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水影: 寂寞夜雨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水影





UID 13
精华 28
积分 2122
帖子 189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6-15 05:31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水影: 寂寞夜雨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著小雨,雨点敲在窗子上,流成了弯弯细细的水线。 江薇坐在窗前,望著窗子上流动的水滴发呆。

女儿发出均匀的酣声。今晚杨毅本来说好要来的,所以江薇早早把女儿哄睡了,还特地洗个香浴化妆了一番,谁知杨毅刚才打电话来说儿子病了,不能来了。

呆坐了好一阵,江薇长叹一声,走到浴室里,开始对著镜子卸妆。镜子里一张依旧白皙姣好的脸,只是眼角眉梢已是无法掩饰的岁月痕迹。 她用卸妆水轻轻洗去刚刚精心上的妆,心里涌过一阵懊恼。很多次她真想从此再也不理杨毅了,可是每次他打电话来,听见他的温柔的声音,她就是没有办法拒绝他。这种偷偷摸摸的日子,欲罢不能,任之却又是如此寂寞心酸。

江薇洗完脸,又按摩了一阵,然后仔细地擦上了资生堂的护肤霜。夜又些凉,淅沥的雨声更增添了几分寒意。江薇裹上一块披肩,从床头柜拿出一本书来。她的心里却又是无端地郁闷起来,她放下了书。她想起刚才杨毅匆匆忙忙的电话,连声对不起都没说。她知道他在家打电话会不方便,可是心里还是很受伤的感觉。人家的男人,她喜欢的男人是人家的男人。她把头埋在膝盖上,泪水无声地从脸颊滑落。

“都是你,程辉,害我受这么多的苦。”江薇喃喃地说道,她从床头柜里取出一张照片,凝望了很久,又很生气地翻转了。

照片上是江薇的前夫程辉。江薇和程辉是高中同学,毕业后程辉去了北方读大学,江薇去了南方的大学。大学四年,两个人一直断断续续地通著信。江薇在大学里,追求她的男生也不少,可她好像总是找不著感觉似的。大学快毕业的时候,程辉给江薇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婉转地说:“学校要送我去德国留学,很希望你也能和我一起去。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德国?”短短几句话,却是在江薇心里碧波海涌,她知道她一直在等的就是程辉。她回了信:“只要有你的地方,我都愿意去。”

那一个夏天,花儿轻舞云儿微笑,江薇和程辉沉浸在热恋的幸福中。两个人手牵著手,倘佯在家乡的青山绿水间,说不完的爱语呢喃知心话。两家的老人看著这对相爱的小鸳鸯,满心的欢喜和欣慰。江薇象个小妻子一般,为程辉准备出国的用品。江薇的大弟说,姐姐你好有本事,找到这么厉害的男朋友,我和他下象棋他让我三子我都下不过他。大弟是个象棋迷,常常无往不胜。小妹也说,程辉哥哥好神啊,问他的问题没有不知道的。江薇的脸上心里都笑开了花。

程辉在德国一年后,回来和江薇结婚,把江薇也带到了德国。过了两年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程辉拿到学位后,留在德国工作,江薇也在德国找到了工作。程辉在事业上节节上升,江薇则把重心放在了女儿身上。

程辉的公司要到国内去开一个厂,公司派程辉去担任厂长。江薇为了女儿,留在了德国。资本主义初期的中国,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年轻有为的合资厂长自然会有许多捧场的人,也有许多投怀送抱的女子。程辉在香雾红粉中迷失了。其实海龟们有谁不逢场作戏的,可是程辉却对一个叫金枝的女孩认了真。

金枝没有上过大学,长的也不是特别漂亮,却是个媚到了骨子里的女人。那白嫩嫩的掐的出水来的脸上,一双丹凤眼看起人来斜斜地瞟上一眼,似喜非喜,似嗔非嗔,柔婉若水,风韵天然,男人们大都挡不住要心旌摇荡一番。金枝在一个餐会里遇到程辉,程辉谈吐不凡,事业成功,使她暗生倾慕。程辉一直在工作学业中忙忙碌碌,哪里见过如此柔媚的女子。那金枝柔柔地看著程辉,一双美目水朦朦雾迷迷含情脉脉,程辉的心也融化成水了。当金枝柔软光滑的身子若绸缎一般在他的怀里滚动缠绕的时候,程辉已经整个被金枝的柔丝缠住了。

一日,程辉回家,看见金枝坐在桌子前撅个小嘴象是在生气,看见程辉回来了也一动不动的,不似往日总往他的怀里送上一个温存。

程辉过去从后面搂住了她:“怎么啦,小宝贝,什么事不高兴了?”


