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热烈祝贺《2016年中国微信诗歌年鉴》电子书由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出版
冰花




UID 11188
精华 5
积分 549
帖子 45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0-15
来自 美国
发表于 2017-1-14 06:2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热烈祝贺《2016年中国微信诗歌年鉴》电子书由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出版

热烈祝贺《2016年中国微信诗歌年鉴》电子书由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出版




诗在线(总第691期)‖新书传递(第14期)‖热烈祝贺《2016年中国微信诗歌年鉴》电子书由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出版,欢迎下载、转发
导读:《2016年中国微信诗歌年鉴》电子书由当代诗人、评论家月色江河主编,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2017年1月出版。该书由文学博士、哲学博士后、诗人海马作序。E时代工作室制作。这是一本用正规书号出版的电子书。本书为PDF格式,阅读时需要安装阅读器。百度云网盘(地址:http://pan.baidu.com/s/1gfOb3LT)、月色江河新浪博客、月色江河QQ空间,均有收藏,欢迎入选诗人或文朋诗友前去下载,转载。
 
《2016年中国微信诗歌年鉴》编委:
海  马    黄  梵    曹  谁    章治萍    之  道    赖廷阶
绿  音    井秋峰    坤  明    汪其飞    易  杉    周  渔
李富元    晓  强    海  乐    绿  木    赵春秀   月色江河
 
《2016年中国微信诗歌年鉴》入选诗人名单
A:阿苏越尔的诗//阿信的诗//艾草的诗//安琪的诗
B:柏铭久的诗//班琳丽的诗//卞云飞的诗//冰花的诗
C:蔡克霖的诗//蔡宁的诗//曹谁的诗//曹有云的诗//车延高的诗//陈波来的诗//陈法玉的诗//陈辉的诗//陈卫新的诗//陈先发的诗//城春草木的诗//程启宏的诗//程向阳的诗//敕勒川的诗//初梅的诗//丛棣的诗//崔万福的诗
D:大解的诗//大卫的诗//第广龙的诗//丁纯蓝的诗//丁小琪的诗//杜娟的诗
F:樊忠慰的诗//芳竹的诗//非马的诗//冯椿的诗//傅元峰的诗
G:甘建华的诗//高梁的诗//高兴的诗//高作余的诗//戈三同的诗//宫白云的诗//龚璇的诗//龚学敏的诗//龚学明的诗//龚正的诗//古月的诗//谷频的诗//郭红云的诗//郭建强的诗//郭永秀的诗
H:哈雷的诗//海乐的诗//海马的诗//海湄的诗//韩东的诗//韩芍夷的诗//韩文戈的诗//旱子的诗//何岗的诗//何吉发的诗//何立停的诗//何三坡的诗//何小竹的诗//恒虹的诗//洪烛的诗//侯马的诗//胡海升的诗//胡健的诗//胡弦的诗//胡有琪的诗//花朵的诗//黄梵的诗//黄砉的诗
