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旗袍姊妹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283
帖子 1177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5-10-1 04:41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旗袍姊妹

September 27, 2015, 6:40 am 2275 次

紐約時報廣場的旗袍快閃一角。( 呂賢修/攝影)


街頭贈送旗袍,希望西方女性能因愛旗袍,學習了解中國。(莫卡莉/提供)


傳統繡工的龍鳳圖案最受婚禮歡迎。( 呂賢修/攝影)


家長藉旗袍讓孩子接觸中華文化。( 呂賢修/攝影)


吳霞與母親平惠子。( 呂賢修/攝影)


中華歌舞團今年中秋穿改良式的水墨染色旗袍表演。(馮潔/提供)


穿旗袍讓人「越老越有自信」。( 呂賢修/攝影)


「和平」兩字寫在經改良適合西方人體形的寬鬆旗袍上。(李依凌/提供)


豎領、繡扣、寬邊為經典元素。( 呂賢修/攝影)


李依凌相信旗袍品牌能在海外生根。(李依凌/提供)


9月10日紐約時報廣場的旗袍快閃群舞。( 本報檔案照)


旗袍派對現場宛如變裝舞會。( 呂賢修/攝影)


刺繡的團花可用於點綴。( 呂賢修/攝影)


俄羅斯歌舞團請中國師傅設計,當地裁縫為馮潔訂做的旗袍。(馮潔/提供)


孫靜保留著30年前結婚時母親為她縫製的旗袍。( 呂賢修/攝影)


練習台步及舞蹈,外型優雅也有助健康。(莫卡莉/提供)


紐約時報廣場的旗袍快閃一角。( 呂賢修/攝影)

