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纪念日里忆同窗 —— 李卫平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含羞草




UID 12338
精华 0
积分 244
帖子 23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11-18
来自 澳大利亚
发表于 2011-11-17 08:08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纪念日里忆同窗 —— 李卫平


每年的11111111分是澳大利亚的传统纪念日(Remembrance Day)

这个纪念日(又称罂粟日,停战纪念日)是一个祭日。因为在191811个月1111小时的时候,英联邦国家与德国签署停战。从此,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式宣告结束。后来,在每年这一天的十一点时,大多数的英联邦国家,甚至包括那些参战、观战并援助的国家,比如美国、法国、比利时、德国、香港、以色列、意大利、荷兰及波兰等国,都要举行不同形式的纪念活动,来悼念那些在执行任务中不幸牺牲的军队成员们。

在有些国家,人们会自愿以献红罂粟花的方式来悼念那些烈士们。而献红罂粟花的习俗来自一位一战期间加拿大军医约翰麦克雷中校(Lieutenant Colonel John Alexander McCrae)的诗歌《在佛兰德斯战场》[]。因为,在当时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之中,在最惨烈的佛兰德斯战场上,一丛丛盛开的罂粟花恰好绽放其间。此后,人们便用那一束束,象征烈士血洒战场,如火如荼的艳红罂粟花表示敬意。

然而,在澳大利亚每年这一天的十一点整,无论那一天是在工作日,或是在公共假期里,无论你是在公共场所的机关、学校、工厂、企业、俱乐部、商店里,或是你正在乘着公共交通的火车、渡船及公共汽车,甚至你正行走在繁忙的大街上,你都会听到洪亮的广播声:提醒大家这一特殊的纪念日,并要大家为在战争中牺牲的烈士们默哀悼念一分钟。于是,忙碌的人们,立即像电影里的暂停镜头似得:霎那间一切动态嘎然而止,大家主动地放下了手头的一切工作,商店里及大街上的行人们也停住了脚步,甚至连婴儿们也停止了喧闹,大家一起静默起来……直到广播告知大家悼念仪式结束为止。

今年的1111日更为特殊,因为它是2011-11-11:年月日都是11”;再加上当天的111111秒,便构成了:11-11-11 11:11:11。当然,喜欢寻求独特、刺激的人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时刻。

一大早,定时叫醒我的收音机里就传来了一阵阵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声音,那是一对对等待结婚的新娘新郎们按捺不住的兴奋喜悦以及人们的喝彩声。据统计,世界上在这一时刻里,有两万四千多对有情人将终成眷属。

无独有偶,每年的1111日也是流传于中国时髦年轻人中的光棍节,而且今年是带11尾年份的1111日,则特称为:世纪光棍节。于是,大陆的小伙子和姑娘们也不失时机地娱乐结混过节。各个国内外中文网站更是沸沸扬扬地喧闹不止。

一上班,我的注意力就被这一个又一个的新闻完全吸引住了。于是,我像往常一样,在办公室里电脑前忙碌着……根本忘记了:在今天这一特殊的时刻里,还有一个更特殊的活动!

十一点整时,突然,办公楼上下响起了广播声:今天,十一月十一日,是我们的纪念日。。。请大家为在战争中牺牲的烈士们静默。

于是,大家停住了所有的工作,整个办公楼静得似乎能听到旁座的呼吸声,大家开始了默哀……

一分钟,与一天24小时相比,与一年365天相比,似乎是微不足道;而每年的这一分钟的停顿,这一分钟的安静,这一分钟的默哀,随着呼吸的起伏,心跳的撞击,一秒一秒,这六十秒针的嘀嗒声走过,它却能奇迹般地、足够让你想起来那些你应该想起来的、但却因为在忙碌中忘却了的人与事。我就是在这一分钟的静默中,想起来了近几年里几位英年早逝的好友,其中也包括去年429日因肺癌而去世的大学同学李卫平。

197836日星期一,是我们大学开学的喜庆日子。这是文革后统考招进的第一届大学生,因缺师资、少教材,整个数学系也就只招收了我们这唯一的一个汉族班:77-1班。班上聚集了12年来毕业与应届的,大大小小的高中生们,班里住校生加走读生共有61人。于是,为了管理方便起见,辅导员在头一天早上,就根据教室里的三行座位,把全班人分成了三个小组:男女不同桌,每人坐在被指定好了固定的座位上。我与一位来自地质局的工人林丽霞同桌,坐在我后面的是一位看似身单体弱的,和我一样来自于兵团的知青,叫李卫平;他的同桌是一位文质彬彬的铁路局中学教师梁振源。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一定座,就坐了整整大学四年。因而,久而久之,我们也从不知到互知;由此,相互之间也就产生了许多不大不小的故事。



