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尹国明 比战争更残酷的危机在逼近:鹿死谁手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247
帖子 11758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7-5-29 06:17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尹国明 比战争更残酷的危机在逼近:鹿死谁手

来源:明人明察微信公众号                                                         2017/05/14 15:11:08                                                             作者:尹国明                        




导读: 中美两国的博弈结果,最后都会体现在人民币和美元的地位变化上面。所以,我们说这场金融战,决定着两国的国运还有未来的世界地位和主导权归属。



为什么要关心金融?一个最简单的答案,就是金融关系到你我每个人的钱包。你不关心金融,就要被金融关心。
当年,毛主席翻来覆去的叮嘱老百姓要关心国家大事,是因为他担心如果人民不关心国家大事,就没法监督权力,权力就容易走向异化。
关心金融也是同样的道理。
但是很可惜,很多人不关注金融,不关注金融政策,觉得那跟自己无关。部分原因是金融文章充斥着各种专业术语,让人一看就头大,看了半天都不知所云。
确实如此,金融精英,还真是通过这套专业术语,构筑起一个知识壁垒。让很多人望而却步。这样,金融决策权就很容易被一个封闭的小圈子所垄断。特别是金融这个小圈子的人,如果大都是经过美国的新自由主义系统洗脑过的美式教条主义者,那就麻烦了。
人民都不关心金融,金融就变成少数人的专有领地,少数人的自由王国,决策就容易变成小圈子的密谋。金融精英也乐见大家有这种想法,减少聚焦,可以方便做很多事。目光都不投向金融,既感觉不到风险,危机来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多数人,不了解金融专业,出事了也不知道什么是原因,谁是责任者;少数专业人士,知道但是不说。这样,责任人也逃脱了责任承担。
金融,也是要遵循基本的逻辑。不懂专业不要紧,有些是可以用基本的逻辑去判断是不是出问题了。比如要用对一个国家发动金融战,它的原理和操作思路,并不复杂。
金融战的基本原理,就是通过引导资金的流进和流出,来推高资产价格,然后再做空,让资产泡沫破灭,一直沿着资金链传导到金融银行系统,让这个国家的金融瘫痪。先是流动性充沛,然后收紧流动性,最后流动性枯竭。资产泡沫从小吹到大,再从大吹到爆。
大体分为几个步骤:
1、首先要诱导这个国家的金融自由市场化,利率和汇率都交给市场,央行只能以市场参与者的身份进行调节,让央行自束双手,这等于让大资本说了算。如果资本可以自由进出,最大的资本当然是国际资本。
2、必须让保证资金的自由进出,可以快进快出,这就必须推动资本项目自由可兑换。
3、还要让目标国的汇率按照自己的需要维持一个升值或者贬值预期,资本因为有稳定的升值预期,进入目标国市场,潜伏;等到时机成熟,再制造稳定的贬值预期,资本流出。
4、美元先进行扩张,因为目标国已经形成升值预期,廉价美元资本流向目标国,就扑向资产市场。引导这个国家的货币金融政策,货币扩张,降低利率,资产价格就如同注入激素。
5、需要做空工具,可以以小搏大。股指期货、国债期货和外汇期货,这都是标配的工具。
6、资产泡沫差不多了,就开始发动舆论看空目标国的经济,夸大风险。美国开始加息,发出资本回流的信号。收割季节开始。
7、抛售资产,资产价格下跌,资本流出,汇率承压,目标国央行抛出外汇维持汇率,外汇储备快速消耗。
8、外汇消耗的差不多了,汇率就开始失去控制,资本在贬值预期中,更快的流出。资产抛售加剧,资产市场价格加速下跌。
