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我若卖国 出门撞死”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533
帖子 1190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6-7-7 05:3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若卖国 出门撞死”

吴建民撞死应该给人留下深刻教训(多图)
6月30日“军事中国”以《吴建民车祸去世 一语成谶“我若卖国 出门撞死”》报道说,6月18日凌晨4时17分,吴建民所乘车辆在从武汉天河机场赶往武汉大学住地途中发生车祸,造成吴建民等2人遇难,另3人受伤。据武 汉大学发布消息,3名伤者暂无生命危险。


阿波罗新闻网 2016-07-07 讯】
作者:华镇江
[url=]放大字◀[/url][url=]▶缩小字[/url]        ☕打印版 ◪圖片版◫PDF

<iframe name="1-0-4;40178;[img][/img]{"uid":1,"hostPeerName":"http://www.aboluowang.com","initialGeometry":"{\"windowCoords_t\":85,\"windowCoords_r\":1225,\"windowCoords_b\":819,\"windowCoords_l\":17,\"frameCoords_t\":986,\"frameCoords_r\":305,\"frameCoords_b\":1236,\"frameCoords_l\":5,\"styleZIndex\":\"auto\",\"allowedExpansion_t\":0,\"allowedExpansion_r\":0,\"allowedExpansion_b\":0,\"allowedExpansion_l\":0,\"xInView\":0,\"yInView\":0}","permissions":"{\"expandByOverlay\":false,\"expandByPush\":false,\"readCookie\":false,\"writeCookie\":false}","metadata":"{\"shared\":{\"sf_ver\":\"1-0-4\",\"ck_on\":1,\"flash_ver\":\"22.0.0\"}}","reportCreativeGeometry":false,"isDifferentSourceWindow":false}" width="300" height="250" title="3rd party ad content" id="google_ads_iframe_/10228837/abw_content_300x250L1_0" src="http://tpc.googlesyndication.com/safeframe/1-0-4/html/container.html#xpc=sf-gdn-exp-1&p=http%3A//www.aboluowang.com" frameborder="0" marginwidth="0" marginheight="0" scrolling="no" style="border: 0px currentColor; border-image: none; vertical-align: bottom;" data-is-safeframe="true">
<iframe name="google_ads_iframe_/10228837/abw_content_300x250L1_0__hidden__" width="0" height="0" title="" id="google_ads_iframe_/10228837/abw_content_300x250L1_0__hidden__" src="javascript:""" frameborder="0" marginwidth="0" marginheight="0" scrolling="no" style="border: 0px currentColor; border-image: none; vertical-align: bottom; display: none; visibility: hidden;">
武昌交通大队的通知:吴建民系了安全带!
6月30日“军事中国”以《吴建民车祸去世一语成谶“我若卖国 出门撞死”》报道说,6月18日凌晨4时17分,吴建民所乘车辆在从武汉天河机场赶往武汉大学住地途中发生车祸,造成吴建民等2人遇难,另3人受伤。据武汉大学发布消息,3名伤者暂无生命危险。
武汉晚报记者从市交管部门获悉,该交通事故为单方事故,是车辆撞击道路中央隔离花坛所致。
18日下午1时,市交管局官方微博“武汉交警”发布博文,还原了事发经过。博文中称,6月18日4时17分,孙彧(男、30岁)驾驶鄂 AA9S01号别克商务车,搭载乘客吴建民(男、77岁,外交学院原院长),刘锋(男、54岁)、朱晓驰(男、52岁)、陈伟杰(男、27岁),沿武昌区梨园地下通道由北向南行驶至南出口处时,所驾车头撞击路中隔离花坛,发生单方交通事故,造成车内五人受伤。吴建民、朱晓驰经医院抢救无效当日死亡,伤者正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接受治疗,暂无生命危险。
据了解,事故车内,分别是司机、副驾驶刘峰,两人因安全气囊弹出,保住性命。第二排坐着吴建民和朱晓驰,最后一排是吴建民的秘书陈伟杰。救护车赶到时,吴建民和朱晓驰没了意识,另三人还能正常说话。
报道说,昨日(6月19日),记者探访了事发地,虽然经过清理,仍可见事故痕迹。而事发地距离他们的目的地,仅剩10分钟车程。
因为航班在北京晚点起飞一拖再拖,至凌晨四点才到达武汉。司机在机场等候,没有睡觉,结果疲劳驾驶……吴建民的朋友感慨,“如果不是航班延误,他也许不会遭此不幸。”
网上流传,说吴建民曾发誓“我若卖国,出门撞死”!没想到他真的死于车祸。看来誓是不可以随便发的。而且“卖国”的概念也很广泛,不光是像江泽民直接签约出卖国土是卖国,就是帮助断送国家前途的卖国贼做恶事,也得算卖国。
追随江泽民的历史记录


