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续杯咖啡
大红灯笼





UID 12321
精华 0
积分 500
帖子 26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9-13
发表于 2010-1-12 01:56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续杯咖啡

只是一个冬日的下午,也许是久日未见的阳光终于露面,街道上行走的人们不同于以往的面容僵硬,似乎有一丝淡淡的笑意不经意地爬上嘴角,微微眯着的眼睛却不影响行路,看似只是从心底散发出来的闲适与惬意。这是多好的一个下午啊!

  季冬阳斜靠在临近门边的棕色长沙发上,修长的腿轻轻地搭在沙发的另一端的扶手上,微闭着双眼,细细地品味这难得的冬日的暖阳。满屋子里飘着一个叫陈绮贞的歌手的慵懒的声音,在这样的一个午后,听这样的音乐似乎再合适不过了。

  爱民路一直是条小资情调的代表路,至少季冬阳是这样想的,不然怎么会在这短短的一条路上开了八家咖啡馆。一直坚持中国人就应该喝茶的季冬阳在毕业后两个月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只得在得知这家叫“河岸留言”的咖啡屋招聘服务员时前去应聘,一边安慰自己要识时务者为俊杰,一边鼓励自己要骑驴找马。可是不到一个月,自己似乎就被这种他所谓的小资情调感染了,偶尔的一杯咖啡下肚,便觉着人生也不过如此。眼看着这马也没有着落,这驴骑得也挺舒服的,便一直在这儿呆着了。

  味蕾似乎被卡布奇诺的香味唤醒,眼睛却挣扎着不想睁开,季冬阳在心里期盼着谁也不要来打扰自己,让几乎发霉的身体好好在这和暖的阳光下晒晒。“啊!”耳边似乎闪过一个惊呼的声音,感觉到自己的脚让谁给撞了一下。季冬阳琢磨着如果是小张就好好给他一下,谁让他吵到自己的。眼球在闭着的眼睛下骨碌地转了几下,最终下定决心睁开眼睛。长久地处在黑暗中的双眼遇到明亮的光线不由自主地又眨了几下,眼前才算真正清楚起来。而眼前那模糊的身影也渐渐显出她真正的模样,垂顺的长发服帖地沿着线条柔和的脸颊倾泻而下,白皙的皮肤在橙色的阳光的显影下,似乎闪现出陶瓷的光泽,宛如黑曜石般晶莹的眼眸好似一汪清泉,似乎世界任何的黑暗都照不进那澄澈的心灵之窗。然而这让人移不开眼睛的清澈双眸正关切地望向我的睡眼,而季冬阳有种要被她的眼睛吸进去的感觉,全身轻飘飘的。周身被阳光镶嵌着金色的暖融融的光晕令她看起来更似来自天堂的使者,季冬阳十分怀疑难道这只是在梦中?不是,不是,“天使”在跟他说话呢!“先生,你还好吧?不小心撞到你了,不好意思。”季冬阳微张着嘴,只知道傻傻地摇头,连一句“没关系”都像瞬间患上失语症一样说不出口。“天使”看着他的傻样,只是笑,殊不知就是那一笑使得季冬阳的世界盛开了满眼的花朵,用美好也不能概括的感觉。睡意已被扔到九霄云外,眼睛一直跟着“天使”在临近的一张桌前坐定。神志终于恢复过来,半摊在沙发上的身体瞬间弹起,并迈着轻快地脚步向她那桌靠近,并尽力压抑住自己因紧张而有些颤抖的声音向她询问要点些什么。她笑着说:“就点黑咖啡吧。”季冬阳当时可能真的状态不太正常,以往都是客人点什么就照办,可是今天的季冬阳竟然向她建议不如换成卡布奇诺,因为他内心里觉得黑咖啡对于她这样一个明亮的存在太苦太涩。然而,她只是笑笑,接着说了一段季冬阳在当时并未完全领会的话,于是季冬阳也并未继续坚持自己的想法,只是给她端来一杯冒着腾腾热气的黑咖啡。斜倚在吧台旁,假装不经意地瞟着那个“天使”般的女孩,季冬阳从咖啡氤氲的雾气后似乎读到了那澄明双眸中一闪而过的落寞与神伤,内心稍稍一紧,想要知道这个女孩纯白的身影后究竟藏着怎样的悲伤,连黑咖啡都不能比拟的苦涩。

