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的独白

蜘蛛的独白

廖康


嘿!这回来了个大的。让我瞅瞅,是不是个大白蛾子?哟嗬!怎么回事?这么大动静!撞上鸟了?鸟也没有这么折腾的!这是谁呀,这是?你还没完了,你!

妈的,原来是你!今儿个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勤谨?在这儿住了有七年了吧?没见你这么跟我过不去呀!一般来说,你也就是把我的网扒拉一下,不沾脑袋就行了,最多不过拿你那根破剑胡撸我这八阵图一下儿。今儿个怎么茬,这是?大扫除啊?

嗬!毁我的网还不够,你还想刺我?就你这两下子,也就是刺刺那吊着的高尔夫球吧。那是死东西,我是谁呀?我的祖上可是帝师啊,我这一身本事,还能让你刺着了?我来逗逗你,来呀!来呀,你!嚯!你本事见长啊!还真差点儿让你刺着了。我得留点儿神,还。

帝师的后代你也敢刺?看来你真是不知道。瞧你那傻样,还学英国文学的呢!我给你补一课吧:想当年,普鲁斯王屡战屡败,险些就认输了。多亏他看见我的祖上在相距十尺的树枝间荡呀荡呀,荡了七回才荡过去,有了这第一道丝,才织出一张大网。普鲁斯王明白了,要想成功,就得不断努力。于是,他又攒足了劲儿,召集人马,奋勇一战,还真打赢了。当了国王以后,他铸造了铁卷丹书,不准任何人打杀蜘蛛。我们是受皇家保护的,你怎么敢!噢,你们独立了,就不听圣旨了?还告诉你了,我的祖辈可是乘“五月花”来美国的,不看君王的面,也得看总统的面呀!我们可是这片土地上最古老的家族了!嚯,你还刺,你听不懂是怎么咋?

我知道你有气,有愧,挨老婆骂了,恼羞成怒了不是?你老婆那叫骂呀?你是没听过什么叫骂哟!她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你自己好好儿想想,你是不是懒?家里那么多事儿,你都干什么了?不就是洗碗、吸地、倒垃圾、割草地吗?除了洗碗,那点儿事最多一个星期做一次,能花你多少时间?操心的、耗时的、费力的事情还不都是你老婆干的?你付过几次帐?你填过税单吗?你知道家里缺什么东西,要买什么菜吗?你知道孩子穿多大号鞋吗?需要什么衣服?孩子过生日,你安排过吗?写过感谢信吗?孩子的同学过生日,你买过礼物吗?你刷过几次马桶?做过几次饭?请客招待朋友,你吩咐一声就不管了,你都干过什么?就陪着人聊天儿啊?凭什么你一回家就仰在那儿看电视?你老婆也工作啊!上下班开车比你还远呢!挣钱比你还多呢!你凭什么充大爷呀?

没理了吧你?不再刺我了?唉,好好儿听着啊!过去,你们男人在外面工作,回家当大爷,多少还有点儿道理。女人不挣钱,只管家呗。可世道变了,女人也出去工作了。家里的活儿你还指望她一个人全干呢?那公道吗?

没词儿了吧?别以为你有什么特殊。其实,你有什么了不起呀?不就是会码俩字儿吗?噢,这两年你上网了,发了几十篇文章,那算什么呀?你以为人人都会做家务事,可你还会写,你就了不起啦?你就该着当网大爷啦?告诉你吧,我打生下来就上网,不就是不上你们那种网吗?要不然,哼,不是吹的,就把我这些话敲出来,保证赢得满堂彩。

你看我们蜘蛛,母的结网,公的什么也不干。逮到虫子,他们当然得靠后梢着去,等我们吃饱了,才来吸点残渣余液。他们的作用也就是交配,完事儿后,就让母的给吃了。别看你们男人个儿大,要是都像你这么懒,让女人整天干活儿,女人们会越来越强壮,早晚有一天,就像公蜘蛛似的,你们都得让女人给收拾了。

按说呢,有你这么个懒蛋,我才到这儿来安了家,我还不希望你改变呢!不过,我真是同情女人,而且我不信你会变。我这番话,说了也白说。别看你今天发狠,来打扫卫生,下回还不定哪年呢?好吧!咱们就走着瞧。我反正是生命不息,结网不止。我倒要看看你能把这车库的清洁维持几天。

2006年6月30日

[ 本帖最后由 廖康 于 2006-6-30 08:40 AM 编辑 ]
评论(3)



QUOTE:
原帖由 廖康 于 2006-6-30 12:55 AM 发表
你就该着当网大爷啦?告诉你吧,我打生下来就上网,不就是不上你们那种网吗?要不然,哼,不是吹的,就把我这些话敲出来,保证赢得满堂彩。

哈哈!



>>你看我们蜘蛛,母的结网,公的什么也不干。逮到虫子,他们当然得靠后梢着去,等我们吃饱了,才来吸点残渣余液。他们的作用也就是交配,完事儿后,就让母的给吃了。

原来不止八爷,廖大教授也清楚呀?



写得好。

[ 本帖最后由 白雪 于 2006-6-30 05:48 PM 编辑 ]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