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大院里的故事

1。大京和小沅

小沅的爸爸当年在Y县做县委书记,小沅有一个很要好的小学同班同学小君。两人天天形影不离,打球,下河游泳,抓鱼,下棋。就连偷果子吃,也是一人望风,一人上树,绝配的一对。后来小沅的爸爸调到省城工作,两人才无奈地分开。

恢复高考后,两人都考上了大学。但不在一个学校,也不在一个城市。小沅在省城,小君去了北京。除了写写信,还是很难见面。

小君在大学的结识了大京,算是老乡,比邻县来的,风俗习惯都一样,说话也差不多。虽然不同系,但有些大课在一起上。一块儿郊游,一块儿打球,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议论女生,放假回家也坐同一辆火车同一节车厢。

小君大学毕业分跟女朋友去了W城,而大京却分回了小沅所在的省城,进了政府机关。大京刚开始省城没有朋友,有些郁闷。每次小君回来,总要见他的两个好朋友,小沅和大京。正巧,小沅大学毕业也分到了政府。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既然都是小君的朋友,那么肯定气味相投。一来二往,小沅和大京熟了,慢慢地也成了朋友。

大京来自小县城,小沅跟爸爸在下面县城里住过很长时间。所以两人满多的共同语言:抓蚂蚱,捉泥鳅,掏鸟窝,下象棋,看“黄色书籍”,用粘泥巴做手枪,偷水果。小县城多好,上学回家都是和同学一路走一路玩,回家书包一放,走五分钟就上街了,花两分钱可以卖一小杯瓜子,或一小碟醋萝卜片。要么在小人书摊前看一本连环画,也就两分钱。街上不是朋友,就是朋友的朋友,或朋友的爸爸妈妈,大家都亲亲热热的。那象大城市,去里都得坐公共汽车。邻居之间也不往来,有时连招呼都不打,显得冷冰冰的。两人都恨不得再回到那小县城,回到儿时光屁股下河扎猛子的年代,做个自由自在的“浪里白条”比天天坐在办公室痛快多了。

小沅刚跟着爸爸到这座省城,很不习惯。虽然爸爸已经省里的高级干部了,出门有车,家里住得也很宽敞。但小沅和那些城里长大的干部小孩玩起来总觉得没劲。所以大京来了,小沅象在憋得有点窒息的不透气蒸笼里,突然打开盖子,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一句话,终于能有说话的人了!

光屁股下河是不可能了,那就光膀子上球场吧。 两人一有空,就去球场打篮球。不是和别人一起打比赛,就是哥俩自己一对一的干,不时还为是不是犯规争的脸红脖子粗的。一身臭汗冲进澡堂,淋过痛快。和光屁股下河也差不多了。有什么好吃的,也是一人一半。

按大京家乡话说:两人好得就像穿了一条裤子。

2。条件太高?

当时两人都是光棍王老五,年轻人吗,当然喜欢议论姑娘们。不过上大学那时年轻,对姑娘评头论足时候多,爱情也还只是纸上谈兵,看着周围尽是好姑娘,觉得不用着急。现在出来了,年纪也大了。要真刀真枪去追女生却发现身边没有几个自己中意的姑娘了。有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之感。

两位王老五在政府大院里挺打眼。大京身高一米八十,黑里透红的国子脸,显得刚毅。眼睛不大,但炯炯有神。插过队加上校篮球队主力,身板笔直,站在那里就虎虎生风,浑身散发出一股阳刚之气。小沅身高一米七八,白里透红,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书卷气十足,一个典型的小生形像。再加上都有大学生的头衔,是不少“准岳母”眼中标准的“未来女婿”。

有一次,报上登载了读者来信。题目是:“优秀男青年都那里去了?”,一位自称是某女青年的读者,投书报社,抱怨身边的男青年不是文化素养太低,就是身材不高,长像平平。感叹“优秀男青年那里去了?”。