從15萬人同步秀旗袍挑戰世界紀錄、全球中國旗袍節、聯合國走秀,到選美大賽及紐約時報廣場的「快閃」群舞,甚至老人中心、小學的才藝表演,中國旗袍熱浪正湧進華人社區,各主要城市也紛紛成立旗袍會。海外最熱情的這群支持者,想藉此尋回青春記憶,也視為健康新指標。有人認為這象徵文化抬頭、愛國精神,也有人視為過度炒作,有違傳統,不久必將退燒。
海外華人共同記憶
穿著火紅色、高領旗袍站在「世界十字路口」,聽到西方路人對她高喊「我愛中國!」對於這股旗袍熱潮,馮潔認為全世界傳統服裝各有風格,中國歷史上,唐代服裝雖飄逸,只有旗袍能適應現代生活節奏。中國現在用旗袍滲透西方文化,熱浪背後是屬於那個時代海外華人的共同記憶。
她回憶起20年前第一次到時報廣場的震撼感,當時她也像這位路人一樣激動。身為滿族正黃旗後裔,她笑稱自己原應是位格格。童年時,家中長輩都穿旗袍,她也跟著穿,感覺屬於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但小孩好動,總覺得不舒服。隨年齡增長,才越感受這種味道。丈夫是西方人,多年來她參加派對或慶祝農曆新年,一定穿旗袍,「讓大家一眼就看出我是中國人」。學習琵琶,她14歲開始穿旗袍登台,特別是在國外這些年,每次穿旗袍上場,像是有一種特殊魅力,總能感受台下觀眾的讚嘆。記得在俄國參加民族器樂大賽時,與俄國演奏家的大裙子、大袖子不同,典雅的旗袍一上場,立刻引來掌聲。她還留著一件綠色旗袍,是當時俄羅斯貝加爾湖歌舞團請中國師傅設計,當地裁縫為她做的,後來她還曾穿著在茱利亞音樂學院登台、到電視台表演,這件旗袍像保留了那段記憶。
她說古典旗袍越往下越窄,但演奏需長時間坐著,旗袍臀部不能太合身。她偏愛改良式旗袍,比如領口不能扣到脖子,以免影響彈琴時呼吸。她也愛坎袖,肩線在手臂的起點,顯的手臂修長。曾趕時髦訂製過露背的旗袍,她說近年比較少露了,甚至開始穿有袖子的旗袍,或在群襬求變化,做了件下半身是魚尾裙的旗袍,走路飄逸生風。2009年至今,她帶領紐約中華歌舞團,每年參與社區中秋國慶晚會演出。團員擅長跳舞,個個身材都好,所以愛穿旗袍。她們總問:「馮導,何時能有旗袍表演?」但旗袍太窄,適合走秀,很難跳舞。
這次參加時報廣場活動起了頭,今年中秋也穿改良式的水墨染色旗袍表演。美國人的穿衣風格是寬大舒適,但穿旗袍若大步走,會露出不該露的地方,坐姿不正,腰部也太緊,她說穿上旗袍,不自覺會端莊起來。團員們穿旗袍,中華兒女的自豪感會油然而生,這是穿別種服裝沒有的體驗,排練也更有紀律。此外,團員的子女也常穿旗袍,像是種文化滲透,在講求開放的美國,體驗中華文化的典雅。
專屬女性的健康社團
廣西出生,父母都是漢人,莫卡莉常因長相被誤認為新疆人、混血小孩,小時候表演,老師也總要求她穿洋娃娃服裝。為證明自己,她自幼便特別愛好中華文化,第一次穿唐裝登台,便愛上中式服裝。18歲參加業餘話劇團演出,只有五句台詞,不料獲得最佳配角獎,獎勵包括免費做一件衣服。她做了生平第一件旗袍,印象中只記得宋美齡穿的寶藍色絨布旗袍,所以做了一件類似的款式。裁縫師傅說這不適合小丫頭,但她堅持,結果大家都說美。這件旗袍後來也伴隨她來美。目前有10多件旗袍,她偏愛偏傳統款式,高領、有漂亮盤扣、精緻滾邊。每次穿旗袍要扣整排扣子,都感慨古代女子「真不趕時間」。
因中國流行旗袍會,加上愛表演,去年秋天她先發起微信群,幾天便吸引上百人參加。今年3月成立紐約旗袍會,並加入中國旗袍會,紐約旗袍會變成為紐約分會,也是休士頓、芝加哥、新澤西、洛杉磯、舊金山、達拉斯、拉斯維加斯、亞特蘭大等地的姊妹會。
她比較,中國旗袍活動有婦聯、文聯支持,海外則有些賣旗袍、收會費,鑽石級會員送名貴旗袍,可參加高級酒會,拓展人脈。但她強調草根性,不希望會員僅是一頭熱。她說,有人只參加大型活動,為了照相加入旗袍會,小活動不願付出。她也不會因為某位會員高大、漂亮,表演時就能多走兩圈,反而是讓那些經常參加訓練、演出不遲到的人增加登台機會。她認為海外旗袍組織仍在磨合期,有待觀察。
3月第一場春節聯歡茶會,雖然當天大風雪,仍有80多人參加。她回憶,許多人都是第一次親眼看到旗袍群舞,大受感動。5月參加挑戰世界紀錄的「全球旗袍同步走秀」,因為時差,紐約晚上10點才開始,沒想到仍有近200人參加。
