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小说 药/秋尘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587
帖子 1121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7-9-8 12:51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小说 药/秋尘

http://www.cross-land.net/  


   
    秋尘
  
    那时我正在上班。确切地说,我刚放下电话,满脑子还都是阿曼家的事儿。没想到我最好的朋友阿曼竟然是个红杏出墙的女人。而且出过三次。阿曼那墙看来不够厚,否则怎么十年前,也就是说她三十岁前,就把那墙鄙视得三进三出,如入无墙之境呢?这世界病了,真的病了,专门制药的阿曼,应该发明一种药,一种可以拯救这个世界的药?一种包治这世界上百病的药。
   
    微拉的电话铃响起时,我正在心里骂着:科学界都死光光了。谁也救不了这个世界。
   
    我当然以为还是阿曼的电话,她这几日失魂落魄,逮住我在办公室,就拼命地熬电话粥。这次我烦了,烦她这么大的事儿,十年后才告诉我这个被她诩为“最知己”的朋友。有句话看来没说错,朋友是用来欺骗的。想得这,我就对着话筒大叫,喂,我在上班哪。
   
    微拉约我去吃午餐,那种社交性的工作午餐,我们公务员的特权节目。我这才想起,早上从地铁口出来,旧金山的大太阳下,居然有人叫我的名字,我的中文的名字。我当时恍惚了一下,任凭自己的名字在早晨污浊的空气里飘荡,像远方的歌声,异军突起在大街上陈年的骚臭味和跨世纪的无数车辆的噪音里。我梦幻般地环视一周,发旧的街景里,没有熟悉的属于我的故乡的气味,我摇摇头,暗自鄙视一把自己的自恋,正欲离去,却被近前的一赌墙给吓退了一步。
   
    我正儿八经花了点功夫,才搞清楚这堵墙是微拉。当时的她,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庞然。比臃肿还庞然,真吓了我一跳,心说,这人看上去像我们办公室里那个喜欢抽烟的西班牙女秘书,除了那张中国人的脸。我一直以为抽烟的人,必须很瘦,可稀奇得很,就像咱中国的三从四德,八荣八耻放到美国都不三不四,不荣不耻一样。在美国抽烟的多是女人,而且是两种女人,极臃肿,或极苗条的。
   
    是微拉那一嘴喷出的嗲兮兮甜腻腻的台湾话,让我记起了她。十年前,我们算熟悉,每天都能见面,她的女儿和我的儿子在一个幼儿园。不过那时候她没有老二,也没有这么庞然。后来见过一两次,多在社区聚会上。记得那时候,她很爱美,是台湾女人特有的方式,脸上抹一层淡淡的妆,头发总是焗过油的,面皮看上去一定要比年龄嫩的,还有一堆堆撒了胡椒粉的雀斑。没想到这十年不见,她生出的两个女儿的容积,都长在了她身上。
   
    她还是那么热情,那种为不远似近式的寒暄量身打造的热情,也还是那么的幽怨,那种怀里揣着幸福,却又忍受着疲于奔命的那种幽怨。那种日子我懂,就像硅谷那些计算机工程师们,各家抽屉里都躺着价值连城的股票,说不定哪天就可以到太平洋上买个小岛似地,偷偷地乐着,却又整天十多个小时地玩着命做着股票的奴隶,能和家人吃上一顿囫囵饭,就是天赐的奢侈。
   
    在我定下神来,准备和她进行一番友好的客套和寒暄时,她却急急退去,只在我眼前的空中,撒下两句话,我得赶车,我打电话约你吃饭啊。然后是她特有的那句开场白或结束句号:真是烦死了。
    我到餐馆时,她已经坐在角落里。她的办公室离这里更远,来得反而快。我坐下后,想,这场午餐恐怕又是关于孩子。我们这一代中国人都是为了孩子们活的。
   
    看见我,她特别开心的样子,脸上的胡椒粉欢呼般跳跃着。
    我们的话题,从孩子开始。说起她家里那两朵金花,两人哈哈乐了起来。尤其说到她十三岁的大女儿如何怕猫,一个人在家被一对母子猫欺负得躲在沙发里哭;而只有五岁的小女儿如何的世故,扬言长大后不去读大学,中学毕业就要开个玩具店,一辈子可以玩玩具。真是烦死了。
   
