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故事

1。

心雪第一次见到如恒,就爱上了他。

那时心雪刚刚到美国,在一次留学生的聚会上见到了如恒。如恒是那种看着很干净
很明亮的男人,他对着心雪微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他的笑容很温暖很亲切,
虽是第一次见面,心雪却忽然有了一种他乡遇故人的感觉。

聚会结束的时候,心雪去超市买了一些东西。她骑车进入学生公寓时,面对金光万
丈的太阳,眼前一阵炫亮,她看见一辆绿色的本田里,走出了如恒。

“你怎么在这里?”在心雪还没转过神来的时候,如恒先问道。

“我就住在这里。”心雪指着右边的楼房道。

“是吗?我也住在这里。C-301。”

心雪看了看,如恒的窗和她的窗正好是遥遥相对。她对着太阳眯了眯眼,今天的一
切都太美好了,眼前这一个带着温暖笑容的男人仿佛为她从天而降,一切好像是一
个浪漫故事的开端。

第二天的下午,心雪回家后,打开卧室的窗户。正是北美的秋日,树叶在秋阳下斑
斓地灿烂,心雪看着对面如恒的窗,心里有一种快乐的轻颤。正在这时,对面的窗
也开了,露出如恒的笑脸。心雪偏过脸,又对着太阳眯了眯眼。两个人遥远地示意
了一下,心雪的心里一下充溢了许多的喜悦。

一会儿,门铃响了,心雪的心咚咚地跳了起来。她急步跑到门口,从门上的小圆镜
里,她看到那个很干净很明亮的男人,双手叉在裤袋里,潇洒地站在门前。心雪铛
地一声打开了门。

秋日的午后,阳光照了半个屋子,心雪的室友不在,公寓里静静的,阳台上一只风
铃在风中发出清脆悦耳的铃声。

“下午没课?”如恒笑着问道,一口白牙如贝,他的笑好像一种特别的溶剂,很容
易让人溶化。

“没有。”心雪还他一个甜甜的微笑。

心雪给如恒倒了一杯冰茶,两个人坐着闲聊。心雪不停地笑,如恒说话非常风趣,
他在美国已经三年了,他随意地说了些学校教授的逸事、在美国读书生活的点滴,
心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对於刚到美国的心雪来说,如恒说得一切都使她崇拜入
迷。

2。

心雪对於如恒的迷恋就这样开始了。她常常坐在自己卧室的窗前看书、写字,时不
时抬头遥望一下对面的窗户。如恒有时候望见她的身影,就会过来聊天,两个人海
阔天空,聊得甚为知己。每次和如恒在一起,心雪的心中就会有种说不出的快乐。
如恒说话的时候,带著温温软软的南方口音,那一份婉约细致的柔软,把心雪的心
都折弯了。如恒笑起来的时候,纯纯的暖暖的,把心雪的整颗心都照亮了。

晚上的时候,心雪透过百页窗的缝隙望着对面的灯光。她发觉自己的作息时间和如
恒很相近,有时候她刚刚息了灯,如恒的灯接着也息了,而她看见如恒灭灯,也会
跟着就关了灯。心雪觉得他们这遥想呼应的灯就好像是两个默契相印的心,每天睡
觉前她都会细细回味一番,这种回味带着一种甜丝丝的亲切感,层层叠叠地充满了
她的整个身体。

然而心雪这样暗自甜蜜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就结束了。那天如恒过来聊天,心雪
的室友雅晴正好也在。当心雪双颊陀红地送走如恒时,雅晴说:“这个如恒很厉害,
追到周院长的女儿做女朋友。”

心雪一颗烧得火热的心泼上一盆冰水,红扑扑的脸即刻变得雪白:“周院长的女儿?”


