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一代文化汉奸非他莫属!民族毒草他当仁不让!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223
帖子 1174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7-7-17 10:38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一代文化汉奸非他莫属!民族毒草他当仁不让!

猫眼社评

 [img][/img]
   对着一张空櫈字噼噼啪啪拍摄,西方媒体有浓厚的政治居心
  华人评论员 梁浩明
  刘晓波从患晚期肝癌到病故,一直是西方媒体(例如《卫报》,BBC,《泰晤士报》,《纽约时报》,《每日电讯报》,《经济学人》等主流媒体)的关注焦点。主要论调就是中国政府须承担责任云云。笔者认为,西方社会极力不提,海外民运人士刻意回避的就是刘晓波昔日曾发表的系列攻击中华民族,全盘否定中华文化之言论,是别有用心的。若把这些拿出来,说刘晓波是文化汉奸,当代文化“秦桧”都毫不为过。作为海外华人,笔者有必要说出真相,还原一个被西方势力“神化”的刘晓波本来面目。刘晓波是怎样的一个人?
  第一.他否定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1986年12月12日刘晓波在清华大学的讲演,声称“中国的文学只有打倒屈原、杜甫才有出路。” 进而,他否定中华民族的全部文化传统和历史遗产。他说:“从人类文化史、特别是思想史的角度看,中国的文化传统中既无感性生命的勃发,也无理性反省意识的自觉,只有生命本身的枯萎,即感性狂迷和理性清醒的双重死亡。”(《形而上学的迷雾》,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461页)因此他认为,中国的传统文化扼杀人的创造力,只能造就中国人的奴性,中国人一直傲称的四大发明,只不过是传统文化的“遮羞布”。他宣称:“对传统文化我全面否定。我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早该后继无人。”(《与李泽厚对话——感性·个人·我的选择》,《中国》1986年第10期。他以别人称他为挖祖坟的不肖子孙而感到“荣幸”。
  刘晓波虽是文学博士,但有一个十分荒谬的逻辑,认为对中华文化传统要打破就要整体地打破,要否定就要全面地否定。刘晓波的这种逻辑的荒谬和浅薄是显而易见的,它完全不符合中国文化传统的实际情况。
  就中国文学传统而言,除了统治阶级的文学,还有被统治阶级的文学。从《伐檀》到《水浒》,从《后羿射日》到《西游记》,反映人民群众的理想、愿望,揭露剥削阶级腐朽、没落的文学传统源远流长。就中国的文化传统而言,也不能简单归结为儒家文化。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阴阳、儒、墨、名、法、道、农、纵横、杂家各引一端,崇其所善。虽然汉以后儒家成为正统,但其它各家并没有全部消亡,并且在精神生产和物质生产中发挥着自己的作用。即以儒家文化而言,虽然具有很大的消极作用,但是对其历史作用也不能一概否定,作为文化遗产,也不能说全部是糟粕。他杜撰出一个文化传统不可分的理论,把中国的文化传统等同于儒家文化传统,借否定儒家文化传统否定中国全部文化传统,这完全是别有用心—引自《人民日报》。
      儒家文化造就的历史民族英雄数不胜数,霍去病,杨家将,文天祥,戚继光,郑和等等,哪一个带刘晓波所说的“奴性”?中华民族历经磨难数千年生生不息,就是这些民族英雄用生命去捍卫的。若非这些忠贞爱国的民族英雄,中华民族能否存活到今天还是个问题,看看已经灭亡的罗马帝国,波斯帝国,奥斯曼帝国等就知道了。正是历朝历代的“忠贞”,造就了中华民族是现存最古老的民族!
