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局长儿子是王八
大红灯笼





UID 12321
精华 0
积分 500
帖子 26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9-13
发表于 2010-1-12 02:01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局长儿子是王八

看到这个题目,你以为我在骂人?

  那就错了!我毕竟没有堕落到开口就骂人的程度。

  而事实上,我今天要说的这个故事中的主人公——汪小雄,实实在在当起了王八。

  不信,你往下看看就知道。

  185厘米高的汪小雄,身体结实,胖瘦得体,兀地往生人面前一站,谁都会感叹他的魁梧。

  若是穿上他的公安制服,出现在某个熙来攘往的闹市,平民百姓会觉得安全莅临,邪门歪道者会感到威逼咄咄。

  这是他的外表。

  然而,他徒有其表。

  一个个熟悉他的人,或者一个个并不怎么熟悉他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倒楣透顶的男人。

  倒楣得让不太熟悉他的人,甚至是熟悉他的人感到莫名其妙;倒楣得让他的亲戚感到脸上无光,恨得牙根痒痒,时不时感叹:我们家族,是哪辈先祖,造了什么弥天大孽,才生出这么一个无用透顶的窝囊废?

  其实,汪小雄是牛逼过的——在熟悉他的人眼里。

  在他年青不想上学的时候,靠他当局长的爸爸安排进了公安,这个莫说计划经济时代,就是现在的市场经济时代,不说人人,但至少有百分之七八十,竟日为衣食忧的人羡慕的,能旱涝保收的职业。

  第一次出外集训,就有漂亮的女孩投怀送抱。弄大了人家的肚子,只好娶了。但那女人只是不肯随他移居偏僻的山区小县城,要他调入自己所在的地区市。

  “这得慢慢来!”

  可这一慢,就是七八年。

  “当爹当妈我一个,”妻子哀怨地说,“把小孩拖拉到上学的年龄了,你还好意思独自一人在你父母身边享福吗?”

  “你要我怎么样?”他看着她傻呼呼地说。

  “赶紧想办法调进市里来呀!”

  “调市里?”这莫说对于他,就是对于他那正办退居二线手续的局长爸爸,也是难,难,难!

  “看来,”发妻无奈地说,“我们只有拜拜了!”

  “拜拜就拜拜!”汪小雄倒是说得轻松而干脆。

  “难道死了王屠户就要吃连毛肉不成?”汪小雄嘀咕,“笑话!”

  很快,他那退居二线的局长爸爸,利用余威托人,就帮他找了一个“十八的姑娘一朵花”的小芳(农村的),做了前妻落下的小学男孩的妈。不过,只是名义上的。而实际上,她与汪小雄生产了自己的小孩,才真正感受做了妈妈。因为原先那男孩抚养义务,悉数被汪小雄的爹妈承担了。而他爹妈,又没有与他们小两口住一起。他们小两口过的,完完全全是新婚夫妻的生活。

  这时候,汪小雄无论是家庭生活还是单位工作,都春风得意,红红火火,风风光光。

  小芳哺乳期一过,周岁的小女孩又一古脑塞给了已经离职休养的爹妈,打扮得漂漂亮亮,走进公爸当局座时栽培的一亲信单位,当上了管理员。

  青春唤发的汪小雄,工作干劲倍儿增,先进呀,立功受奖呀,提干呀,等等好事,接二连三向着了他来。

  “可惜你文凭软了点,”他爸爸栽培过的时任局座感叹道,“不然,我会让你挑比副所长(派出所)更重的担子!”

  “嗨嗨……”汪小雄憨厚地笑着说,“我也就初中没有毕业的文化,开个车,押个坏人什么的,还可以,当所长,要看文件,我妈呀,头痛。”

  “也不错呀!”局长说,“押解坏人,也是公安派出所重要的一环。以后,你就侧重于这方面的工作。其他的,让所长和另外几个副所长搞就是。”

  “是!”汪小雄学电影电视里面国民党军人的样,来个90度的鞠躬。腰还来不及伸直,“叭嗒”一声,没有系皮带的裤子,扣子不打商量地断了线,兀地往下一跌。吓得正往局长面前递文件的局办公室秘书女孩“哇”的一声跑了出去。因为那天,汪小雄早晨起床忘记了穿内裤……

  汪小雄当副所长的最初那些年,也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南巡之前。他负责的押解任务一年半载还难得一次。渐渐地多起来了,是上世纪的90年代末。

  工作任务重了,烦心事儿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首先是原局长的爸爸携妈妈,相续驾鹤西归。管教先前那个儿子的任务突然地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茫然不知所措。也就只好放任自流。那比他汪小雄不矮的小青年,既秉承了父亲汪小雄不爱读书的遗传基因,又产生了懒惰刁横,特别是好交朋党的变异。利用爷爷奶奶遗嘱给他的房子,把一帮街头游荡的青年男女招集在一起,什么刺激干什么。自然,严打一来,就免不了被抓捕。第一次进去后,让汪小雄托人带几千元钱赎了出来,还是汪小雄妹妹求爷爷告奶奶,把那小青年安排到一家企业,可那小子,连到都懒得去报,就邀着先后出了监狱的原帮兄弟姐妹刺激去了。

  接下来是国营企事业单位纷纷改制精简,他那小芳老婆的饭碗被砸。好在她毕竟是农村出身,吃苦耐劳,勤快惯了。最初的几年,什么辛苦的事,她都乐呵呵地干,锄抚果园,饲养猪牛;或者到饮食店端盘子洗碗……问题是她这样当牛做马赚到的几个钱,时常被他汪小雄拿去塞他不争气的儿子无底洞时,她心灰意懒了。先是吵闹,后是消极怠工,再就是把自己打扮打扮,招惹那些有点儿余钱剩米的老板或者准老板,给自己一些出外看世界的方便。

  现在的汪小雄落得儿子蹲监狱,妻子挽这个,或者那个老板的胳膊,满世界放荡去了,留下他一个人整天愁眉苦脸地呆在单位院子里,漫无目的地这儿走走那儿看看倒也罢了,最让汪小雄亲戚朋友难以忍受的是,他竟然在小芳把旅游归来的男人带到家里后,会一声不响地龟缩到自己的办公室彻夜不敢回……

  对了,他不是还有一个与小芳生的女儿吗?

  你更不要提起,一提起,那是更伤他汪小雄心的事——妻子小芳不管,他不会管的,女儿也就跟着她同父异母的哥哥结交的那帮姐妹学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9-24 12:12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