“是呀,就是工学院周院长的女儿。咱们学校就这么一个华人教授做院长,他的女
儿周薇薇长得又漂亮,追她的人可多呢,都以为薇薇会找个高条件的男人,没想到
会找一个留学生。如恒和她一个系,虽说近水楼台,但他追女孩的水平一定也够厉
害,上海男人嘛。”

“哦。”心雪点点头,干巴巴地说道:“如恒够厉害。”

心雪刚来没多久,很多情况不知道,糊里糊涂地一头栽进了对如恒的爱情中。她的
心里一阵难受,脸上尽量装出平淡。

“如恒外型不错,但他是一座小学校出来的,象我们这样名校出来的女生对这种学
校的男生都不太感兴趣,不过象周薇薇这样的ABC可能就不管这些了。”雅晴不以为
然地说,接着她又笑道:“在国外女生少男生多,我们可以好好地挑一挑了。”

心雪惨然一笑,没有吭声。

几天后的一个黄昏,心雪从窗口看见如恒牵着一个女孩的手从他的墨绿色的车里走
出来,在暮色中心雪只看见女孩的一个背影,高挑苗条,心雪的心痉挛地抽搐了一
下。

对面的窗口的灯亮了,紧接着窗帘也拉上了。心雪想到自己曾经痴痴遥望对面的灯
光,编织自己的梦幻,殊不知窗帘后是别人在鸳鸯戏嬉,浓情蜜意,她又是心酸又
是羞涩地嘲笑起自己的自作多情。不过心雪的心底还是隐隐觉得,如恒看她的目光
中,有着如星星一般流动的光芒。

心雪和如恒的故事,并没有象他们初次见面时的秋阳那般明媚地展开。心雪心中那
久违的微妙愉悦的感受,如一片春天里的树叶,长着轻盈柔嫩的的新芽,正等着春
风将这种感觉吹绿,在绿色中成熟饱满起来,却忽然发现,吹来的是一阵萧瑟的秋
风。


(3)

心雪的周围不乏追求的男生。心雪是那种长得不算特别漂亮,但很有味道的女孩。
从大学里起追她的人就如过江之鲫,到了美国,年轻单身的女留学生个个是宝贝,
象心雪这般长相秀丽的就更成了众星拱月。

心雪的自行车坏了,就有男生殷勤地来帮她修车。男生修完车后,心雪请他在公寓
里坐了会,喝了茶吃了点心。心雪送男生出去的时候,遇到如恒从外面回来。如恒
仔细打量了一番那个男生。男生开车走了,如恒和心雪打了个招呼,两个人站着聊
了会天。

“男朋友?”如恒笑着问道。

“不是。我没有男朋友。”心雪摇摇头。

如恒又打量了一眼心雪,调侃道:“要求太高了。”

“不是。不高。”心雪笑着再摇头。

“经常看见有男生上你们公寓,还没有挑上眼的?”如恒继续开玩笑。

心雪是个感性的女人,她重视的是自己的感觉。她不是一个容易心动的女孩,可是
一旦心动了又难以忘怀。初次见到如恒,说不上是什么原因,这个有着温暖微笑的
明亮的男人,带给她一种愉悦柔软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仿佛长在了身体里,尽管她
知道他已是名草有主,却依然无法抵御他对她的吸引力。心雪的心里长叹一声,除
了如恒之外,其他的男生对她又有什么区别呢?

心雪抿了抿嘴唇:“男人都那样,没什么意思。”

如恒听心雪这么说,眼睛定定地看了看心雪。过了一会,如恒说道:“象你这么名
校出生、多才多艺、智商过人的女人,很难遇到匹配你的男人。”

心雪听了这话,暗暗吃惊,她没想到如恒是这样看她。尽管如恒是小学校出来的,
可是如恒的聪明才智她一直非常佩服。而心雪虽然聪颖过人,但她性格温柔,行事
单纯,所以并没有人对她有过这样的评价。

两个人说了会话,便回了各自的公寓。


(4)

飘泊异乡的日子充满寂寞,在雅琴有了一个北大的男朋友后,心雪也有了个清华的
男朋友文毅。文毅从各方面来说,应该都是很配得上心雪了。文毅长得很帅,又学
业出众,而文毅最吸引心雪的地方,是他一口和如恒一般带着南方口音的温温软软
的普通话,而且文毅双手叉在裤袋里的背影,和如恒也很有几分相象。

文毅经常光顾心雪的公寓,有时候两个人十指紧扣在楼下散步,就遇到了也牵着手
的如恒和周薇薇。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就互相点个头示意。如恒端详一番文
毅,英气挺拔,又是清华出生,很是出色。心雪也打量周薇薇,果然漂亮,而且还
是周院长千金,身份难得。两对人浅浅地打过招呼后,擦身而过。

