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原创小说)老秦
月仿


听雨轩主


UID 7085
精华 0
积分 725
帖子 653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6-26
发表于 2010-5-31 01:4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原创小说)老秦

老     秦
           没有一点预感,在这约二百万人口的城市中,会跟老秦来个不期而遇,冥冥中有些缘分的意味。所以,坐在继续前行的二路车最后一排的书雅,蓦然惊觉曾经的热切,早已寡淡,似轻烟随风而散,无迹可寻。

      书雅去货场上了些货乘公交返回店里。冬日的乌鲁木齐,车窗外满是肃杀之气,百无聊赖中打开手机音乐,戴上耳机自顾自的陶醉。

      车在某站停靠的时候,书雅觉得下车的门口有人在挥手,抬眼一看------老秦!书雅惊讶中瞪大了眼睛,见老秦打了个手势,匆忙下了车。老秦的意思是要书雅电话联系。书雅刚要拿手机,猛想起昨晚已欠了费,嘿!

      和老秦的认识,该有三、四年了吧?初识那阵印象不深,只觉得他反应敏捷、豁达干练,偶尔两人会因为朋友的群聚会见上一面。多了,就熟络起来。原来看似开朗乐观的老秦,虽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却婚姻不幸,几近走到尽头。
      
      不清楚在老秦的心里书雅是怎样的形象,只在有一回,老秦在聚会上多了几杯,借着酒劲半开玩笑说了句:我要找着你这样的,还不得乐死!书雅温婉地笑:那好啊,让你家宝贝闺女认我干妈好了。老秦讪讪地咧咧嘴,没话。

      认识后的第二年冬天,书雅习惯在下班后去就近的桂兰网吧上网写作消遣。正热火朝天的,电话响起,是老秦打来的。

      老秦的口气有些沮丧,说想喝酒,看样子心情巨差。书雅动了侠义心肠,就应允了。老秦来的很快,估计打车的吧?两人在网吧附近找了家火锅店,吃着喝着聊着。

      老秦圆胖的脸上,架了副金丝眼镜,很普通的西北男人,典型的是那滚圆的肚子,让人过目不忘。

      书雅听他絮叨着,老秦叹息一声,就举杯相邀一次。慢慢地,老秦的话题不再是跟妻怎样的交恶。

      老秦:我说哪儿了?

      书雅:说你的沧海一笑群。

      老秦以手覆额:嗨!知道为啥叫这名?我给你说道说道。书雅微笑着抿酒,知道老秦那难受劲过来了。

      酒过了几巡,都不记得了,不过离天亮还早。再加上老秦刚聊到新丝路,一拍大腿:走,上网去!

      结了帐去到网吧,两人挂上Q去。老秦领着书雅进了他们的圈子,嘻嘻哈哈玩了一阵,便退了出来,留老秦跟他们忽悠。

      冬日的黎明,感觉空气都被冻住了。熬了一宿,两人都有些困倦,老秦说上班还早,不如去你那儿吧?书雅迟疑了以下,领了老秦,回了自己那十来平米的出租房。

      书雅仅脱了外套,就钻进了冰凉的被窝里。老秦穿着秋衣秋裤也钻了进去。书雅脸朝里说了句:最好拿我当哥们儿!老秦没说话,掖了掖被角,挨着书雅睡着了。

      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了老秦,还有书雅,她嘟哝问了句:谁呀?老秦接电话,是他同事找。老秦穿好衣服,在书雅的额头“啵”了一声,走了。

      书雅再无睡意,躺那儿想: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这是一个怎样的夜晚,这又是一段怎样的情结。

      离这三年后的偶遇,中间两人极少见面,多数是在网上交流,偶也通通话。老秦的电话书雅没存,记在脑海里。

      那天书雅上班路上,见前面走着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想起老秦,掏出手机就拨了过去。

      老秦:死玩意儿,咋想起我来了?

      书雅:猜猜!哈,我见到一个胖胖的大肚男人,就想起来了。

      老秦:我的花儿,难为你还记得我老人家。

      书雅:别跟我贫!你还好吗?保重哦。不对,除了肚子!哈哈!

      书雅的网名:优雅的花儿。

      书雅常拿老秦的肚子说事,缘于那次老秦试探的求爱。老秦说最近在办理离婚手续:花你等着我呀!书雅笑着“呸”了一句:减了你那肚子先!

      后来不久,老秦来了电话:自由了,女儿跟她妈,自己什么也没要,也好,清净!书雅想听他说下文,老秦却没提,书雅咬咬嘴唇,无语。

      这之后半年的一天,老秦来电,说要见见吃个饭。书雅一早去市里办事,回来得晚。见到老秦的时候,他和一个小兄弟已经有些高了,老秦拉住书雅的手使劲地晃着:我的花儿还那么漂亮!书雅笑笑:你那嘴巴也还那样的贱呢!都笑,碰杯。

      小兄弟买了单,走了。老秦说:我帮了他一个忙,娃客气的不行,非请,想着顺道来看你,也罢。

      书雅最近正愁户口的事,就连开玩笑带试探地问:咱俩假结婚行不?等户口迁过来,就离婚分户。老秦吭哧一阵,掏出手机给书雅看:这我女朋友,没别的好,温柔;洗脚水都给端来。

      书雅鼻子里轻哼了一声,仔细看了看手机里的细眉细眼:恭喜啊,菲儿喜欢吗?

      老秦:喜欢的呢,平时上学都她接送的呢。

      菲儿是老秦的宝贝疙瘩,也是从前书雅说要认的干女儿。

      书雅:那我再正式的恭喜一次哈。

      老秦的表情有些复杂,不像哭,也不像笑。  

      后来,记不清哪天起,书雅脑子里清除了老秦的电话号码,这次也幸好手机欠费,否则,书雅拨不出。

      再后来,老秦也一直没来电话。也许,那天老秦一拨电话书雅是停机,以为换号了;也许以为书雅心理梗着一个疙瘩``````

                                    2010年1月25日完稿于听雨轩--文轩阁





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23 05:17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