    说到她老公,那个高大的美国人格瑞,她竟然伸手打了我一下。那撒满胡椒面的脸上的光景,全是一派无所谓,甚至还有一抹厌恶。他呀,真是烦死了,行尸走肉呀。你知不知道,他唯一的乐趣就是看电视,唯一在乎的就是他的养老金。抱着养老金看电视,是他每天最大的乐趣呀。真是烦死了。
   
    见我没反应,她继续说,你知不知道,他晚上睡觉都要带面具的也。为什么?我问。那男人看上去温良礼貌,很绅士的一个标准美国人呀。她认真地白了我一眼,好像我的问题带着某种罪恶。呼吸气呀。那口气,好些我白活这把年纪,连很多美国人都用的睡眠呼吸气都不知道。我赶紧恍然地点点头,为自己的无知惹得她不高兴而谦卑。她摆摆手,像原谅了我似的, 转而又一声叹息:说不定哪天就没了。这日子,过得没一点激情,我怎么找这么一个老公,行尸走肉,真是行尸走肉。早知道这样,我这第三次婚姻,还得找个精神贵族。真是烦死了。
   
    第三次婚姻!我惊愕地叫出了声,又赶紧为自己的小题大做不好意思起来。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又想起阿曼,那个把我当场最好朋友的阿曼。出墙三次,十年后才跟我提起,还说她忍气吞声了十年,终于还是要和老公散伙,独木桥,阳关道了。我忍气吞声地劝了她好几回,还嫌我不与时俱进,摔过我一次电话。
   
    微拉这次倒没给我白眼,反倒来了兴头,嘻哩哗啦,把她的半部传记加婚姻史,给我一个新闻综述。她生于台湾,父亲据说是山东人,早年的国民党老兵。在台湾时,她专业学的钢琴。来美国后,在音乐学院读书时,嫁给了她的天才的音乐教授,她的导师,一个法裔美国人。一年后,导师另有新欢,带着新人去了新地。她又嫁给了一位师弟,也是一个法国血统的美国人。师弟据说也是一音乐天才,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师弟也有了新欢,一拍两散。于是,她发誓再也不嫁天才郎。
   
    嫁给现在的老公,西班牙裔美国人格瑞,完全因为他的简单和死气沉沉。“我就是给他八个胆,他也不敢演一会孙悟空给我看。”
   
    小姐过来两次后,我们各自点过午餐,她又拾起刚才的话头儿:知道吗?前段时间我差点死去呀!
    我投去惊异和同情的光芒询问。检查出乳腺癌,她指着胸部。
   
    我明白了,难怪她看上去这么庞然,恐怕是化疗的杰作。美国简直是乳腺癌的故乡。我边摇头,表示着对生命脆弱的无奈,继续关切询问。却听她说:咳,结果是误诊。真是烦死了。
   
    我释然,收回刚刚因惊讶而前倾表示着同情的身子,恢复了正常的距离,摆出天下太平的面容。
    我其实想死,死了就好了。她又叹息了一声,眼睛盯着自己的一只手,那只手一缩一张地挣扎着,像个垂危的心脏,在吃力的喘息。
   
    我听不得她那话,开始劝导起来,孩子那么小,老公也还好,怎么说这话?尤其那两个混血的漂亮女儿,真让我这个没有女儿的女人羡慕。她老公虽少言寡语,却也是硕大如牛的一个主流白佬。两人又都在政府工作多年,就冲着那份养老金,也得好好珍惜保养……
   
    不知我哪句话触动了她的泪腺,她竟扑簌簌地下起雨来。我赶紧刹住咀嚼的舌头,顺手把手边的纸巾递过去。心想,这顿饭是来忆苦的。
   
    我不敢再开口,看着她啜泣的样子,心下茫然,甚至后悔出来和她吃饭,早知这样,去图书馆转一圈翻翻报纸杂志,也比面对一个半生不熟的人的愁苦来得轻省。这年头,谁活得又不累呀。
   
