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警察剪影 -- 古原 --

朋友问我,纽约的警察如何,我说,褒贬不一,见仁见智。有人认为纽约的警察很野蛮,动不动就来粗的,也有人认为纽约的警察不错,甚至还很有人情味。不过多数人难得和警察打交道,如果有的话,最可能是因为开车违规。当你正开着车,忽然听到“嘟…嘟…”两声警笛,警车灯在后面乱闪,你就得乖乖地靠边停下。这时候,如果你的头脑还能够保持冷静,就会从反光镜中看到从警车上走出两个警察,一边一个,他们的手按在枪托上,随时准备掏枪,一步一步向你车子两边靠拢。
(一)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开车走在一条不太熟悉而又僻静的马路上。到了十字路口,好像是有一个STOP 标记,因为没有别的车辆,就 没有停,单把速度放慢了点。但刚一出去就看到右边停着一辆警车,不好,再停车是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向前开。过了一会,“嘟…嘟…”两声警笛打破了尚存的一丝侥幸,乖乖地靠边停下。“驾照,登记证和保险卡”,过来的是一个年轻的白人警察,长得眉目清秀,倒有几分书生气。我忙找3大件,太太在旁边使劲讲:“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没有注意停车标记,我们平时都很留心的”。“都是这么讲” 警察说完便拿了证件到警车上开罚单去了。时间静静地流逝,然而我的心中却在翻滚,悔恨,抱怨,沮丧,无奈。
不知道是因为太太的认罪态度好,还是因为我的驾驶记录清白如洗,几年来连一张停车罚单都没有过,警察居然放过了我,但他的说法叫我至今也想不明白。他说,我没有给你开没停STOP的罚单,当然你以后要注意停车,但我既然把你拦下了,总得给你开点什么。这是一张验车过期的罚单,你把验车单拷贝和罚单一起寄去,罚单就会被取消。他怕我听不明白,又仔细说了一边。我自然是千谢万谢,如释重负地上路了。后来罚单果然被取消了,逃过一劫。
(二)
真是祸不单行,过了没几天,我又被警察拦下了,而且完全是料所不及。这是下班的高峰时间,北方大道左边2条车道挤满了车动弹不得,我看右边车道有空,便跟着另一辆车转向右边车道。才走没几步,突然后面警声大作。一个警察追上前面那辆车,另一个警察则气势汹汹地把我拦下。这是一个亚裔的警察,可能是韩国人。我完全不知道犯了什么错,便斗胆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他说:“你没有看到校车吗”?
我说:“没有看见,我是跟着前面的车走的”。
他说:“跟前面的车走也不行,要撞到学生的”。
我无话可说,但我确实没有看到校车,以后我每次开车到这里,总要看看有没有校车,这是后话。先把3大件交过去,等着罚单吧。
过了一会,这个警察回来了,他的怒气还没有全消,说:“你要被开罚单的”。我正要接罚单,递给我的却是3大件。他又说:“你会被开罚单的,不过这次我没有给你开,以后见到校车一定要停车”。我忙说,对对对,是是是,恨不得给他作馌。后来别人告诉我,看见校车不停的罚单是250美元外加5个点,我又逃过一劫。
(三)
接连两次被警察抓住,虽然有惊无险,却总是心惊胆战。害怕看到警车,更听不得警车的嘟嘟声,尽管声音还离得很远。可越怕越出事。
在一个丁字路口,我没有停就转弯了,正好前面是一辆警车,好似自投罗网。这次没有警车的鸣叫,也没有警察的说话声,好像是无声电影,警察向我招招手,意思叫我跟他走。奇怪,以前都是在车子里等,今天却要跟他走,一看,原来马路对面就是警察局,进去后,见一个警官坐在桌子后面,他问我,认罪还是不认罪?我说,认罪如何,不认罪又如何。他说,认罪罚钱不加点,不认罪罚钱又加点。我说,认罪,认罪,说完要掏钱,我突然醒了,原来是个梦。清醒后最初闪过的念头是我又逃过一劫,我的驾照依然清白。
连逃三劫,必有后福。这是我自创的谚语。确实,从那时到现在,我再也没有被警察抓过。
评论(1)

才看到此文。

哈哈,写得有意思,尤其是后半部分,顶一哈!

在美国,1。不是警察是有怜悯心的。2。是孩子们的天堂,见了校车停在前面,你不停车就犯法。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