J:嘉懿的诗//简明的诗//剑兰夫人的诗//健如风的诗//江莲子的诗//江琪琪的诗//江一苇的诗//姜耕玉的诗//姜华的诗//井秋峰的诗//静子的诗
K:孔占伟的诗//坤明的诗
L:赖廷阶的诗//兰心的诗//蓝蓝的诗//老井的诗//老铁的诗//乐冰的诗//雷默的诗//李不嫁的诗//李成恩的诗//李富元的诗//李皓的诗//李克的诗//李笠的诗//李明月的诗//李南的诗//李少君的诗//李树侠的诗//李天靖的诗//李筱的诗//李浔的诗   //李毅的诗//李之平的诗//梁潇霏的诗//梁雪波的诗//刘昌平的诗//刘川的诗//刘季的诗//刘剑的诗  //刘世军的诗//刘涛的诗//刘正伟的诗//龙梅的诗//龙小龙的诗//卢辉的诗//鲁侠客的诗//吕刚的诗//绿木的诗//绿音的诗//罗素年的诗//罗雨的诗//洛夫的诗
M:马非的诗//马海轶的诗//马铃薯兄弟的诗//马启代的诗//马时遇的诗//马维驹的诗//马相平的诗//麦莎的诗//曼陀林的诗//梅德平安的诗//米家路的诗//苗红军的诗//莫笑愚的诗//牧远的诗
N:那曲目的诗//纳兰明媚的诗//娜夜的诗//南飞雁的诗//泥文的诗
O:欧阳白云的诗
P:帕男的诗//潘斗应的诗//潘维的诗//彭桐的诗//浦君芝的诗
Q:其然的诗//秦菲的诗//清明的诗//秋水的诗
R:冉子的诗//阮红红的诗//瑞箫的诗//若荷影子的诗
S:撒马尔罕的诗//三色堇的诗//散皮的诗//沙克的诗//商震的诗//邵志彬的诗//蛇王的诗//深雪的诗//沈苇的诗//施施然的诗//十品的诗//守望黎明的诗//瘦叟的诗//舒丹丹的诗//霜扣儿的诗//司玉兴的诗//宋清芳的诗//宋庆莲的诗//宋晓杰的诗//苏建斌的诗//苏小桃的诗//苏英梅的诗//孙成龙的诗
T:邰婉婷的诗//谭克修的诗//汤少华的诗//汤养宗的诗//唐德林的诗//天露的诗//土牛的诗//土土的诗
W:汪其飞的诗//汪有榕的诗//王爱红的诗//王柏霜的诗//王方方的诗//王桂林的诗//王胡子的诗//王辉俊的诗//王竞成的诗//王克金的诗//王老莽的诗//王立世的诗//王舒漫的诗//王晓波的诗//王亚楠的诗//王志彦的诗//文榕的诗//吴兵的诗//吴其盛的诗//吴少东的诗//吴投文的诗//吴乙一的诗
X:西原的诗//夏菁的诗//向以鲜的诗//潇潇的诗//小布头的诗//晓川的诗//晓犁的诗//晓强的诗//肖黛的诗//肖任飞的诗//辛牧的诗//辛夷的诗//熊国太的诗//熊敏的诗//秀实的诗//徐德金的诗//徐倩的诗//徐小爱克斯的诗//许国江的诗//许燕影的诗//雪克的诗//雪松的诗
Y:崖虎的诗//严彬的诗//严力的诗//颜梅玖的诗//雁西的诗//燕山阿紫的诗//杨昌群的诗//杨慧娟的诗//杨克的诗//杨培仙的诗//杨廷成的诗//杨章池的诗//姚克连的诗//夜陌的诗//一洳的诗//伊沙的诗//怡凡的诗//易杉的诗//殷刚的诗//庸子的诗//游运的诗//于兆文的诗//雨倾城的诗//雨田的诗//育邦的诗//郁笛的诗//喻丽清的诗//袁冬的诗//月色江河的诗//云沧海的诗
Z:臧棣的诗//曾蒙的诗//扎西才让的诗//张尔客的诗//张建龙的诗//张建新的诗//张晶的诗//张守刚的诗//张首滨的诗//张维的诗//张绪军的诗//张战的诗//张执浩的诗//章平的诗//章治萍的诗//赵金钟的诗//赵恺的诗//赵目珍的诗//赵树义的诗//赵思运的诗//郑阳的诗//之道的诗//芷妍的诗//中海的诗//周瑟瑟的诗//周文珍的诗//周亚平的诗//周渔的诗//周瓒的诗//朱必圣的诗//朱文科的诗//庄晓明的诗//左岸的诗//左右的诗
 