    正自不知所措。一阵突如其来的风拂面而来,简直把我吹晕了。毫不夸张地说,这股风浓缩了旧金山大街上所有的肮脏和恶臭,席卷了百年的残秽与卑污。我侧头寻味而去,只见微拉身后的玻璃门开着,一团臃肿的黑风怪吹了进来,落在了离我们两张桌椅之外的椅子上。周围几张桌上食客,也都转过头来,一定和我一样,目瞪口呆地心道:天哪,怎么这大街上讨饭的乞丐,如今居然也大摇大摆登堂入室,跑到餐馆这种地方来享受了。
   
    这家餐馆的老板娘也算我的相识,有阵子我天天来,不仅对这小馆的菜单了如指掌,和老板娘也因多见而如故。此时,我甚至替她愤恨起来,这老叫花子也会欺负人,这条街上哪家不是馆子,为什么专门到这家店,知道中国人好欺负嘛。
   
    果不然,两位本就木讷羞涩的女招待像看见一堆狗粪,远远地站着,不肯靠近。我闭上眼睛,拉过脖子上的云锦丝围巾,捂住鼻息。
   
    我真的想死了啦,活着真太累了啦,也太没意思。微拉的脸上,雨季过去了,却仍布满乌云。
    我叹了口气,忽然又想到阿曼,好好的日子,寻死觅活的,当年那么传统的一个女人,居然就不好好在家呆着,出墙之后,一而再,再而三。都是爱情惹得祸。女人遇到爱情,就像赌徒看到赢,酒鬼闻到酒,没救。
   
    你不会是喜欢上什么人了吧?
    我的问题就像只脱了缰的野马,冲了出来。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暗自恨起自己来。我把目光从她脸上移去,落在后面那乞丐身上,心底冒出一句:犯贱!
   
    你真聪明!微拉的叫声,唤回我的眼球。让我诧异的是,对面这五十岁的女人的脸,像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溢满了天真和烂漫。
   
    我看着她,一时语吃,毫无逻辑地琢磨着她夸张的称赞。她在点头,目光下的那双手,像在表演打架一样,相互抓捏着对手的指头。只听她幽幽地说道:我喜欢他,我真的喜欢他。像是自言自语。
    我的心咯噔一下,苦笑地对自己说:看看,又是一个阿曼。我让眼帘落下,涮洗一下眼前的世界。
    两碗牛腩面端上来了,热气腾腾的。微拉和我都没有去碰。微拉一脸的呆相,如一幅立体肖像,我猜她甚至可能都没意识到,我们可以吃饭了,我们是来吃饭的。她现在感兴趣的只是叙述,叙述她遭遇的一段爱情故事。
   
    我断断续续地听着她,断断续续地看着她身后那个龌龊的人,断断续续地问着问题,想把这个世界里曾发生过的一段故事的来龙去脉搞个水落石出。他,微拉的那个男人,七十岁了,今天是他的生日,又是一个法国人,个子特别高,人特别瘦削。我想到眼前不远处那个乞丐,也很高很瘦,只不过颜色不同,不如炭黑,可能是个杂毛。她和他学小提琴,他其实有太太,在巴黎音乐学院做教授。分居了,可是他一点也不寂寞,有很多女朋友。据说,他的女朋友都很高雅。今年的生日,本来说好她给他过的,可就在昨天,他飞走了,飞去了俄罗斯。在那里,他还有一个女学生,他告诉她,他的生日要在俄罗斯过。
    乞丐一直坐着,除了周围食客的嫌弃的目光,没有人去招呼他。周围的几桌,不知什么时候空了。那种属于他的气味,越发不堪地在天空中恣意蔓延开来。他开始不耐烦了,嚷嚷起来。要人来送免费的茶,免费的烫。
   
    “我就是喜欢他。”她说这话的样子像在和我撒娇,又像是再纠正我的某个错误想法。
    “我昨晚做了个梦。”她用台湾人特有的嗲声嗲气说着,透出一种不甘寂寞的向往。
    这话好像有一种灵异作用似的,我的灵魂被牵引着,出了壳,飘进了二十年后的今天:一个憔悴的老妇人,脸上撒满了胡椒粒的斑点,拄着一根银灰色的拐杖,在一下一下的扣门。那是一幢年久失修的土黄色洋房,伊丽莎白式的外形,掩饰不住往日的豪华和喧嚣。
   