  刘晓波对儒家文化的全盘否定,虽不是第一人,但目前看是离我们最近的人。其余毒至今影响80后,90后,导致当前网上无人敢提儒家文化,无人敢提中华文化传统,这真是民族之大不幸!刘晓波之流把儒家文化打上“忠君”的标签,赋以“封建”色彩,列为“奴性文化”,避开儒家文化里爱国爱民族的一面,实则是摧毁中华传统价值观,为域外价值观腾出信仰空间,进而奴役民族精神。中华民族的领航员习近平先生,每次对外演讲,都引用儒家文化(以论语为主)之经典名句,足以证明对儒家文化的肯定。事实上,过去从中学开始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就有二个字做准则:扬弃,即发扬传统文化精华一面,摒弃不合时宜糟粕一面,而不是全盘否定。事实上,一些人否定儒家文化,却是连《论语》都没看过,完全属于盲从,是在刘晓波们泛起的文化殖民逆流中随波逐流。
  其实,刘晓波之流污蔑儒家文化的“忠君”背后,有煽动百姓造反的卑鄙意图,是西方反华势力发动颜色革命的真正代理人。笔者的理解,昔日的忠君思想,就等于今天对国家的忠诚,还要加上一个对民族忠诚,对于背叛国家(刘晓波毫不违言自己是叛国者),背叛民族(否定中国人人种)之人,早该扫入历史垃圾堆了。况且,对国家忠诚哪里有错?任何一个西方国家都以此作为普世价值,为何到了中国,爱国就成“爱国贼”了?一个国民连爱国都错,岂不信仰错乱?民族还谈何存在?其实刘晓波与发明“爱国贼”一词的茅于轼,是一丘之貉,都是从思想上乱华之人。
  刘晓波否定传统的目的在于否定现实,他是为了反现实而反传统的。刘晓波喋喋不休地大讲反传统的真意就在这里。而刘晓波所反的现实,就是当今位居世界前列的中国。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正是数千年中华远古文明,才能令中华民族屡遭劫难而不亡,并成为当今唯一存世的古文明。刘晓波否定中华传统文化,即否定中华远古文明,任何一个中华儿女都不会答应!说他是“文化汉奸“毫不过分。
  事实上,当前社会很多社会问题,公众事件,都是源于失去民族道德信仰所致,制造民族精神空白,造成文化断层的罪魁祸首,正是这些文化公知。
  第二.否定中国人种。他说“中国文化的危机不仅是民族性的问题,我甚至感到是与人种不无关系。因此,走出危机之路是十分的艰巨。”(《危机!新时期文学面临危机》,《深圳青年报》1986年10月3日)
  当今中国发展有目共睹,虽然像西方世界那样存在这样那样的缺憾,但只要一直向前,问题总会解决,但若像刘晓波那样憎恨中华人种,若都改为黄皮白心,中华民族还存在吗?中华文明还存在吗?失去民族信仰的中华儿女,将永远沦为西方的二等三等人种。所以说刘晓波是极端的种族主义者,这里所指刘晓波的种族主义,不是唯我独尊的那一种,而是唯我最贱的那一种。人类不同民族有着文化上的差异,但绝不存在人种的优劣问题。白种人、黄种人、黑种人都有为人类进步事业做出贡献的杰出人物,也都有道德和智力低下的人。人成为什么样的人,不决定于他所属于的种族,而决定于他所处的社会环境和家庭背景。种族主义是世界上最反动的理论之一,是推行民族压迫、民族剥削的借口。刘晓波身为中国人,却否定中国人的人种,这样的“种族主义者“在世界上堪称罕见,真是不折不扣的民族败类,有辱中华门庭,也不会有黄帝子孙赞同。广大海外华侨除了极少数败类,大多以身为中国人自豪。
  刘晓波在国外接受采访时说:“语言如果可以过关,中国会和我根本没有关系。”“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文坛“黑马”刘晓波》)最后,他终于堕落成为一个不只是“动口”,而且直接“动手”参与反革命暴乱的历史罪人。笔者这里强调的是,他还是民族罪人。人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可是反其道行之,说他是败类一点都没错。刘晓波其实是借否定中国人种,为自己叛国寻找理由,这种背祖忘典之人被西方捧为“英雄”,看来东西方的文化差异不是一般的大,而是截然不同。
  第三.刘晓波一方面逢中必否定,另一方面对西方万物推崇备至,一副洋奴的嘴脸。刘晓波只说中华文化造就中国人的“奴性”,却忘了自己是彻头彻尾的洋奴,奴性十足。刘晓波说:“西方与中国制度的区别就是人与非人的区别,换言之,要过人的生活就要选择全盘西化,没有和稀泥及调和的余地。我把西化叫做国际化、世界化,因为只有西化,人性才能充分发挥,这不是一个民族的选择,而是人类的选择,所以,我很讨厌‘民族化’这个词。”(《文坛“黑马”刘晓波》,香港《解放月报》1988年12号)。
