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我的河豚魚情結 z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283
帖子 1177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5-2-26 04:4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的河豚魚情結 z


河豚味道鮮美,但是存在風險。圖為日本餐館魚池的河豚。(Getty Images)


河豚特徵是:大肚子,小尾巴,微張的小嘴,向上的眼睛。(Getty Images)

孩提時代,從大人們的閑聊中,沒少聽說河豚魚其味奇鮮無比但有毒,吃不好中毒會喪命等。姆媽免不了描繪一下河豚魚長相:「大肚子,小尾巴,微張的小嘴,向上的眼睛。這樣的魚千萬不能吃。」在那食不果腹的年代,不要說魚蝦肉蛋,連五穀雜糧都是憑「購糧證」供應的。那時我還小,味蕾未開化,聽著美食談,腦海裡卻深深留住「拚死吃河豚」一詞。而那有朝一日親口一嘗那天下美味的慾望,卻在心中扎下了根基。
日本餐館 喝了魚湯
1980年代中期,我隨團訪問日本,才在那餐館的水箱裡見到河豚。看著它小尾巴起勁地左右搖擺,推動大肚子朝前浮動,一隻小口文雅地微張覓食,一對小眼呆呆朝上目不斜視,一副溫順柔弱、任人魚肉的外相,怎麼也不能把劇毒與這憨態可掬的魚兒聯繫在一起。
多年後,我定居美國洛杉磯。因工作、旅遊,每年都要往東北亞三國跑,到過許多的餐館,始終不能忘懷那「拚死吃河豚」,總想找機會品嚐一下。這天住大阪的希爾頓飯店,晚餐時分外出找餐館,發現了一家河豚魚料理屋,馬上進入點了一碗河豚魚湯。不一會,那魚湯盛於一玻璃大腕內,由男招待給我端來。看到玻璃大腕內的魚湯是藍色的,心裡頗為納悶:河豚魚的湯怎麼是藍的?置於桌上才看清,這個玻璃大腕是透明的,湯裡僅有幾塊魚肉和蔥花,魚湯一覽無遺。原來是男招待工作服的深藍色透過魚湯,讓魚湯變藍。
我舀了一匙魚湯,啜入嘴裡,細細地以舌尖體會,有些魚鮮味,但不覺哪裡特別,再來一匙入口慢慢深品,仍然如此,把湯水攪動一下入口再品,我大為失望了。這一見到底清湯寡水的魚湯,就像一盆涼水,沖走了盤桓腦際幾十年的期待。我懷疑人們所說,拚死也要嘗一口河豚魚的想法。
韓國餐館 吃了魚片
幾年以後,在韓國首爾的一次宴請中,我又食到了河豚魚。這次是受客戶招待。在日式刺身(生魚片)大拼盤中,我認出金槍魚、鱸魚、黃尾魚、章魚和三文魚等,有些被化整為零而了不識真容。聽說裡面還有河豚魚,我有些久違相逢的感覺。
我下筷指向河豚魚刺身,夾住幾片急急入口,慢慢嚼動,用心細細品味,只是為了再次驗證。這盤中的河豚魚刺身,吃在嘴裡遠不如金槍魚爽口,鮮味故且不論,還肉質偏老。我已經沒了大期待,自然失落也小。餐桌上不動聲色地談笑風生,交杯敬酒,無人知我心路歷程和那「河豚魚情結」。這似乎是個驗證:口頭相傳「拚死吃河豚」的奇鮮,是那個年代大人們的「畫餅充飢」,而我總算已經吃過了。
2012年3月,我在大阪難波驛的小餐廳「鬆葉」,巧遇燒烤河豚魚。一塊半身的河豚魚白肉,由一根竹籤插進,撒上些許精鹽,放在鐵爐上烤,幾分鐘待到魚肉微黃時,已成食客盤中餐。淋上檸檬汁,咬一口不覺韌,嚼兩下有魚鮮,再三品沾異香,儘管味蕾還是沒有體驗到橫空出世般的奇鮮,但對河豚魚的賞味,似乎有了些感覺,味蕾體會到了不同的鮮。
中國大陸 嚐到美味
2012年5月的一天,當我在中國的江陰市「聚福源小海鮮」餐館,總算享用到那自家味蕾長期等待的美味。這天,我乘長途巴士從上海去江陰,抵達旅館已是晚上7點半,簡單安置一下,叫上出租車直奔青果路上的「聚福源小海鮮」餐館,這是由旅館門童介紹,在當地有名的水產海鮮餐廳。餐廳裡面有大水缸,養著活魚。一看水缸裡的魚,很讓我失望,不僅沒見珍奇,而且品種不多。這哪像是位於長江邊、專門經營水產海鮮的餐廳?
