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腾讯高层某总谈《软埋》:最后清算的时候要到了,不需要有什么顾忌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371
帖子 118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7-3-15 05:02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腾讯高层某总谈《软埋》:最后清算的时候要到了,不需要有什么顾忌

黎阳按:  

从友人处获得此文,原封照抄,奇文共赏。  

2017.3.15.  

********************************  

一位朋友与饭局,恰腾讯高层某总在座,酒酣之际应宾客要求,某总说今年的新气象新事物,某总得意地说起湖北省作协方主席《软埋》如何被他一手捧热的。  

据某总讲,方方脾气暴躁,是个一触即跳的傻大姐,有批评文章出来之后,她在自己的微博上面破口大骂,我用当地方言及时地告诫她:狗屎不臭挑起来臭。这个事情,别人怎么评是别人的事情,千万别参与进去,别再自己去把事情挑起来,让这个事情慢慢冷下去,免得造成不良影响。这一次傻大姐还算听进去了,还听进去很彻底,连她自己的微博和微信,都停止更新了,玩儿消失。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某总还说,方方在体制内混得好,那也不是偶然的,三十来岁就住公家给的别墅,上上下下的人脉关系一流。湖北文坛和宣传部门,有什么好事情,方方肯定要领头一份,别看《软埋》有人批评,那都是体制外的草野,在体制内算不了数的。方方这部小说,是2016年湖北省委宣传部重点扶持的三部大书之一,算数的要看这个。软埋出版之后,《人民文学》特事特办,先以期刊发布,再出单行本,专业评论界都跟上,各种文学奖都给她,这才是算数的地方。几个草民瞎嚷嚷,就让他们嚷去,过几天就消停了。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某总还不无得意地说起,他不仅及时地纠正方方的傻大姐性格偏差,这部小说出台之后,是他亲自在幕后操盘,各大门户网站、财经网媒同时跟进,像财新网什么的,都是很积极跟进的,系统地炒热了小说,最后成为一个重大的事件,连党建网也积极跟进了,在2016年的网络上,很短时间就红遍了天。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某总还说,说实在的,要不是顾忌共产党还有军队什么的,舆论战完全不是我们对手,一周之内就可以打得他们缴械投降。我手下原先有个冷言冷语的老编辑,说什么方方的小说是反共救国军文艺,不能吹得太过,要避嫌,老子一句话就让他滚蛋了,估计这个傻×不可能再在大门户网站找到职业,我都打了招呼的。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最后说得高兴,某总当即说出如何给那些草野评论添堵的,反正那些人也搞不出什么事情来,不需要正眼看他们,但是要提醒他们一下,不要以为会码几个字就得瑟,我打了个招呼让微信删他妈的,至少要删三次,结果有个特积极的员工,把有的评论删了八次。这下子,那些人应该知道天下是怎么回事了,还以为是以前那种土共产党的天下,还革命革命,革他妈个头。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有人插话问团中央微博被删的事情,某总顺口说删了不就删了,还能够怎么样,要是宣传部难得认真十年查一回案,真要追究下了,大不了开除一个编辑就过去了,另外帮助他介绍份职业不就得了。  

某总最精彩的评论是这个,他说老子的亲戚就是叫革命被毙的,连邓小平的亲人都被枪毙过,反共救国军怎么了,邓小平温总理跟他妈的一致,还是跟我们一致?这都是些不识数的蠢货,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年月了,还真以为方方的作协主席那么容易当上坐稳的,宣传部为什么扶持她。邓上台以后,就专门启用那些跟毛泽东和土共有仇恨的人,杜润生这些有历史污点的为什么重用,六十一人叛徒集团为什么重用,文革挨整的干部为什么重用,右派为什么都重用,要不是这样,今天的局面是怎么来的。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席间,有个海龟插话说,今天中国的言论自由尺度确实大有长进,说他就是研究文艺的,在海外看到的土改小说,有国民党官二代和大地主流亡后人写的,对于历史和政治的颠覆力度,都远不如方方这部书。某总回答说,你那是书呆子看法,体制内不少人都觉得最后清算的时候要到了,不需要有什么顾忌,这个时候还畏首畏尾,在未来的潮流中间肯定落伍,文艺什么的标准要靠后,政治和历史性的颠覆主旨更重要,在临近变革的时期更是这样的。张贤亮公开说他的小说都是政治小说,中国今天又到了政治小说最缺乏的时候了。