她印象深刻的是,大都會博物館舉辦「鏡花水月」特展時,成員們組隊穿旗袍參觀,進館前便有路人鼓掌,她們欣賞櫥窗內的旗袍時,一旁的西方遊客則欣賞她們。9月3日中國舉辦閱兵儀式,有公司贊助旗袍會在海外宣傳軟實力,由中國訂了100件旗袍,當天傍晚成員們在曼哈坦中城街頭發送,現場有小帳篷可試穿,尺寸從L到XXXXL,「穿得下就是妳的」。她也希望這些西方女性能因愛旗袍,學習了解中國。今年中秋,協會並受邀至史泰登島植物園的蘇州園參與演出。
男性有商會、同鄉會、打球等交友機會,但女性常為配角,許多人覺得旗袍活動好處多,能學習抬頭挺胸走台步。成立至今,因成員人才濟濟,周末有免費的儀態、化妝、女紅課程,表演機會多,平日下班後也常有舞蹈排練。收腹、挺胸、壓肩、拔高,老師還提醒,穿旗袍不可大喊大叫。她說有成員的丈夫好奇妻子為何每天漂亮出門,還派孩子跟著,發現原來「嫁給了旗袍」。為了愛美,放下麻將,開始鍛鍊,許多人脫胎換骨,能自己拉上背後拉鍊,也像一種健康、靈活的指標。減肥是大家常聊的話題,因為身材一變形,穿旗袍立刻能感受到。她認為,穿旗袍就是慢慢修練, 越老越有自信。
搶搭美麗末班車
美國中華知青聯合會今年夏天成立了旗袍隊,組織者孫靜收藏20多件繽紛旗袍。這次她手持大型中國結,與20多位隊員參加時報廣場快閃活動。她說從沒上過這麼大的舞台,見這麼多人愛旗袍,大家都很開心。穿紅衣服的配綠花,綠衣服配粉紅花,合照時人人興奮地往前擠,好像忘記了年齡。
她回憶,自己是小姑娘時,社會提倡艱苦樸素,衣服全是灰黑、土黃色,最好還有補釘。沒機會穿漂亮衣服,許多人感覺虧了,總想找機會補償自己。今年參加旗袍選美,也是她第一次參加選美活動,年紀已不適合穿泳裝登台,她認為旗袍助許多人一圓選美夢、舞台夢,感覺趕上了風潮。她說,有機會打扮,還能表演,是種福氣,「好像搭末班車,美好的東西要趕緊搶」 。
孫靜是哈爾濱人,1985年結婚時,母親親手幫她做了件旗袍以及白色婚紗。那個年代,很多朋友結婚,只有一身藍毛料,想穿旗袍要到照相館借。母親在文化館工作,有機會接觸漂亮的舞台服裝,幫演員打理時順便學裁縫。因為喜歡紫色,母親當時挑了塊紫色有葡萄花紋的絨布,在那個年代,已算鮮豔。現在,母親、丈夫皆已離世,她只剩下這件充滿回憶的旗袍。
她說,旗袍隊帶動許多退休後很少外出的家庭主婦,買一件旗袍參與。知青聯合會的舞蹈隊員,很多高大、漂亮,但旗袍隊的條件只需健康、快樂。旗袍能展現女性魅力,大家先練習兩肩、臀部、腳後跟貼牆站立,人站直了,外型優雅也有助健康。她喜歡在老人中心表演,感覺自己還很年輕。
來美17年,每次回中國都會買旗袍。丈夫過世後再婚,對方是西方人,特別著迷中國文化,她因此更喜歡買各式唐裝。穿著青花瓷圖案的短旗袍,從項鍊、手鍊、耳環、鞋子,全套青花瓷,她介紹自己有長短旗袍各十件,還有十幾雙鞋及各種首飾搭配。有衣領的旗袍演出穿,排練時穿無領旗袍,高檔派對穿絲質長旗袍,跳舞表演穿印花布料短旗袍,她偏愛一件金龍配紅蕾絲的短旗袍,「顏色鮮豔才能搶鏡頭」。
她比較,訂製的旗袍,穿在身上不會有皺折,但要送乾洗。現代布料比較好清理,許多花色變化,傳統繡工做不到。她現在看到明星穿旗袍的照片,也會留意布料、剪裁,猜想哪些顏色會流行。以前買一件衣服總想穿很久,但現在買便宜的,只穿一次也不心疼。一聽到別人誇旗袍漂亮,她的背馬上就挺直,脖子也不酸了。
愛美就一起穿吧
中秋前夕,美國旗袍文化藝術協會在紐約一處酒吧舉辦「中秋懷舊旗袍舞會」。燈光美、氣氛佳,台上有人穿碎花旗袍唱著昔日上海流行的老歌,彷彿是場變裝舞會,每個人穿上旗袍就便脫胎換骨,50、60歲的大姊,也隨音樂熱情起舞。最常見的畫面,是三五人高舉手機,擺出嫵媚姿勢自拍、合照。
上海人Lily來美八年,畢業後留下工作。她說奶奶、母親那一輩都愛穿旗袍,但自己過去在國內與多數年輕人一樣,愛穿韓國風或歐美時裝,反而是出國時間久了,開始思鄉,除了吃中國菜,穿旗袍似乎也是解鄉愁的一種方式。參加旗袍會不同主題的活動,也能認識新朋友。 開始關注旗袍,她才感覺過去對此文化認識太少。身在海外,不好講究,都買中國出口的旗袍,讓師傅修改,展現線條美,但款式有限,也少見國內講究的繡工。平常上班沒有機會穿,擔心別人以為是萬聖節打扮。參加活動,大家一起穿,才不會不好意思。若愛漂亮,想多穿,就要多參加活動。