序:网络时代,诗歌何为?——兼论狭义和广义的“网络文学”
 
海 马
 
这是为月色江河兄主编的“微信诗歌”写的第三篇序。写到现在,似乎有点黔驴技穷的味道了,但其实并不尽然。关于微信诗歌,关于网络文学,要说的话还很多,有待探讨的问题则更多。
比如说,关于“网络文学”的定义。
随着近几年“网络文学”创作及研究的发展,“网络文学”的定义似乎慢慢浮出水面,并为网络文学研究界的部分学人所认同。同时,这也使得我在第一篇序《打开引号——关于“网络文学”与“网络上的文学”》中所说的两个概念,“网络文学”与“网络上的文学”得以区分和界定。我无法用一组完整的句式来表达这个定义,虽然有学者做过这样的努力,但我觉得并不那么成功。我还是用罗列特征的方法对“网络文学”的这个概念作一个简要描述吧:1、它们是且必须是长篇小说。而且,目前有越来越长的趋势。长到什么程度呢?少辄数十万字,多辄数百万字,甚至千万字。2、它们更注意情节故事,为了吸引读者的点击和阅读,情节故事往往变得更为曲折、离奇,甚至是“狗血”;在人物塑造上,更为追求人物的“代入感”等;而故事的时代、社会背景,则往往变得模糊和不确定。3、它们与资本密切或高度关联,追求市场化,也就是说它们要赚钱,赚钱,赚更多的钱,赚越多越好的钱。4、它们高度娱乐化,并具有极强的消费性。至于它们是通过互联网平台进行传播,通过电脑、手机、PD等阅读终端进行阅读;它们以读者为中心;它们创作上的大众化、低门槛、低准入……诸如此类,自然是题中应有之义。
这些网络小说的超长容量,并不是主观故意为之。它不同于一些所谓画家把画画得有几层楼那么高,或半里路那么长,某些书法家写出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字。那是“行为艺术”,是为了赚眼球,除此之外,我们实在看不出它有多大意义。当然,《清明上河图》是另外一回事,它确是反映广阔社会生活的需要。这些“网络小说”像抻面一样,被不断拉长,源于阅读收费制度。这些小说是靠点击率和字数来计算收益的,网站和网络作家也是靠此获得收入。当然,这不是唯一收入来源。如果改编成影视和游戏,能成为IP什么的,那还有更大的挣钱机会。而情节与人物塑造方面的某些特性,娱乐性与消费性,均是由于吸引读者眼球和获得更高点击率的需要,本质上则是市场或资本在场的表现。
以上仅是对“网络文学”的特征或特性的描述或转述,并不代表笔者的观点。在这种认知或界定里,“网络长篇小说”代替了“网络文学”。其言下之意,微型、短篇、中篇小说,诗歌、散文等体裁,即使也在互联网上传播(以论坛、博客、微信等诸多方式),却不是“网络文学”,最多只能是我此前所说的“网络上的文学”。因此,在诸多关于“网络文学”及其作品的研讨会议上,上述定义或界定的认可者,对那些研究“网络诗歌”、“网络散文”的研究者或研究文章,即使不发生公开的对抗和辩论,也是持不屑或嗤之以鼻的态度。那就是,你在研究“网络文学”,但你都没搞明白什么是“网络文学”。事实也确是如此,很多“网络文学”研究者所研究的仅是“网络上的文学”。
上述对“网络文学”的界定和描述是否准确,是否剑走偏锋,具有极端化倾向?究其实,这只能是狭义上的“网络文学”。我们只要举一个例子,即可说明这一点。那就是网络上的那些流行甚广的“段子”,同样具备文学作品的特征。它们是网络所孕生,并在网络上有着广泛的传播,拥有广大的读者。与那些超长的网络长篇小说相比,这些超短的作品,在这个碎片化、娱乐化的阅读时代,有着自己的天然的阅读优势。它的市场性和市场价值,同样是不言而喻的。因此,尽管不能把“网络上的文学”混同于“网络文学”,但真正的网络文学也不能被排除在外。因此,我们还需要一个广义上的“网络文学”概念。而这个广义概念的确立,比狭义概念远为艰难。
另外,我们可以清晰地观照到,在狭义的“网络文学”概念或特征描述中,市场性或资本化成为了关键词。那么,这是不是定义“网络文学”的必要条件呢?与此同时,消费化和娱乐性也成为了重要词汇。对于网络“段子”来说,以上条件均已具备。
但对于那些同样通过网络进行传播的诗歌、散文等文体,因为缺少市场性,没有资本的青睐,消费性和娱乐性的特征也不明显,是不是就永远也无法成为真正的“网络文学”呢?这是一个问题。
我所在的三江学院,在传统的汉语言文学专业下面,开设了全国首个网络文学编辑与写作本科专业方向。这也是传统人文学科的“互联网+”吧。这一学期,我们设置了“网络小说写作实战与实训”课程,要求该专业的学生写作长篇网络小说。应该说,这是按照狭义的网络小说概念来提出写作要求的。毫无悬念,相当一部分同学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进展十分缓慢。于是,我们的一些偏向传统文学的指导教师就提出了这样的主张,为什么不可以写短的作品呢,比如诗歌、散文、短篇小说?但反对的声音则予以反驳,后者是严格意义上的“网络文学”吗?如果按照后者的提法进行训练,固然容易推进该门课程,但这与传统的高校“作家班”又有什么区别呢?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网络上的诗歌、散文、短篇小说,如何像那些网络长篇小说或段子一样,形成真正的网络特性,从而区别于纸质或传统文学作品。应该说,如今被从狭义上定义为“网络文学”的长篇小说已经初步形成了自己的网络特征,具备了某种程度上的网络性,从而有别于纸质的或传统的长篇小说。因此,这些作品要跻身于“网络文学”阵地,有待于上述体裁自身的网络化进程。就譬如那些网络上的诗歌,不管它们是通过QQ空间、博客、微博,还是微信进行传播,如果要成为真正的“网络诗歌”,是否具有不同于纸质或传统诗歌的网络性是关键之一。更为关键是,如果我们致力于“网络诗歌”(博客、微信等)的网络化,这样的努力是不是具有意义,对中国当代诗歌的发展是促进,还是促退?是堕落,还是飞升?