“周薇薇很漂亮,是不是?”心雪问文毅。

“有吗?”文毅答道:“我不太注意ABC。”

“听说男生个个都想追她。”

“至于嘛。”文毅笑了起来,他说道:“我对ABC不感兴趣,生长环境不一样,生活
在一起的协调性就差。以前人们讲究门当户对,我觉得挺有道理,两个人背景相似,
沟通理解就容易多了。我知道是有一些人想追她,但恐怕他们更看重的是她父亲的
身份。她父亲的身份确实可能会对事业有帮助,但是我更相信一个人自己的实力。
再说我要是追女孩,只会因为我喜欢这个女孩,不会是因为其他的企图。”

文毅是个寡言的男人,一下子说了那么多的话,而且句句让心雪窝心,心雪攥紧了
文毅的手。

几个月前,文毅在一次留学生聚会上见到心雪后,就给她写了一封信。信中直截了
当地说,聚会上的见面,对她印象很好,希望能够多了解她。然后就自我介绍一番,
南方人,属牛,优点是诚实自信,缺点是寡言倔强,跟牛一样。最后约她周末出去。


心雪看了信,不由得哈哈大笑,但她还是为理工科学生这不算浪漫的浪漫感染了,
她如期赴约。文毅是个实在的人,几个月交往下来,他已经认定心雪为共度今生之
人。

“不过周薇薇还是长得不错。”心雪说道,她觉得自己似乎在为如恒辩解。

“各花入个眼,我眼里最漂亮的人就是我今生要娶的人。”文毅搂了一把心雪,简
单地答道。

心雪的心里涌过一阵暖流。

这一个晚上,文毅第一次在在心雪这里过夜。心雪半夜醒来的时候,看着身边的文
毅,不自觉地起身望了望对面的窗口,心中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5)

如恒和周薇薇的关系,对他的事业起了如期的作用。因为周院长的介绍,还没毕业
的他就在大公司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如恒随即搬出了学生公寓。

文毅也如他自己所说,在博士毕业后凭实力被新州的一所学校聘为教授。心雪送文
毅到了新州,两个人说好了,等心雪毕业就搬到新州,结婚定居。

心雪的生活又回到初到美国的情形,没有了日日相伴的男友,也没有了对面窗口的
凝望。雅琴和她男友的卿卿我我,有时免不了让心雪觉得有些寂寞,但她的心境却
是平静如水。

黄昏的时候,雅琴和他男友照例出去了,心雪一个人在公寓里看书,夕阳如火,风
铃叮当叮当在唱歌。

一阵门铃声打破了平静,心雪起身开门,意外地发现是如恒来了。看见如恒的一刹
那,她发觉自己还是有一种愉悦的感觉。

“今天来学校接薇薇,顺便过来看看。”看见心雪有点惊异的表情,如恒解释道。


如恒真是体贴女友,心雪心想。

自从如恒搬出学生公寓,两个人没有见过面,於是便各自说了些近况,然后又信口
聊起最近看的电影和书籍之类。

“看了廊桥遗梦吗?很不错的电影。”如恒说。

“廊桥遗梦?”

“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国内译作廊桥遗梦。”

“这个翻译真有意思,很有味道。我看了,很不错的电影。”心雪赞道。她想起自
己和文毅看廊桥遗梦,自己看着落泪,文毅却险些睡着。

“是呀,真是很不错的电影。听说书在国内卖得很火。”如恒说道,接着又意味深
长地笑道:“呵呵,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廊桥啊。”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廊桥。心雪心里一动,她回味着如恒的话,那么自己心中的廊
桥是。。。是如恒吗?