女招待介紹說,本地有專門經營鮮活水產的特供商,一通電話,十分鐘可以送到餐廳。我點了一道刀魚,忙問刀魚的價錢。「兩千元一斤」女招待平靜地回答。刀魚貴如銀也。我突然頓悟,問道:「還有什麼魚?」「有河豚魚,118元一斤,池養的。」於是,刀魚臨時被換成了河豚魚。不一會兒,一條八兩重的河豚魚送到了我的眼前,再被送往廚房去料理了。
我邊吃其他的小菜,邊等那條計畫外的河豚魚。約莫半個多小時後,一尊透明的玻璃大碗端來,盛有三分之二的魚湯,顯白呈乳黃,湯表漂油花,隱約可見黑白色的塊狀,分明是濃湯裡的魚身和魚皮。這時,一股鮮魚香撲鼻而來。
味道奇鮮 似加牛奶
我喝上一口,滿嘴流香,是一種混和了魚鮮與奶油味的奇香,大有觸味蕾、透舌尖、潤腔門的感覺。與我味蕾檔案裡已存有的河豚魚湯味,根本就是倆回事。我把女招待叫來詢問:「湯裡是否加入奶油或食品添加劑?」「我們師傅熬魚湯,什麼都不放的。」「再去廚房問問,放了什麼沒有。」我不太放心,堅持著要女招待去廚房確認。
女招待回來告訴我,「什麼都沒放」。原來,廚師來自安徽,專門拜師學過河豚魚的處理和烹飪,在餐館掌勺有些年月,有獨門料理技術,從未發生問題。我一邊喝湯,品嚐那彷彿橫空出世的奇鮮,一邊為以求一遇的美味而欣喜。這湯是我迄今人生中喝過的最鮮美的湯。要形容它的鮮美程度,還真難找到恰當的詞彙,只能說它鮮得太「毒」,以至於我的「凡腸俗胃」難於消受,半夜裡還被它「鮮」醒。
大約晚上一點,我感覺胃中有氣,過一陣就要嗝氣,還帶出些許苦的胃液,直到喉嚨口,反覆持續了有半個多時辰。躺在床上,這時的我,心生許多念想:是否河豚魚的毒素沒被清除乾淨,還有殘留?我不知是否中日韓三國對河豚魚湯的烹飪、食材取捨有異,猶如有的調香師用含臭物質勾起異香配製香精,有的畫家用少量墨黑摻白獲得精白效果。
朦朧中,我想起了姆媽對河豚魚的描繪和叮囑:「大肚子,小尾巴,微張的小嘴,向上的眼睛。這樣的魚千萬不能吃。」我想,今晚我已經再次吃過,今後再也不吃了。

《《 回上一頁閱讀前文......1980年代中期,我隨團訪問日本,才在那餐館的水箱裡見到河豚。看著它小尾巴起勁地左右搖擺,推動大肚子朝前浮動,一隻小口文雅地微張覓食,一對小眼呆呆朝上目不斜視,一副溫順柔弱、任人魚肉的外相,怎麼也不能把劇毒與這憨態可掬的魚兒聯繫在一起。
多年後,我定居美國洛杉磯。因工作、旅遊,每年都要往東北亞三國跑,到過許多的餐館,始終不能忘懷那「拚死吃河豚」,總想找機會品嚐一下。這天住大阪的希爾頓飯店,晚餐時分外出找餐館,發現了一家河豚魚料理屋,馬上進入點了一碗河豚魚湯。不一會,那魚湯盛於一玻璃大腕內,由男招待給我端來。看到玻璃大腕內的魚湯是藍色的,心裡頗為納悶:河豚魚的湯怎麼是藍的?置於桌上才看清,這個玻璃大腕是透明的,湯裡僅有幾塊魚肉和蔥花,魚湯一覽無遺。原來是男招待工作服的深藍色透過魚湯,讓魚湯變藍。
我舀了一匙魚湯,啜入嘴裡,細細地以舌尖體會,有些魚鮮味,但不覺哪裡特別,再來一匙入口慢慢深品,仍然如此,把湯水攪動一下入口再品,我大為失望了。這一見到底清湯寡水的魚湯,就像一盆涼水,沖走了盤桓腦際幾十年的期待。我懷疑人們所說,拚死也要嘗一口河豚魚的想法。
韓國餐館 吃了魚片
幾年以後,在韓國首爾的一次宴請中,我又食到了河豚魚。這次是受客戶招待。在日式刺身(生魚片)大拼盤中,我認出金槍魚、鱸魚、黃尾魚、章魚和三文魚等,有些被化整為零而了不識真容。聽說裡面還有河豚魚,我有些久違相逢的感覺。