9、资产价格下跌,很多以资产为抵押的贷款风险陡增,风险开始传导到银行。
10、目标国为了减少资本的流出,开始大幅升息,利率增加,资产价格势必要重新定价,暴跌开始。大幅升息,实体经济债务成本增加。
11、动用股指期货做空股市,动用国债期货做空国债,当然,从做空汇率开始,外汇期货就开始做空了。
12、国债期货做空,利率飞升,能够引起整个经济体产业链的资本链断裂,负债经营的实体经济大量破产。
13、整个国家的金融系统紊乱,流动性枯竭,资产市场一地鸡毛,实体经济尸横遍野,政府也陷入债务危机。
14、世界银行,国际货币资金组织,带着各种苛刻条件,要求目标国政府按照要求进行改革,改革的结果引起更大休克,雪上加霜。
15、目标国开始在天花板上抛售资产的资本,这个时候资本又借助打开的资本畅通通道进来,在地板价上廉价收购这个国家的优质资产,掌握这个国家的经济命脉。
金融战完成,收工,开始分配战利品。
目前已经发生过系统性金融危机的国家,日本、东南亚国家、拉美国家,俄罗斯,都大体经历了同样的过程。
金融战的具体操作很复杂,但是基本思路就是这么简单。万变不离其宗。
它之所以一再成功,要旨在于在目标国培养出一批配合自己的芝加哥男孩。这些人不一定都是主观上要做内鬼,但多数已经对经济自由主义,自由市场那一套笃信不疑,大脑已经格式化,是不是内鬼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客观上达到同样的效果就行。
中国现在的金融处于什么状态?距离一场全面金融危机的条件具备还有多远?
汇率基本实现市场化,利率基本实现市场化,资本项目基本自由可兑换;
股指期货和国债期货等做空工具也已经有了;
人民币升值从2005年7月份开始,一直到2015年8月份,对美元升值35%,这是名义升值幅度,如果计算上其他已经贬值的全球主要货币,实际升值幅度超过60%;
房地产价格已经高到跟当年的日本差不多,好在股市现在不算太高;
中国经济债务杠杆已经很高,有人预测和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美国差不多。
金融各种衍生品已经被创造出来不少。
金融危机之后的资本趁火打劫的廉价收购资产,需要放松对外资的投资限制,中美的双边投资协定谈判还在继续中。
所以,我们前面说,一场金融危机的条件已经基本具备。
但是基本具备不等于完全具备。因为金融危机,不只是需要经济条件,还需要政治条件。中国在经济方便的条件已基本成就,但是政治条件还缺失。这个政治条件,就是目标国的金融权力已经实际脱离政权的控制独立行使,而处于境内外强大资本的隐形影响和控制之下。明知道风险临近,也无力抵抗。
为什么那么多自由派,用各种理由,要求中国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把中国经济自由化和过度市场化导致的问题,都说成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滞后造成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这个体制,阻碍了外国资本的自由抢劫场景的上演。
中国虽然给了央行等金融机构,以比较大的相对独立决策权,但是央行毕竟不能跟美联储那样独立,也没有把应属于国家造福于人民的货币发行权,交给一个私人性质的机构,不受行政权力和立法权力的约束。所以,在华尔街看来,中国的金融改革明明在按照自己的路线图进行了,但总是差那么一点,明明脚已经走到悬崖边了,但总是到最后差那么一步。比如资本项目可兑换的40个小项,就还有五个小项还没有完全放开。
中国的行政权力还能够对金融权力形成制约,金融决策权还是要在最高行政权力之下实行。特别是去年以来,因为最高层对金融风险的认识,开始强调党对金融的直接领导,把以前相对独立的金融决策权,进行回收。金融最高决策权回收,打破了组织上的封闭结构,如果再能破除金融圈用各种专业术语筑起的知识壁垒,金融经常被少数精英小圈子垄断就越发不可能。高层组织集体学习金融,意义就在这里。