心雪抬起头,她看见如恒炯炯地看着自己,心里不由一阵轻颤。她把脸转向窗外,
岔开了话题:“今年的秋叶真不错。”

“是啊,到了看秋叶的时候了。”如恒也把头转向了窗外。

(6)

如恒时常在黄昏的时候到心雪的公寓来小坐片刻,两个人从廊桥遗梦聊到魂断蓝桥,
从秋叶聊到春花,天南海北,相谈甚欢。

一天,如恒打电话给心雪说:“你不是想看秋叶吗?我发觉一个公园,是看秋叶的
好去处。”

如恒接了心雪,他们开车来到一个公园。在公园的门口,如恒拿了张地图,就驱车
进去。当汽车转过一个弯的时候,前面霍然出现一幅异常美丽的景色。

漫山遍野斑斓的秋叶,在秋天灿烂的阳光下, 无边无际沿着山坡汹涌起伏,山下一
个长圆形的小湖, 清澈的秋水闪着粼粼的光芒,秋风轻轻地吹来,湖面上荡起一层
层细微的的涟漪, 对岸的芦苇随著秋风整齐地摇曳,辉煌的树叶在湖面上投下绚丽
缤纷的倒影。

如恒把车停在石桥上,两个人静静地欣赏着这壮美的秋景。眼前的一切是这般的美,
美得都好像不真实了,仿佛只是秋天的一个梦。

他们在湖边停留了很久,四周静悄悄的,静得两个人可以听到互相的呼吸声。 如恒
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起来,他转过头来,笑着对心雪说道:“此时此景,有你为伴,
即便明日死去也无憾了。”

心雪听了,心里一愣。心雪从第一次见到如恒,就对他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仿佛
长在了她的身上,高高低低的变化,却从来没有消失。本来因为如恒有了薇薇,她
便把这种感觉埋在了心底,渐渐地也淡化了,然而最近如恒的言行,却让这种感觉
又从土底下钻出柔柔的嫩芽。

“不知这座桥叫做什么名字?”如恒望着石桥若有所思地说道。他拿过地图,细细
地看了起来。

地图有点大,如恒的手摊开来,压在了心雪的手上。心雪抽了抽,没能抽出来,就
任由如恒的手压着,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从手上传到了心里。

如恒看了很久,然后他抬起头,微笑着对心雪说:“一个好普通的名字,STONEBRIDGE,
石桥。虽然不是廊桥,我的梦却是一样。”

如恒的目光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他的笑容比以往更加亲切,心雪觉得自己快
被融化了。

如恒收起地图的时候,一只手握住了心雪的手,他轻轻地说:“人美景美桥美,真
象一个美丽的梦,一个我做了很久很久的梦。”

如恒的手温暖而又宽厚,他的声音柔软而富有磁性,他的眼睛亮亮地闪着柔光,心
雪的心里恍惚起来。

如恒进一步拥过心雪的身体,他的唇压在了心雪的唇上,他的舌尖爱抚地亲吻着心
雪,他的嘴唇带着秋叶的芬芳,他的身体弥漫着一股男人的清香。心雪一阵眩晕,
这是她曾经多少次梦幻过的场景啊,她在做梦吗?

(7)

当心雪回到公寓的时候,她跑进自己的卧室,关上了门。心雪的脸红彤彤的,她躺
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回味刚才和如恒在一起的情景,全身翻涌起一阵又一阵的热
潮。

心雪在迷乱中沉浮,一个做了很久的梦,突然成了现实,可又似乎还在梦幻之中,
心雪心思恍惚,意乱情迷。过了很久很久,心雪才有点清醒过来,她抱着被子,下
巴压在枕头上,有些疑惑地想,如恒为什么这么做?他们这到底算什么?

过了几天,如恒又约心雪在公园见面。如恒一见到心雪,就一把搂住了她,他温柔
地吻着她,嘴里喃喃道:“想死我了。”心雪被如恒的热情融化,所有的疑惑和问
题一下都抛到了九霄云外,面对如恒她没有半点抵御的能力,心雪软软地倒在如恒
的怀里,轻轻地回吻着他。

秋叶悄悄地洒落在他们的身上,湖水静静地在桥下飘来荡去。

那个秋天,心雪和如恒常常约会在石桥上。如恒说,桥,是世界上最浪漫的地方,
它用短短狭窄的一个通道,连接了两个世界的人。它架浮在水面上,飘流出水雾的
迷蒙和浪漫。从两个不同方向来的人,在这里相遇,有了一个邂逅,有了一个故事,
於是有了麦迪逊廊桥的梦,有了西湖断桥的梦。在桥上的故事,注定只能是一个梦,
两个人在桥上相遇而成浪漫一梦,然后擦肩而过,又回到各自不同的世界里。

