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护理院(Nursing Home)

美国护理院(Nursing Home)                方汀

来美国多年的朋友,大多有过餐馆打工的经历,到护理院打过工的可能就极少了。我不仅在餐馆打过工,做过美容传销员,在幼儿园做过助教,还在护理院打过工,在社区大学电脑实验室做过助理,直至做“电脑医生”……可以说曾经有幸涉猎过多种行业吧。虽然在护理院只呆了一个月,但是通过十天的职能训练与后来的实地工作, 使我对护理院有了一些了解, 在这里给有兴趣的朋友介绍一下美国护理院的基本情况。

美国的护理院(Nursing Home), 是给那些家中无人照应(通常自己有保险,多数是残障)的人提供的 “家”。护理院里通常由许多护士助理(Nurse Assistant)及护士组成的队伍来管理,医生定期来检查, 通常一周一次。所以,称Nursing Home为“老人院”不太确切,因为它实在是有点像国内康复医院的 “住院部”,不仅仅局限于老人,年轻的残障也很多,称它为“护理院”应该比较合适。近来在网上见到有人误认为美国“老人院”(护理院)是随便哪个老人都可以去的说法,那是完全错误的,没有保险的老人是不会被老人院(护理院)收留的。

护理院也分病区,通常是按病人病情轻重来分。一般能自己走动的就算是“轻”的,被集中在一个病区;动辄需要轮椅的被分在另一个病区;完全不能动的在一个病区,等等,依此类推。我受训的那家护理院,有个四分区,谁都不愿去那个区工作,听说被放进四病区的病人顶多一两个星期就要“走”的。“四”和“死”在中国人眼里本来就是“同义”字,这种巧合怎不令人汗毛倒竖?万幸,职能训练结束没有把我分去四分区。不过,我还是亲眼目睹了一个病人的死亡过程,好在还算运气,一同当班的美国人讲义气,主动帮着处理了尸体。否则,怕是得几天食不下咽呢。

护理院里通常一个护士助理管理四间病房,每间房两个病人。护士助理一般上两班,可选早班------六点到两点半,或晚班,两点半到十一点。夜里十一点到早晨六点,一般由护士值班,那是大部分病人在沉睡的时间。上早班的护士助理要给病人穿衣,换尿片,并伺候病人早中两餐。上晚班的护士助理虽然只伺候病人一次晚餐,但是要给病人洗澡,病人通常每隔一天一定轮得上洗一次澡。能动的病人可以自己洗澡,大部分老的或瘫痪的都得护士助理帮着洗。病人可以坐在中间有个洞的塑料椅上,若有大小便可以方便地从洞里排出去;若病人大便,护士助理就得冲刷地面。

护理院的病人都叫“居民”(Resident),护理院也鼓励“居民们”自带衣服和日用品(像牙刷,护肤霜这类用品)。护理院把病人当“居民”对待,是为了尽量让“居民们”感受到“家”的温暖,对病人康复有正面意义,可以大大减少病人心理压力。护士助理培训第一堂课,就重点强调:对住院病人应该尊称“居民”,千万不要叫他们“病人”(Patient);每个学员还得熟悉病人的权利(Patient’s Bill of Rights),无论做任何事(换尿片或给居民洗澡),最好先给居民解释清楚再动手,以防居民家属上告。

对护士助理们来说,最费体力的事是给病人换尿片和洗澡。很多瘫痪在床的人(年轻人占半数,下面详细解释),多是两三百磅的,个头又大,搬动起来常得借用一种像吊车那样的工具。光是对付一个这样的病人,就够我们小体型的亚裔“喝一壶”的了,如果不幸你的管区有三四个这样的病人,那八小时就只够忙着折腾这几位主了。所以,依我看,护士助理的工作非常不适合亚裔妇女。

老人院为轻病人或有可能康复的病人提供各种复健服务。根据医生的医嘱,每天给病人安排几个疗程,由负责复健的护士和护士助理帮助病人锻炼。复健锻炼可以是简单的散步,可以是用器械的肌肉锻炼,还可以做简单的理疗。帮助病人复健的护士助理,是要经过特殊选拔的。护理院极其提倡病人自己动,无论做什么,小到梳头刷牙,大到洗澡,都尽量鼓励病人自己动手。据说,这样做不仅可以保持病人的尊严,而且对病人心理健康非常有利,让病人为自己还可以“自理”而骄傲。很多瘫痪病人就是因为整天躺着,个人卫生完全依赖护士助理而产生强烈的“无用”心理,进而导致厌世的。

护理院经常请残疾人来介绍如何克服身体残障,如何保持心理向上,如何复健后返回家庭生活,等等。这些活生生的例子,无疑是给病人打“强心剂”,那些有望复健的轻病人自然信心大增,愿意配合了。印象很深的是一个半瘫痪的老人,每次都拒绝我帮助洗澡,自己用一只能动的手笨拙地洗,还边洗边乐观地说:“那来作讲座的人说了,凡事要自己多动,才能康复得快。我想我还是有希望康复的,所以我尽量不要你们帮忙”。很佩服病人在那种情况下,还有坚强的信心,还能保持一颗快乐向上的心!