  日子一天天地过,在那个明媚的下午与那个天使般的女孩的邂逅,季冬阳一直认为他们俩之间应该会发生些什么,这全是直觉。可事实证明,直觉果然只是女人的专利。因为自从那个午后过后,那个女孩再也没有到“河岸留言”来喝咖啡。季冬阳心里像长了草似的疯狂地想念着那个女孩的笑,那个女孩的眼,那个女孩点咖啡时好听的声音,他琢磨着下次再见到那个女孩一定要问她名字,如果她不说就不给她上黑咖啡,只准她喝卡布奇诺。可是这都只是季冬阳的一厢情愿,毕竟她连个背影都不曾为他而留。前几日反常的准点上班,连主管都有些惊叹于季冬阳的转变,最终在多日未见到想见之人而毅然放弃。打回原形的季冬阳一如往常地在迟到了将近半小时之后姗姗来迟。面无表情地环视四周,窗边的一个身影犹如是一个控制季冬阳喜怒哀乐的遥控器一般,这次按了代表喜的按钮,从他脸上满溢的笑容便可看出。从吧台抽了一本MENU便向窗边冲去,或者说跑去,反正脚步之轻快感觉吃了回春丸一样。这次她点了两份,一份自然是她自己的黑咖啡,另一份说是帮朋友点的,同样是黑咖啡。季冬阳将咖啡端上托盘,正犹豫着待会儿要不要顺便问问她的名字,抬头便发觉她身旁坐了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握着托盘的手不知不觉地握紧,手背上的青筋一条一条地浮现,脑海中不断编织着他们只是普通朋友的谎话,真的只是自欺欺人的谎话,因为从她脸上浮现的那种幸福到快要窒息的笑容中,什么都能清清楚楚地说清道明。季冬阳将手中的托盘塞到小张手里,“给八号台送去。”说完便一个人躲到吧台后面去了。缩在皱皱的皮沙发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刺痛感,似乎还夹杂着零星怨恨,但实在不知道该怨恨谁,缘分这东西本就不是一厢情愿便可成事的。在柔软的包围下,渐渐步入爱丽丝曾游过的仙境,不过他的仙境只有茫远的天空与疯长的野草,在那广袤的天底下只有孤独的一个人。梦里小张不知怎的也进来跑龙套:“诶,跟你说啊,刚刚八号台那个男客人手上的钻戒可不要太闪哦,估计有两克拉啊!”小张的声音跟梦境中的气氛真是不搭,那抱枕捂住一边的耳朵,转个身继续睡,只希望一觉醒来后,他还是那个他,不会再为谁心痛。

  希望只是希望,无所谓实现不实现的。季冬阳在经历过非典型性失恋后确实消沉过一阵子,不过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没有爱情就不活啦?季冬阳还没有达到这么高的境界,反正就是失恋挣钱两不误吧!将近两个星期没见到那个女孩了,内心的小缺口似乎不再漏风,被时间缝补好了。还是一个阳光遍洒的午后,那个女孩竟然又出现了,季冬阳自以为的再次见面必定用无懈可击的微笑来抹去对女孩的剪不断理还乱的依恋的想法终究只是幼稚的想法。实际是我心中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被一根根异军突起的尖锐的刺刺穿,不留情面,于是再次将自己裹进自己划定的小圈圈内,只敢远观。远远地偷瞟着她,季冬阳自己在心里鄙视着自己的这点出息,可是终究还是如此,发现她这次将头发挽了起来,鬓间几束未挽上去的发随意的散落着,眼神在等待中渐渐涣散,失去了他往日总能在她眼中读到的神采,眼底好似有种难以自已的痛苦犹如困兽一般试图做最后之斗,冲出圈禁的牢笼。渐渐地似乎也被带入到那个神游的世界里,季冬阳真的想知道她的痛苦,想帮她抚平伤口,可能无关爱恨,只是不想这个水晶般透明的女孩被阴霾捆缚。接下来的事情就像三流的言情小说中上演的情节,俗套得令人发指,可是对象却令季冬阳不得置身事外。水顺着那个女孩的发丝流向她瘦削的肩膀,脸颊的苍白被水浸透得更加惨白。一切的发生就在几分钟之内,整个咖啡屋除了唱片机中流出的音乐声便是无言的沉寂。一个从季冬阳的角度只能看到背影的女人右手握着的水杯证明她就是始作俑者。那个女人在留下“狐狸精”和一巴掌后扬长而去。季冬阳的脑中有些懵懵的,在考虑是先报警还是先拦下那个女人时,有个颤抖的身影令他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咖啡屋内其他的顾客开始自以为小声地指指点点,将自己扮成正义的道德卫士,不明就里地对他人进行没头没尾的控诉。季冬阳用毛巾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女孩的头发,脸颊,下巴,女孩低垂的头似乎并没有抬起来的意思。季冬阳想了一会儿,走开了一下,又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握着咖啡壶把手,缓缓地将热腾腾的黑咖啡倒入女孩几乎见底的咖啡杯里:“你还记得第一次你点黑咖啡时,跟我说过的话吗?那时你说当人的内心感到苦涩时,只要喝了黑咖啡就不苦了,因为舌尖的苦涩会暂时转移你对于内心苦涩的关注,似乎那一刻内心不再苦涩,苦涩的只是舌尖而已。所以,如果你现在内心感到苦涩就喝黑咖啡吧!我不知道我能为你做些什么,但至少可以帮你续杯咖啡。”女孩低埋的头终于渐渐抬了起来,盈满泪水的双眼直视季冬阳的眼睛,从她眼中他能看到真心的感激,似乎于季冬阳而言这已经足够。

  至此过后,“河岸留言”再也没有出现过那个只喝黑咖啡的女孩的身影,季冬阳也回到从前那样的工作生活状态,似乎关于那个女孩的一切像被擦掉的粉笔字一样,连曾经存在过的证据也无从获取。只是对于那之后所有来“河岸留言”喝黑咖啡的女孩,季冬阳都会特意多看两眼,可能内心中总觉得也许会有她的影子···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23 05:16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