前面提到,风险已经存在并积累,但是风险还没有变成危机,就是因为中国还有一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动员能力的政党,这是发生过金融危机的那些国家所不具备的条件。
因为这个党目前还是中国最能够抗衡国内外资本权力的唯一政治力量,如果党失去对金融的领导权,这个领导权就会被资本以各种方式予以渗透。就跟意识形态领域一样,凡是党放松领导权的地方,就有资本的力量来填补空白,媒体越来越受资本的控制。为什么一些改革距离风险变成危机总是差那么一点,原因就出自这里。虽然芝加哥男孩们的朋友圈力量很强大,但党内总还有一种力量在牵制。
在中国,除了资本大鳄在竭力妖魔化这个体制之外,一些极具精英意识的中产也是跟随他们呼吁政改的主力。他们不知道,这个他们各种看不惯的政治体制,也是把中国从金融危机边缘拉回来的唯一力量。
自由派一直在灌输小政府大社会的美好图景,但它的实质是弱政府强资本,政府不能限制资本,而资本可以控制政府,那么高度积累的金融风险变成金融危机,就会变成大概率事件。而一旦金融危机到来,被洗劫的最惨的就是这些中产精英的钱包,一夜之间,他们中很多人就会重新无产化。2015年的那次股灾,已经让很多中产体会了金融自由化的威力。但健忘和侥幸以及贪婪,总是会让更多的人前赴后继的交学费,把自己变成金融屠刀下的麻木的休克鱼。
不要去相信那些什么自由民主宪政的鬼话,那些美好的词汇,包装的就是一个金权至上的资本专制政体。那些实行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几乎都发生过金融危机了,人民都被抢劫过至少一回,你愿意用自己的钱包去换得这样一个虚幻的选票吗?那张选票选出来的政客是什么?特朗普就说过“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这种宪政体制,是最适合资本用金融抢劫的制度,因为宪政的灵魂是资本至上、金权至上。很多人只诅咒政治权力,却不知道资本也是一种社会权力,甚至,我们很多人受资本权力的影响比政治权力还要大。
美国倒是宪政体制,美国人自己也没有逃脱金融危机的抢劫。07年的金融危机是怎么来的?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为什么要取消实行了六十多年的金融分立经营机制?还不是为了资本更大的逐利。华尔街资本的贪婪,最终引发了金融危机,政府这个时候也不顾忌什么自由市场了,用人民的纳税去救助华尔街那些大得不能倒的金融机构,这些机构的高管,也就是引发金融危机的责任者,不但逃脱了惩罚,金融机构拿着政府补助,高管仍然发着高薪。华尔街的金融机构安全上岸了,美国老百姓还在承担着金融危机的成本,选票能够惩罚华尔街吗?一部分美国人,上街发动“占领华尔街运动”,也被打压了。
美国对其他国家掠夺的同时,也没有放过对自己国家人民的掠夺。金融资本才没有国家观念,只要有利润,亲朋好友都不会放过。那些为美国对外发动侵略辩护的人,说民主不能保证对其他国家的人民好,而是可以保证对自己的人民好,要不是欺人,就别再自欺了。
中国需要民主,但绝不是美式的那种制度,那是资本独裁,金钱和权力结合最好的一种独裁体制,隐蔽高效,抢劫不留痕迹。就是在中国的封建社会,也要在权力和金钱之间构筑一道隔离墙,不允许商人执政,因为一旦左手掌握了金钱,右手掌握了政治权力,那是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抗衡的。但是在美国,商人和政客之间,只有一道旋转门。
中国要探索自己的民主模式,求诸美国,还不如去请教马克思。马克思对巴黎公社的总结,里面就有社会主义民主的原则。民主绝对不只是一张选票,而是人民管理国家、管理社会、管理企业、管理文化和教育的综合性权利。这才是社会主义国家努力的方向。
为什么要谈到政治,因为政治和经济本来就密不可分。