  刘晓波的“人类观“可谓奇葩,当前中国13亿人,难道都过着”非人“的生活?中产阶级人数过亿早已超过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当前很多工厂请不到人,被逼涨工资吸引人,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无产阶级的要求已经不止解决温饱那么简单;每年全球最大的出国游旅客数量,第一的消费能力,问问美国VISA卡,万事德卡就知道了。这些事实,很多以刘晓波为首的反华势力都选择无视,同时也无视西方扩张铸就的血腥历史(宗教扩张,领土扩张,中国这一点真的”自愧不如“)。在刘晓波他们眼里,中国人就不是人,只有舔着西方屁股的人如他们自己,才是”人“;只有跟西方一个价值观的人,才是”人“,13亿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马克思其实早就回答刘晓波们的问题,鞭挞过刘晓波们的观点:马克思在席勒的现代生产使人性分裂的理论基础上,通过自己的科学考察,提出了“异化劳动”的学说。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制度使人异化为非人,使劳动者异化为劳动产品的奴隶。(摘自《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48页)。值得指出的是,除了中国杭州那一届,每年的G20峰会,都会有来自全球各地的示威者(基本没有亚洲人,非洲人等),抗议资本主义制度,故客观来说,西方精英与西方普罗大众是二个截然不同的群体,刘晓波们跪舔的就是西方精英的那一套。刘晓波的人类观,是颠倒黑白的价值观。
  刘晓波对西方文化的吹捧近乎变态。刘晓波说:“在和传统文化对话的时候,就是得把这样一些东西强调到极点:感性、非理性、本能、肉。肉有两种含义,一是性,一是金钱。钱是个好东西,任何人见了都要两眼放光。性,当然不是坏东西,尽管正人君子表面上都撇嘴。”(《危机!新时期文学面临危机》)刘晓波把“性”、“本能”看作人的本质要求,把个体欲望的实现看作人的价值所在,因而他把现代西方鼓吹感性的个体满足的生活方式,看作是理想的生活方式,而把具有传统民族文化特色的对理性、道德、群体的强调,看作是对生命力的扼杀。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如果要我在农业文明的未异化和工业文明的异化中做出选择,我宁可被异化。”(《形而上学的迷雾》,第344页)问题是,中国当代文明,还是农业文明吗?还是农耕社会吗?刘晓波的时空错乱,导致其观点“异化“,与主流格格不入。
  第四.刘晓波最为人所不齿的,就是中国需要殖民三百年一说。1989年当香港《解放月报》记者采访时问他:“在什么条件下,中国才有可能实现一个真正的历史变革”时,刘晓波脱口而出回答道:“三百年殖民地”。并不无遗憾地说:“历史不会再给中国人这样的机会了……没人会愿意再背中国这个包袱。”(《文坛“黑马”刘晓波》)刘晓波认为殖民主义“打开了封闭的地域”,使“东西方互相开放”,它“带来了人权、平等、自由、民主”。。。但刘晓波似乎忘记了昔日半殖民地中国,在十里洋场的上海,西方人竖着一块“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殖民地何来人权?平等?自由?民主?在殖民主义者眼里,刘晓波们就是一条狗而已。
  西方殖民主义带有强烈的掠夺性,野蛮性,侮辱性,侵略性,大英帝国就不提了,美国那黑奴制和对美洲原居民的种族灭绝行为简直罄竹难书。而刘晓波们十分欣赏,可谓奴性十足。试问,如果殖民主义是代表世界潮流,代表正义,为何日不落帝国会在今天没落,被扫入历史垃圾堆?港督葛量洪曾说,在香港,「总督的地位仅次于上帝,我每到一处,人人都要起立,在任何情况下都要遵从我的意见」。葛量洪的话,实际上还是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另一个版本,骨子里透露出殖民者的傲慢。试想一下,是谁让中国人站起来的?是谁赶走傲慢的殖民者?是刘晓波们?
