最美好的日子。你是那么纯情,那么热烈,我觉得此生遇到了你,我没有白活。

我曾经过着一种荒唐的生活。那时我刚离婚,妻子同一个比她小三岁的洋人跑了。我绝望,愤怒,觉得生活彻底地欺骗了我。我开始喝酒,去酒吧,碰到有女人上来搭话,也就半醒半醉地跟她们调情。借着酒精的力量,我变得肆无忌惮,於是就发生了几次一夜情。

我从来没有主动邀请你来我家,因为我不想让你到那种不洁的地方,带你到我家里去,是对你的玷污和亵渎。

记得那次咱们在雨中的散步吗?但第三天,我就拿到了化验结果,我得了艾滋病。也就是HIV阳性。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我要死了,我惊恐万状。我才三十二岁,我的生命刚刚出现转机,我就要死了,我就要死了。

我知道我从此再也不能同你有任何瓜葛了。我决定当面告诉你,和你分手,然后就远走高飞,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自行了结,或默默死去。我早就想过,我可能会选择投海,甚至想过就在我们看过海湾大桥的那个海边跳下去。当然我终於没有自杀。

那天咱们见面后,我看着洋溢着幸福的你,怎么也说不出口,我不想打破这种美好。而且你是那么痴情,那么一往无前,我知道即使我告诉你,你也会跟着我,陪着我,也许还会象我们看过的电影里的痴情人一样,明明知道心爱的人得了绝症,也要坚决嫁给我。我能想象你那种飞蛾扑火般的悲壮,那种情节在电影里很能赚人们的眼泪,可是现实的生活要残酷得多。

我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怜悯,我知道我得的是世纪绝症,没有什么可以改变。我不能想象你和我在一起看着我一天天枯萎下去,最后死去的样子。

其实我也想到,你可能会离开我。我希望你这样选择,不过那样我可能又受不了。我那几天想得脑袋都要破了,好在我外表一切还和从前一样,我还活着,我觉得在我的病情严重之前必须离开我熟悉的人和环境。

於是我选择了那样的不辞而别。不过我始终知道你的消息,我一般都是在夜里往你的办公室打电话,我知道没有人接,我只要听到留言机里那美好的声音就足够了。

在离开你的日子里,我才知道我是多么地留恋你,我在回忆里活着。你的影子没有一天不在我眼前心中萦绕,我知道我的不辞而别,深深地伤害了你。可是,我真的是无可奈何啊!我不想让你的人生与一个绝症病人拴在一起。

最让我痛苦的,莫过于今生得不到你。

我的生命这次真的要走到头了,我必须把这一切合盘端出。衷心地希望你幸福,我知道你一定会幸福的。

爱你,你是我唯一的爱人。

永别了!

你的本家--健峰

佳雯泪如雨下。她把椅子向后仰下,身子斜躺在座位上,眼前浮动出一个个和健峰在一起的镜头。Moscone Center 的初次见面,风中雨中的长吻,纳帕酒乡的沉醉,在所有的镜头中,健峰都是那么阳光,那么健康,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把他和艾滋病人联系在一起。

她将目光移向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夜幕已降临在旧金山。在广阔寂寥的夜空中,有无数颗大大小小的星星眨着眼睛。

她心中默默地想着:那最亮的一颗就是你吗,健峰?

[ Last edited by 金凤 on 2006-4-8 at 05:39 AM ]
评论(14)

金凤写小说越发老道了,文字流畅,故事描写详尽,开头和结尾都很感人。

抛块砖,不合适就不用理会。觉得一开始有悬念非常好,抓住了读者心理,但中间描写过于详细,结尾虽然出乎意料,却没有达到回味无穷的效果。总的感觉是, 应该给读者多留些想象的空间。(我正在犯“吹毛求刺”的毛病,鸡蛋里挑骨头,请原谅。)

[ Last edited by 白雪 on 2006-4-7 at 11:14 AM ]



故事前面很好看,结尾个人不太喜欢。也许是不太能接受艾兹吧,尤其是自己滥交得来。
如果是白血病或者癌症,会更感动我吧。
不过得艾兹符合人物当时的境遇和经历。

另外,拍二块小砖
那是一次在旧金山Moscone Center举办的一次电脑产品展览会上。
"一次"重复了

柳佳雯告诉他:我不姓刘,我姓柳。
第一个“柳“字应该不用吧,前面从来没交待过佳雯姓什么,直接给出姓柳的回答比较好。

[ Last edited by 悠然 on 2006-4-7 at 03:07 PM ]