中国现在有很多问题,但问题的根本是一些政府从为人民服务变成为资本服务。现在人人痛恨的腐败,主要就是为权力和资本之间的勾兑。宪政只主张约束政治权力不主张约束资本权力,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却要主张自由市场,让资本越来越不受约束,那么结果最后一定是金融危机和资本控制权力。
金融危机一发生,很多人发现历史并没有终结,资本主义的病还在,很多人开始去买《资本论》。
中国要想实现复兴梦想,就不能输掉这场金融战,不能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
能不能化解金融风险,是中国崛起过程中面对的一次大考。这场危机,关系着中国的国运,也关系着中美两个国家的实力对比能否逆转,同时也关系着未来的世界秩序。
美国决策层很清楚,想在军事层面,击败中国,几乎没有可能。在核武器时代,已经没有一个大国军事击败另一个大国的可能,玩法已经发生变化。虽然军事手段来的简单粗暴,但已经没有这样的空间了。现在是用军事力量作为威慑,经济手段作为国家博弈的主要手段,金融是经济的核心,金融是国家博弈的主要工具,这就是货币战。美国是把遏制中国的主要希望寄托在货币战上。美国这两年在中国周边搞小动作,重要目的,就是为了驱赶中国的资金加速回流美国,加速中国的资产泡沫破裂。
美国目前对中国的优势是:
1、美国金融战略战术的优势。美国几十年金融战,没有遇到敌手,已经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战略战术,美国在金融战方面就像一个高明的猎手,知道怎么设套,怎么等待时机,怎么一击必中。美国云集了世界上最优秀的操盘手,美国还拥有世界的规则制定权,有评级权威机构在手。世界上现在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在金融方面跟美国做对攻。
2、媒体话语权优势,美国的话语权独步天下,不但可以让美国的主流媒体一致对外,还可以让中国的很多主流媒体跟他保持一致。投资者的投资行为跟着自己的心理预期走,金融战的成功,还要让投资者形成可以配合美国行动的社会心理预期,无论是做多还是做空,都需要媒体的唱多和唱空的配合。
3、美国多年扶持的第五纵队,已经渗透到中国很多领域,可以里应外合。
美国的劣势是:
1、美国的经济空心化,是美国实力下降的最重要原因,而相对于中国的工业体系,美国的工业体系已经不完善。美国国内的生产能力已经无法撑起美元的物质基础,不得不依靠全球的产业链设计,把中国的工业能力和中东的石油资源,都纳入到美元的物质基础。
2、美国已经渐失道义基础。美国这些年搞军事单边主义和金融掠夺,连自己的盟友都不放过,天下苦美久矣。美国行霸道已经成习惯,强盗思维更是文化基因,必然要失道义。失道寡助,人心向背决定大势。
3、不只是中国,美国自己也有资产泡沫,只不过美国主要集中在股市,中国主要集中在房市。
中国现在目标远大,布局宏大,“一带一路”、亚投行、金砖银行、大飞机、四代机、芯片、互联网……,中国正在各个领域实现一种全面的崛起,对美国构成全面的挑战。但这些布局到收获,从追赶到反超,对美国形成真正的威胁,还需要时间。中国跟美国最大的能力差距,不在于军事,不在于科技,更不在于经济,而在舆论战和金融战方面的能力。而美国在这两个方面,已经把战线推进到中国国内。舆论关系到中国的大脑,金融关系到中国的心脏。中国现在的宏大战略,目前还只是正在接近美国的外围,而美国在思想战和金融战方面的布局,已经把匕首抵近中国的大脑和心脏。
所以,中国一定要做好这两个方面的防守,警惕美国的一击得手,不能让中国出现金融危机,也不能让中国被彻底和平演变。否则,所有的努力,都可能全功尽弃;几十年的积累,都可能被洗劫一空。
用思想战瓦解政治体制,用金融战瓦解经济能力,在苏联和俄罗斯已经成功试过一次了。