我们的小组合影(前排右一为李卫平)

初进校时,我和同桌林丽霞都留着长过腰的一对大辫子,而林丽霞那对又黑又粗的大辫子更长,甚至长过双膝,几乎达到脚裸跟。所以更多的时候,林丽霞总是把她的大辫子高高地盘起来,而我却任其自然。结果每次我要低头写字时,辫子总是不听话地滑落在胸前,我也会常常无意地将长辫甩到后面。然而辫子经常打在后座李卫平的脸上,可我却浑然不知。那时,我们男女互相之间并不多说话。于是,他便悄悄地把我的长辫紧紧地夹在我的椅子和他的课桌之间。多少次,我因前倾身写笔记而遭其暗算!他也常常为此得意。于是,我俩之间明争暗斗、你来我往的辫子战争一直持续到临毕业前夕,直到为了赶时髦烫发而剪掉了那对惹事的辫子为止。

记得在大四的学期里,有一次,我们小组周末组织大家骑自行车去南山郊游。自行车数只够两人一辆,自然是男生带女生。我已记不清楚我是谁骑车带去的,只记得我们带着录音机,放着校园里流行的歌曲,大家欢笑着,唱着歌,一起留影,共同度过了一个轻松愉快的周末。




南山郊游留影(后排左一为李卫平)


毕业后,我们便各自分道扬镳。除了1992年我初次回国时,我们在同学的聚会上见了一面后;再相见时,已是2007年我再次回国,参加我们大学同学举办的进校30周年的聚会了。

那时,李卫平已在上海做教师工作十多年了。当时他已经诊断出肺癌,正在做化疗。因而,那次他没能参加我们在新疆的同学聚会,而是他们全家人专程赶到我在上海下榻的旅馆里与我相见的。与上次见面不同的是:他的脸上多了副眼镜,头发大概是因为化疗的原因而脱落了许多,身体也比从前宽厚了许多,他已明显地步入了成熟的中年期。尽管那时他正在与不治之症抗争,然而他的精神依旧朝气泰然,让我敬佩,更让我错觉地认为到:那一切的担忧都会过去的,他一定会战胜病魔的。最让我感到尴尬意外的是:他还赠送了我一袋四盒套装的《珍稀白茶》,而我却两手空空,无以准备。

我是个既不常喝茶,也不会品茶的人,从前也未曾听说过有白茶之说。回到澳洲后,出于好奇,我打开了一盒来冲泡。一口茶喝下,让我顿时感到神旷心怡,口里清香甘甜。茶喝完后,我甚至连那莹薄剔透,碧绿的茶叶也不想放过。把它放入口中,慢慢地细嚼着,回味着那种清香……真是好茶!

也就是在我掉以轻心的时候,2010429日午饭后,突然一个只有题目而无内容的电子邮件落入了我眼中:阿姨,我爸爸李卫平于2010-04-29-12:40am去世。我顿时如雷灌顶,完全怔住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悟过来,却看不清电脑上的任何字……这时我才发觉,我早已是泪流满面!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办公室里,于是,我尽快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半个小时后,我才给李卫平的女儿回信:

震惊!一时无法找出合适的话来形容我现在的悲痛。
今晨你在他身边吗?他走得安祥吗?
愿上帝保佑他!

同学成静得知噩耗时,当即写了一首哀李卫平的藏头悼念诗:

哀音忽自传故乡,
李桃它年何芬芳!
卫待酸辛妻女泪,
平和谦均哭同窗。

其实对李卫平的去世之事,我似乎早已有了思想准备,但却暗暗地藏有侥幸的心理,认为他能度过这一关,好起来的。至今,我仍免不了为李卫平的早逝感到惋惜和难过。尽管我们之间只有过几次浅浅的交往,甚至从未在意过彼此,然而就是这种淡淡的同学友情,却能够经得起时间岁月的流逝。每当我们再次相会时,仍能感觉到我们的年华重返,一切如初。我珍惜这份同学情,更怀念它。

