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的随想 (修改稿一)

雨天的随想 (修改稿一)
   
傍晚,天突然暗了下来,想起刚才电视台确实播放过有暴雨的警告,只是没有想到这雨居然来的这么迅速。倾刻间狂风骤起,雨点打在窗户上又大又急,整个天好像都要压下来了一般。

在凤凰城住久了,每天饱受著阳光的沐浴,常常会滋生出一丝对雨天的渴望和怀念。夏季时每一个阴雨天都会使我心旷神怡,似乎在没有阳光的日子里,内心反而会少一点烦燥,多一份安宁。可惜,这样的“大好天”在这沙漠城市里少的出奇。在凤凰城住了四年多,还从来没有见过连续下一整天雨的日子。凤凰城的雨,总是来去匆匆。

透过阳台的玻璃门,看见院子里的树木被突来的暴雨被吹得东倒西歪。心中有些不忍,于是恨起凤凰城的天真是缺少浪漫与温情,难得下一次雨,为什么不能细细地飘慢慢的流呢?似乎偶尔下一场雨是上天对这座沙漠城市的一次紧急任务。

天越来越黑,雨越下越急,隔墙邻居那棵原本就不太粗壮的树猛然地在我的眼前消失,看着那些被暴雨摧残得已没有了生气的树木花草,我无心再站在门前观雨。为自己冲上一壶浓浓的咖啡,点上几支柔和的蜡烛,和著恩雅那似从遥远处飘来的旋律,我怀念江南五月里连绵的黄梅细雨。滴滴答答的黄梅雨一下就是几天甚至几周,下的令人心烦而又禁不住地会心生伶爱,每一个多情的人在梅雨季节里都会倍加的多愁善感,倍加的诗情焕发。

很小的时候就喜爱上了雨天,最初的时候是因为妈妈给我买了一双很漂亮的墨绿色半统雨鞋。江南的春夏多雨,外婆在雨天里常常会失去她的耐心,只要我没有做错大事,多半会答应我穿上雨鞋到外面去玩的请求。一到下雨天,我就会迫不急待的穿上小雨鞋,拿上小花雨伞,只等外婆说一声“不要走远”,我的小脚便已踩进了门口的水坑里。我会把水坑里的水用脚踢到路中间,或是从一个水坑跳到另一水坑,看着泥水溅得四散,我就哈哈大笑。长大后再想那情景却不懂儿时为何那样的容易得到满足和快乐。

遇上空中飘起毛毛细雨时,我收起伞,让细雨飘散在我的头上,身上。雨看似小,但很快全身都会被淋得湿透,那种湿就像被一层雾气包围著,有点冷却很滋润。隔壁家的婆婆每次都要干涉我和雨天玩的这种游戏。每次她看见我在雨中游荡,便会来赶我回家,又骂外婆过分宠我。

少年时读到了涂静怡的一首《雨天》的诗:“ 天天天雨,细细的雨,细细想你;推开小窗,一列亭亭的棕榈,伴风细雨,似情话蜜蜜。出去,出去,出去听雨,撑著雨,沿著小溪,细细的雨,细细想你,想你,在雨天里。”

也许是那时刚刚懂事,刚刚开始用自己的眼睛审视周围的世界,刚刚朦朦胧胧地在寻觅和认识爱的时候,《雨天》让我看到了初夏里黄梅雨缠绵的细细柔情,让我体会在最平常的自然中亦能找到最真的情感。

在雨天里,我认识了我的好友,一个同样对雨天痴迷的傻女孩俞。在和俞相处的岁月里,很多个雨天,我和俞一起看雨,听雨,读雨。在黄梅雨天我会更加的多愁善感,而俞总是我的开导者,她是那种总能从正面看待事物的开朗女孩。很久没有和俞联系了,不知她会不会常常在雨天里想起我呢?

院子后面几个小男孩的嘻笑声打断了我对江南绵绵细雨的思绪。透过窗户,看见小孩们在他们自家的后院中跳蹦蹦床。这时的天又明亮了,雨也静了,后院的花草树木经过暴雨的冲洗显得格外的清绿,草坪上残留的雨珠在重现的阳光下晶莹透明。拉开门,一缕凉风吹过,让我清醒。屋外的天已没有一丝刚下过雨的痕迹,夕阳把西边照得一片绚丽彤红,象燃烧的火,充满著激情,而东边的天依旧是湛蓝而高旷。爸爸年初来凤凰城探望我们,最令他赞叹不已就是凤凰城湛蓝的天和夕阳西下时象焰火一样的晚霞。而我呢,天天思念著多情的黄梅雨,却淡漠了这沙漠城里到奇妙景色。

想起有朋友问我:“上帝用了六天来创造宇宙万物,你独独固执的喜欢江南的黄梅雨,你不觉得生活得狭窄吗?”我知道我的偏执,仍用“情有独钟”狡辩。假如有一天我离开太阳城,又住回多雨的江南,我会怀念凤凰城的阳光吗? 我想我会。

[ Last edited by 黎京 on 2006-2-1 at 03:28 PM ]
评论(10)

今天这里下雨,想起好久前的旧作,把它贴上。
离开凤凰城一年多了,冬天这里零下的时候真的是怀念太阳城的阳光。
只是任何地方都没有完美,所以最喜欢”随遇而安”这四个字。



小风写得好.
继续努力,250就在前面的说.



村姑还是少说风凉话的好,这250还远着呢?



原来小风以前在凤凰城住啊。



小风是北美女人的元老之一.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悠然 at 2005-6-6 08:12 PM:
原来小风以前在凤凰城住啊。





元老不干当的,被白雪赶鸭子上阵还说得过。
还真要感谢白雪大JJ的关爱噢。

悠然,你问我现在哪里?偶在汽车城的乡下。



我可是向往凤凰城的阳光啊!
芝加哥地区阴云天气多,一晴天就刮风,冬天大雪弥漫,我就想搬到南方去!



隔墙邻居那棵原本就不太粗壮树猛然地在我的眼前消失
隔墙邻居那棵原本就不太粗壮的树猛然地在我的眼前消失


点上几支柔和的□烛,
点上几支柔和的蜡烛,

看着泥水渐得四散
看着泥水溅得四散

充满著激,
充满著激情,     ???

《》给你书名号



村长提出的意见俺都改了,多谢村长!! 多谢书记!!



好,这篇文本来也没什么需要再修改的了,就算定稿了。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