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苏菲娅
巴佬




UID 2402
精华 5
积分 464
帖子 357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6
来自 shanghai
发表于 2011-10-22 07:17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苏菲娅

《苏菲娅》



  十五年前我在康州格林威治镇工作,晚上八点回到纽约中央车站,常常遇见一位年青姑娘在走廊里演奏小提琴,每天她演奏不同的乐曲,很少重复。她的妩媚,优雅自然的举止,加上几分天真的娇羞,让人很难把她归类在街头艺术家的行列中。
  也许是因为她的漂亮,更可能是她演奏的专注,琴盒里收集的钱很多。她的神态特别,每首乐曲演奏完毕,一定微微地弯腰鞠躬,路人鼓掌就再鞠躬,人们向琴盒里放下钱币她却不作答谢。
  车站走廊环境的嘈杂,很难判断她的演奏水平。她演奏的曲目很广,不像多数街头小提琴手,只演奏通俗浪漫小曲。演奏时的聚精会神使她本来就诱人的浓眉飞舞,十分醒目。每当她光辉的脸对着你时,那一对乌黑的大眼睛就朝你一闪。
  偶尔我回到车站较晚,走廊里比较安静。发现她对音色表现出一种极度的敏感,对节奏强的旋律,流露出近乎痴迷的喜悦,弓法坚实又轻柔。歌唱性的旋律演奏得十分诱人。甜蜜的装饰音羞怯而温柔地依附在她细长的手指上。 
  我注意到芬兰作曲家西贝柳斯小提琴协奏曲是她的告别曲子,她演奏第二乐章片段。演奏前总是闭眼沉默片刻,双手握琴在胸前。我以为她在聆听心中乐队的序奏,又觉得并非完全如此。她的神情过份严肃,更像在祈祷,眉宇间显出内心的悲情。
  在沉默中,她微微地摇摆身体,缓慢而自然地举起琴,当小提琴唱出感怀至深的思乡旋律时,她已完全沉浸在幻想中了。
  乐曲中段出现了不安的情绪,小提琴奏出两句如同抽泣的乐句后,她用高超的技巧将激动的情绪上升到高潮,荡气回肠感人肺腑。乐章的末尾她奏得哀怨凄清,也许是因为缺少木管乐器的厚重温暖音色的烘托,最后的乐句令人感到孤寂阴寒。
  一个早春的傍晚,寒雾像毯子似的裹着纽约中央车站。下车进入车站走廊时一股暖气涌来,迎面看见那位提琴手穿着一条绿色长裙,白色灯笼袖口的俄国民族服装,一个红头发小伙子用电子键盘给她伴奏。当演奏德伏扎克的《母亲教我的歌》之前,小伙子说他的朋友苏菲娅来自俄国,今天是她母亲生日,奏这首曲子是给她母亲的。熟悉这首乐曲的人多,回应的掌声很热烈。我当时没太留意他们的演奏,却记住了那浓眉大眼、两颊红润、身穿绿长裙的俄国姑娘叫苏菲娅。
  我在车站换车有半小时间隔,见到她时就听上一两首曲子,真能缓解一天的劳累。后来和她熟悉了也聊上几句,知道她原来是彼得堡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手,乐团指挥正准备提升她时,苏联解体了。乐团里的优秀演员大都出国了,乐团根本不再能维持原来的水平和自负盈亏。她在亲戚的帮助下来了美国,希望能进纽约茱丽亚音乐学校,将来能成为独奏演员。
  我告诉她我将回纽约工作,不再经过中央车站,顺便留下了我的联系地址和信箱。她显出惋惜的神色,美丽的大眼睛凝视着我,问我最喜欢哪首乐曲?我说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的慢板乐章,我喜欢那淡淡的斯拉夫民族的抑郁,和对思乡的慰抚。
   “你知不知道,曾任国际音乐学协会主席,和美国《音乐季刊》编辑,纽约《先驱报》音乐评论家保罗·朗格说过,就是你喜欢的那慢板乐章,是‘摇摆于感官美的歌唱性旋律与令人生厌的庸俗华饰之间。’”
  “我知道。”我回答她:“当我刚来到美国时,举目无亲,人地生疏,前途茫茫。那时正是这首协奏曲伴我度过了最孤独艰难的时刻,是它的第二乐章点燃了我对家乡和亲友的思念,我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热爱祖国,每当我听完乐曲都获得了信心和力量。保罗不懂思乡,对吗?”
  苏菲娅没接我的话题。仰望着车站高高的天顶,眼里显出难以琢磨的神色,忧伤?思恋?或许都不是,是一种含着隐痛的自信和高傲。她慢慢地举起小提琴,一个如歌如诉的忧郁旋律温柔地唱了起来,它虽然有点伤感却十分亲切,悠缓而深情。