追随江泽民没有出路。
1998年11月-2003年7月,吴建民担任中国驻法兰西共和国大使。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他说,从事外交工作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担任驻法大使期间,参与安排了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和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互访对方故乡。
《人民日报》1999年10月25日报导说,江泽民10月24日访问了希拉克的故乡科雷兹省,参观了当地的一家工艺品博物馆。上午近11时,江在希拉克夫妇的陪同下乘车来到该博物馆。在参观博物馆时,江突然毫无征兆的拉起法国总统希拉克夫人贝娜黛特的手跳起华尔兹舞。当时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希拉克非常不悦,认为是给自己难堪。而法国民众更是义愤填膺,认为是对整个法兰西民族的侮辱。
那么,吴建民都帮助江泽民做了哪些事而导致出门撞死呢?上网搜寻了一下。2004年2月18日有一则来自“追查国际”的消息,题目是“对原中国驻法国大使吴建民的调查报告”。
调查报告说,吴建民任驻法大使5年,其中4年(1999-2003)追随江泽民在法国华人社团中诋毁佛法修炼群体,组织或参加仇恨、诋毁佛法修炼群体的会议和活动,并煽动仇恨。
调查报告举了其中的几个小例子:
据中国新闻网1999年12月5日报道,1999年11月21日,吴建民组织法国华侨华人和留法学者代表在中国驻法国大使馆举行座谈会,在会上,吴建民向60多人发表演讲,按照江泽民的口径散布对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炼群体的不实之词,结果在场不少人听信了吴的发言,当场发表附和吴建民的攻击言论。
据中国驻法国大使馆2001年2月17日网页显示,2001年2月17日,吴健民再次组织旅法华人华侨和留学生代表在巴黎举行座谈会。吴在会上按照江泽民的指示攻击他一无所知的佛法修炼群体及其创始人,用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煽动与会者的仇恨。动员与会者劝说、转化其佛法修炼的亲友,并呼吁旅法华人华侨积极行动起来远离“真善忍”,抵制“佛法修炼群体”,并表态要与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炼群体的斗争“进行到底”。
据中国国际广播电台2001年2月19日的报道,2001年2月18日,吴建民出席由中共的反华组织“法国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主持的座谈会,并在会上按照江的口径,欺骗并威胁与会者说,同佛法修炼群体的斗争“是一场关系到祖国稳定和繁荣,也是关系到广大海外华侨华人家庭幸福和个人生命财产安全的斗争。”
据法制日报、解放军报2001年3月26日的报道,2001年3月24日,吴建民以中国驻法国大使身份主持了由江派出的“中国反邪教协会”代表团在法国举行的报告会。这个专题报告会题为“反对邪教保障人权”,目地就是使与会近170名旅居法国的华侨华人对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炼群体产生误解,甚至仇恨。
据青海新闻网2002年8月7日的报道,2002年8月4日,由“中国反邪教协会”和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在巴黎联合举办图片展,展览上百幅伪造的所谓佛法修炼群体及其创始人的图片,吴建民亲自向法国各界人士及旅法华侨华人介绍这些图片,目地是误导法国民众和旅法华侨,煽动仇恨。
网友对吴建民发生交通事故感到不解