美国对中国发动思想战已经四十多年,美国自己从麦卡锡时代,甚至更早的杜鲁门执政时期,从来没放松意识形态,当来自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让美国穷于应付时,美国用美式文革来清除思想战对自己政权的威胁。虽然麦卡锡结束了,但国内反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力量也大大削弱了,大量的共产主义信仰者和同情者,被解雇,被驱逐,被监视,被抓捕。因为社会主义国家搞自我否定,让美国在理论和道义方面咸鱼翻身,开始用思想战来对付社会主义国家,在苏联身上获得了胜利,在中国身上也取得了重大进展,中国现在的教育和媒体,美国的价值观到处可见。而美国呢,美国教育部下属机构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网站在2013年3月22日 “每日语录”一栏中引用毛泽东“对自己,‘学而不厌’;对人家,‘诲而不倦’”的名言,国家教育统计中心因此遭到猛烈抨击。有美国参议员出面表示,教育部必须解释为何引用“共产主义者”的话。该中心网站被迫删除毛泽东的这句话,换成了林肯的一个警句。
08年金融危机发生之后,奥巴马政府推出救市政策,美国议员还在讨论这些措施是姓社还是姓资。美国真是做到了阶级斗争天天讲,阶级斗争这根弦一天都不放松。
所以,善良的中国人,就长点心吧。不要相信美国希望中国相信的那些东西。对中国真的有好处,美国会倒贴钱要中国接受吗?还会自己出钱帮中国培养学者吗?美国的高科技对中国有好处,美国为什么就是不肯放松出口禁令呢?
美国要求别人做的是一套,美国人自己做的是另一套。1998年,香港政府阻击索罗斯时,遭到美国的批评,说是干预自由市场,当时指挥阻击战的曾阴权,还因为违背了自由市场经济的教科书教条,而压力山大。可见西方的洗脑教育是多么成功。可是等到美国2008年遇到金融危机的时候,美国政府毫不犹豫的救市,对被救助企业该国有化的时候就国有化,完全不是教给曾阴权的那些自由教条。
中国不走出自由市场教条,是没法赢得对美国的金融战胜利的,而是会自己不由自主的配合美国对自己的围猎行动。
中国要想不输掉这场金融战,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不要用自己的劣势去对付对方的优势。中国的优势在于中国的政治体制所具有的行动力和控制力,美国最大的优势,是娴熟的用资本操纵市场,中国就要用政治体制的力量去应对。
中国要学习美国的耐心,不要急于求成。只要中国不犯下颠覆性错误,不被美国的金融战和思想战偷袭得手,时间就在中国这边。而美国则耗不起时间,美国担心的是再过五年,美国对中国现在的这点领先优势还能保持多少?所以,美国是想对中国的金融发动闪电战。金融可以引起中国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动荡,然后利用长期的思想渗透,顺势转变成政治危机。
中国先把“一带一路”等大战略落实好,通过“一带一路”等战略向外拓展中国的势力范围,建立中国主导的经济协作贸易体系,从构建东北亚自贸区,中国东盟自贸区,最后扩展到亚洲自贸区,再同构“一带一路”建设欧亚自贸区,这个过程,也同时是人民币为计价和结算货币的经济体的构建过程。绝对不能在“一带一路”还停留在规划层面的时候,就先把金融国门给强拆了。先后顺序颠倒了,结果是完全相反的。
中国虽然不想称霸,但中国的国土、人口、市场、经济规模之大,还有悠久灿烂的文化,已经让世界格局已经隐隐然在向两极化的方向发展。当然,并不是说现在已经是两极化了,而是说,环顾世界,能跟美国做真正的对手的,只有中国了。未来的世界格局,也不可避免的要看中美这两个国家的博弈情况。现在虽然是中俄已经形成特殊的战略协作关系,共同应对美国的战略压迫,但俄罗斯受限于人口和经济,已经从主角变成了配角。
中美两国的博弈结果,最后都会体现在人民币和美元的地位变化上面。所以,我们说这场金融战,决定着两国的国运还有未来的世界地位和主导权归属。
这是一场中国输不起的战争。

原标题:比战争更残酷的危机在逼近:鹿死谁手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9-22 04:32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