顶部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371
帖子 118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7-3-23 11:25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利益集团操控使该网成危险网站: 致命饭局扯出“反共救国军文艺”背后的


3月22日晚,小兵观察网发表本文后,涉及腾讯系统的所有链接,包括手机端也打不开,并显示是“危险网站”:


[img][/img]

究竟是何文,让利益集团跳出来,罔顾言论自由,脸都不要去封杀呢?且看本文讲了什么?切中了谁的要害,欢迎转发本文

转国际华人电子报《熊猫时报》3月22日社评:

【猫眼社评 致命饭局扯出“反共救国军文艺”背后的。。。】

 

        图为湖北作协主席方方

  特约评论员 蕭十一狼

  近日,有网友转发给笔者一个QQ群段子,笔者复制以下(段落是笔者划分):

  “一位朋友与饭局,恰腾讯高层某总在座,酒酣之际应宾客要求,某总说今年的新气象新事物,某总得意地说起湖北省作协方主席《软埋》如何被他一手捧热的。

  某总还说,方方在体制内混得好,那也不是偶然的,三十来岁就住公家给的别墅,上上下下的人脉关系一流。湖北文坛和宣传部门,有什么好事情,方方肯定要领头一份,别看《软埋》有人批评,那都是体制外的草野,在体制内算不了数的。方方这部小说,是2016年湖北省委宣传部重点扶持的三部大书之一,算数的要看这个。《软埋》出版之后,《人民文学》特事特办,先以期刊发布,再出单行本,专业评论界都跟上,各种文学奖都给她,这才是算数的地方。几个草民瞎嚷嚷,就让他们嚷去,过几天就消停了。

  某总还不无得意地说起,他不仅及时地纠正方方的傻大姐性格偏差,这部小说出台之后,是他亲自在幕后操盘,各大门户网站、财经网媒同时跟进,像财新网什么的,都是很积极跟进的,系统地炒热了小说,最后成为一个重大的事件,连党建网也积极跟进了,在2016年的网络上,很短时间就红遍了天。

  某总还说,说实在的,要不是顾忌共产党还有军队什么的,舆论战完全不是我们对手,一周之内就可以打得他们缴械投降。说我手下原先有个冷言冷语的老编辑,说什么方方的小说是反共救国军文艺,不能吹得太过,要避嫌,老子一句话就让他滚蛋了,估计这个傻×不可能再在大门户网站找到职业,我都打了招呼的。

  最后说得高兴,某总当即说出如何给那些草野评论添堵的,反正那些人也搞不出什么事情来,不需要正眼看他们,但是要提醒他们一下,不要以为会码几个字就得瑟,我打了个招呼让微信删他妈的,至少要删三次,结果有个特积极的员工,把有的评论删了八次。这下子,那些人应该知道天下是怎么回事了,还以为是以前那种土共产党的天下,还革命革命,革他妈个头。有人插话问团中央微博被删的事情,某总顺口说删了不就删了,还能够怎么样,要是宣传部难得认真十年查一回案,真要追究下了,大不了开除一个编辑就过去了,另外帮助他介绍份职业不就得了。