金枝却依然冷个脸,泪珠儿盈了眼睫。程辉看见了桌子上有一封江薇的信。

“我算是你什么人呢?”金枝委屈地说。

“这。。。”程辉有点摸不著情况:“我又没有瞒过你,你本来就是知道的。”

“可是当初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爱你,想到有一天你会离开我,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活?”金枝说著,泪珠断了线地往下掉。

程辉一见金枝那梨花带雨的娇柔,心软的早揉成一团了:“别哭了,我不会让你委屈的。”程辉轻轻地帮金枝擦去泪水:“我会离婚的。”

程辉来到德国,向江薇提出离婚。江薇先是震惊愤怒,继而生气伤心,后来却铁了心不同意离婚。“姐姐你千万不要同意离婚,不能便宜了那狐狸精。”江薇的妹妹在电话里说。是呀,不能便宜了那狐狸精,江薇每每想到程辉搂著那狐狸精卿卿我我,便心如刀割。还有一个原因,江薇没有明说。她不想失去程辉。程辉是江薇的初恋,也是她唯一爱过的人。她深爱他,不想完全失去他。如果不离婚,也许他还会回来。

程辉磨破了嘴皮,把难听的话都说完了,什么我跟你在一起没意思,我已不爱你了。你这个人木头一样,我对你没兴趣。可是无论他这么说,江薇就是不同意离婚。程辉筋疲力尽地回国了。

程辉见到金枝有些汗颜,答应的事情没有做到。金枝却也是个解人的人儿,看见程辉灰头土脸的样子,一句话也没怪他,只问了声:“累了吧?”以后也就没有再提起这事,程辉对於金枝却是越发的伶爱。

江薇经过几个不眠之夜,下了决心带著女儿回国了,她想要挽救这场婚姻。程辉是书香门第,他的父母一直很喜欢江薇这个儿媳妇,聪明贤淑,名校毕业,不象金枝连大学也没上过。程辉的父亲是个威仪的老人,在程辉的心里还是有一定的份量的。老人家胡子一抖,对儿子说:“你怎么能够做出这么不懂事的事,你怎么对的起江薇,对的起你女儿。好好的一个家,你要闹成什么样?”老人家下了命令:“你给我跟江薇和好了,否则看我怎么治你!”程辉的母亲虽然疼他,却也是责怪他这事做的不对。在父母的压力下,程辉又回到江薇身边。

程辉虽然身子回来了,心却没有回来。家里的一切使他觉得厌倦。他整天沉闷个脸,话也懒得说。江薇的心也越来越凉。这一日程辉的生日,江薇做了一桌好菜等他,可程辉直到深更半夜才回来。程辉回来看见江薇坐在一桌凉了的菜前,眼圈红红的,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他在江薇的对面坐了下来,轻轻地说了一声:“对不起。”江薇也没回话,泪水却忍不住滚了下来,抽动著纤瘦的双肩低低地哭泣起来。

“我也没有办法。”程辉抱著自己的头说:“我没有办法再象以前那样过日子。放我走吧。”

江薇知道再说什么已是多余,能做的她已经都做了,她在离婚书上签了字。

江薇离婚后心情低落,便想换个环境。在朋友的帮助下,她来到了美国。凭著名校电脑专业的底子,她很快找到一份工作。过了一阵,把女儿也接了出去。国外生活空间大,江薇和女儿相依为命倒也过的清静。只是一个女人飘泊在外,免不了有些孤寂。这天下的男人其实本质都一样,国内的男人有条件,情人二奶遍地开花。国外的男人没条件,偷香窃玉的心却一点不少。公司里来了个姿色尚佳的离婚女子,不少已婚男人心里蠢蠢欲动。

杨毅是上海人,比江薇要小一岁。他的太太在国内是学历史的,到美国后一直就呆在家里,相夫教子,把那儿子教的出类拔萃,小小年纪,却已经在小学跳了一级。他们在美国置了房子,杨毅的太太花了不少心血,把家里家外布置的温馨可爱又美丽。江薇的到来在杨毅平静的生活里漾起了涟漪。江薇聪明大方,清秀的脸上又总带著一丝忧郁,杨毅不知不觉地开始关心起她来。不过杨毅有著上海男人的细腻精明,他不象其他男人那么显山露水的,他只是不动声色地观察著江薇,在江薇需要帮助的时候及时地拉上一把。杨毅的技术不错,江薇也喜欢向他请教一些问题。杨毅在生活方面也帮江薇很多,什么东西该去什么地方买,什么东西什么牌子好,他样样精通。渐渐地他们常常在一起聊天,午饭后一起在外面散步,两个人越走越近,江薇发现一日不见她就会想念杨毅。