十歲的吳霞上台表演歌舞,舉手投足充滿自信。學古箏、鋼琴、芭蕾,受母親影響,她說穿旗袍讓自己感覺高貴,也對學中文更有興趣。學校規定穿校服,每個月有一天可穿便服,印度同學會穿傳統服飾,她總選擇旗袍。同學都很好奇,她介紹這是「中國很美的傳統服飾」。她最想和媽媽穿一樣的衣服,還在中國買了一套母女旗袍。
Ruby跳國標舞十多年,平日是服裝設計師,為人設計、訂製國標舞、爵士舞服裝。穿著自己設計的長紗旗袍起舞,她看好改良式旗袍市場,保留部分旗袍元素,但更像晚禮服。旗袍活動吸引了許多愛美的女性,歐陽平修帶來整套茶具,做茶道示範,推廣健康、茶香與美容。她認為旗袍與茶都有不言自喻的高貴,也都需要細細品味,是最佳搭配。
從事女性皮包進出口生意,王真真發起美國麗園旗袍協會,她說:「現在華人女性,衣櫃裡若沒有一件旗袍,就落伍了。」她認為旗袍單件便很搶眼,最多搭配珍珠首飾就很好看,配女士短西裝也有古典美,相信今年秋冬,適合搭配旗袍的圍巾會在華人社區開始流行。過去主要進口休閒的中型包,看好此趨勢,她也進口一些閃亮、鑲珠的小手提包。 喜歡旗袍,但一直感覺沒機會穿,去年至中國、香港旅行,看到販賣各種改良式旗袍,認為平日也能穿,在西方人的環境顯眼但不突兀,比如胸前開孔的性感款式,半透明的黑紗,可說千變萬化,開始一頭栽入旗袍世界。
她說過去穿旗袍,總有人以為是辦喜事,會道聲「恭喜」。但現在華人派對已四處可見旗袍,年齡層也更廣。好友喜歡互傳穿旗袍的漂亮照片,更推動了風潮。她認為流行就是美,再漂亮的東西,不流行也難推廣。常見韓裔、印度裔出席正式場合穿傳統服裝,她相信華人也應該如此,並非只有婚禮、春節才穿。「低調的性感、含蓄的華麗」,她認為旗袍適合東方女性個性,不像西方禮服,動輒露胸、露背。因為旗袍會接連成立,大家互傳訊息,自己已買了20多件。也因為流行,不需再像過去,一件旗袍穿一輩子,每次活動、聚會她都想穿不一樣的旗袍。目前她最喜歡的,是一件白色繡有玫瑰的旗袍。但參加活動,多數人都喜歡亮麗,擔心自己相形遜色。女性友人聚餐、參加派對也會相約一起穿旗袍,增加時尚話題。她說過去大家愛聊首飾,現在則聊旗袍。為了穿旗袍好看,她開始減肥,算是意外收穫。穿著旗袍唱歌,常幻想自己是鄧麗君,也增添許多樂趣。
過度炒作適得其反
專營旗袍訂製,紐約上海鴻翔名店負責人Simon朱說,近期各類活動頻繁舉行,幾乎每天都有人來問旗袍,尤其是表演的隊伍。但他堅信「傳統就是傳統」,許多人不懂旗袍文化的深度,撿便宜、買現成,不搭氣質。回中國觀察,也是鋪天蓋地,大家穿得紅紅綠綠,已脫離旗袍的含蓄美,他認為過度炒作反而背離真正的文化。
開門迎面而來是一整牆布料,他說:「樣式可改良,布料必需堅持。」上海出生,童年時家家都有縫紉機,母親、哥哥也有一雙巧手,愛做衣服。耳濡目染,他16歲讀縫紉技校,製作旗袍至今已超過30年。1998年來美,先在一家旗袍店打工,好奇老闆交貨後不保留客人尺寸資料。老闆回答,因為一生穿一次。他才體會到文化的差異。在上海,常有老主顧終生跟隨一家旗袍店。他說華人社區對旗袍的需求一直存在,尤其是婚禮,雙方母親及新娘會各訂做一件。即便是本地出生,母親多會堅持女兒在婚宴中換穿旗袍亮相、敬茶。過去許多本地出生的華裔新娘,來量身時都說是受母親逼迫,但真穿上身後,心情立刻改變。也有人認為中國落後,旗袍難上台面。但近年多能感受中國崛起,旗袍也成為西式婚禮、宴客中的重要的東方元素。有人選擇較花俏的兩截式、翻領鳳仙裝,方便跪下敬茶,也有人要做A字形,大裙襬跳舞好看。參加婚禮,覺得漂亮,好友間互相介紹,形成另一種流行。
店內有300多種布料,他指高級布料才能展現品味。現在有許多仿的絲緞,穿上身感覺完全不同。好的布料一碼40、50元,訂做一件約1000元,但街上一件旗袍才賣100元。鑲亮片龍鳳的布料,質感也完全不同,做好時必需在身體中央,此外如刺繡的團花,都是市面流行的印花布料無法取代。半透明的紗,質感似雪紡,西方蕾絲布料,染上中國紅,一滾邊便有高貴質感。