  某总最精彩的评论是这个,他说老子的亲戚就是叫革命被毙的,连某某某(注:笔者隐去名字)的亲人都被枪毙过,反共救国军怎么了,XXX,XXX(注:笔者隐去二个名字)跟他妈的一致,还是跟我们一致?这都是些不识数的蠢货,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年月了,还真以为方方的作协主席那么容易当上坐稳的,宣传部为什么扶持她。XXX(注:笔者隐去名字)XX以后,就专门启用那些跟毛泽东和土共有仇恨的人,杜润生这些有历史污点的为什么重用,六十一人叛徒集团为什么重用,文革挨整的干部为什么重用,右派为什么都重用,要不是这样,今天的局面是怎么来的。

  席间,有个海龟插话说,今天中国的言论自由尺度确实大有长进,说他就是研究文艺的,在海外看到的土改小说,有国民党官二代和大地主流亡后人写的,对于历史和政治的颠覆力度,都远不如方方这部书。某总回答说,你那是书呆子看法,体制内不少人都觉得最后清算的时候要到了,不需要有什么顾忌,这个时候还畏首畏尾,在未来的潮流中间肯定落伍,文艺什么的标准要靠后,政治和历史性的颠覆主旨更重要,在临近变革的时期更是这样的。张贤亮公开说他的小说都是政治小说,中国今天又到了政治小说最缺乏的时候了。”

  看完这个段子,大家有何感想?碍于敏感或属“抹黑”,笔者隐去人名或用符号代替。问题这象个是“段子”吗?在笔者看来,有板有眼,有鼻子有嘴巴,有人物有地点,有时间有叙事,有情节有细节,有高潮有低潮,有抑扬顿挫的表情,按照笔者所学来看,这新闻要素五脏俱全的不是新闻访谈是什么?简直就是央视的“焦点访谈”,若真把它看成“段子”,你就太天真了。这样的饭局,酒后吐真言,也令笔者想起原央视主持毕福剑的那个饭局,能让老毕丢掉饭碗,终结了职业生涯,把那饭局称为“致命饭局”毫不为过。现在这个“段子”,不是视频形式,而是用文字形式流出,笔者看震撼度,老毕那饭局只是小巫见大巫。老毕只是为老不尊,但这个“段子”透露的,可是国家的危机。

        这里,笔者就谈谈自己的看法,展开某总之流“正眼也不看”的“草野评论”:

  这个段子透露出四个信息:一是至少七个问号--腾讯高层某总是谁?马化腾是否牵涉在内?某总所代表的已经掌握舆论工具实力的势力都有谁?规模多大?中国舆论场是否已被这力量架空?一些帖子被删来删去,有没夹带“私货”?这股力量是否涉外?二是军队依然是中国社会稳定的定海神针,军队令敌人闻风丧胆,军队不变色是中国未来成功的关键;三是道出了改革开放以来,舆论场风雨不断的原因;四是体制内外都混入了昔日“反动派”的二代,三代,笔者称为“反二代”,“反三代”。这四个信息,也是笔者的困惑所在。

        某总透露的信息是十分惊人的,比如:

      “别看《软埋》有人批评,那都是体制外的草野,在体制内算不了数的。”--该势力主要集中在体制内,而且操控自如;

      “这部小说出台之后,是他亲自在幕后操盘,各大门户网站、财经网媒同时跟进。”,“估计这个傻×不可能再在大门户网站找到职业,我都打了招呼的”--该势力掌控着话语权,主要集中在网络方面,已经形成一张网;

      “要不是顾忌共产党还有军队什么的,舆论战完全不是我们对手,一周之内就可以打得他们缴械投降。”--这是整个段子的焦点,笔者下面有详细分析;

     “我打了个招呼让微信删他妈的,至少要删三次”--该势力掌握着舆论导向,这成为国家舆论掌控的死角;

      “原先有个冷言冷语的老编辑,说什么方方的小说是反共救国军文艺”--老编辑是有正义感之人,点出了《软埋》这部小说的本质。

      “这下子,那些人应该知道天下是怎么回事了,还以为是以前那种土共产党的天下”,“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年月了”--该势力踌躇满志,看来已经基本掌握民间笔杆子。