    门开了,一个白胡子的老人,脸有些发乌,像涂了一层墙灰。老妇人颤抖地看着开门人,俨然已过熟的马尼拉芒果的脸皮上,挂着两行异样的晶莹的泪柱。
    “生日快乐,里昂。”她的英语问候里夹杂着多余的音符和台湾嗲里嗲气的口音。“今天是你90岁生日,我来给你过生日。”
   
    她走进房里,一切还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涂了蜜汁似的地毯尽头,是一架立式的斯坦丽钢琴,钢琴的边上,一排大小提琴,像一个家族的兄弟姐妹,静静地站在台上等待表演。宽阔的落地窗,时刻准备着,把这厅里永远流淌不尽的辉煌音乐和男女爱欲的缠绵,播放给外面的世界……
    “你最终还是我的。我的,我知道,我二十年前就知道了。”她深情地望着面前的老人。他,像一幅旧的油画,黯淡而悠远,只属于过去一般。
    “我知道,你九十岁的生日,只有我来给你过。只有我——”她坐在钢琴前那张依然发亮的黑漆长凳上,那是他当年教她小提琴时用过的长凳。她挺着腰板,向他张开双臂。他,像一株枯木,慢慢折成三段,让她拥入怀中……
   
    “先把钱付了。”这熟悉的声音,带我回到眼前。微拉边上,站着一个瘦削的长发的中国女人。老板娘不知何时站在那乞丐身边了。她脸上无色、无味、像石头堆砌出来的一样,没有神经和表情。“你先付了钱,才能上菜。”她冲我这里点个头,算是打招呼。我会心地一笑,送给她个竖起的大拇指,想,老板娘就是老板娘,要是我,只有认栽!
   
    乞丐的身上像趴着蚂蚁,到处摸索起来,找了足有两分多钟。老板娘就一直玉树临风般地站在边上,给足了乞丐尴尬,才说一会儿再来。
   
    牛腩面被放在了中央的位置时,微拉从随身的坤包里,取出一大把药丸,仰脖倒进张开的大口里。我心下一阵怜悯,知道她之前怀二丫头时,诊断出糖尿病,这辈子就得靠药来维持着正常了。
    她顶起眼皮,看了我,道:饭可以不吃,药可不能没有。真是够我烦死了。
   
    见我笑,她来了劲头儿。说起精神病医生给她开过一种治抑郁症的药。说着,她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双手在牛腩面上画画似地比划着,用英文吆喝着药的名字,medicine,medicine,就继续说,你知道吗,那药就是为了让人做梦的,dream,dream, 而且都是美梦。她把美梦两字说得极其柔媚,看着她,我觉着好笑,见她那两只不停运动着的手,想,不知美丽的梦,怎样用手势才能比划出来。
   
    “而且总做一样的梦。告诉你,在我的梦里,我是一只巨大的肥硕的蜂后。蜂后呦!我的身体美丽得像七彩的钻石,我的羽翼就像最漂亮的那种蝴蝶的羽翼。每天都有全世界无数的工蜂来朝圣,来向我示爱。”
    就在我试图明白微拉美丽的梦境时,那乞丐向我们走来。我的神经在那一刻,忽然开始错乱。
   
    “我肚子疼,我忘记带钱了,我也要去买药,给我些钱吧。”他站在我们的桌边,弯着腰,手没有捂着疼痛的肚子,却伸出来,伸在两碗牛腩面的上面。微拉看着乞丐,忽然双眼发亮,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她双手颤巍巍地从坤包里拿出几张二十元的美钞,如观音菩萨洒甘露一般,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虹。美钞们被地心吸引着,落进了乞丐那胶皮一样的手上。乞丐鸡叨米一样感恩戴德。我的眼睛忽然间湿润了,失去了焦点。
   
    眼前的世界,再度清晰的时候,只有一只披着晶莹幽兰蝴蝶翅膀的蜂后,正在接受着无数捧着双手的工蜂们的朝拜,画外有音,去吧,去买药吧。吃了药,就有了美梦——
   
    小姐走来添茶,我才发现乞丐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微拉像第一次看见了那碗牛腩面,这才锁住了一直喃喃的舌头,低头拿起筷子,旁若无人地大吃了起来。
   
    【完】欢迎砖头哈。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9-22 03:36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