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章莹颖遭遇让我反思我在美国遭受的骚扰
妮妮




UID 19806
精华 0
积分 63
帖子 50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3-6-20
发表于 2018-4-8 06:01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章莹颖遭遇让我反思我在美国遭受的骚扰

读了很多关于章莹颖的报道,我相信我们国人都很沉重,一个鲜活的优秀的姑娘在异国他乡就这么无辜地被那个无法想象的黑暗世界给吞没了,一去无踪。那个情兽不如的校友Brendt Chritensen表面是个物理博士生,骨子里却是沉醉在黑暗势力的dark web(黑色网站)的变态色情狼。昨天一篇文章揭露了dark web(黑色网站)的一些入骨详情,在血淋淋的现实面前,很多读者纷纷表示吓得毛骨损然,有的不敢相信是真的。结果,今天再看那篇文章的时候,显示已经被作者删除了。 我猜想是不是作者承受不了带给人们负面的情绪波动和对社会造成的恐慌的压力吧。于是,我搜索了很多美国网站,看了一些介绍黑色网站的视频,我在此郑重地跟大家确认一下:是的,黑色网站是存在的。除了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一些人利用大部分人看不见的黑色网站来讨论政治、讨论激进文学,还有很多公司为了不让员工恐慌,高层利用黑色网站处理频临的危机,等等。总之,黑色就是不让人看见,或勾当,或掩盖,或走捷径。

那篇被删的文章中提到一个观点--亚洲女性在其他人种中深受欢迎。这点,我跟大家也确认一下:此观点是客观的,我有两条理由来证明。

第一,再婚美国人的婚恋观上可以证明亚洲女性在其他人种中深受欢迎:

我在美国碰到了差不多五对再婚的美国佬和亚洲太太的婚姻组合,我问美国佬为什么娶亚洲太太,他们的理由几乎是一致的:中国太太以家庭为重,对丈夫忠诚,非常温柔贤惠。(当然我的老公与众不同,他说娶我的原因是因为,他认为我有主见,很独立。)他们说亚洲女性在婚恋网上很受欢迎。

第二,我的亲身经历可以证明亚洲女性在其他人种中深受欢迎:

留学美国的第一年,一天,我在图书馆写作业,一个很高很壮的黑人走过来, 对我做了自我介绍,然后问我名字。我也友好地相告,接着他就问我能不能交个朋友。我刚来美国,很害怕这么突然又直接的交友方式,就果断回应:“我有很多作业,对不起。”他就笑笑走开了。

我从小到大,很喜欢打乒乓球,常常跟男生一起打球。所以,很自然,到了美国大学,我也常常去学生活动室跟很多男生较量,全校的男生差不多都知道我这个女将,想跟我挑战一把。一天,打完乒乓球后,一个墨西哥裔的小伙子递给了我一个纸条,说:“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想认识我给我打电话。”我当然没打,几个月过后,在校园又碰到他,他冲我笑,“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你真的对我没兴趣?”我不好意思地笑笑逃走了。

那年暑假,我有一段浪漫的经历。也是在我打乒乓球的时候,一个看起来刚刚20岁的小伙子,显出了极大的友好。我们边打球边聊天,他很帅,也很喜欢笑,笑起来,很阳光的样子。他说我们校园里一会儿有场话剧表演,一起去看看吧。我当时已经27岁了,他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小弟弟。再加上,我们打球间聊得很开心,我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让我先去剧院,他马上来找我。到了剧院,果然一个大学生自编自导的话剧在上演。我选了一个他能看到我的靠近门口的边上坐下来。不一会,他来了,手里捧了几支鲜花,有些腼腆地笑着,递到我面前,说:“我在外面野地里采的花,送给你。”那一刻,我意识到原来这个刚上大学的小弟弟竟然喜欢我!我突然觉得脸上很烫,接过花,说了声谢谢,心里不知怎么地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我也莫名其妙地把原本对他的好感变成了丝许的甜蜜。

那天,我给了他我的电话号码。第二天,他说他要送给我一个礼物,但是礼物忘在家里了,要我到他家去取礼物。看着他眼里流露出来的真诚,再加上当时是大白天,我就毫不犹豫地坐上车走了。像他说的,他的家果然离学校很近,他拿出了一副镶嵌在相框里喜字,下面还有一首诗。他说这首诗是他专门为我写的,英文翻译成中文,按古代中国诗体从右到左写的。我好感动啊!一个美国人,为了讨我喜欢,竟然用中文写诗给我。但是,我还是禁不住怀疑他是不是从哪买的,他好像猜到了我的心思,指着印章说,“看,这是我的印章,我把我的英文名字翻译成这样,对吗?”我被他这番浪漫的情怀冲昏了头脑,连连夸赞他的“艺术品”好特别,我非常喜欢。我拿上礼物后,他就很绅士地送我回学校了。之后的几天,他断断续续地发了些短信,不久,他在我的世界里蒸发了。