  刘晓波为达到全盘西化主张还要殖民中国三百年,甘愿做奴才,你丫的!
  刘晓波没有被美国招聘过去,便留在内地做美国代言人,公开支持美国侵略阿富汗、伊拉克。他的人权、民主、自由里只有讨好美国人,没有同情阿富汗,伊拉克的百姓!更别提他为内地的百姓做了多少事呢。
  值得指出的是,刘晓波接受港媒采访的时间,是在香港回归前的1988年!同年年底,中英谈判结束,香港要在一九九七年摆脱殖民地、回归祖国。刘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显然是反对香港回归,还奴颜毕露地底里压根子地颂扬殖民地,这丫还是个中国人吗?还是真正的爱国者吗?就凭这一点,就必须扯下西方社会给他穿戴上的“爱国者”外衣!若真是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的真英雄,刘晓波为何在还没回归的1988年对香港总督谈“人权,民主,自由”?所以说刘晓波是“爱国者”,他爱的哪门子国?爱的是殖民主义帝国吧?
  第五.也许有人说,人都死了,还说他干啥?错了,是其是,非其非,是非必须分清楚,就算刘晓波在生这些话也要说的,为何现在才说?皆因海外民运分子和西方媒体要把刘晓波“封神“,以此“镇压”中华民族,故必须揭露真相,撕开刘晓波的真实面目。可以说,谁与刘晓波为伍的,都是中华民族的敌人,都是想毁灭中华文明之人。刘晓波,就应该像秦桧那样,面对中华远古文明长跪!西方媒体把刘晓波捧为追求“民主,自由”之神,实则暗藏破中华文明立西方文明之祸心。
  有一些海外华文媒体,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认为他还是“政治异见分子”,为中国民主自由“操劳”。笔者认为,给刘晓波披上“政治异见分子”的外衣,是掩饰了他反民族之内心,刘晓波与真正的“政治异见分子”完全不一样,他压根没想过中华民族的民族利益。真正的“政治异见分子”,对政制有异议不奇怪,咸鱼白菜各有所好,但起码对中华文明,对中华民族是会存在敬畏之心的。而刘晓波,走的是一条反民族之路,何来说“政治异见”?“种族异见分子”倒十分适合他!所谓诺贝尔和平奖,早就被获奖者奥巴马任内发动最多无人机空袭次数,射杀平民最多的记录所糟蹋了,和平奖实质是“政治奖”,看看那些西方记者对着那张空凳子噼噼啪啪拍个不停就知道了。别以为戴上西方意识形态赋予的光环就是“神”了,真正的民族精英,没有一个是崇洋媚外之辈!西方媒体还说他是“有理想主义精神的知识分子”,十分蒙太奇,焦点错乱。
  政治异见分子的标签,其实西方精英最喜欢用,笔者这里可以说,政治异见分子不是好东西,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大汉奸汪精卫,就是中国近代政治异见分子的代表人物,正是汪精卫与蒋介石政见不同,与中华民族理念不同,导致其走上卖国贼的不归路,与古代秦桧一样,被人唾骂。
  刘晓波的历史结局也不会跟他们差很远,现在有西方精英护着他,如同日本法西斯护着汪精卫一样,一旦西方精英衰落,谁还会为刘晓波唱“赞歌”?但刘晓波,已经钉上民族耻辱历史之墙。在中华民族词典里,“政治异见分子”80%的内涵与汉奸内涵重叠,不是褒义词,更不是通往西方极乐世界的“护身符”。
  欧洲理事会秘书长称刘晓波的死是中国的“民主与人权”的“莫大损失”,笔者看这是西方精英的言过其实,刘晓波无法洗脱反国家(自认叛国者),反民族(否定中国人种)的本质,让他来代表“民主与人权”,是天大的笑话。这不是争议的部分,是铁一般的事实。让他做洋奴们的代表倒是十分贴切。