明年是77届大学毕业的三十周年。国内同学提议聚会,并征我们的同学回忆录。我于是就写下了我在纪念日里对李卫平的追忆。既算是交上了我的作业,也表达了我忘却李卫平一周年忌日的歉意。


[ 本帖最后由 含羞草 于 2014-5-14 04:31 PM 编辑 ]





何故爱含羞,近身叶便收。细刺花姹紫,为谁暗香幽?
顶部
含羞草




UID 12338
精华 0
积分 244
帖子 23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11-18
来自 澳大利亚
发表于 2011-11-27 11:0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纪念日里忆同窗 - 李卫平


[] 诗歌原文

《在佛兰德斯战场》手稿
In Flanders Fields   

In Flanders fields the poppies blow   
Between the crosses, row on row,   
That mark our place; and in the sky   
The larks, still bravely singing, fly   
Scarce heard amid the guns below.   
  


We are the Dead. Short days ago   
We lived, felt dawn, saw sunset glow,   
Loved and were loved, and now we lie   
In Flanders fields.   
  


Take up our quarrel with the foe:   
To you from failing hands we throw   
The torch; be yours to hold it high.   
If ye break faith with us who die   
We shall not sleep,   
though poppies grow   


《在佛兰德斯战场》——翻译


在佛兰德斯战场,罂粟花随风飘荡
一行又一行,绽放在殇者的十字架之间,
那是我们的疆域。而天空
云雀依然在勇敢地歌唱,展翅
歌声湮没在连天的烽火里
  

此刻,我们已然罹难。倏忽之前,
我们还一起生活着,感受晨曦,仰望落日
我们爱过,一如我们曾被爱过。
而今,我们长眠
在佛兰德斯战场……
继续战斗吧



请你从我们低垂的手中接过火炬,
让它的光辉,照亮血色的疆场
若你背弃了与逝者的盟约
我们将永不瞑目。纵使罂粟花依旧绽放
在佛兰德斯战场……


作者简介

约翰·麦克雷中校(英文全称:Lieutenant Colonel John Alexander McCrae),诗人、医生、作家、艺术家和一战士兵,1872年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圭尔夫市。一战期间,他在欧洲战场写下著名诗篇《在佛兰德斯战场》,流传甚广。1918年,麦克雷因病逝世。1966年,其在安大略省的出生地——麦克雷故居被加拿大政府辟为国家历史遗址。

写于2011年11月16日

[ 本帖最后由 含羞草 于 2014-5-14 04:43 PM 编辑 ]





何故爱含羞,近身叶便收。细刺花姹紫,为谁暗香幽?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11-11-28 07:2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回复 #1 含羞草 的帖子

悼念同学是令人伤感的事,因为会对这一辈人的命运起预示作用。

我的高中和大学同班同学中,迄今还没听说有过去了的,可说是万幸。其他班级已有走了的,甚至比我们年轻的年级也不乏有人过世。我有大学同学的小学班里还有自杀的被杀的以及杀人后被判死刑的。

顶部
含羞草




UID 12338
精华 0
积分 244
帖子 23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11-18
来自 澳大利亚
发表于 2011-11-29 04:4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3 楼兰 的帖子

“悼念同学是令人伤感的事,因为会对这一辈人的命运起预示作用。”是啊,真不能往深处多想!最好是珍惜今天有的同学友情吧。





何故爱含羞,近身叶便收。细刺花姹紫,为谁暗香幽?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12-2-3 06:1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回复 #2 含羞草 的帖子

前些时读过这篇,现在再读,感觉含羞草是很重感情之人。对关系一般的同学都有如此之情,可贵可敬,但也有点心思太过,容易伤到自己的身心。文里有些字句写的也有点不够吉利,最好改掉吧。

愿你遇事都往开里想。每天都会有人要离去,无论泰山鸿毛,只要心怀坦荡,走的其所,给后人多留些欢乐。而活着的人更该乐观地看故人和今人,快乐读过每一天!

顺便问一哈,照片里哪位美眉是含含哇?

顶部
含羞草




UID 12338
精华 0
积分 244
帖子 23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11-18
来自 澳大利亚
发表于 2012-2-3 10:1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5 楼兰 的帖子

最后不吉利的一段删了。

祝我能走好运。





何故爱含羞,近身叶便收。细刺花姹紫,为谁暗香幽?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23 03:53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