小沅大京那天专门谈起这事,大京说:“优秀男青年不就在这里吗!”。

小沅极为赞同地:“对,那是那些女青年们眼力太差。怎么不来找我们?”。

虽然他们自己认为是“优秀男青年”,可现实是,两人都是当婚的年龄,女朋友却没有着落。对漂亮,聪明的姑娘也就是偷偷地多看几眼而已。女朋友没有找来,闲言岁语到不找自来了。

大京年纪大些,家离得远,介绍对象的人不少。但是也一直没有成。外面有传闻说是大京要求太高,所以高不成低不就。

听得多了,小沅也觉得大京是不是自视太高。有一天,小沅问大京:“你是不是太挑剔了?”

大京苦笑一下:“外面的议论,你怎么也信了?”。

小沅想起一件事来了,“那你说说,上月我听说别人给你介绍一位姑娘,长得不错,大学毕业,爸爸还是一个处长。听说你也没有看上?”。

“哎,”大京叹了一口气,“你不知道,那姑娘看上去不错,我开始也想和她聊聊。可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和她说上话。”

“你们不是见面了吗?”小沅不解。

“见了,就在这办公室。她和他爸爸来的”。

“那可能是他老爸想见见你这个人,看看未来的女婿怎么样?这没有什么吗! 你们如果谈得来,还省去见老丈人这一环了”。小沅倒挺理解做父亲的心。

“其实我也这么想,见就见吧。反正我也不像坏人。可是,她爸爸却坐下不走了”,大京说。

“不走了?你们谈,他坐那里听?这可有点 别扭”。小沅觉得不能理解。

大京摇摇头,“他光听就好了!他坐我对面说,他女儿坐旁边听”

“怎么回事?谁谈恋爱?他闺女还是他?”。小沅越发糊涂了。

“他爸爸问我是不是党员,表现怎么样?家里是不是农村的?父母是做什么的,兄弟姐妹做什么?还有脾气怎么样,会不会做家务,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

“怎么问这些呢?太庸俗了。他女儿呢?”小沅不懂了。

“在那里听,一声不吭”。大京笑笑。

“这姑娘不能谈!”小沅坚定地说。

“是啊,我总有说不出的难受。过了两天,介绍人说他们同意谈下去。而我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是得这样”。小沅气鼓鼓地说。

“你刚才还说我条件太高?看不起人”。大京一脸无辜样。

“看来我是错怪了你了”,小沅感到有点对不起大京。

从此,小沅特别很那些“嚼舌头”的人。

过了两天,一位同事对小沅咬耳朵:“想不想知道大京吹了什么样的女朋友吗?你绝对想不到!”。那位故作神秘的同事,正笑眯眯地等待小沅那好奇的眼睛意示她望下说时,突然听到小沅的怒吼:“闭上你的乌鸦嘴!”,接着站起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传过身,朝着门外气呼呼地走了。那位同事张着大嘴,愣在那里,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在小沅面前说大京的坏话了。

3。可恨的“豺狗子”

寒风渐起,冬天来了。

这天小沅踏着冰雪下班路过大京办公室,透过玻璃见大京还在里面,正好看他好像也没有事,就走了进去。

老朋友了,见面当然又是“三句话不离本行”: 女朋友谈得怎么样了?

两人都没有新的进展。

不过,大京提到他夏天常常在篮球场边,看见一个姑娘总来看球的姑娘,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红扑扑的脸,乌黑的辫子,修长的身材,丰满的胸脯,紧缩的腰身,加上文文静静的模样,让大京见了心里扑通扑通的直跳,多看了不知多少眼。他也常常看见一些“没安好心”的年轻人在她周围转,心理有点酸酸的。

他猜想她应该是政府大院的子弟,但不象是当官的千金,也不像大学生=毕业生。但他就喜欢她那样子,神韵,气质。晚上有时会梦见和她在一起,说些他平时根本不敢说的甜言蜜语。醒来过后才知那是梦。他知道陷入单相思了。

