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轉貼:赵彦春英译《虞美人》
海外逸士1





UID 12356
精华 0
积分 1766
帖子 1204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3-20
发表于 2018-1-14 08:13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轉貼:赵彦春英译《虞美人》

赵彦春英译蒋捷《虞美人-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
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
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
一任阶前,
点滴到天明。

The boy hears rain sing upstairs,
The bed candle glares.
The man hears rain push th' canoe,
Stream broad, clouds low.
In the sough the stray birds coo.

The rain wets his hut today,
His sideburns half gray.
Joys, worries and parting woe,
Let the steps flush
Till at dawn cocks crow.

顶部
海外逸士1





UID 12356
精华 0
积分 1766
帖子 1204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3-20
发表于 2018-1-14 08:1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週末無事,戲作評論。此人翻譯水平實在太差。中國翻譯界這類人不少。可嘆。

The boy hears rain sing upstairs, [SING 在此語法上絕對錯誤,歌樓,不是在樓上歌。原文都不能好好理解]
The bed candle glares. [不是原文意思]
The man hears rain push th' canoe,[BOY與MAN對照,未必指同一人。理解不正確。PUSH語法絕對錯誤。CANOE是獨木舟。]
Stream broad, clouds low.
In the sough the stray birds coo.[與原文意思不匹配。COO是鴿子叫,雁叫是HONK。基本知識不扎實。]

The rain wets his hut today,[這裡的HIS應該指MAN的,不是僧廬。表達不清。]
His sideburns half gray.
Joys, worries and parting woe,["總無情" 意思在哪裡?]
Let the steps flush [意思是LET 踏階 FLUSH?]
Till at dawn cocks crow.[原文沒有雞叫意思。"滴"的動詞應該用什麼?]

評分的話:不及格。

顶部
海外逸士1





UID 12356
精华 0
积分 1766
帖子 1204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3-20
发表于 2018-1-14 08:15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轉貼: 赵彦春英译李煜《浪淘沙令》

帘外雨潺潺,
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
无限江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
天上人间。

The Waves Washing Off Sand

Out the pane the rain,
Spring hues remain.
My silk quilt can't dawn cold sustain.
I'm not estranged in my dream
To play I'd fain.

’Gainst the rail I sigh,
Seas deep, mounts high.
It’s hard to meet, once gone by.
With fallen petals, spring's gone,
A far, far cry.


先不说其译文到底是好是坏,就以他想用音节来对应汉字字数这么个译法,我看他就没能保证其译文中的每一句与原文字数保持一致,请大家注意上阙的第二和第三句!到底是以音节来译呢还是以词数来译呢?怎么可以如此“任性”?

顶部
海外逸士1





UID 12356
精华 0
积分 1766
帖子 1204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3-20
发表于 2018-1-14 08:15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英文詞數與中文字數相等,還要意思譯得確切,是不可能的。除非巧合。如果意思不確切的亂譯,又有什麼意義。是在褻瀆古人。

顶部
海外逸士1





UID 12356
精华 0
积分 1766
帖子 1204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3-20
发表于 2018-1-14 08:16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評赵彦春英译李煜《浪淘沙令》

簾,不是玻璃PANE。春意,不是春色HUE。
独自,沒譯出來。原文裡沒有SIGH的表達。
无限,沒有譯出來。江,不是海。
别时容易,與ONCE GONE BY 意思不契合。
流水,去哪裡了?
天上人间。竟然譯成CRY。
太有才了。必定是中共的文化小丑,才會讓他這麼出名。

不管是詞數還是音節對應,外國人看了沒有概念。一般譯成的英文詩應該從英文角度考慮,用英文詩中的METER考慮。他的出發點已經錯了。

我忽然發現只有我上一輩的翻譯家才是真正的翻譯家。現在這些所謂的翻譯家不是拍馬來的,一定行賄來的。這些所謂家的頭銜也是當權者的恩賜,否則水平怎會這麼差。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8-21 03:22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