一次杨毅出差去了,江薇坐在办公室里就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一种难言的寂寞袭上心头。她想念杨毅。过了两天,杨毅给她打了电话,听见杨毅的声音她欣喜万分。他们象往常那般随意聊了会,杨毅忽然说:“我想念你。”

“我也想念你。”江薇冲口而出,说完不觉红了脸。

两人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过了一会,杨毅说:“我会给你写伊妹。”

傍晚的时候,江薇收到了杨毅的伊妹。杨毅说他很想念江薇。他经常作一个梦,梦见他们在一起。江薇让他重新感觉到那种久违的心动的美丽。他爱上她!滚烫的字句烧红了江薇的脸,她对杨毅也是有很深的好感。被自己喜欢的人喜欢,江薇的血脉开始奔流,身体里涌出一阵阵波涛起伏的暗潮。江薇离婚后,自信心受到很大的打击。她觉得自己一定很不可爱,很没魅力,所以程辉如此坚决地要离开她。看了杨毅的伊妹,她除了激动以外,也有一份飘飘然的开心。她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不是吗?杨毅比她年轻,也很优秀。他说他爱上她。江薇跑到洗手间,镜子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脸泛著桃红,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乌玉一般。她自己也看呆了,爱情使人如此美丽。

江薇回到办公室,脑子略微清醒了一些,杨毅是有妇之夫。她斟酌了一下字句,给杨毅回了伊妹:“谢谢你的话,这对我来说意味著很多。我也有个同样的梦,但是我们只能让美丽留在梦中。”

可是杨毅并不想只停留在梦中,他继续用浪漫来轰炸:“你吸引我,俘获我,你聪明美丽,占据了我整个心。我没有办法不想你。我不想再隐瞒我的感觉。我想你,分分秒秒都想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这些话若雨露滋润著江薇干枯如沙漠般的心,江薇挡不住了。她开始热烈的回应:“我也想你,很想念你。你走近我,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为我携来温暖的火苗。”

杨毅:你才是火苗,点燃我心中寂睡的明灯。
江薇:那你是春风,染绿我心中无际的荒芜。

人一陷入情网,都变成了诗人,怎么酸这么说。两个人伊妹来来往往,后来嫌伊妹太慢,索性就用微软的聊天通。想你,爱你,吻你,吻遍你全身。反正网上说话不嫌肉麻。两个人烧得激情四溅,烈火熊熊,不成灰烬,决不罢休。

杨毅回来的第一天,先来到了江薇的家。两个人的眼里都燃著火苗。杨毅的唇落在江薇的额上,然后轻轻地咬住了她的唇,两个人噬咬著,缠绕著,在一个又一个浪尖上滚动跳跃,江薇这些年的孤寂渴望全部释放出来,激起了大朵大朵的浪花,一道亮光闪过,两个人同时崩裂,从浪尖飞到云端,又化作雨露洒了下来。

之后杨毅时不时地来到江薇的家里。每个周末都会借口要去书店了,晚上有时也撒谎去加班什么的。他的妻子竟一点也没起疑。江薇本是个第三者的受害者,现在自己又成了第三者。

一日江薇躺在杨毅的怀里,问他:“难道我们就永远这样下去吗?”

杨毅想也没想就说:“这样不是挺好的吗?结婚了就没意思了。”

江薇的眼圈红了,她知道杨毅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和她结婚。

杨毅见江薇不高兴了,便又温柔地说:“你知道我爱的是你,我心里有的只是你。就是和我老婆在一起,我心里想的还是你。”

女人书读多了,听见“爱”呀“心”的容易犯迷糊。杨毅温柔甜蜜,细腻体贴,江薇很有些依恋他。两个人的关系也就一直这样维持下来了。

窗外依然飘著长长的细雨,江薇的心也如这夜雨一般散著忧忧的寂寞。她打开电视机,转了几个台,都挺无聊的。她在床上坐了一回,不晓得该如何打发这一个清冷的长夜。最后她把自己蜷缩在一床大大的毛毯里,把所有的无奈和心酸都包裹在了其中。她翻了个身,程辉的照片无声地滚落到了地毯上。

侨报2004年4月
新世界时报2005年12月

[ Last edited by 水影 on 2006-4-5 at 07:35 PM ]

顶部
水影





UID 13
精华 28
积分 2122
帖子 189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6-15 05:31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支持一哈三六先生,俺贴篇旧文。

顶部
金凤





UID 11
精华 22
积分 819
帖子 57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6-15 10:57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水影MM写得很细腻。

又一个海龟妻子的悲哀。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627
帖子 1124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6-15 11:02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水影写得好呵.

