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寒:裁一片云霞身上披

(原载于《星岛日报》副刊)

  美国中部平原的秋天,雨时常这样在窗口淅淅沥沥。偶尔有几声孤清的雁鸣撕破灰色的天空。

  电脑屏幕上,和故友的合影照片悄然放大。相隔十个春秋,朋友的确老了,不再是记忆中的憨憨少年;而我呢,眼角眉稍也都能轻易地捕捉到岁月的影子,写着沧桑。

  十载光阴对于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是否如一捧细沙缓缓注入清泉搅浑了原本善睐的明眸?是否如高原无影的风日复一日吹干了曾经光鲜的秀发?朋友说,你没有变,还是十年前的模样。而我分明已找不到曾在夏日的柳荫下,戴着当时风靡的竹斗笠迎风而笑的自己。一瞬间,我感到令自己心惊的失落和迷惘。

  当然,我的失落不仅仅是因为镜中容颜的改变,只要是这宇宙间的生命,就逃不过“朝如青丝暮成雪”的定律,我并不在意浮现于笑容旁的细密纹路。只是,这么多年,我怎能如此忽略了自己,忘了如何呵护自己,任凭容颜黯淡,目光枯涩?

  总以为女人的美不在外表,而在内心。我信奉“腹有诗书气自华”,当一个女人有了丰富的内涵,优雅的气质,从容的仪态便是自然流露的美丽。所以当女人们对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Gabrielle Chanel 夏奈尔,Christian Lacroix克里斯汀·拉克鲁瓦这些服装大师如数家珍,当姐妹们出入Ann Taylor Loft, Banana Republic,Victoria Secret 购买精品服饰,我则依然守着穿了十年的灰色套装,任凭容颜和心灵都落上了时光的灰尘。

  属于女人最娇美的十年,我忙学业,忙工作,忙家庭,没有时间去关心流行时尚,没有功夫去聆听青春流逝的声音。我所从事的行业只需要聪明头脑,不需要仪态端方,偶尔心血来潮穿一身亮丽,总有同事瞪大了蓝眼睛:“今天是不是有面试?”“你看起来可不象作软件的!”于是,只好把呵护自己的心连同漂亮衣裙一起挂回衣橱里,尘封……

  和往常的每个日子一样,今天我又走进我的walk-in衣橱,怀着一份寻找青春的心情一件件翻看审视。从十年前到今天,这里不管添了多少新鲜的色彩,却是千篇一律的刻板。无论挑选其中的哪一件,穿在身上,换了颜色,却换不了心情。不但如此,在这个最值得女人炫耀的地方,我除了每日必不能少的衣物,竟没有一样出彩的点缀。于是,不管我是走在阳光下,还是沐浴在细雨中,不管是和风阵阵,还是雪花飘飘,我的灰黑色的影子没有分毫的不同。

  将被时光揉搓的旧衣衫统统丢进角落里。久违的高跟鞋踏在柏油路上敲出一串跳跃的音阶,给自己放个小假,在和暖的秋阳下推开重寻美丽的玻璃窗。眼前是粉白,艳红,嫩黄,清绿,纯蓝的女性世界。选一顶白色的呢软帽,围一袭水蓝在颈旁,眼神便在瞬间灵动起来,飘逸起来;火红不是少女的专利,红与白的搭配隐去了浮燥轻佻,温婉中更显几分不屈的执着。

  美丽的衣裙,是美丽女人身上永恒的风景。从年少时分到垂暮之年,懂得生活的女人自然知道如何用合适的服饰,将自己的美丽发挥到极致,才不枉在这世上作了一回女人。

  女人,无论她是睿智坚强,一身挑两肩风雨,还是婉约柔媚,双眸凝几点轻愁,都需有合了她性情的衣衫,精致的配饰,方能呵护出一个与众不同的自己, 这份不同不单是外在的美丽,更因了这样的美丽,女人方能愈发自信地绽放女性生命的芳华。

  换上新装,融入秋天的金黄色,心儿亦如破茧的蝶,在细碎的光影中飞舞。我在秋天的风里微笑,原来一分点缀,竟能美丽了十分心情。

  我依然痴信“腹有诗书气自华”,我依然喜欢坐在午后的阳光下,缥缈的夜色里,静静地读。只是,我的周围不再是单调的青灰色,我要裁一片云霞披在身上,即使这云霞飘自异乡的天空,只要她有明媚的色彩,想必也能渲染出一个别样的春秋。

[ Last edited by 吟寒 on 2005-5-5 at 02:18 AM ]
评论(1)

写得真好
人们说女为悦己者容,又有人说女为己悦者容。
其实我倒是觉得女人打扮更是为了让自己心怡。
一个不修边幅,蓬头垢面的女人一定是不热爱生活,不懂得生活的女人。
而一个热爱生活的女人,一定得懂得应该如何珍爱自己。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