  这使我想起了柴可夫斯基的自白:“用音乐倾诉激动的心情,正如诗人以诗抒情,只是音乐有更加无比强大的手法和细腻繁多的内心语言,当主要乐思出现后,心灵颤栗,一切都疯狂了,……”苏菲娅正在是用琴声来回应我的问话。
  我问她知不知道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她立即热情地演奏了一段相恋的旋律。
  “为什么你每次要结束演奏时,最后演奏的都是西贝柳斯小提琴协奏曲中,那首哀怨凄清的旋律?”
  “我会告诉你的,可不是今天。”
  在康州格林威治镇工作的最后一周,下班很晚都没有遇到苏菲娅。我记挂着那对略带忧郁的乌黑的大眼睛,还有她将回答我的问题。虽然这问题和每日的谋生没什么关系,却又比谋生的锁事更叫人牵挂,人在异国他乡真实就是如此。
  这以后我再也没见到苏菲娅,我特地再去中央车站,傍晚在苏菲娅演奏的走廊里徘徊,明知自己很傻,但也很清楚,我确确实实遗失什么。我遗失了某种情感寄托的空间,遗失的是在现代大都市生活里难得找到的共同语言。我既没有苏菲娅的地址电话,也谈不上和她的友情。每次重听西贝柳斯那首凄清的思乡旋律,苏菲娅的乌黑大眼睛就在眼前。
  两年后在书店里看见一本论述印象派绘画的书,画册里面有苏菲娅的肖像,穿着绿长裙白衬衫,我几乎惊讶地叫出声来。立即把画册卖了回来。
  我清楚买回的是一个梦。这张肖像画是十九世纪后期俄国最著名的画家列宾的名画《苏菲娅·爵格米络伐》。他是西贝柳斯同时代的艺术家,晚年侨居芬兰。以往总强调列宾的写实主义风格,没料到在专论印象派的画册里遇见他的作品。对着画面我怎么也不能移开自己的眼睛,太像我寻找的苏菲娅了;那浓黑又端正无比的眉毛,好像有所深思的高傲,挺直的鼻梁显示着骄矜自持,那一对乌黑的眼睛坦诚地,微斜地俯视着,好像在说我能看清你的心。清秀而肉感的嘴唇,嘴角微微向上挂着很有风韵的笑容。总的来说不难看出她的妩媚端庄,不是靠的修养装扮,而是来自天生的善良单纯。
  画家朋友帮我临摹了这幅油画,苏菲娅的肖像从此挂在书房里。我再也不用去寻找苏菲娅了。我始终不知道她为什么喜欢西贝柳斯凄清的思乡旋律。我猜她来自凄清寒冷、冰天雪地的北国,又逢时代巨变,国散家迁。
  西贝柳斯当初曾说过,他的小提琴协奏曲,需要二十年人们才理解是最好的作品。这首世界名曲也确确实实沉寂了三十年。当代音乐家威廉·曼说得好:“这首协奏曲中小提琴的出现,像一根烧红的铁棒插入冰块之中。整首乐曲中持续不断地出现冰和火的对比,这就是全曲独特的风格所在。”  
  苏菲娅就是作曲家西贝柳斯选中的,来自北国热情沸腾的小提琴家,这首冰与火最好的诠释者。


十多年过去了墙上那幅列宾的《苏菲娅》,依旧年青漂亮。偶然的缘份把她和深夜车站的凄清的思乡曲融成了一体,成了热爱音乐的异乡人难忘的记忆。





[ 本帖最后由 巴佬 于 2011-11-3 08:24 AM 编辑 ]

顶部
Sunflower





UID 11827
精华 2
积分 1917
帖子 16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3-17
发表于 2011-10-22 07:1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巴佬把这篇文放入小说类?但是读起来像是你的亲历。在叙述音乐的同时注入自己的情感,在听人生故事的同时又感受音乐故事。
不过,好像有点嘎然而止的感觉。。。好像故事没有完?
和开场白是不是应该有点呼应?

顶部
巴佬




UID 2402
精华 5
积分 464
帖子 357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6
来自 shanghai
发表于 2011-10-22 08:4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阅读,

故事都是在真实经历上,浓缩和美化的。
没把故事说完是想让愿意听的读者留个想象,也为万一哪天有兴致了,可写下集。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1-23 01:59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