有客人來自加拿大、英國,可見海外訂做的店越來越少。他說很多人想買現成,稍微修改便可,另一原因是沒人想認真學此手藝。拿出一張分類仔細的量身表,項目包含:衣長、肩寬、領高、前胸、後背、胸圍、胸高、胸寬等十餘項。他說興趣與耐心最重要,客人若是駝背、斜肩,要看準體型才做。薄布料難平整,作法也不同。打樣、圖案定位、縫製、試穿、完工,一般布料至少需要三天,特殊布料更久。
現在婚紗店流行全包服務,出租旗袍、禮服,他說等於是穿別人穿過的,穿在身上的感覺不同,也騙不了人。網上訂做成為流行,可見訂做仍有市場。他認為年輕人追求流行之餘,也應認識傳統。
自創品牌傳承文化
青年藝術家、服裝設計師李依凌,在今年紐約時裝周有兩場書法旗袍秀,將她的父親,知名書法家李國棟的作品印在旗袍上,並自創品牌「李國棟書法時裝」(Li Style),也看好西方高級訂製市場。她認為書法是中國最原汁原味的藝術,父親也一直想在海外推廣,她因此嘗試結合兩者,穿在身上,就像流動的宣傳牌。
中國旗袍在聯合國另有一片天地。她回憶,2011年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李保東輪值安理會主席時,夫人侶海林宴請各理事國大使夫人,受委託設計旗袍作為禮物。她逐一量身,參考各國國旗、國花,及個人身材、氣質、年齡,挑選她們最愛顏色,設計讓人印象深刻,之後吸引許多聯合國官員妻子訂製,開始小有名氣。
聯合國大使夫人協會後來舉辦時裝走秀,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籌款。100多國大使夫人登台,節目也包含中國大使夫人、副大使夫人及駐外女性員工的旗袍走秀,旗袍再次走上世界舞台。去年婦女節活動,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總領事孫國祥夫人王敏等30多位家屬及女性官員一起上台走秀,也是她們首次穿旗袍面對各國領事夫人。其他如聯合國總統夫人晚宴,模特兒書法旗袍走秀也曾是活動亮點。
李依凌說,李國棟的行楷受許多西方人喜愛的熱度依序為:和平、福、壽、友誼萬歲、禪。尤其是「禪」字,在經改良適合西方人體形的寬鬆旗袍上,有種獨特的安逸感。「福」字圓滿,「飛」字則像小鳥飛翔的圖案,不懂中文的人也能欣賞。她說旗袍從衣領、滾邊、盤扣,無一不講究,是最好的文化推廣題材。展現人體的曲線美,走到哪都像一幅畫,結合書法更充滿想像空間。
她認為國家應保護傳統,但推廣需跟上時代。若一成不變,永遠只是民俗服裝。比如西方人喜歡內外都是絲質的舒適、高貴,設計也結合墊肩及西式衣領。目前尚未量產,仍以私人訂製為主,但她相信旗袍能在美生根,有屬於自己的品牌。
愛國具有附加價值
從事時裝設計相關事業30多年,美國時尚與藝術研究院院長許權榮說,中國流行服飾全面西化,服裝工業也長期為國外加工,旗袍變成餐館、茶館服務人員的制服,國服淪落至此,令人感慨。但最近趨勢可見,隨著文化自信抬頭,旗袍地位也開始上升。
他指出,中國產生的新貴族需要與眾不同,通常衣服、汽車最好下手。一件量身訂做旗袍,需要大量繁複的手工,外加金銀絲線,自然被視為貴重的服裝。高級訂製是高端市場,成功者都想追求,女性也怕在派對上撞衫。高檔的服裝訂製,可以掩飾身材缺陷,加上許多官夫人愛穿旗袍亮相,助長此趨勢。旗袍也滿足了現代女性追求的個性化,加上文化自尊的上升,出現穿旗袍是愛國象徵的附加價值。
中國傳統服飾保守,尤其是清朝,真正改變在清末民初,對滿族服裝的西式改良,也是女性新審美意識的抬頭。旗袍結合西方元素,加入中國圖案及錦繡,成為目前的基礎。他認為,服裝藝術必需動起來才美,若隱若現,在動態中展現女性的美。
旗袍剪裁、款式變化有限。旗袍講究推碼,西方則重視立體剪裁、拼貼,所以款式變化大,方便大量製造。他指西方時尚的中國元素,多來自旗袍,如豎領、絲綢、雪紡、蘇州緞,或龍鳳、梅花圖案等。中織、中紡出口這些競爭力高的面料,中國裁縫繁細的針工,也被視為東方元素。
他發現,近年的旗袍熱潮,並非由服裝界引起。比如中國旗袍總會發起人,本身非服裝領域,更像一場文化活動,許多女性感覺自己若沒件旗袍,好像就落伍了,風潮並透過媒體傳到國外。但靠炒作能產生的影響力有限。只要屬於流行,就不可能一直流行,等每個人衣櫃裡都有幾件旗袍時,自然會退燒。此外,過去王室才有的織錦緞,現在已能用電腦織出,有助普及化。炫富型的旗袍,也只是曇花一現。