     “。。。要不是这样,今天的局面是怎么来的。”--该势力认可的局面,实则就是能翻云覆雨的局面,至少反映了当前社会乱局的主要根源之一。

      “体制内不少人都觉得最后清算的时候要到了,不需要有什么顾忌,这个时候还畏首畏尾,在未来的潮流中间肯定落伍,文艺什么的标准要靠后,政治和历史性的颠覆主旨更重要,在临近变革的时期更是这样的。张贤亮公开说他的小说都是政治小说,中国今天又到了政治小说最缺乏的时候了。”--”段子“的结尾也是点睛之笔,该势力认为反攻倒算的时机已经来临,这是否预示十九大前有势力作乱?

      看完以上笔者复制的内容,域外势力必定幸灾乐祸,但爱国势力就未必乐观了。这股势力,笔者给它起个名称,叫文化利益集团,可与笔者早前写的“金融利益集团”对应,本篇也可作为续篇。

  笔者不是左派,但毛泽东的“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训诫,看来在中国社会一直是至理名言,只是过去遭轻视和抛弃,现在有人提又被这股势力迅速戴上“文革归来”的帽子而不敢提。

  习近平先生早前提到的“政治安全”,狭隘的理解,与“阶级斗争”说法不太远,笔者的理解就是指这些反政府势力,里应外合,做“双面人”,吃国家的饭,砸国家的锅,影响国家安全。笔者认为,高层对此应已了如指掌,但清理门户仍需要时间,需要一个过程。

  这些人或许已经身居高位,有权有势。笔者可不是妄言,习近平不是说党内或国家存在“野心家,阴谋家"吗?若这些势力存在民间,即社会底层(当然,这阶层也有),是不可能称为”家“的,只有掌握了权力,窃据了政府高位,才能称为”家“,如周永康之流,才能称为”野心家,阴谋家“。笔者需要提醒的是,习近平先生的”野心家,阴谋家“一说,是抓捕了周永康之流后才说的,证明当前确实存在”野心家,阴谋家“,看完那个段子,证明这些“家”为数还不少,还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已经形成带有政治目的的“利益集团”阵营。

  这个“利益集团”阵营都是些什么人?那个某总说了,这些铁了心要跟共和国做对的是昔日被镇压的反动派二代,三代,笔者认为还要加上是卖身投靠域外势力的代理人带路党这一种。早前党校的教授辱毛,看来不是偶然和个人行为,笔者认为可以归纳到这股文化利益集团的队伍里。

      昔日的“反动派”包括:在解放战争中被消灭的国民党军人,在建国初期被镇压的地主富农特务以及阿匍以及被没收财产的资本家等,这些”反二代“,”反三代“,之所以憎恨中国并恨入骨髓,是有历史根源的。那些民运分子,笔者看也有不少”反二代“,”反三代“。这些人部分居于海外,部分遗留在内地。这些人不需要域外势力的收买,本身就自愿参与域外势力对华的颜色革命中。这个“某总”相信也是其中一个(家人被革命枪毙)。你以为他们是迷路?会迷途知返?还会改过自新?错了,深入他们骨髓的“国仇家恨”已成遗传因子,这些人成为中国崛起的定时炸弹,因为这些后代,是以颠覆政府为已任。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些势力就是中国崛起的绊脚石,社会的“白蚁”。清除这些“白蚁”已不仅仅是阶级斗争,内部斗争,而是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斗争,是敌我之间的斗争。不认识到这一点,去谈“政治安全”都是空话。

  这些“白蚁”存在于各个领域,前文提到的这个湖北作协主席方方或是其中一个。之前从没听说过这人,故引起笔者的兴趣,本以为段子是用代名,岂知笔者一搜索,方方确实是现任湖北作协主席,这更证明段子并非空穴来风,还真是实名报道。而搜索后一看,这个方方原来还真不一般。