我下筷指向河豚魚刺身,夾住幾片急急入口,慢慢嚼動,用心細細品味,只是為了再次驗證。這盤中的河豚魚刺身,吃在嘴裡遠不如金槍魚爽口,鮮味故且不論,還肉質偏老。我已經沒了大期待,自然失落也小。餐桌上不動聲色地談笑風生,交杯敬酒,無人知我心路歷程和那「河豚魚情結」。這似乎是個驗證:口頭相傳「拚死吃河豚」的奇鮮,是那個年代大人們的「畫餅充飢」,而我總算已經吃過了。
2012年3月,我在大阪難波驛的小餐廳「鬆葉」,巧遇燒烤河豚魚。一塊半身的河豚魚白肉,由一根竹籤插進,撒上些許精鹽,放在鐵爐上烤,幾分鐘待到魚肉微黃時,已成食客盤中餐。淋上檸檬汁,咬一口不覺韌,嚼兩下有魚鮮,再三品沾異香,儘管味蕾還是沒有體驗到橫空出世般的奇鮮,但對河豚魚的賞味,似乎有了些感覺,味蕾體會到了不同的鮮。
中國大陸 嚐到美味
2012年5月的一天,當我在中國的江陰市「聚福源小海鮮」餐館,總算享用到那自家味蕾長期等待的美味。這天,我乘長途巴士從上海去江陰,抵達旅館已是晚上7點半,簡單安置一下,叫上出租車直奔青果路上的「聚福源小海鮮」餐館,這是由旅館門童介紹,在當地有名的水產海鮮餐廳。餐廳裡面有大水缸,養著活魚。一看水缸裡的魚,很讓我失望,不僅沒見珍奇,而且品種不多。這哪像是位於長江邊、專門經營水產海鮮的餐廳?
女招待介紹說,本地有專門經營鮮活水產的特供商,一通電話,十分鐘可以送到餐廳。我點了一道刀魚,忙問刀魚的價錢。「兩千元一斤」女招待平靜地回答。刀魚貴如銀也。我突然頓悟,問道:「還有什麼魚?」「有河豚魚,118元一斤,池養的。」於是,刀魚臨時被換成了河豚魚。不一會兒,一條八兩重的河豚魚送到了我的眼前,再被送往廚房去料理了。
我邊吃其他的小菜,邊等那條計畫外的河豚魚。約莫半個多小時後,一尊透明的玻璃大碗端來,盛有三分之二的魚湯,顯白呈乳黃,湯表漂油花,隱約可見黑白色的塊狀,分明是濃湯裡的魚身和魚皮。這時,一股鮮魚香撲鼻而來。
味道奇鮮 似加牛奶
我喝上一口,滿嘴流香,是一種混和了魚鮮與奶油味的奇香,大有觸味蕾、透舌尖、潤腔門的感覺。與我味蕾檔案裡已存有的河豚魚湯味,根本就是倆回事。我把女招待叫來詢問:「湯裡是否加入奶油或食品添加劑?」「我們師傅熬魚湯,什麼都不放的。」「再去廚房問問,放了什麼沒有。」我不太放心,堅持著要女招待去廚房確認。
女招待回來告訴我,「什麼都沒放」。原來,廚師來自安徽,專門拜師學過河豚魚的處理和烹飪,在餐館掌勺有些年月,有獨門料理技術,從未發生問題。我一邊喝湯,品嚐那彷彿橫空出世的奇鮮,一邊為以求一遇的美味而欣喜。這湯是我迄今人生中喝過的最鮮美的湯。要形容它的鮮美程度,還真難找到恰當的詞彙,只能說它鮮得太「毒」,以至於我的「凡腸俗胃」難於消受,半夜裡還被它「鮮」醒。
大約晚上一點,我感覺胃中有氣,過一陣就要嗝氣,還帶出些許苦的胃液,直到喉嚨口,反覆持續了有半個多時辰。躺在床上,這時的我,心生許多念想:是否河豚魚的毒素沒被清除乾淨,還有殘留?我不知是否中日韓三國對河豚魚湯的烹飪、食材取捨有異,猶如有的調香師用含臭物質勾起異香配製香精,有的畫家用少量墨黑摻白獲得精白效果。
朦朧中,我想起了姆媽對河豚魚的描繪和叮囑:「大肚子,小尾巴,微張的小嘴,向上的眼睛。這樣的魚千萬不能吃。」我想,今晚我已經再次吃過,今後再也不吃了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0-18 12:34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