心雪听了,被如恒唯美的浪漫感染,心中又不免暗暗有些感伤,如恒于她总归只是
一个路人,一个过客。心雪低着头,咬着嘴唇说:“我觉得。。。我们这样不好吧。。。”


“为什么不好?我们在一起很快乐,很开心,是不是?这只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
跟第三个人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没有必要让第三个人知道,也不应该影响我们和其
他人的关系,也不会伤害到任何人,有什么不好?”

心雪听得有点晕了。在最初的迷乱之后,她的心里开始矛盾,一方面她无法抵御如
恒的吸引力,一方面她又有一种负疚和罪恶感,可是如恒说得也有些道理,这好像
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

如恒说着,又拥过心雪亲抚。心雪的心里还是不安,她还觉得这件事情是个错误,
她推开如恒说:“但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对。。。”

如恒不再吭声。心雪抬起头,她惊异地看见如恒的眼角,闪着晶莹的泪光。如恒受
伤地说:“我知道你从来都看不上我,你名校出身,智商又高,我在你的眼里,大
概只是。。。”

心雪看见如恒的泪,她的心一下柔软的如水一般,她轻轻地凑上自己的唇,堵住了
如恒的话,吻去他眼角咸涩的泪水。

(8)

诚如如恒所说,桥上的故事,注定只能是一个梦,注定有结束的时候。

心雪很快就要毕业了,周薇薇也要毕业了。他们都要回到他们各自的世界里,心雪
和如恒最后一次相约在石桥。

湖边的树已经落尽了叶子,光秃秃的树向天空伸展着枝桠。

心雪和如恒在车里依偎着缠绵,心雪的心头徜徉着不舍,她鼓足勇气,向如恒提出
她心里盘桓了很久的问题:“你为什么要和我这样。。。”

如恒搂着心雪,轻轻地笑了:“从开始认识你就想和你这样,我追你可是化了不少
的功夫。”

“追我?”心雪有些错愕。心雪从认识如恒的第一天起就喜欢上他,可并没有觉得
如恒在追求她。

“是啊,那个时候我的窗口对着你的窗,我总是在寻找你,寻找合适的时候跟你说
话。”如恒笑着说。

“是这样吗?”心雪轻声地说。她想起那个时候她也是常常从窗口凝望如恒的窗口,
她的心里涌上一股暖意。

“记得我问你关于男朋友的问题,你说男人都那样,那时候就觉得你很有经历,是
个明白人,不是个死板的人。”

心雪的耳朵刺痛了,嗡嗡地轰响起来,原来这就是如恒和她在一起的原因。当初因
为自己对如恒情难释怀,所以才这么说了一句,竟被如恒以为是个随便的人。

心雪冷冷一笑:“真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呵呵呵呵。”如恒大笑起来,他接着又说:“心雪你真好玩,太聪明了,不过不
要说得那么尖锐嘛。你看你现在男朋友不在的时候,有我来哄你开心,陪你玩,不
也挺好。”

心雪的耳边的声音更加鼓噪起来,越来越响,震得她不知是耳痛还是心痛,连成一
片的痛。她拉开车门说:“我走了。”

如恒连忙拉住心雪,看着她的脸说:“真生气了?”他陪着笑脸说:“我开开玩笑,
你可千万别生气,都是我不好,我乱说话,胡说八道,你骂我打我都成,只是你千
万千万别生气。”

心雪的脸上依旧布满冰霜,如恒抓起心雪的手,往自己的嘴上敲打:“好了好了,
是我乱说,我该打,你怎么着我都行,就是别生气了,好不好,求你了。”

心雪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她坐在车里没有说话。如恒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脸,微微
松了一口气。如恒不解地审视了心雪很久很久,他突然问道:“那么你为什么会和
我在一起?。。。难道。。。难道是因为。。。喜欢我?”