中国当代诗歌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面临着艰难的选择。一句话:网络时代,诗歌何为?
有论者曾说,下半身、垃圾诗派、口水诗等是典型的“网络诗歌”。虽然论证它们是否属于真正的“网络诗歌”并非本文的主旨,但我还是要说一说这类诗歌。这类诗歌固然发端于网络,并通过网络的传播博得很大的知名度,但它们真的像狭义的网络长篇小说那样,具备了不同于传统诗歌的“网络性”了吗?因为缺少具体和深入的研究,我不敢轻易认同或批判这种观点。但从表面上来看,它们在精神取向上的“超低空飞行”状态,在语言上的粗鄙化和口水化,在读者层面上似乎更接近普罗大众的某种追求,甚至也有消费性和娱乐性的某些表现,似乎都在形成自身的某些“网络性”,并与狭义的网络文学的部分特征形成某些呼应。
不过,它们的市场性或资本性却很微弱。除了少量的打赏,它们很难由此获取金钱上的回报。归根结底,它们不能像网络长篇小说那样,成为具有极高市场化和产业性的当代“文化工业”的一个组成部分。毕竟,当代中国网络长篇小说已经与美国的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一起,成为世界文化工业或文化产业的一道风景。固然,市场性或资本性不应成为网络文学的必要条件,更不是充分条件,尽管它在狭义的网络文学概念里,表现得极其充分和全面,而且这类作品的其它网络特性,几乎都是由此生发的。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如果说狭义的“网络文学”即网络长篇小说获得了广泛的读者的点击和认同(当然,也有传统文学的欣赏者则视之为垃圾),但诗歌的这些“网络特性”却为众多读者所嘲弄和厌弃,“梨花体”、“羊羔体”、“口水诗”等网络命名,即表明了读者的真实态度。这说明,作为“文学之文学”的诗歌,读者们对它还是有着不同寻常的期待和特殊价值判断。因此,诗歌到底能不能像长篇小说一样最终“网络化”?如果这样做,并能最终做成的话,这是诗歌之福,还是诗歌之祸?虽然中国古代也有“打油诗”一说,但这基本是以调侃和负面的方式出现的,我们提及它们,主要并不是出于肯定、推崇和赞赏。因此,作为古典文学正统的诗歌与作为娱乐、消遣的小说,在基因和血脉上,还是有着根本不同之处。
我有一个信念,诗歌不管它是在口头流传,刻在龟甲、竹简上,写在丝帛或者印在纸张上,或者以电子流的方式在互联网上进行传播,它都是应该精致和高贵的。这是诗歌的基本品性——让我们向这本年鉴上具备如此特征的诗歌致以敬意。
不管它们叫网络诗歌,博客诗歌,还是微信诗歌,都无法逃离这个宿命和方向。也许,我的这个结论难免有些武断和自负,却难以改变这种基本的价值认同。在网络时代,诗歌只是在油印、铅印之选择之外,获得了更为廉价和便捷的出版和传播方式。它给中国诗歌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和可能性,但这种机会是飞升和发展,而不是堕落和倒退。
诗歌,过去是,现在和将来也仍然是文学中的“贵族”。它并不以读者的多少,或者市场化的实现程度来衡量自身存在的价值。它们只适宜也永远只能是“网络上的诗歌”。
因此,所谓“微信诗歌”,也只能是“微信上的诗歌”罢了。它们是,也只能是。
2016年12月-2017年1月 于北书房
 
海马,本名王勇。诗人,散文家,评论家。1966年5月生,江苏南通人。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博士,哲学博士后,副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江苏省鲁迅研究会理事。出版诗歌、散文、评论等各类著作6本。现任南京某高校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院长。
 

〓诗在线,当代诗人的精神家园〓
〓中国微信诗歌年鉴选稿基地〓
本期编辑:月色江河  邵志彬
编务:月色江河
投稿须知:来稿须原创,未在其他微信平台发表过,每次限投3—5首,以短诗为主,不接受长诗,不得多投、反复投搞。一月内未录用,可投其他地方。
主要栏目:百家诗萃、诗歌三人行、在线访谈、在线评论、新书传递
2017年新增“特别推荐”,不接受投稿,由专人约稿,不定期推送,敬请关注。
 
投稿邮箱:393450364@qq.com
本公众号所载诗歌,作者文责自负

—《诗在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492bf0102xdew.html





http://blog.sina.com.cn/m/binghuablog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6-22 05:09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