艾兹病可能是他前妻传染的,不知她再婚的生活怎样。



谢谢白雪和悠然。
砖头都收了。结尾我也不满意,可是又想不出更好的改法。

先听听大家的意见,我会把结尾换一下。

祝周末好。



文章我是一字不漏地一口气读完了, 很喜欢, 也很感人, 故事的结尾低沉了, 很合乎情理, 给人一种很真实的感觉, 是一部好小说.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白雪 at 2006-4-7 09:24 AM:
艾兹病可能是他前妻传染的,不知她再婚的生活怎样。

我绝望,愤怒,觉得生活彻底地欺骗了我。我开始喝酒,去酒吧,碰到有女人上来搭话,也就半醒半醉地跟她们调情。借着酒精的力量,我变得肆无忌惮,於是就发生了几次一夜情。

我觉得,应该是这样得来的吧。



不会写小说,所以对写小说的人从来都十分敬佩。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金凤 at 2006-4-7 10:38 AM:
砖头都收了。结尾我也不满意,可是又想不出更好的改法。
先听听大家的意见,我会把结尾换一下。
祝周末好。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子晓 at 2006-4-7 03:43 PM:
不会写小说,所以对写小说的人从来都十分敬佩。

是呵, 金凤, 子晓, 俺只会挑毛病, 真让俺想招, 就傻眼了. 只是觉得应该给人一些向上的力量.



感谢不平,子晓的鼓励。我也是刚刚尝试着写,漏洞很多,希望大家多拍砖。

心怡,白雪的建议我会考虑的。祝大家周末好!

不平是在凤凰城吗?怎么来自中国大连?你的故乡吧?

子晓的20年同学聚会真热闹啊,羡慕你们!!



是的, 这一点好象有问题, 我本意是我的籍贯是大连, 大连是我的故乡, 我在美国生活也有二十一年了, 要问一下白雪领导, 这应该怎样改才好. 谢谢你的提醒.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不平 at 2006-4-10 07:43 AM:
是的, 这一点好象有问题, 我本意是我的籍贯是大连, 大连是我的故乡, 我在美国生活也有二十一年了, 要问一下白雪领导, 这应该怎样改才好. 谢谢你的提醒.

不平奶奶,俺已经帮你改过了。



故事很感人,读到最后,我的泪都快出来了。我倒是觉得这个结尾还是有一定的合理性。我还认为,主人公得的什么病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作者在布局故事情节时的合理性、可信性。更何况,健峰对他曾经的荒唐行为作出了代价——以离开自己心爱的姑娘来惩罚自己,使我们读到了健峰身上人性闪光点。我的之说只不过是我的一种浅见,也不一定对,我真实的说出来,仅供参考。
另外,拍砖几块:
1、“转念一想,她又马上推翻了自己的天马行空的大胆设想。”——改为“大胆的想象”是不是贴切一些;
2、“他们拉着手,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心中有一种异常豪迈和悲壮的感觉。”——这句话写得是不是有点硬了些,
3、“她不解,她疑惑,她痛苦,她悲哀,她无望……她不能想象他们那么相爱,他有什么理由要离开。欲擒故纵的手段也太卑鄙了一点吧?可是似乎也不是。如果是考验自己对他的爱情,那么这么多的电邮他至少能收到几封吧?她有时甚至怀疑刘健峰就是个情场老手。可是他并没有放纵自己的情欲,唯一的一次算得上数的肌肤之亲也就是那次的雨中热吻了。”——这一段加进佳雯的心理描写效果是不是会更好一些。

[ Last edited by 冬雪儿 on 2006-4-10 at 08:15 PM ]



谢谢冬雪儿的点评。感动ing......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白雪 at 2006-4-7 03:19 PM:
是呵, 金凤, 子晓, 俺只会挑毛病, 真让俺想招, 就傻眼了. 只是觉得应该给人一些向上的力量.

哈哈!白雪能挑毛病也不错呀!挑出来才去想怎么改,精益求精呀!

[ Last edited by 子晓 on 2006-4-12 at 05:20 AM ]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