  国家怎么判刘晓波,我们不管,但刘晓波的反中华文明,反中华民族之恶行,我们是管定了!刘晓波已经成为民族公敌,西方精英越是吹捧,就越是不得人心。西方越吹捧,越能激发民族自强心,当中华民族昂然耸立世界之巅时,看看西方精英如何识时务,如何变脸。一众走狗,欢迎裸奔。
  对中华民族败类的道德审判,主导权不在西方精英之手,而在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之手!长期以“政治正确”自居的西方精英及其追随者,早被打上“伪善”的烙印。国际难民的涌现,西方国家需要承担主要的责任,面对这些难民,西方精英敢站在他们面前慷慨陈词,宣扬“人权,民主”吗?不给台下的人扔鞋(可怜或连鞋都没有,只有唾沫)才怪!西方精英对着世界第二大国宣传“人权,民主”不是可笑吗?树刘晓波这样的叛国者,民族败类做‘精神领袖’,中华民族坚决不买账!任何一个有民族良知的华人都不会赞同。一个以有中华民族基因为耻辱的人,海外华人也同样以有这样的人为耻。
  西方主流媒体BBC近日还提出“刘晓波思想”一词,欲以此为“精神遗产”把反华进行到底。这是十分滑稽的。叛国者,种族主义者,背典忘祖者,民族罪人这些元素放在那个国家,放在任何普世价值,都是负面及被批的,完全不可能成为人类精神文明瑰宝,除非是有人的价值观出现了问题,除非是有人怀着浓厚的政治目的,非要指鹿为马,颠倒是非!而刘晓波正是集以上元素“大成”于一身之人。
  笔者可以说,刘晓波跟秦桧,汪精卫不遑多让。秦桧的罪名是里通外敌,卖国求荣;汪精卫的罪名是背叛国家背叛民族成立伪政府,成为大汉奸。而刘晓波的叛国灭族理论,实在是当代汉奸的思想写照。BBC说刘晓波是“无法抹走之人”,确实是这样,秦桧,汪精卫等汉奸我们至今仍牢记,无法从中华历史中抹走。西方想借死人继续打压中华民族崛起,是不得人心的!与刘晓波站台之人,也应是要对中华民族下跪之人!
  值得指出的是,刘晓波逝世,他的“道德力量”和“世人关注的程度”将辐射到他的夫人刘霞身上。这正是外国希望中国在刘晓波死后让刘霞出国的动机。华人社会,应看清其真实面目,了解真相,而不是单方面听西方媒体解说,笔者认为,应当让刘晓波的所谓的“政治遗产”归零。西方精英想利用死人改写中华民族历史?乱我中华民族价值观?想都别想!中华民族岂是几个殖民主义的追随者所能左右的?对于刘晓波们这些对国家对民族不忠不爱之人,早点歇息其实是造福民族,造福国家。西方人永远不懂中华传统文化里“忠贞”二字,不懂中华民族对汉奸的深恶痛绝,东西方价值观确实差异很大。
  最后一提的是,多X网就此事发表的社论,大失常态,完全没有入木三分的精准分析,对刘晓波反民族叛国之举只字不提,只是复述西方媒体的语言,或已经堕入西方精英铺设的逻辑思维陷阱去思考刘晓波,忽视了本质,这社论堪称败笔之作。海外舆论对中国的批评,大多动机不纯,完全政治化,希望本文能助大家拨开迷雾,看清真相!一代文化汉奸非他莫属!这不存在争议,完全是事实!海外华人坚决反对西方精英为刘晓波树碑立传!

       一个要中国殖民三百年又否定中国人种的人,少一个又何妨?
  今天的日子数字很特别,17年7月17日,对于故者,中华风俗有“头七”纪念,谨以此文作为祭文,望刘晓波迷途知返,在另一个世界赎罪吧。
  (2017.7.17猫眼社评 逢周一,周三,周五在《熊猫时报》见报)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7-28 07:59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