有你另一篇长篇小说的影子.感叹,还是那句老话,女人大多是感情旋涡里的悲剧角色.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5-6-15 11:32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写得真好,很有代表性的故事。

我见到一些实例,真都是男人红杏出墙先。中年男人,尤其所谓比较成功者,处于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第二青春期”。但往往男人可以拿得起放得下,逢场作戏甚至抛妻弃子后,都能很快若无其事心安理得,女人却会受到很大伤害,甚至终身不能自拔。

许多男人本来不见得怀有坏心,还以为爱女人是美德,但却不懂女人的心,以为女人也和自己一样,可以满足于婚外情或短暂的爱。然而女人却并非如此。多数女子都敏感、轻信、一旦堕入情网就难以自拔。如果遇到个性强悍或不管不顾的(如金枝),就非闹个水落石出或者两败俱伤。要是遇到个性温柔通情达理的(如江薇),也许不会勉强所爱的男人,却会深深的伤害自己。

这些,不知那些自以为可以吸引女人的男人们懂不懂?逢场作戏之后有没有亏心歉疚的感觉?还是只怪女人们痴傻?

顶部
逍遥游





UID 131
精华 0
积分 34
帖子 30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6-15
来自 英国
发表于 2005-6-15 12:51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女人不该让男人心碎,看了这篇文章,不知道是男人的悲哀,还是女人的无奈!不过给我的感觉好比是男女之间的错爱!

顶部
666





UID 92
精华 27
积分 755
帖子 58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0
发表于 2005-6-15 09:51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 水影。
可是,江薇难道没有一点责任?

顶部
水影





UID 13
精华 28
积分 2122
帖子 189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6-16 04:3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楼上各位!

这样的事情在这个年代到处都有发生。到底是谁错了?又都错在哪里?

顶部
666





UID 92
精华 27
积分 755
帖子 58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0
发表于 2005-6-17 10:12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倒也是

顶部
水影





UID 13
精华 28
积分 2122
帖子 189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6-17 06:2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在现代社会之中,在这个因社会变迁而带来价值观的变化、文化的冲突、感情的困扰
的世界里,由于海归的跨文化背景、地域分离和事业取向的背景,多少海归家庭走
向支离破碎。而这些破碎后的家庭的男女又各自走向了各种不同的道路。女性由於
年龄、孩子、感情等的因素,在家庭破裂后往往要经历远比男性更多的艰辛和困难。
家庭和事业,责任道义和情欲享乐,如何取舍,是这个时期困扰许多人的问题。

顶部
shuken





UID 91
精华 15
积分 1321
帖子 122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0
发表于 2005-7-27 10:4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水影 at 2005-6-16 16:36:
这样的事情在这个年代到处都有发生。到底是谁错了?又都错在哪里?

没有对错,也没有是非,只有认识不同。

真奇怪,本来我对这方面的题材最没有兴趣,可是今天却看了好几篇这类文章,觉得都写得挺好的。

因此忍不住想发表谬论: 对这方面的事情,本人有另一套看法,觉得这就像一种病,或者说是瘟疫。不幸染上此病的人或者经过治疗痊愈,或者自愈,以后就有了一种免疫力。可以开始新生。而有的病者就无可药救,虽生犹死了。还有此病大都留下后遗症,令患者即使痊愈,日后也能引起痛苦,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 Last edited by shuken on 2005-7-27 at 10:45 PM ]

顶部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05-7-28 04:49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女人都是蛋白质么。金枝是开放型蛋白质,不搞定男人不罢休;江薇是内敛型蛋白质,伤害自己的内心。

犯过蛋白质病者,有些可以曾经沧海难为水,不再重蹈覆辙,只是治疗自己。也有的屡教不改,不可救药,还传染。

顶部
来巧了





UID 274
精华 0
积分 20
帖子 20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9-2
发表于 2005-9-2 01:5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太长了,建议以后改成文言文来创作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627
帖子 1124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6-4-5 12:38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一个叫金枝的女孩任了真。---认了真.

顶部
水影





UID 13
精华 28
积分 2122
帖子 189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6-4-5 05:3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多谢白雪。改了。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0-17 06:36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