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父亲

多年前离家远行,空间的相隔,和父亲反而亲近贴心起来。

从懂事起,和父亲一直有些生疏。幼年时父母分居两地,每年和父亲相处的时间不
多。我一直以为父亲并不喜欢我,因为我没有他期望中的那么乖巧聪明。父亲对我
的严格,我误以为那是他对我的挑剔。对父亲,小的时候是惧怕;长大一点后,因
为听不进父亲的教诲,心中对父亲又有些怨意。

二十岁之前只记得父亲对我的种种批评,二十岁之前总期待着有一天可以远离父亲
的管束。那一年终于要离家,除了对母亲的眷恋,心中别无牵挂。尤其是将要远离
父亲,对我仿佛是一种解脱。原以为没有了父亲约束的生活会轻松自在,等到真正
失去之后才点点滴滴地记起父亲对我的种种疼爱。

离开家的最初几年中,父亲坚持每周给我写一封信,每次总是长长的三页信纸,从
家事国事天下事谈到文学音乐历史。父亲说三张薄薄的信纸正好凑足八元钱国际邮
资,四张太多了会超资,两张太少又浪费邮资很不划算。父亲的信总让我看不释手,
读着父亲的信,让我感觉离家很近。信中的父亲是个慈爱的父亲,渐渐地回信时我
开始也对父亲讲一些自己的真实感受。

离家三年多后第一次回家,父亲和母亲来机场接我。飞机提早到达,我推着行李车
在大厅中等待。父亲进门老远看见我,加快了脚步向我走来,接近我,父亲给了我
一个西方式的拥抱。记忆中父亲很少对我有那样的亲近,小时候很多三个人的全家
照,我总是在母亲的怀中。“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父亲拍着我的肩膀说。

分别三年,一百多封家书,父亲在我的心中已经不是那个不苟言笑的严厉父亲了。
我抬头看看父亲,父亲依然是那样的清瘦,和我离家时没有太多的变化,唯有看我
的眼神中多了一份怜爱,少了一份严肃。

“瘦了,”父亲看着我,“回家来好好休息一下,多吃点补一补。”

曾经为着要减肥,为了不吃饭天天和父亲闹别扭。等到重新吃到父亲做给我的一碟
碟我最喜欢的饭菜时我只有后悔从前的无知。父亲从年轻起身体就不好,饱受了病
痛的困扰,他总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健健康康的,何况我生来就体弱。我的刻意减
肥让父亲恼火,我更恼火父亲不懂尊重我生活的选择。母亲至今还常常会和亲戚朋
友唠叨起我和父亲之间的那些陈年老账。母亲会说:“还不是为了吃饭,小的不肯
吃,老的非要她吃。闹得两人象前世的冤家。”

幸好,我和父亲不是那前世的冤家,也没有任何的深仇。只不幸,我曾经被无知迷
了双眼,没有看清父亲严厉背后的慈爱。

母亲几年前对我说:“你就像你父亲,一样地倔强。以前我一直担心你们不和,这
几年你们通通信倒好起来了。” 我说:“我原来一直觉得父亲是不喜欢我的。”母
亲看我的眼神中露出一丝责备,“你这个孩子不懂事,你想想你小时候有多少玩具?
爸爸每次回来总是大包小包的买给你,玩具,图书,零食,衣服。你想要的,只要
我们买得起,总是满足你的。爸爸和妈妈只有你这么一个孩子,你想想爸爸会不喜
欢你吗?”

我无法反驳母亲。回想那年搬家,整理出很多旧玩具。小时候喜欢枪,还记得自己
拥有很多各式各样的玩具枪,弄堂里的男孩们都羡慕我。记不清父亲给我买玩具的
事实,但记得和父亲一起生活之后,周末父亲爱带我去逛书店,只要我看中的书父
亲一定会买给我的。也记得当春天到来的时候,父亲若是身体好,会兴致勃勃地带
我去郊外踏青,给我讲他童年在农村的生活经历;夏天的时候,父亲常常骑上自行
车,带着我去吃我最爱的酸奶和刨冰;秋天里的植物园,父亲和我一起我赏菊看花;
冬天过新年父亲陪着我放鞭炮,玩气球。
评论(6)

年少时的无知,我已无法挽回。感谢父亲用他的文字融化了我对他的隔阂,让我看
到了父亲对我的一份深深的关爱。偶尔乡愁浓厚时会滋生出一点当初选择离家的后
悔,更多的时候是欣慰这么多年的聚聚散散和父亲越来越亲近,也越来越了解父亲
从前对我的期望。

有一年回家,父亲说他退休后整理自己的书籍,翻到一本他的旧记事本,记事本的
最后一页被划了许多的黑圈圈,还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字:XXX大坏蛋。我听了羞得无
地自容,模糊得记得那是我童年时代的“杰作”。

父亲每次回家都要教我读英文背唐诗。即使是夏天傍晚在院中乘凉,父亲也不忘给
我讲解古诗和诗中的平仄韵律。小时候我顽皮得象个男孩子,根本就坐不住去听父
亲乏味的教导。涂划父亲的日记应该是七八岁时父亲教我弹扬琴的那个夏天,我每
天的作息时间很有规律的被父亲安排起来,看着平日里一起玩耍的小朋友们整日在
外游玩,而我却被关在家中读书练习扬琴,忍无可忍之下拿着父亲的记事本出气发
泄。

父亲说,到我长大后他才发觉当初教育我的方法过于古板,如果那时他懂得循循诱
导我,懂得鼓励我,或许我就不会受他太多的责骂。面对父亲的坦诚,我觉得惭愧。
假如幼年时我没有那么贪玩,假如当初我认真的接受父亲传授给我的知识,现在我
就不会常常感到“书到用时方恨少”了。父亲对我并没有过高的期望,他只希望我
健康,希望我能多读些书,做个正直的人。父亲对名对利一向是很淡薄的,他也从
来没有期望我去追逐功名。

那年父母来探亲,父亲提了整整一箱子的书带来给我。母亲说那些书是父亲精心挑
选的,那是他几十年来的财宝,我走得再远也一定要传给我。每次回家,父亲总是
指着他书架里的书让我挑。父亲跟我说过许多次:“我没有其他的财富给你,唯有
我的书是最珍贵的。”

父亲,何止是你的书呢?最珍贵的是你给我无尽的爱和你的教诲啊。

年初回家同父亲一起过他的生日,看着日渐老去的父亲和母亲,我有些不忍离去。
父亲说当年他离家工作,祖母叮咛他年轻人的事业和生活更重要,不要多牵挂老一
辈。如今祖母早已离开人世多年,父亲说他也用祖母的话语来嘱咐我。我听了,拼
命想忍住眼泪,对父亲说:“明年再回来看你和妈妈。”虽然明白聚散乃是常事,
但临到离别还是泪流满眶。

每一次回家总是那样脚步匆匆,每一次离家再远行时,心中除了对母亲的眷恋,对
父亲也一样深深地有了一份牵挂。不在父亲母亲身旁的日子里,唯有天天祈求上苍
保守他们身体健康!



一篇文章两次贴,是不是多点分啊,嘻嘻




珍惜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光吧,见一次少一次啊。



很好。涓涓细流,出自心扉。

分成两篇也满好。第二篇可题为“父亲的书”。



好文! 父女情深,非常感人的说



真挚的情感,令人动容!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