  2015年4月18日,湖北作协主席方方质疑副主席评级违规,信中质疑湖北省人社厅2013年对湖北省作协副主席T诗人破格晋升的问题,并提出十点疑问。这“质疑书”方方以公开信的形式而非内部向上级反映的形式在微博上发布,动机绝不单纯。事实上,她的“质疑书”在境外大量被反华媒体转发,成为域外媒体攻击抹黑中国体制的证据。

  这质疑书从域外媒体的社会反馈来看,矛头均直指体制,都把“问题”归咎到中国政府制度上,显然是一次利益集团有计划的“抹黑”舆论战。采用了反华媒体及代理人惯用的“攻心”策略。这个方方不管有意无意,还是被授意(某总代表的那股力量),最终这“质疑书”还是造成负面新闻,被海外反华媒体充分利用。从谷歌搜索来看,这份“质疑书”有下列媒体转发:

  英国BBC网,轮子的“大妓院“,轮子的新X人电视台,中国禁X网等,以及腾讯,搜狐,新浪等社会新媒体,转载多以”揭文坛黑幕“为题。大家有没发现媒体转发的名单有何微妙之处?就是转发”质疑书"的媒体,均没有中国的官媒(虽然笔者没有彻底调查媒体转发的名单规模,只是搜索查看谷歌的第一页,第二页)!而转发“质疑书"的,不基本是域外反华媒体,就基本是社会势力掌握的网络新媒体,这是很重要的迹象,这显示某总提到的”舆论力量“,主要由时下的网络新媒体力量构成。而令人忧虑的是,当今就连官方信息发布,也必须依赖这些社会资本(大多由境外势力及代理人持股)控制的新媒体平台。从转发的名单可见,转发的媒体可以说基本掌握在某些势力的手中,成为“利益集团”的筹码。

  先有2015年“质疑书”舆论攻心战,再来2016年《软埋》“反共救国军文艺”作品炒作,或还有很多笔者不知道或未曾留意的,这样看是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呢,谁知道2017年又整啥动静出来?

  某总“交待”的这份媒体名单透露的信息,显示一旦打舆论战,这些被操控的媒体就会群起兴风作浪,威力有多厉害?一周就能让国家“缴械投降”!解放军攻打台湾台独势力用小时算战斗时间,这些“利益集团”竟然也有作乱时间单位。一周,7天,细思恐极。

  这是某总”得意洋洋“的地方,自觉是他们的优势,自认为他们掌握了新媒体,就掌握了国家命脉?难道“一带一路”大战略是我们耕耘,他们摘果?开什么玩笑?!

  但笔者还真不相信现在是这些势力的天下!只相信这些势力已成民族败类,国家白蚁。

  当然,被方方所批的“湖北作协T诗人“也有反击。同样是新浪博客,以”作家海魂”为名的湖北作协副主席田禾(2007年鲁迅文学奖得主)发文反击,指方方拿三份工资。也有客观议论,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一位湖北省知名作家透露,方方本人在湖北省文坛十分强势,对人不够尊重。“方方的话有不实之处。田禾有时做事很极端,但本人很善良。”争议的结果,当然是方方的势力赢了,田禾被职称降级处理。

  搜索方方的结果,还出现一次纠纷,方方不仅曾“秒杀”鲁迅文学奖得主,还涉及湖北作协文学院副院长之争。该纠纷被写成文章,发表在专批青年意见领袖韩寒的“倒韩网”上,因为,方方是十五年如一日地支持韩寒。湖北省作协的这些琐事原本也和我们圈外人无关,但现在涉及中国舆论权掌握在谁的手里,笔杆子掌握在谁的手里的大是大非的问题,不明觉厉,细思恐极!