從15萬人同步秀旗袍挑戰世界紀錄、全球中國旗袍節、聯合國走秀,到選美大賽及紐約時報廣場的「快閃」群舞,甚至老人中心、小學的才藝表演,中國旗袍熱浪正湧進華人社區,各主要城市也紛紛成立旗袍會。海外最熱情的這群支持者,想藉此尋回青春記憶,也視為健康新指標。有人認為這象徵文化抬頭、愛國精神,也有人視為過度炒作,有違傳統,不久必將退燒。
穿著火紅色、高領旗袍站在「世界十字路口」,聽到西方路人對她高喊「我愛中國!」對於這股旗袍熱潮,馮潔認為全世界傳統服裝各有風格,中國歷史上,唐代服裝雖飄逸,只有旗袍能適應現代生活節奏。中國現在用旗袍滲透西方文化,熱浪背後是屬於那個時代海外華人的共同記憶。
她回憶起20年前第一次到時報廣場的震撼感,當時她也像這位路人一樣激動。身為滿族正黃旗後裔,她笑稱自己原應是位格格。童年時,家中長輩都穿旗袍,她也跟著穿,感覺屬於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但小孩好動,總覺得不舒服。隨年齡增長,才越感受這種味道。丈夫是西方人,多年來她參加派對或慶祝農曆新年,一定穿旗袍,「讓大家一眼就看出我是中國人」。學習琵琶,她14歲開始穿旗袍登台,特別是在國外這些年,每次穿旗袍上場,像是有一種特殊魅力,總能感受台下觀眾的讚嘆。記得在俄國參加民族器樂大賽時,與俄國演奏家的大裙子、大袖子不同,典雅的旗袍一上場,立刻引來掌聲。她還留著一件綠色旗袍,是當時俄羅斯貝加爾湖歌舞團請中國師傅設計,當地裁縫為她做的,後來她還曾穿著在茱利亞音樂學院登台、到電視台表演,這件旗袍像保留了那段記憶。
她說古典旗袍越往下越窄,但演奏需長時間坐著,旗袍臀部不能太合身。她偏愛改良式旗袍,比如領口不能扣到脖子,以免影響彈琴時呼吸。她也愛坎袖,肩線在手臂的起點,顯的手臂修長。曾趕時髦訂製過露背的旗袍,她說近年比較少露了,甚至開始穿有袖子的旗袍,或在群襬求變化,做了件下半身是魚尾裙的旗袍,走路飄逸生風。2009年至今,她帶領紐約中華歌舞團,每年參與社區中秋國慶晚會演出。團員擅長跳舞,個個身材都好,所以愛穿旗袍。她們總問:「馮導,何時能有旗袍表演?」但旗袍太窄,適合走秀,很難跳舞。
這次參加時報廣場活動起了頭,今年中秋也穿改良式的水墨染色旗袍表演。美國人的穿衣風格是寬大舒適,但穿旗袍若大步走,會露出不該露的地方,坐姿不正,腰部也太緊,她說穿上旗袍,不自覺會端莊起來。團員們穿旗袍,中華兒女的自豪感會油然而生,這是穿別種服裝沒有的體驗,排練也更有紀律。此外,團員的子女也常穿旗袍,像是種文化滲透,在講求開放的美國,體驗中華文化的典雅。
專屬女性的健康社團
廣西出生,父母都是漢人,莫卡莉常因長相被誤認為新疆人、混血小孩,小時候表演,老師也總要求她穿洋娃娃服裝。為證明自己,她自幼便特別愛好中華文化,第一次穿唐裝登台,便愛上中式服裝。18歲參加業餘話劇團演出,只有五句台詞,不料獲得最佳配角獎,獎勵包括免費做一件衣服。她做了生平第一件旗袍,印象中只記得宋美齡穿的寶藍色絨布旗袍,所以做了一件類似的款式。裁縫師傅說這不適合小丫頭,但她堅持,結果大家都說美。這件旗袍後來也伴隨她來美。目前有10多件旗袍,她偏愛偏傳統款式,高領、有漂亮盤扣、精緻滾邊。每次穿旗袍要扣整排扣子,都感慨古代女子「真不趕時間」。
因中國流行旗袍會,加上愛表演,去年秋天她先發起微信群,幾天便吸引上百人參加。今年3月成立紐約旗袍會,並加入中國旗袍會,紐約旗袍會變成為紐約分會,也是休士頓、芝加哥、新澤西、洛杉磯、舊金山、達拉斯、拉斯維加斯、亞特蘭大等地的姊妹會。
她比較,中國旗袍活動有婦聯、文聯支持,海外則有些賣旗袍、收會費,鑽石級會員送名貴旗袍,可參加高級酒會,拓展人脈。但她強調草根性,不希望會員僅是一頭熱。她說,有人只參加大型活動,為了照相加入旗袍會,小活動不願付出。她也不會因為某位會員高大、漂亮,表演時就能多走兩圈,反而是讓那些經常參加訓練、演出不遲到的人增加登台機會。她認為海外旗袍組織仍在磨合期,有待觀察。
3月第一場春節聯歡茶會,雖然當天大風雪,仍有80多人參加。她回憶,許多人都是第一次親眼看到旗袍群舞,大受感動。5月參加挑戰世界紀錄的「全球旗袍同步走秀」,因為時差,紐約晚上10點才開始,沒想到仍有近200人參加。
她印象深刻的是,大都會博物館舉辦「鏡花水月」特展時,成員們組隊穿旗袍參觀,進館前便有路人鼓掌,她們欣賞櫥窗內的旗袍時,一旁的西方遊客則欣賞她們。9月3日中國舉辦閱兵儀式,有公司贊助旗袍會在海外宣傳軟實力,由中國訂了100件旗袍,當天傍晚成員們在曼哈坦中城街頭發送,現場有小帳篷可試穿,尺寸從L到XXXXL,「穿得下就是妳的」。她也希望這些西方女性能因愛旗袍,學習了解中國。今年中秋,協會並受邀至史泰登島植物園的蘇州園參與演出。
男性有商會、同鄉會、打球等交友機會,但女性常為配角,許多人覺得旗袍活動好處多,能學習抬頭挺胸走台步。成立至今,因成員人才濟濟,周末有免費的儀態、化妝、女紅課程,表演機會多,平日下班後也常有舞蹈排練。收腹、挺胸、壓肩、拔高,老師還提醒,穿旗袍不可大喊大叫。她說有成員的丈夫好奇妻子為何每天漂亮出門,還派孩子跟著,發現原來「嫁給了旗袍」。為了愛美,放下麻將,開始鍛鍊,許多人脫胎換骨,能自己拉上背後拉鍊,也像一種健康、靈活的指標。減肥是大家常聊的話題,因為身材一變形,穿旗袍立刻能感受到。她認為,穿旗袍就是慢慢修練, 越老越有自信。
搶搭美麗末班車
美國中華知青聯合會今年夏天成立了旗袍隊,組織者孫靜收藏20多件繽紛旗袍。這次她手持大型中國結,與20多位隊員參加時報廣場快閃活動。她說從沒上過這麼大的舞台,見這麼多人愛旗袍,大家都很開心。穿紅衣服的配綠花,綠衣服配粉紅花,合照時人人興奮地往前擠,好像忘記了年齡。
