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亚裔美国人需要更多属于他们的“平庸”电影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881
帖子 1208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8-8-23 11:39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亚裔美国人需要更多属于他们的“平庸”电影

2018年8月23日



《疯狂的亚洲富人》的演员与导演。 Rozette Rago for The New York Times如果你是亚裔美国人,你很可能听说过一部名为《疯狂的亚洲富人》的电影,改编自凯文·关(Kevin Kwan)同名畅销小说。如果你不是亚裔美国人,也许你想知道,为什么一部浪漫喜剧会令人们如此兴奋。如果你告诉自己,这只是一部电影,你可能会想当然地认为有很多电影里都有像你这样的人。然而,对于亚裔美国人来说,一部电影可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该片主演之一吴恬敏(Constance Wu)解释说,《疯狂的亚洲富人》和它的全亚裔阵容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对“丰富叙事”的渴望。
我在我的书《万物永在:越南与它的战争记忆》中提出了这个想法。叙事的丰富性使好莱坞有可能拍出这么多越战题材的电影。不只是《现代启示录》和《猎鹿人》,还有《野战排》和《全金属外壳》和《第一滴血》。它们都以越南为背景,其中一些是优秀的艺术作品,但他们都是关于美国白人男子气概的故事。越南人是这些电影中的临时演员,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含糊不清地咕哝、嘟囔、呻吟、诅咒和喋喋不休,直到他们被解救、强奸或杀害。
但你可能会说,这些都是美国电影。当然,他们应该关注美国人。这并不能解释为什么黑人、拉丁美洲人、印第安人、妇女,当然还有亚裔美国人——他们都曾在美国军队服役——很少出现在这些电影中。






这很重要,因为我和其他大多数亚裔美国人在与“丰富叙事”相反的社会中长大,并仍处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生活在一个叙事匮乏的经济中,我们感到被剥夺,必须争取讲述自己的故事,抵制对我们的故事的扭曲或消除——因为许多美国人会把这些故事中亚洲人的样子(通常很糟糕)转接到他们遇到的任何亚裔美国人身上。
最臭名昭著的例子包括1961年的电影《蒂凡尼的早餐》(Breakfast at Tiffany’s)里的日本房东,由龅牙、斜眼的米基·鲁尼(Mickey Rooney)饰演,还有1984年《十六支蜡烛》(Sixteen Candles)里操着浓重口音的外国学生龙德东(音),他至少是由亚裔美国演员渡边戈登(Gedde Watanabe)饰演的。许多亚裔美国人看了这些描绘,不由得蹙起眉头,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可能会受到同学或随便什么人(包括成年人)的嘲笑,当着他们的面模仿眯缝眼、龅牙和口音。
这是一种匮乏叙事——缺少看起来像是我们的角色,而当那些角色看起来像我们时,并不具有真正的人性。
一种解决方案是改变讲故事的方式。我记得18岁那年看了谭恩美的畅销小说《喜福会》(The Joy Luck Club),感到非常震惊和欣喜。我当时甚至都不知道还有亚裔美国作家的存在(她之前其实还有很多)。然后,王颖根据这本书拍摄了一部电影,有那么一刻,亚裔美国人体验到了丰富叙事——一本书和一部电影,充满了复杂的、人性化的亚裔美国人物和故事。
尽管如此,《喜福会》并不是我们希望中的突破。我们依然没有亚裔美国人主演的主流电影。与此同时,好莱坞继续与白人演员一起重拍亚洲电影,由白人演员扮演有亚洲名字的角色,让白人演员担任主演,拍摄发生在亚洲的电影。
教训是,如果不能拥有一部分经济,那么仅仅说出我们自己的故事是不够的。我们在20世纪的好莱坞没有影响力,正如我们在出版、政治和公司最高层几乎没有影响力。



广告
正因如此,单一的突破性作品本身不能创造一种丰富叙事的经济。如果《疯狂的亚洲富人》成功地改变了好莱坞观察和呈现亚洲人与亚裔美国人的方法,那么,这不仅仅是因为这部电影很好,或者至少是能盈利,而且还要归功于几十年来,好莱坞成百上千的亚裔演员、编剧、导演、制片人、经纪人等长期、缓慢的工作。
《疯狂的亚洲富人》应该只是一个令人感觉良好的娱乐,它讲述新加坡的富裕华裔人士的故事,并且碰巧由亚裔美国人主演。但我们没有足够的电影讲述贫穷的亚洲人、理智的亚洲人和非华裔新加坡人的故事;还有那些想要推翻全球资本主义制度的革命亚洲人,正是这种资本主义制度,使那些极为富有和无知无觉的亚洲人有了这样的生活方式,如果他们是白人,也会同样问题重重。所以《疯狂的亚洲富人》比只是讲述极为富有的白人的故事更有意义。
对于亚裔美国人来说,如果《疯狂的亚洲富人》成功,那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成功;如果它失败了,那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生活在匮乏叙事经济中就是这样的。
如果我们能够实现丰富叙事的经济,那么一部关于亚裔美国人的糟糕电影将只会是一部糟糕的电影。一部优秀的电影会很棒的,但是一部平庸的电影也没什么大不了。一部关于亚裔美国人的平庸电影不会扼杀什么人的职业生涯,也不会被视为亚裔美国人的失败,就像一部由白人拍摄、关于白人的平庸电影对白人没什么影响。
对丰富叙事的真正考验是,当我们奢侈到可以拍摄平庸的电影时,就算拍出平庸的电影,我们还可以得到拍摄更多平庸电影的机会,就像好莱坞可以继续拍摄大量关于白人、特别是白种男人的平庸电影一样。
这是平等的一种衡量标准——平庸的权利,以及从平庸中得到回报的权利,而不是对亚裔美国人和《疯狂的亚洲富人》所施加的那种要求,即必须出类拔萃才能被看到。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2-13 10:54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