心雪没有回答。

(9)

三年后的一个秋天。纽约华尔街。

心雪坐在摩天大楼的办公室里,一套剪裁合身的职业装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办公
室的桌上醒目地放着一张照片,心雪幸福地含笑依偎在文毅的身旁,怀中抱着一个
粉妆玉琢的女婴。

电话铃响,心雪接了起来。

“心雪吗?我是如恒。”

心雪一惊,脱口问道:“如恒,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

三年前一别,心雪和如恒没有过任何联系。

“我问了雅琴。”如恒解释道,然后他又问:“你好吗?”

“我很好。你呢?”

“我。。。还好。”如恒的声音有些犹豫,他停了一会,又说:“薇薇和我离婚了。”


“是吗?”心雪轻轻地惊呼一声,却并不想多问。

“你都好吗?”如恒又问。

“嗯,我很好,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小女儿。”

“这么快,没想到这么快。。。”如恒喃喃道,又问:“女儿可爱吗,是不是象你?”


“嗯,很可爱,象我,也象她爸爸。”

如恒沉默了一会,然后说:“没想到你这么FAMILY TYPE。”

心雪叹息一声:“其实我们之间并不了解。”

两个人挂了电话。

心雪把头转向窗外,北美的秋叶又是一片辉煌绚烂。心雪想起那一个秋天的故事。
她想起第一次见到如恒,他对她微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他的笑容温暖而又亲
切。她想起自己曾经无数次张望对面的窗口,眼睛曾经装满的痴情和梦幻。她想起
石桥那斑斓的秋叶,以及那斑斓迷离失落的石桥一梦。她的眼神变得非常遥远,仿
佛在思忆一件久远古老的事。

<<侨报>>2006年5月25日

[ 本帖最后由 水影 于 2006-6-9 05:21 PM 编辑 ]
评论(13)

很好看的故事。



水影老不见影,原来憋故事去了,刚到春天就把秋天的故事编出来了啊。

你还别说,水影的故事看着顺当不累,虽然似乎平淡,却有转折,有寓意。有些词用得有点新鲜。



与楼兰的评论同感,看水影的小说写得很有少女情怀,看了不累人。



喜欢水影的文章.



谢白雪,楼兰,书刊和不平,好看、喜欢、不累就好,听着舒坦。

楼兰,都夏天了,你咋还刚到春天涅:)偶还有个中篇呢,以后得空再贴过来。





QUOTE:
原帖由 水影 于 2006-6-9 06:09 PM 发表
谢白雪,楼兰,书刊和不平,好看、喜欢、不累就好,听着舒坦。

楼兰,都夏天了,你咋还刚到春天涅:)偶还有个中篇呢,以后得空再贴过来。

告诉你水影,俺们在250里与FC讨论,还拿你说事儿涅,是夸你还是损你,你自己琢磨吧。





QUOTE:
原帖由 楼兰 于 2006-6-9 06:35 PM 发表


告诉你水影,俺们在250里与FC讨论,还拿你说事儿涅,是夸你还是损你,你自己琢磨吧。

这个SMILEY是笑还是怒呀,不好琢磨呀。

俺一会过去瞧瞧。。。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廊桥。心雪心里一动,她回味着如恒的话,那么自己心中的廊
桥是。。。是如恒吗?"爱情总是这样让人嗟叹.



好久没去博客看了,水影的故事就是好看,很吸引人。



一直在水影的博克里潜水,没怎么啃气,很不礼貌。
水影小说中的女主人公都是些聪明的女人,虽然有些波折但最后都能做出明智的选择。
可见水影也是个Smart Lady.  



好故事!

“廊桥梦” 变成 “石桥梦”, 相差好远。有时候 人还是不可貌像, 愿望和现实差别好大。



冬雪儿好,还请专业作家多指教。廊桥的联想还是受了哥木的启发:)

心怡久不见了,抱一个先:)

小风,连俺都少去自己的博客了,谢谢你还时常光顾。俺经常写一些自以为聪明其
实笨笨的女人,不过最后都给她们一个“正确”的结局:)

梧桐好。是啊,爱情的梦时常是很美,美得时常让女人迷惑,然而揭开爱情的面纱,
也许并不都是美丽。。。



确实很好看,语言干干净净地,情节也有趣。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