护理院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瘫痪在床的年轻人呢?车祸,或者运动受伤者,大多是年轻人,而且多半是高位截瘫(*姐妹们开车一定要小心啊*)!印象最深的是两个年轻瘫痪者:一个黑人曾经是驰骋橄榄球场的运动明星,一场比赛被压断数根肋骨和脊椎神经,从此瘫痪在床,只有二十六岁;另一个十八岁的白人青年,是车祸造成颈部以下完全瘫痪,除了脸上两只眼睛能动外,整个人像植物人一样,食物都得通过鼻伺管送。那黑人球员已婚,有个美丽的黑人妻子,每次她来探视老公,得到的都是一顿痛骂,总是笑着进来哭着离开。大家都说那黑人球员很可怜,一定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康复了,所以才脾气这么大。那十八岁的白人青年,听说家里很有钱,是个公子哥儿,长的很俊。据说他的十八岁生日礼物是一辆高级跑车,小子开着跑车到处玩,不幸被大卡车迎头撞上,从此只能瘫卧病床。

去年闹得沸沸洋洋的泰瑞。莎拂(Terry Schiavo)事件,令我想起那些瘫痪在护理院的“居民”们。那黑人青年至少两手还能动,脑子也还好使。如果他自强不息,弄台电脑学点什么,或写写文章,兴许还可以有丰富的下半生。可惜,他只顾自卑自怜,不思进取,那样苟活着当然没有什么意思,难怪他会火气冲天!那白人青年呢,除了脸上两只眼睛会动,身体其他部位都不能动,整天靠鼻伺维持生命,他的人生有意义吗?那叫有“生活质量”吗?他脑子里在想什么,还能不能思考?答案无从知晓。当然他父母有钱,也有足够的保险可以维持他的生命。可是,如果把这一大笔钱拿去帮助穷人,可以拯救多少条人命啊!!人总是自私的,自己孩子的生命当然比其他万人千人的生命更为重要,怎舍得拔掉鼻伺管,那就不惜浪费大量的金钱和人力来维持这具永无康复希望的“活尸”吧,可怜天下父母心!

写到这里,脑子里闪出“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这句话。既然没有生活质量的生命如同死亡,为什么还要浪费巨大的人力财力去维持一具“活尸”呢?只是为了给活着的人一点安慰,让大家知道此人还“活”着吗?我真想不通,这种所谓的“活”和“死”有什么不同!如果那天不幸我也成了躺在床上的“活尸”,请不要浪费任何资源,让我干脆利落地走,把钱和人力留给更需要的人。万一我有不测,愿以此文为证,请医疗机构尊重“病人的权利”,不要挽救我(DNR------Do Not Resuscitate不要让我复苏。护理院很多病人入院时都自动签署DNR协议!)!这是感慨万分的一句题外话。

如果哪位姐妹读了此文还是想去尝试做护士助理,那么不妨去打听一下医院的护士助理培训班。医院里的病人流动性大,如果能分到儿科或妇科,护士助理的工作应该比护理院要轻松些。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与作者联系,谢谢!)

写于二零零六年元月修改于六月
评论(9)

方汀,回来了么?
赶快去响应号召哈:
http://www.nawomen.com/viewthread.php?tid=7386



欢迎方汀回来!这篇提供了比较特别的经验。



楼兰姐姐、白雪姐姐好。我回来了,还在倒时差。还不知道怎么博那个客呢,需要注册登陆吗?



你先去那个总店看看:“北美女人博克”,然后提供份简历和玉照(不必真名实姓,也可以做技术处理),主要体现专业、背景、地域、爱好、年龄等特征就行。文章和简介我们先帮你贴过去。



仔细读了此文,这是个很好的话题,因为较少有人写,应该让人们对美国的康复护理业有更多的了解。方汀有亲身经历,介绍出来更有说服力。

提几点建议扔几块砖:

1,还有很多值得挖掘的内容,建议你写的细一些,分几个小标题。如护理院概况、护理员培训及职业规则、护理院居民等。对专业护理细节和医务人员的工作也可以多介绍些。

2,那两个截瘫居民的故事很有代表性,可以单独成一节,增加些故事性。再可以介绍点其他类型居民,如老人等。

3,有几处的议论有欠考虑,例如“护士助理的工作非常不适合亚裔妇女”,不可因为个人的经历和个别地方的情况就下如此结论,容易误导。事实上,随着亚裔移民尤其老年人口增加,目前美国急需很多懂亚洲语言的护理员,尤其在NY,CA等亚裔聚居地区,都在亚裔社区动员招募人员参加培训。如果这样写,可能对人家的工作造成困扰。