       还有一则关于方方的新闻,据中青在线2016年4月15日报道,诗人柳忠秧诉湖北作协主席、作家方方名誉侵权案终审判决有了结果,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判决认为方方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柳忠秧“把所有评委搞定”,判决方方立即删除侵害柳忠秧名誉权的两条微博及评论、转发文字,在其新浪微博上刊登道歉声明,并向柳忠秧支付精神抚慰金2000元。“柳方”文坛侵权案一度被称为世纪大战,诉讼案由起因于2014年鲁迅文学奖评审过程中,方方发微博,斥责湖北省一诗人“四处活动,搞定评委”,柳忠秧个人与其诗作迅速成为了网络热点。

  以上可见,“段子”牵出的这个方方基本是不务正业之人,搞风搞雨,难怪成为控制新媒体势力口中的“傻大姐”,成为他们的一颗棋子。既然是棋子,命运大概只有一个,不是被别人吃掉和被人牺牲掉。

  前文提到方方的“大作”《软埋》,笔者没去看,说是“很红”,但专业人士“老编辑”内部评论是反共救国军文艺,那就八九不离十了。那老总称“老子的亲戚就是叫革命被毙的”,笔者看,这老总估计离“前赴后继”也不远了,“致命饭局”究竟是致谁的命?时间会给出答案。

  提到“致命”忽然令笔者想起,为何西方总有股势力打着人权的旗号喊要废除死刑?看来另有用意。看来做事不斩草除根,来年“春风吹又生”呢。

  不过,那些喊“人权“的西方势力,应先请美国带头,不要用无人机猎杀平民小童,不要随意枪杀黑人,后再说“人权”好不好?

  回到本文的重点,某总张扬的舆论权力更非虚构。既然专业人士“老编辑”内部评论是反共救国军文艺,笔者想问问以下单位:

  湖北省委宣传部,《人民文学》,财新网,党建网等某总提到的积极推广反共救国军文艺作品《软埋》的单位及领导个人,还有某总没提到,笔者搜索到的新华网,凤凰网,当当网,为何看不出这部作品的政治立场?是水平“有限”看不出还是同处一个阵营有意为之?如何看反共救国军文艺改写历史对体制进行“突袭”这个问题?究竟有没有吃党的饭,砸党的锅这种忤逆行径?又或是某总冤枉大家了?要不要给公众一个交待?

  最后提一提的是某总提到的其阵营中的财经网,这个财新网也是“不务正业”的货色,常靠非“财经”新闻上头条,还学被退休的那位“任大炮”,对外老扯跟王XX很熟,唬谁呢?财新网最近最惹人注目的新闻,就是与三邪富豪郭文贵的纠缠了,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媒体是不缺新闻了,但新闻背后呢?<炎黄春秋>是明着来,那暗着来的呢?当今舆论场,已经分出官方舆论场,民间舆论场,笔杆子不仅是一支了,“白蚁”的渗透无所不在,“政治小说”开始登场?攻心洗脑大战一触即发?让”软埋‘在泥土里的“僵尸”爬出来报历史“深仇大恨”?这张大网威力不亚于金融利益集团,虽然小说已经没多少人看,但看看某总的指点江山的得瑟样,笔者只觉天色昏暗,细思极恐!

      草野力量有限,没人正眼看看,但群众的眼睛可是雪亮雪亮的,笔者倒要看看,《软埋》这本书在书店能卖多久,何时下架,哪一级高官需要问责,方方之流三十岁就住公家别墅,有潜规则么?这种生活除了写”软埋“,”硬埋“的,还会写啥?这颗棋子还会走几步?。。。

     中国文化利益集团构造的这张“大网”,笔者也在其中,冒险撰写本文是对中华民族负责。 最后补充一句,文化利益集团已经完成“围猎”,谁是他们的“猎物”不难看出,因此,笔者在这里补充习近平先生未有提及的一个“安全”--文化安全,这问题不仅不是悄然出现,而是十分张狂的出现了。“反共救国军文艺”背后扯出的不仅是文化利益集团已经形成,更扯出“文化安全”这一连高层都轻视的大问题。


       (2017.3.22猫眼社评,逢周一,周三,周五在《熊猫时报》见报)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12-14 11:43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