他从来不主动去追女孩,但这次不一样了。他只好放下架子,跟着感觉走了。他找了一个一直关心他,而且对大院里的人极为连接的张叔叔帮忙打听那姑娘的情况。张叔叔曾在大京的家乡工作过,夫人还是大京就读的中学里的语文老师。早就知道大京是学习尖子,又是学生干部。认为大京是个难得的好学生。十年之后又在这里重逢,很是关心大京。见大京看中了意中人,当然乐意帮忙。

老张忙了两周,给大京回话说:姑娘已经有对象了,也是大院里分来的大学生。听说快要结婚了。

小沅也替大京惋惜:“情深缘浅”。

“怎么这里的‘豺狗子’这么多?”。大京自言自语地说。

“‘豺狗子’,这大院有‘豺狗子’?我怎么没有看见?”小沅一脸诧异。

大京不由得嘎然失笑,知道他不懂:“‘豺狗子’就是那些没有女朋友的光棍汉,天天想法设法向姑娘们献殷勤套近乎的家伙们。追姑娘就像‘豺狗子’一样,赶也赶不走”。

“哦,好个‘豺狗子’!这名字取得好,他们真是一帮‘豺狗子’,姑娘们就像‘小羊羔’一样,一不留神,就被他们叼走了。那还有我们的份呢?”。小沅望着外面的雪花,咬牙切齿地说。那口气,就恨不得把那些‘豺狗子’们都给吃了。

看着小沅忿忿不平的样,大京心里想,在人家眼里,我们不是也象“豺狗子”吗?

3。伴着春风走来的她

一晃到了春天,花开了,树绿了,大院充满了生气。

星期天,大京从宿舍到办公室去加班写材料。天正下着毛毛细雨,大京从不爱打伞,喜欢在春天的小雨中走,觉得有一种朦胧的诗意。

刚走进大院,远远地就见小沅从他的办公大楼里出来,往他家的方向走。旁边还有一个穿红色雨衣,黑高统靴,背影看过去身材很苗条的姑娘。两人靠得很近,边走边说,看上去很亲热。

大京想看看那是谁,赶紧走向前,快要敢上他们的时候,喊了一声:“小沅!”。小沅没有反应,还在兴高彩烈地说着什么。

大京不由得提高了嗓门:“嗨嗨,这是在干什么呢?怎么连老朋友也不理了?”

小沅一惊,回头一看, 见是大京,尴尬地笑笑。指着身边的姑娘介绍道:“这是小明姑娘”。小沅又对小敏说:“这是大京,我的哥们”。姑娘回头,对大京点点头:“大京,你好!”。

大京一看,这姑娘很年轻,匀称的身材亭亭玉立。一张无瑕的脸上显得自信大方,红色的雨衣将她的脸映得红扑扑的,细雨中,额前的刘海挂上了晶亮的小露珠。一双大大的眼睛,透出一种纯朴自然的美。对于长期在沉闷的大院里感到有点窒息的大京,就象在酷热的沙漠里,突然看见了一眼清凉的泉水。

寒喧几句,他们走了。看着小沅和小明渐渐远去的背影,大京默默地说:“小沅还真有福气,看来他这次能摆脱王老五的帽子了”。

第二天,小沅打电话给大京。说了一下小明的情况:24岁,中专毕业,在一家工厂当技术员。妈妈是小学老师,爸爸是一个一般干部。听得出来,小沅比较满意这位姑娘,说她特别阳光,很单纯,没有城府。不像他见过的一些姑娘,心思太多,老是让人捉摸不透。和她在一起,特别轻松。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大京没有再见到小沅。偶尔见到,他也是心不在焉,说有事,匆匆离去。大京心里若有所失,不过他知道小沅也有了新的牵挂了。他和小沅不可能永远“穿一条裤子”。