前驻法大使吴建民车祸前几天的照片,右边是法国前总理拉法兰。


吴建民赶往武汉前,最后的合影。
据报道,身边人都认为,虽然吴建民已经77岁,但他身体很好,身手矫健,精力充沛。他本人说人生第四个20年最美好。但他在最美的时光中倒下了,而且说完就完。看来,计划不如变化快。
据京华时报6月24日报道,24日上午,针对近日网友对前驻法大使、外交学院原院长吴建民发生交通事故的各种质疑,吴建民亲属在告别仪式现场对记者说,当时吴建民虽坐后排,但身上是系安全带的,由于时速非常快,瞬间冲击力太大,事后吴建民亲属前往武汉时,看到前排安全气囊都打开了,吴建民身上都被安全带勒出一道印。
车祸后吴建民并没有明显外伤,但脑部和身体有内伤,这是最可怕的,表面看着问题不大,以为没什么事,实质上脏器部位的肋骨撞断了,戳穿了脏器。往外救人时一拖一拉,肋骨在脏器里再一搅和,那哪里还有命。
据吴建民大使前秘书赵婷婷介绍,24日刚刚接到武昌交通大队通知,请亲属持委托书去办理车辆鉴定报告手续,报告明确指出二排右座暨吴大使的座位是系了安全带的。
“我跟随大使做秘书6年,他上车第一件事就是系安全带,不管坐前排还是后排。”赵婷婷说,不系安全带吴建民是不允许车辆行驶的,这么多年了,有时她没系安全带吴建民都会提醒她系上。证明没有人为置他于死地的因素。
事发地附近较少有车祸发生
据法制晚报6月19日报道,“前驻法大使、外交学院原院长吴建民老师乘坐的北京飞往武汉的航班晚点两个小时,所以在车上除了司机,大家都在睡觉。直到‘咣’的一声巨响,将我们从睡梦中惊醒,只见车子撞在了马路中间的花坛水泥墩上……”
18日下午6时许,因此次事故折断肋骨的武大水利水电学院院长助理、主任刘锋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病床上回忆说,坐在肇事车辆副驾驶位置的他第一个被出租车司机救出,并将他送到中南医院进行救治;而吴建民老师等人被随后赶到的120急救车送往医院。“我拍完胸片后,亲眼看到监控吴建民老师的心电图仪器拉成了直线,当时简直不敢相信,吴老师就这样仓促地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6月19日傍晚18时40分许,车祸过去仅仅一天半,记者在吴建民事故的事发地武汉市二环线梨园地下通道南出口看到,来往车辆从隧道穿梭而过,秩序井然。现场早已不见车祸留下的痕迹。人的生命就是如此脆弱,无论别人把你看的多么重要,没有了你,其他人还得过下去。


