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何不怜取眼前人
月仿


听雨轩主


UID 7085
精华 0
积分 725
帖子 653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6-26
发表于 2011-5-9 02:28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何不怜取眼前人

乔的夜,网上基调都大致雷同,偶尔会起一些小风波,像舒缓的夜曲。间中插一段或欢乐明快或重音锤击。

      今天仍如此,听听歌聊聊天,也没甚紧要的去做。和爽、猴子、逻辑、云他们插科打诨从时事侃到摇滚,崔健郑钧beyond、杰克逊猫王什么的,猴子说得亏了方文山否则立不住周杰伦,他的歌猛一听不咋地,仔细听还不如猛一听。偏偏那《东风破》,词填的那叫一个荒凉落寞柔肠寸断........

      最近跟明若老哥聊的热乎,看看在线,发个抱抱图像,两人闲话一阵,便各忙各的。一忽儿,干妹妹芸上线了,大概喝酒了吧?来到乔的“雨轩阁”里说了一些极端的稀奇古怪的话,把大家伙儿吓的不轻。突然电话响起,乔拿起一看------墨竹!这黑竹子远在湘水,恁远电话作甚呢?原来他担心芸,叫乔好好相劝。这让乔的心里一阵感怀。

      刚放下,芸手机挂Q的呢,正和她说着,电话又响!是诗雨:老大怎么回事啊?快劝劝吧!乔苦笑着:这会子她也不在我身边啊!我电话她吧。

      就这样,好几个QQ里电话里询问、催促。乔手忙脚乱地一手电话,一手打字地解释。想芸这疯妮子,玩什么不好,非闹这一出。就给她Q里说:丫头,赶紧的,在群里说回家了,免得大家伙儿催促我啊,你也快回。

      乔知道最近芸郁闷焦躁,见了几份工,都不怎么的如意,每天就这样闲荡着,有些日子了。晃的久了,难免心生无聊,乔想是不是去找找凡哥,想点辙。

      把这事儿讲给明若听,老哥说这还得自己拿捏。人生难免遭遇挫折,现在这样的时刻,愈加要争气!乔拇指图过去表示赞同。回过头来又劝芸丫头,不管什么事,放下,今晚咱不提,ok?芸一再地感谢乔的关怀,说今晚不回来了,明天一早见。乔将信将疑叮嘱了几句,不一刻,芸下了线。

      看着芸灰灰的头像,乔不敢多想,只觉得这生活,已经不是用难能够说明了。想想芸,曾经营销经理,被前夫揍了个满身伤痕外带右耳失聪,还专门选在她的单位地点施暴,叫一向光鲜靓丽业绩突出的她,丢尽了面子伤透了心,黯然辞职离去。几经漂泊偶遇了乔。

      芸不及乔挺拔,接近娇小,性情柔和又显刚毅。口才与酒量均属不赖,有时节乔有饭局,就带上丫头,见识了她的不仅仅是酒量,还有机智。觉得红颜命薄如谶语命中了自己跟她!

      乔点开一部电影,遣散一下郁闷。正看着,猛地右下角头像一闪一闪,点开:原来是逍遥兄!记得初识那阵,乔用“玉儿”QQ跟他在聊,他说你这名字有意思!乔想,这大众化的名字,意思在哪儿呢?逍遥捂嘴笑:跟我家姑娘小名一样呢!乔是个玩心大的人,敲了一行字过去:那以后就叫你爸爸啦?就这样叫了一段时间的爸爸,把逍遥搞的怪不好意思,反倒劝乔改了口。

      想起来,那也是3年前的事了。虽然同城居住,却从未谋面。相互留了电话,通话也是极为稀少,有时候逍遥去户外,邀约乔一道去,乔因为加班便推却了。

      今夜,逍遥给乔讲了一件事。

      一件隐私。

      逍遥说:妹子,我失恋了!

      乔发了一个问号。

      逍遥:真的。

      乔:不可能吧?忽悠?吓我啊?今天万圣节,不是四月一呢。

      逍遥:千真万确呢,说起来都羞惭,婚外恋。认识时间不长,结束了,就在刚才!

      乔信了多半:怎么会啊?一向觉得你刚正不阿的呢!

      逍遥:妹子别笑话哥了,人都七情六欲,哥也凡人一个啊......

      乔微笑:原来哥哥也性情中人呢。

      逍遥有些无奈的表情,撇了撇嘴,没话。

      乔陷入了沉思。

      想起自己去年那一场恋爱。

      乔经历了一年的被追求,接受以后三个月便夭折的恋情。

      接受前的几天,乔的好友爽介绍了帅气的做物流的辛平,见面那天是爽的生日会,看着乔跟辛帅哥女才郎貌挺般配,爽很开心。却不料被也参加了那一天生日会落魄书生给搅了个稀烂,做了半路上的程咬金。

      这之前书生是一直半明半暗的在表露心迹,乔始终觉得两人不大合适,态度不置可否。

      在每天的求爱诗歌,电话热线强攻之下,乔接受了书生。不得不承认书生的文采,是那般的飞扬,兴许书生也知道乔的这一品味。确立关系之后,乔与书生两人都好古风,尤其乔向往田园牧歌式的调调,两人俨然瓜田桑麻,卿卿我我。

      然而好景不长,书生工作中出了不小的乱子,那几天乔觉得他不似平日开心,以为太累。没想到不几天后的傍晚,简单收拾了换洗衣服跟笔记本,说去出差,几天就回来。

      乔不知书生出了门就关机,也不知书生究竟去了哪里。四天后接到陌生手机打来,乔哭了!

      书生仍坚持说在出差,手机没电了,这是新买的号.......晚上乔将号给了一哥们儿,上网一查:海南!次日拨过去,乔哭骂开了,书生半晌无语,说了句对不起,挂了!

      历经苦难的乔,在这又一场的情感劫难中,真正地感觉到末日的临近,也真正地让乔从心到灵魂坚硬如铁。

      乔明白,武装了内心,可以免遭伤痛;但同时,也失去了品尝爱的能力。

      乔看着逍遥的头像,户外打扮,背景是缓坡的松林,墨镜,卡其色帽沿使脸色阴影中透出俊朗,阳光在背后一片灿烂。

      乔理解逍遥心中的纠结,想了一阵,她敲了这么一首诗:

      胸中偶起阑珊意,
      难料缱绻融两情。
      秋花总难春不似,
      何不怜取眼前人。

      愿哥哥早日走出困惑,抒怀为上。

      发送过去,逍遥:谢谢妹子,收藏了!

      乔:0耶!看明白了么?

      逍遥:明白了。

      乔:你知?真知?

      逍遥:说出来就不妙了,还是妹子有才!何不怜取眼前人。

      乔:呵呵,那是晏殊词,借来的。满目河山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逍遥:哥哥佩服啊,一直以来挺欣赏你的,也一直想见一见,可惜总忙。

      乔:有缘自会相见,哥哥不必挂怀。

      逍遥道了晚安,乔将暂停的电影打开接着观看,想着芸,想着逍遥,一团乱麻,耳机里吵嚷些什么,无法分辨。

      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发着呆。

      眼前人?!曾经做了谁的眼前人,而今那些花红柳绿都成了心上的老茧。

      乔在诗歌里相劝的是逍遥家中的糟糠,只不知,他那不愿说出来的明了,是否和乔一个意思?

      乔暗自问了问:若水滔滔,谁是注定的一瓢?流年纷纷,何为携手的一瞬?





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9-22 03:24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