她回憶,自己是小姑娘時,社會提倡艱苦樸素,衣服全是灰黑、土黃色,最好還有補釘。沒機會穿漂亮衣服,許多人感覺虧了,總想找機會補償自己。今年參加旗袍選美,也是她第一次參加選美活動,年紀已不適合穿泳裝登台,她認為旗袍助許多人一圓選美夢、舞台夢,感覺趕上了風潮。她說,有機會打扮,還能表演,是種福氣,「好像搭末班車,美好的東西要趕緊搶」 。
孫靜是哈爾濱人,1985年結婚時,母親親手幫她做了件旗袍以及白色婚紗。那個年代,很多朋友結婚,只有一身藍毛料,想穿旗袍要到照相館借。母親在文化館工作,有機會接觸漂亮的舞台服裝,幫演員打理時順便學裁縫。因為喜歡紫色,母親當時挑了塊紫色有葡萄花紋的絨布,在那個年代,已算鮮豔。現在,母親、丈夫皆已離世,她只剩下這件充滿回憶的旗袍。
她說,旗袍隊帶動許多退休後很少外出的家庭主婦,買一件旗袍參與。知青聯合會的舞蹈隊員,很多高大、漂亮,但旗袍隊的條件只需健康、快樂。旗袍能展現女性魅力,大家先練習兩肩、臀部、腳後跟貼牆站立,人站直了,外型優雅也有助健康。她喜歡在老人中心表演,感覺自己還很年輕。
來美17年,每次回中國都會買旗袍。丈夫過世後再婚,對方是西方人,特別著迷中國文化,她因此更喜歡買各式唐裝。穿著青花瓷圖案的短旗袍,從項鍊、手鍊、耳環、鞋子,全套青花瓷,她介紹自己有長短旗袍各十件,還有十幾雙鞋及各種首飾搭配。有衣領的旗袍演出穿,排練時穿無領旗袍,高檔派對穿絲質長旗袍,跳舞表演穿印花布料短旗袍,她偏愛一件金龍配紅蕾絲的短旗袍,「顏色鮮豔才能搶鏡頭」。
她比較,訂製的旗袍,穿在身上不會有皺折,但要送乾洗。現代布料比較好清理,許多花色變化,傳統繡工做不到。她現在看到明星穿旗袍的照片,也會留意布料、剪裁,猜想哪些顏色會流行。以前買一件衣服總想穿很久,但現在買便宜的,只穿一次也不心疼。一聽到別人誇旗袍漂亮,她的背馬上就挺直,脖子也不酸了。
愛美就一起穿吧
中秋前夕,美國旗袍文化藝術協會在紐約一處酒吧舉辦「中秋懷舊旗袍舞會」。燈光美、氣氛佳,台上有人穿碎花旗袍唱著昔日上海流行的老歌,彷彿是場變裝舞會,每個人穿上旗袍就便脫胎換骨,50、60歲的大姊,也隨音樂熱情起舞。最常見的畫面,是三五人高舉手機,擺出嫵媚姿勢自拍、合照。
上海人Lily來美八年,畢業後留下工作。她說奶奶、母親那一輩都愛穿旗袍,但自己過去在國內與多數年輕人一樣,愛穿韓國風或歐美時裝,反而是出國時間久了,開始思鄉,除了吃中國菜,穿旗袍似乎也是解鄉愁的一種方式。參加旗袍會不同主題的活動,也能認識新朋友。 開始關注旗袍,她才感覺過去對此文化認識太少。身在海外,不好講究,都買中國出口的旗袍,讓師傅修改,展現線條美,但款式有限,也少見國內講究的繡工。平常上班沒有機會穿,擔心別人以為是萬聖節打扮。參加活動,大家一起穿,才不會不好意思。若愛漂亮,想多穿,就要多參加活動。
十歲的吳霞上台表演歌舞,舉手投足充滿自信。學古箏、鋼琴、芭蕾,受母親影響,她說穿旗袍讓自己感覺高貴,也對學中文更有興趣。學校規定穿校服,每個月有一天可穿便服,印度同學會穿傳統服飾,她總選擇旗袍。同學都很好奇,她介紹這是「中國很美的傳統服飾」。她最想和媽媽穿一樣的衣服,還在中國買了一套母女旗袍。
Ruby跳國標舞十多年,平日是服裝設計師,為人設計、訂製國標舞、爵士舞服裝。穿著自己設計的長紗旗袍起舞,她看好改良式旗袍市場,保留部分旗袍元素,但更像晚禮服。旗袍活動吸引了許多愛美的女性,歐陽平修帶來整套茶具,做茶道示範,推廣健康、茶香與美容。她認為旗袍與茶都有不言自喻的高貴,也都需要細細品味,是最佳搭配。
從事女性皮包進出口生意,王真真發起美國麗園旗袍協會,她說:「現在華人女性,衣櫃裡若沒有一件旗袍,就落伍了。」她認為旗袍單件便很搶眼,最多搭配珍珠首飾就很好看,配女士短西裝也有古典美,相信今年秋冬,適合搭配旗袍的圍巾會在華人社區開始流行。過去主要進口休閒的中型包,看好此趨勢,她也進口一些閃亮、鑲珠的小手提包。 喜歡旗袍,但一直感覺沒機會穿,去年至中國、香港旅行,看到販賣各種改良式旗袍,認為平日也能穿,在西方人的環境顯眼但不突兀,比如胸前開孔的性感款式,半透明的黑紗,可說千變萬化,開始一頭栽入旗袍世界。
她說過去穿旗袍,總有人以為是辦喜事,會道聲「恭喜」。但現在華人派對已四處可見旗袍,年齡層也更廣。好友喜歡互傳穿旗袍的漂亮照片,更推動了風潮。她認為流行就是美,再漂亮的東西,不流行也難推廣。常見韓裔、印度裔出席正式場合穿傳統服裝,她相信華人也應該如此,並非只有婚禮、春節才穿。「低調的性感、含蓄的華麗」,她認為旗袍適合東方女性個性,不像西方禮服,動輒露胸、露背。因為旗袍會接連成立,大家互傳訊息,自己已買了20多件。也因為流行,不需再像過去,一件旗袍穿一輩子,每次活動、聚會她都想穿不一樣的旗袍。目前她最喜歡的,是一件白色繡有玫瑰的旗袍。但參加活動,多數人都喜歡亮麗,擔心自己相形遜色。女性友人聚餐、參加派對也會相約一起穿旗袍,增加時尚話題。她說過去大家愛聊首飾,現在則聊旗袍。為了穿旗袍好看,她開始減肥,算是意外收穫。穿著旗袍唱歌,常幻想自己是鄧麗君,也增添許多樂趣。
過度炒作適得其反
專營旗袍訂製,紐約上海鴻翔名店負責人Simon朱說,近期各類活動頻繁舉行,幾乎每天都有人來問旗袍,尤其是表演的隊伍。但他堅信「傳統就是傳統」,許多人不懂旗袍文化的深度,撿便宜、買現成,不搭氣質。回中國觀察,也是鋪天蓋地,大家穿得紅紅綠綠,已脫離旗袍的含蓄美,他認為過度炒作反而背離真正的文化。