夏天来了,好心人也给大京介绍了两个姑娘,还是没有谈成。周末仍然是一人闲逛,想找人聊天,但小沅早就不来了。看来是“找了女朋友,忘了老哥们”。

大京感到离吃他们喜糖的日子应该不远了。

4。迷失

秋天来了,很快又要到了快下雪的日子了。大京还是常常下了班不回家,在办公室看书。这天,正坐在桌前,看着窗外寒风夹着细雨正扑打着窗户玻璃,想起去年此时,正和小沅谈什么“豺狗子”。看来,现在只有他一人还须在和“豺狗子”们周旋,有点势单力薄,寡不敌众的凄凉感。

正想着,有人敲门进来了。大京一看,是小沅。

“哎呀,稀客,稀客。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 大京说。

“想和你聊聊”小沅说。

“怎么不陪女朋友逛街,看电影呢?”

“我那有女朋友?”。小沅的话让大京有点吃惊。

“那位小明呢?”大京问。

“早吹了”。小沅有点不好意思。

“为什么?”大京很不解地问。

“他们都打破”。

“谁打破?”

“我的同事啊,朋友啊”。小沅说。

“他们说她不好?”,大京问。

“他们说她不漂亮,还是一个工厂的小技术员。说可以帮忙找比她好得多,漂亮得多的姑娘”。小沅声音很小,不敢看大京。

“所以你就动心了,吹了小明,去见他们介绍的姑娘。”大京觉得小沅心有点花。

“结果呢?”大京问。

“他们介绍的根本不行。虽然都是都是厅长,局长的千金,但无论长像还是气质都比不上小明”。小沅有些苦笑,显得无可奈何。

大京似乎明白了那些人为什么要打破,为什么争先恐后给小沅介绍对象了。

大京问小沅:“你到底喜不喜欢小明?”。

小沅说:“挺喜欢的”。

“那你干吗要吹呢?”大京有些发火了。

“不是那帮人说有更好的吗?”小沅虽然嘴上还在找借口,但已经自知理亏,眼睛看著地板,不敢抬头。

“你是在给自己找对象,还是帮人家找女婿?你喜欢才行,管他别人说三道四”。 大京对小沅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感到悲哀。

小沅其实早就知道错了,今天鼓起勇气来了,就做好了被臭骂一顿的思想准备。他需要人重重地敲打,才能好受些。

“你见过小明,说说你对她的印象如何?”小沅想听听大京的意见,毕竟大京见的姑娘比他多。

“我要是你,早就和他结婚了!”大京毫不犹豫地说。

小沅有些震惊,没想到这么高傲的大京对小明印象如此之好。他其实也很喜欢小明,怎么竟一下子被那些人花言巧语所迷惑,犯下了不可挽回的大错。

“我是不应该吹她的”小沅深感后悔。

“是啊,可是悔之晚已”大京也很难过。

任何语言都显得是多余的了。

大京望着天花板,小沅默默地抽烟,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坐了很久。



[ 本帖最后由 乐维 于 2006-12-10 09:20 AM 编辑 ]
评论(2)

5。挨骂也要去找她


没找大京之前,小沅由于后悔,自责,内疚而折磨的吃不好,三个月来一直睡不好。被大京指责一通,小沅回家反而心放下了,晚上倒头便着,睡得很好。


大京却一夜没能睡好。


小沅将小明吹了,大京是没有料到的,所以心里受到一些震撼。大京对小沅很生气,也为小明姑娘感到不平,更觉得那些打破的人可恶。不过事已至此,又怎么办呢?


直到天快亮,他才迷糊了个把小时。早晨起来,脑子里突然想出一个点子。洗脸漱口后,骑车到了政府大院。现到食堂吃了早餐,一进办公室,就给小沅电话让他下班后来一下。


大京一早打电话,让他下班后务必来大京办公室一趟,有事商量。


下了班,大京在食堂吃了饭,就坐在办公室等。小沅回家胡乱拔了几口饭,扔下碗筷就往大京办公室跑。


七点不到,两人已经面对面地坐在在大京办公室了。


大京开门见山地问:“你们吹了多久了?”