我很奇怪他这么猛烈地、浪漫地向我表示好意,为什么却像一阵风吹过,消散地这么快、这么利落。我猜想,也许他还小,也许他对中国文化感兴趣,当他碰到亚洲女生,很新鲜,很好奇,想近距离了解一下吧。他曾跟我说过,他在外地读书,那个暑假就是回来看看父母。当他好奇心满足了,就消失了吧。我当然没有期盼他再出现,本来这就是一段很离奇的经历。但是,直到今年我得知章莹颖的遭遇,我才后怕起来。当时我怎么敢坐这个小弟弟的车去他家!幸好,他是一位天真的小男生。现在,他的礼物还挂在我家墙上做装饰,当然这对我没有什么意义,只是一段有趣的回忆而已。我毫不保留地告诉了老公这个礼物的来头,老公笑笑,一点都不吃醋,还夸我有魅力。没看见老公吃醋,我倒有些失望,哼!

结婚后,我和老公搬到另一个城市。一天,我又在大学图书馆埋头读书,突然一个棕黄头发的本科生样子的男生匆匆走到我跟前,递给我一张纸条,请求我马上读。我吓得心咚咚跳,用恍惚不定的眼神匆匆扫了一眼,上面写着:“你有男朋友吗?我可以有你的电话号码吗?”那时我已经30岁了,我很淡定地把手上的戒指伸出来给他看,“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他很知趣地说声“打扰了。” 那时,我心里泛滥了一阵子的虚荣窃喜,嘻嘻,这把年纪还有些魅力啊!

我不知道我的经历是说明我受美国男性欢迎,还是亚洲女性受美国男性欢迎,这个不好做结论。但是,起码能充分说明,美国人很直接,敢于大胆追求,大胆示爱!

当然,我说的这些算不上骚扰,倒是让在中国其貌不扬的、没有自信的我,在美国慢慢找到了自信,而且自信慢慢爆棚。

精准地说,让我感觉到骚扰的是,发生在我走路的时候。

因为我家离学校只有五分钟远,我每天早晨7点半步行出发上班。有一年课排的比较好,我很幸运地能回家吃顿午饭。一天,吃完午饭回学校路上,发现有辆车在身后缓缓地行驶。我没怎么警觉,继续往前走,走了一小段,那车还保持着两三米远的距离跟着。我问那个司机:“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吗?”那个司机是棕色皮肤的墨西哥裔人,他指了指前方,说去那边。我看看前面整条街没有一个人,我顿时紧张起来,我离开人行道,拐到旁边的一户人家的车库前,假装到了我家,但是那辆车竟然也跟着上了车库,我在想这不会就是他家吧,但是强烈的直觉告诉我,他就是在跟踪我。我马上加快步伐向学校奔去。还好,一拐弯就是学校了,这辆车又竟然跟着我,也转弯了,我知道学校周围有很多摄像头,我疾奔过马路,一踏上学校的领地,我那颗吊在嗓眼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头也没回地跑进了学校。我气喘吁吁地来到教室,跟我的学生分享刚刚发生的奇遇,学生们纷纷提议,“老师,你别步走了,开车去上班吧。”有的学生说,“老师,你一定要包里带瓶辣椒喷雾剂啊。”从那以后,我步走的时候,包里会备着折叠刀和喷雾剂。我会选人多的大街走,不走人少的街道。

那是令我最害怕的一次经历。我真不知那个人有什么图谋······

前不久,我在楼外面收拾整理用过的油漆,顺便扫一下外面的院子。一个40多岁的皮肤晒得黝黑的墨西哥裔的男人正路过,跟我搭讪:“需要帮忙吗?我看你很辛苦,我来帮你吧。”“我不用,谢谢。”他还继续说:“外面挺热的,你确定不用帮忙?”没等我回答,老公从二楼探出头来,大声跟他说:“She has her husband to help.”(她有老公来帮忙。)这个衣服比较邋遢的老男人说“I didn’t mean to disrespect you. I’m sorry.”(我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对不起) 。说完,一溜烟走掉了。老公告诉我,他不是真的想帮你,他是看能不能占你个便宜。我一脸的茫然,我说他怎么大献殷勤,有点献的过分了。老公在身边真好!

我受到的骚扰大都发生在走路途中,当我稍微穿着精致点的衣服,有时过往的大卡车会按我一下喇叭,有时个别“混混”吹个口哨。今天穿着我刚买的中国风衣服,比较显曲线的裙子,走在下班的大马路上。一个20多岁的中等个子的白人,从我右边向我走来,跟我搭讪:“你从这边走来,我从那边走来,我们汇合到一起,不是缘分吗?我去沃尔玛,要不我跟你走一程?”我出于礼貌,笑笑,很直接说“No, thank you.”(不用了,谢谢)。

看来,以后如果要走路,不能穿太好看的衣服。如果想更安全,还是开车吧。美国的“色狼”真的佷多。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7-18 07:18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