撞坏的铁栅栏已经更换,地上是肇事车残留物。
紧邻事发地的一家单位的门卫告诉记者,事发后,他发现马路中间隔开车道的两段水泥墩之间长约十余米的铝合金伸缩铁栅栏不见踪影,被撤换成现在的固定铁栅栏。
“事发时是周六凌晨,我刚好轮休在家睡觉。所以不清楚现场情况,后来听人说车子撞倒伸缩铁栅栏后,又紧接着撞上花坛旁的水泥墩。”
据门卫介绍,梨园隧道长约1.3公里,双向六车道,虽然视野开阔,但有时赶上上下班高峰期及节假日,同样非常拥堵。“这铝合金伸缩铁栅栏就是为了疏导马路交通而设置的,堵车情况下,该铁栅栏就会缩起,提供应急便道。”
事发地处于隔开车道的两段水泥墩之间,用10余米的伸缩铁栅栏连接,吴建民等乘坐的车辆正是撞到了铁栅栏后,又撞向前方水泥墩,引发了车辆头部变形。据附近居民说,事发时天已微亮,他们发现这辆车时铁栅栏已被撞倒,车辆左前部变形严重,但并未冲向对向车道。由于事发凌晨,行人又无法立刻进入快速路,因此发现的居民并不多。
而据目击者曹先生介绍,事发凌晨4时25分许,他驾驶出租车穿过梨园通道发现,一辆深色商务车撞在马路中间的水泥墩上,车头凹陷,有浓烟冒出。他赶紧停下车,看到已有其他出租车司机及群众在破窗救人。他帮忙拨打了110后,就载着乘客离开了现场。
“这二环线快速路限速为每小时70公里,禁止行人及电动车、摩托车通行。所以这附近较少有车祸发生,而此次车祸发生在下半夜,正是人犯困的时候,估计与司机的疲劳驾驶有关。”曹先生如此推测道。
车祸过程不蹊跷也蹊跷
事发后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通报初步调查结果称:6月18日4时17分,孙彧(男、30岁)驾驶鄂AA9S01号别克商务车,搭载乘客吴建民(男,77岁)、刘锋(男,54岁)、朱晓驰(男、52岁)、陈伟杰(男、27岁),沿武昌区梨园地下通道由北向南行驶至南出口处时,所驾车辆车头撞击路中隔离花坛,发生单方交通事故,造成车内5人受伤。吴建民、朱晓驰经医院抢救无效,当日死亡。
武汉大学的官方微博则称,当日凌晨3时许,外交部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吴建民一行2人乘坐MU2454次航班从北京飞抵武汉(该航班比预定时间晚点约2小时抵达武汉天河机场),计划于18日上午给武汉大学承办的中小企业领军人才培训班授课,吴建民一行与3名接机人员共5人乘车赴住地途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2人死亡,3人受伤。
该微博在确认吴建民遇难的同时,也将另一名遇难者朱晓驰的身份予以确认,即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师。
住在中南医院胸心血管科的伤者刘锋还透露,事发前,身为培训班主任的朱晓驰老师原本打算派秘书来,但是考虑到秘书有孕在身,夜行不方便,所以他只好亲自来为吴建民老师接机,却遭遇意外重伤不治身亡。
刘锋清晰记得,吴建民17日晚上乘坐的北京飞往武汉的航班一再延迟,最终晚点两个小时于18日凌晨1时30分左右起飞。
“我和朱晓驰老师及其司机三人驾车于1时40分许出发,到达武汉天河机场已是2时30分许;吴老师和他秘书陈伟杰于凌晨3时40分到达机场,当时见面时,感觉吴老师很精神,但我们还是向他表示很抱歉,航班晚点让他劳心费神,为了不影响当天上午7时在武大的讲课,除了司机,我们四人在车上补瞌睡。直到‘咣’的一声巨响,将我们从睡梦中惊醒,只见车子撞在了马路中间的花坛水泥墩上……”刘锋心有余悸地回忆说,大家惊醒后立刻又昏迷过去。
车祸不蹊跷也蹊跷,似乎冥冥中已经安排。为什么?
为什么航班一再延迟,而不是一次把话说痛快,让司机可以安心打个盹!为什么车头严重撞毁,而死的不是司机和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人!为什么吴建民对系安全带如此重视,甚至身上被勒出一条印子也没逃过死神之手!
“事发地距离他们的目的地,仅剩10分钟车程。”这句话让多少人扼腕。如果、如果……
真实的世界从来就没有“如果”这两个字,也就是说“如果”“假如”“倘若”之类的话都是蒙蔽人的,它永远都不会发生。
善恶有报,当好事或坏事来临的时候,那都是自己种下的果子。
吴建民猝死的新闻应该给人留下深刻的教训。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5-23 12:22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