4,对那两位瘫痪者该如何对待人生,及是否该救治,也最好不要议论。这是美国最起码的尊重人权准则。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任何家庭都有权利决定该如何维持亲人的生命。你信不信,如果那家有钱人放弃对自己瘫痪儿子的救治,而把钱捐给社会去救济其他穷人病人,准会引起巨大争议,很多人会骂他们为了沽名钓誉而不讲亲情和人性。

因为这篇的话题应该是很具社会专业性的,希望你写的时候避免一些不够职业化的主观议论,多客观介绍些事实和故事。要是说的过分了,请别在意。



近来较忙,未及时答复楼兰姐姐的疑问,请大家原谅。我马上要换工作,所以会忙一阵子。此文是根据我十年前的经历写的,很多细节都不太记得了,错误不当之处在所难免。等过一阵安定了,我一定会抽空做些调查并修改此文的。

楼兰姐姐有所不知,我之所以不推荐妇女去做助理护士助理,有很多客观原因:

1.        女人通常胆小,做护士助理不仅仅是护理病人,而且要经常为刚去世的病人处理后事,大部分女人对这点会很害怕。我第一次亲眼看见病人咽下最后一口气,竟吓得手脚发软,别提多狼狈了。所以,如果女士真愿意去试这行,最好先锻炼好胆量,或做好充分思想准备。
2.        女人体力比较弱,护士助理是重体力活,这点特别需要提醒大家注意。身体状态较弱的,显然不适合这种工作。
3.        正式的护士助理是要考执照的,得经过训练,通读三四本大部头的护理基本知识书,经过笔试和现场动手的实际操作考试,取得执照才能工作。所以,英文太差的显然也不合适。除非东部有专门用中文考试的(在亚省必须考英文),有兴趣的不妨自己打听一下。
4.        我倒觉得,护士助理的工作比较适合男士做,他们胆大体力强,男护士或护士助理都是极其短缺热门的,时薪(十年前亚省的记录)起薪一般是十元/每小时,有执照、有经验的可以拿到十五至二十元/每小时。

如果我只一味夸好:护士助理薪水好,工作好找不可能外包,还有稳定的福利,等等,而不把“丑话说在前面”,忽略该工作必须处理尸体甚至需要忍受老年痴呆病人的抓打等等,那才是真正不负责任的“误导”呢。希望以上几点说明,可以给大家一个比较完整的参考。

至于对莎佛等的议论,是出于我自己缠绵病榻九个星期亲身体会而发的感慨。毕竟,没有亲身经历,对久卧病榻的人的心情,健康人是无法想象的。记得当时参加护士助理培训时,老师曾指出:“入院时,高达90%的病人,只要可以说话的,或一只手可以动的,都会主动签署DNR(不要复苏)协议”,这么高的比例,难道还不能说明病人的心声吗?不顾病人感受,花巨大代价硬把病人留住,才是对病人权利的不尊重呢。如果现在对法官当初给莎佛案的判决做个民意测验,相信赞同法官判决的票会占绝大多数!这次回国,在报上看到一篇文章,提到,“当张海迪听说自己得了癌,来日无多时,她长呼一口气,说了句心里话------终于可以结束了。”我完全理解海迪姐姐的感叹,是的,她,终于解脱了!



我觉得写这类文章,客观讲述养老院状况就行了,不必外加合适不合适去干那一行的建议,因为无论怎样写都可能误导。而且干哪一行合适要因人而异,不仅当护理,要想当医生护士才更要有准备经常面对死亡呢,那么女孩子就不能学医了么?

我有朋友是做护理的,其实培训之后的工作也分很多类,有的是到家里去上门护理,不一定非要搬动大块头的老美居民。如今华人多的地区就是在动员亚裔尤其女性加入此行,因为有很多亚裔老人妇女需要照顾(通常女性寿命长)。这是市场的需要,能干这行就业还是很稳定的。

我理解你是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来写的,在那样美国居民为主的护理院可能确实如此,但这文章网上一出,美国各处都能看到,你也没写具体地点,即便写了,很多读者也不会太在意,要是只留下“女人不可干护理”的笼统印象,就有些以偏概全了。



我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在国内在部队医院工作,
都干到护士长了。后来不得不跟丈夫出国,在这里做了护士护理,做了十几年了。我很同情她,觉得她的工作很累,工资也很低。一小时十块左右真的不高,这是正式工作,不是打工啊。不过,对有些人来说,可能也就是打工了。我一直鼓励她写写关于护理工作的文章,她一直没写,她不像我们这些人这么喜欢动笔。方汀的文章看了对了解这个行业很有帮助。我也觉得亚裔妇女不适合干这个,可能是因为我这个朋友的缘故。我看她整天累得要命,知道如果不是不得已,她是不会愿意做那个工作的。她吃亏主要吃在没有学历,找不到更好的工作。



方汀,
谢谢你分享这种经历。古语说,百日床前无孝子,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做这种工作,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