小沅说:“三个多月了”。


大京又问:“你知道她现在有没有谈新的男朋友吗?”


小沅说“我不知道”。


“这样,不是还有两个多星期就要过元旦了,你给她寄一张贺年卡。如果她不回,那你们就没有缘分。如果她回了,你可能还有戏”。


小沅一听,觉得不妥:“我把她吹了,她肯定恨我。就算她还没有新找男朋友,她也不会再理我了。我这么去找不是我找没趣吗?人家不是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吗?’”。


大京有些急了:“你现在考虑起你的面子来了?那个时候,你怎么没有考虑别人的面子呢?如果你不是很爱她,那就算了。但是你如果很爱她,丢面子也值得去做,你就得放下架子才能显得有诚意。给她寄贺年卡都不敢,那就不可能再谈。你好好想一想吧!”


小沅想了一下,觉得大京是对的,点点头说:“那就这么办”。


第二天,小沅就去新华书店选贺年卡。精心宣了几张,买下了。晚上找到大京,看那张好。两人选了半天,定下了一张。临走时,大京说:“你要往最好的方向努力,这就看缘分了”。


小沅说:“老天保佑我!”。


小沅当即在贺年卡上写上:


“小明,祝你新年愉快!”。再在下面写上:“你的朋友:小沅”,然后去邮局将贺年卡寄走了。


6。缘分


寄来贺年卡,小沅心里一阵轻松。反正该做的我都做了,听天由命吧!


可是过了一个星期却没有小明的回音,小沅心中又悬了起来。小明收到我的明信片是不是会恨生气?她会回信吗?


大京也在关注事态的进展。他觉得小明最多有5成的可能回小沅的贺年卡。一般人他也就算了,可是小明是个难得的好姑娘,小沅要是错过真是可惜。所以才让小沅放下架子,主动寄明信片。可是一个星期了,小明没有音信倒也让他着急了。


两人天天焦急的等待,只差几天就是元旦了,他们觉得可能没戏了。


正当他们几乎失去信心的时候,小沅收到了小明的贺年卡:“小沅,谢谢你的贺年卡。也祝你新年万事如意!”落款是:“朋友小明”。


小沅马上大电话给大京:“大京,小明回贺年卡了!”


大京一听很高兴:“好事。她回贺年卡了,说明她不恨你。但有没有男朋友还不知道,愿不愿意再见你也难说。”


“那我怎么办?”


大京想了一下, 说:“你尽快去找上次的那位介绍人,让他去问小明的近况。如果没有男朋友,就让他转达你对小明的歉意,和想和她重新和好的愿望。愿老天帮助你!”


小沅觉得有道理,说:“好的,我去试试看”。


其实小明对小沅印象很好,因为小沅特意叮嘱,介绍人就没有将小沅的家庭背景告知小明。所以小明一直不知道他是一个高干子弟。只觉得他很朴实,没有一点架子和傲气。聪明,还有那么一点点幽默感,很象一个邻家大哥哥,觉得和他在一起很愉快。那天小沅犹犹豫豫地说,自己还没有考虑好,要点时间想想后,就再也没有来了。人家说,这就是和你吹了。她还半信半疑,因为她一直觉得小沅和他在一起时都是很高兴,怎么会吹呢?


接到明信片她又惊有喜,至少小沅还记得她。她不知道她是不是要给小沅会明信片,她去问她的朋友,朋友们都说不要理这种花心的人,或至少要再考验考验他再说。她觉得也对,就准备不给他回。可是过了几天,发现自己怎么也放不下这件事。老是坐立不安,神不守舍的。忍不住,她还是给小沅回了一张明信片。


过了几天,介绍人杨姨来找,说小沅收到了她回的明信片,很高兴。他让杨姨转告,小沅说他很后悔当时和小明分手,请小明原谅。他很想请她吃饭,不知可不可以?小明很感动,同意再见小沅。