開門迎面而來是一整牆布料,他說:「樣式可改良,布料必需堅持。」上海出生,童年時家家都有縫紉機,母親、哥哥也有一雙巧手,愛做衣服。耳濡目染,他16歲讀縫紉技校,製作旗袍至今已超過30年。1998年來美,先在一家旗袍店打工,好奇老闆交貨後不保留客人尺寸資料。老闆回答,因為一生穿一次。他才體會到文化的差異。在上海,常有老主顧終生跟隨一家旗袍店。他說華人社區對旗袍的需求一直存在,尤其是婚禮,雙方母親及新娘會各訂做一件。即便是本地出生,母親多會堅持女兒在婚宴中換穿旗袍亮相、敬茶。過去許多本地出生的華裔新娘,來量身時都說是受母親逼迫,但真穿上身後,心情立刻改變。也有人認為中國落後,旗袍難上台面。但近年多能感受中國崛起,旗袍也成為西式婚禮、宴客中的重要的東方元素。有人選擇較花俏的兩截式、翻領鳳仙裝,方便跪下敬茶,也有人要做A字形,大裙襬跳舞好看。參加婚禮,覺得漂亮,好友間互相介紹,形成另一種流行。
店內有300多種布料,他指高級布料才能展現品味。現在有許多仿的絲緞,穿上身感覺完全不同。好的布料一碼40、50元,訂做一件約1000元,但街上一件旗袍才賣100元。鑲亮片龍鳳的布料,質感也完全不同,做好時必需在身體中央,此外如刺繡的團花,都是市面流行的印花布料無法取代。半透明的紗,質感似雪紡,西方蕾絲布料,染上中國紅,一滾邊便有高貴質感。
有客人來自加拿大、英國,可見海外訂做的店越來越少。他說很多人想買現成,稍微修改便可,另一原因是沒人想認真學此手藝。拿出一張分類仔細的量身表,項目包含:衣長、肩寬、領高、前胸、後背、胸圍、胸高、胸寬等十餘項。他說興趣與耐心最重要,客人若是駝背、斜肩,要看準體型才做。薄布料難平整,作法也不同。打樣、圖案定位、縫製、試穿、完工,一般布料至少需要三天,特殊布料更久。
現在婚紗店流行全包服務,出租旗袍、禮服,他說等於是穿別人穿過的,穿在身上的感覺不同,也騙不了人。網上訂做成為流行,可見訂做仍有市場。他認為年輕人追求流行之餘,也應認識傳統。
自創品牌傳承文化
青年藝術家、服裝設計師李依凌,在今年紐約時裝周有兩場書法旗袍秀,將她的父親,知名書法家李國棟的作品印在旗袍上,並自創品牌「李國棟書法時裝」(Li Style),也看好西方高級訂製市場。她認為書法是中國最原汁原味的藝術,父親也一直想在海外推廣,她因此嘗試結合兩者,穿在身上,就像流動的宣傳牌。
中國旗袍在聯合國另有一片天地。她回憶,2011年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李保東輪值安理會主席時,夫人侶海林宴請各理事國大使夫人,受委託設計旗袍作為禮物。她逐一量身,參考各國國旗、國花,及個人身材、氣質、年齡,挑選她們最愛顏色,設計讓人印象深刻,之後吸引許多聯合國官員妻子訂製,開始小有名氣。
聯合國大使夫人協會後來舉辦時裝走秀,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籌款。100多國大使夫人登台,節目也包含中國大使夫人、副大使夫人及駐外女性員工的旗袍走秀,旗袍再次走上世界舞台。去年婦女節活動,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總領事孫國祥夫人王敏等30多位家屬及女性官員一起上台走秀,也是她們首次穿旗袍面對各國領事夫人。其他如聯合國總統夫人晚宴,模特兒書法旗袍走秀也曾是活動亮點。
李依凌說,李國棟的行楷受許多西方人喜愛的熱度依序為:和平、福、壽、友誼萬歲、禪。尤其是「禪」字,在經改良適合西方人體形的寬鬆旗袍上,有種獨特的安逸感。「福」字圓滿,「飛」字則像小鳥飛翔的圖案,不懂中文的人也能欣賞。她說旗袍從衣領、滾邊、盤扣,無一不講究,是最好的文化推廣題材。展現人體的曲線美,走到哪都像一幅畫,結合書法更充滿想像空間。
她認為國家應保護傳統,但推廣需跟上時代。若一成不變,永遠只是民俗服裝。比如西方人喜歡內外都是絲質的舒適、高貴,設計也結合墊肩及西式衣領。目前尚未量產,仍以私人訂製為主,但她相信旗袍能在美生根,有屬於自己的品牌。
愛國具有附加價值
從事時裝設計相關事業30多年,美國時尚與藝術研究院院長許權榮說,中國流行服飾全面西化,服裝工業也長期為國外加工,旗袍變成餐館、茶館服務人員的制服,國服淪落至此,令人感慨。但最近趨勢可見,隨著文化自信抬頭,旗袍地位也開始上升。
他指出,中國產生的新貴族需要與眾不同,通常衣服、汽車最好下手。一件量身訂做旗袍,需要大量繁複的手工,外加金銀絲線,自然被視為貴重的服裝。高級訂製是高端市場,成功者都想追求,女性也怕在派對上撞衫。高檔的服裝訂製,可以掩飾身材缺陷,加上許多官夫人愛穿旗袍亮相,助長此趨勢。旗袍也滿足了現代女性追求的個性化,加上文化自尊的上升,出現穿旗袍是愛國象徵的附加價值。
中國傳統服飾保守,尤其是清朝,真正改變在清末民初,對滿族服裝的西式改良,也是女性新審美意識的抬頭。旗袍結合西方元素,加入中國圖案及錦繡,成為目前的基礎。他認為,服裝藝術必需動起來才美,若隱若現,在動態中展現女性的美。
旗袍剪裁、款式變化有限。旗袍講究推碼,西方則重視立體剪裁、拼貼,所以款式變化大,方便大量製造。他指西方時尚的中國元素,多來自旗袍,如豎領、絲綢、雪紡、蘇州緞,或龍鳳、梅花圖案等。中織、中紡出口這些競爭力高的面料,中國裁縫繁細的針工,也被視為東方元素。
他發現,近年的旗袍熱潮,並非由服裝界引起。比如中國旗袍總會發起人,本身非服裝領域,更像一場文化活動,許多女性感覺自己若沒件旗袍,好像就落伍了,風潮並透過媒體傳到國外。但靠炒作能產生的影響力有限。只要屬於流行,就不可能一直流行,等每個人衣櫃裡都有幾件旗袍時,自然會退燒。此外,過去王室才有的織錦緞,現在已能用電腦織出,有助普及化。炫富型的旗袍,也只是曇花一現。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0-18 12:34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