很快,两人就有开始约会了。久别重逢,两人心里都很激动,特别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第二次握手”。两人变得无话不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听说小沅又和小明好上了,一些过去打破的人又来“劝告”小沅:“那姑娘真的不行,配不上你。我保证给你找一个比她漂亮,聪明,家庭教养好的”。这次小沅再没有动心,打着“哈哈”敷衍过去。他知道那些人会给他找什么样的人来。他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他牢牢记住了他是在给自己找对象,而今生是非小明不娶了。


他们又一起看电影,下餐馆,爬山,游泳,聊天了。只要在一起,就会欢声笑语。两人的世界越来越甜蜜。开始小沅还常常打电话给大京报告他和小明约会,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后来,渐渐地,电话越来越少了。


大京知道,这次离喝他们喜酒的日子真的不远了。


7。盼的就是这一天


秋天来了,院子里的那棵桂花树开了,风一吹,香飘四溢。


踏着秋风吹落的树叶,小沅下班后,专程到大京办公室给大京送去了一张大红请帖。请这个哥们兼“红娘”参加他和小明的婚宴。


婚宴是在一家不太起眼的餐馆举行的。出乎大京意外,一共才有三桌人,出来双方父母兄弟姐妹,就是一些象大京这样最亲密的朋友。他们一定是没有告诉任何人,不然以他爸爸的声望,几十桌也打不住。


更让大京惊奇的是,他和介绍人杨姨被安排在和新娘,新郎同桌。还有小沅的爸爸,一个和蔼可亲的老领导,和他的妈妈,满脸喜气洋洋的阿姨。加上小明的爸爸妈妈,朴实无华的基层干部和小学老师。


大京不知他们把他当成“红娘”呢,还是亲密朋友?想起自己还是王老五,大京不由得暗暗笑了。心里想,谁来做我的红娘呢?


“大京,来我们俩敬你一杯!”,大京一抬头,见戴着大红花的小沅和小明正端着酒杯站在面前,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喜悦。大京赶忙站起身,端好酒杯迎上去。


“大京,我们真要好好谢谢你,没有你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小明非常真诚的说。大京一听,知道小沅向小明全部“坦白”了。转过脸对小沅小声呵斥:“小沅,你真不够朋友,你怎么把我出卖了!”。小沅只是一个劲地傻笑,什么也不说。见小明眼神透着疑问,大京马上说:“都是你们自己修的缘分!缘分来了,城门也挡不住啊!”


小明说:“大京,你也要抓紧了。”


大京点点头:“那是当然。不过现在我就只能孤家寡人地面对那些‘豺狗子’了!”


小沅一听笑得差点将口里的酒喷出来。


小明不明白:“什么‘彩钩子’?”


小沅说:“他说,他不用我们操心。现在那些好姑娘,他可以一个人随意挑了”。说完对大京做个鬼脸。


小明好像明白了:“那当然。这么好的小伙子,当然会找到好姑娘的”。


看着他们幸福的样子,看着两家父母相谈甚欢,大京心里产生一种成就感。


那天晚上,大京回家倒头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很香,好象终于完成了一项艰难的大工程,浑身轻松,沉沉地睡去了。


新婚之夜,小沅,小明久久不能入眠。一来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二来感到这幸福来之不易,如果没有大家的帮助,特别是大京力挽狂澜,全力相助,幸福就会与他们擦身而过了。


两位充满幸福的新人,今夜更加感激大京。


“小明,你得帮大京找一个好姑娘”。小沅对小明说。


“我也在想这事。不过大京条件高,人品好,一般姑娘配不上”。小明说。


“怎么办呢?”小沅急了。


“我们尽力吧!他的缘分可能还没到”。小明说。


。。。。。。


深秋的夜,无声。幸福的人,无眠。




草于2006年11月

改于12/10/06



[ 本帖最后由 乐维 于 2006-12-10 09:21 AM 编辑 ]



哈哈,小伙子找对象的故事,好看。等着看大京的戏。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