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美国学生的个人隐私权
妮妮




UID 19806
精华 0
积分 63
帖子 50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3-6-20
发表于 2018-4-8 06:08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美国学生的个人隐私权

在美国公立学校教数学和中文的这几年来,每年开学的前两周内,不管是老教师的还是新教师,都要进行入职培训。其中一项重要的培训内容是,老师和学校该如何保护学生的个人隐私权(FERPA)。在中国从小到大被排名排惯了的我,可能体会不到被排到末尾的同学的无奈和不荣,但是,学生时代的我,和全校师生及所有家长一样,十分关注全校前十名!这些学霸被无形的光环笼罩着,让大家像景仰天之骄子一般,羡慕不已。初中阶段,很多次我曾被排到全校第一,深知保住第一是需要付出多少的努力和负载着多大的压力!好在,来了美国,作为老师,不用给学生排名了!如果你把班上学生从头到尾排了名次,那你就犯法了!犯的还不轻呢!犯的是联邦法!

但是,我相信适当的排名像打游戏一样,对学生是有激励作用的!于是,我应用中国的中庸之道,把中国的极端排名和美国的极端不排名结合起来,只给全班的前几名学生排名,而且还按不同的标准排,尽量最大程度地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我按学生的考试分数排出前五名,进步最快的排出前三名、还有乐意帮助别人、主动辅导同学的前三名。我专门准备了一个礼物盒子,里面有各式各样的文具、钥匙链、彩珠子、手链、等等,是我多年来在美国从四面八方接受的小礼物而积攒下来的,当然也有自己买的。

最吸引学生的礼物就是免费的午餐券!我从一个ISS 老师 (In school suspense) 那里(管因太调皮而停课的学生的老师)打听到美国一些连锁公司对社区教育留有年度预算的捐赠资金,如果你出示老师工作证,这些公司可以给老师一定数额的午餐免费券,用来奖励学生。于是,我开始到我们学校周边的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等快餐店,去一一“乞讨”,先找到经理,向ta出示我的工作证,说明来意。有的经理说要到总部打印礼券、有的说要等到下个月,有的说他们取消了捐赠的项目······为了拿到20多张免费券,我跑了四五家,有的地方我不止三顾“茅庐”。因为我的主动出击,久而久之,有些经理跟我很熟了,每年我都要拜访他们,索要礼券。就连很多美国老师都不知道这样的途径!但是,即使他们知道了,真正行动的没有几个老师,毕竟这需要老师占用课下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当美国老师的第一年,我听说一本书对新老师很有帮助,叫“Teaching with love & logic”(带着爱和逻辑去教书),我读后深受影响。这本书带给我最深的一个理念是:老师能给学生选择的余地是多么重要啊!所以,在我课堂上,我常常赋予学生选择权。比如,在奖励他们的时候,学生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学生按名次前后而先后去礼盒里挑选自己喜爱的小礼品;另一种选择是不要礼品,在占分值最大的分数上增加5到10分。学生们都很期待每个结分周期(每6周算平均成绩、算GPA)的那天,因为那天我奖励他们。当然,也因为我会奖励让他们瞳孔放大、眼睛放光的免费午餐券!

我有6个班,每个班有近30个学生,所以我共有近180名学生。虽然每个班的排名要花掉我至少两个小时,但是我认为花很值得。我唯一不想花费的时间是, 当我改完学生作业或试卷,按法律规定,我需要把有成绩的一面,扣在学生桌面上,而且我必须亲自发,不能让学生帮我发!如果让学生发,就暴露了别人的分数,而分数属于学生的个人隐私权!这个规定让我很抓狂!等我一个一个地发到学生手里, 6到10分钟就这样过去了,而课堂时间是那么的宝贵!一个学生一周得交三四个作业,6个班一周就是540到720份作业,都需要我亲自发!非常琐碎、非常耗时!

我不知道其他老师怎么做到的。反正,我终于受不了这样的时间浪费,就偷偷地让学生发,一直倒也平安无事。 到后来,我又发明了更省时的高招:在结分周期时,我干脆用两只手高高托起一沓四五公分厚的批过的作业,向全班学生问话:“这是改过的作业和试卷,谁要请举手?”有时候一个班只有一个学生要,有的班有三四个要,我就从这堆作业里抽出这些学生的作业亲自发给他们。然后,我再三跟不要作业的学生确认:“你们真的不要了?不要,我就回收到废纸箱里了啊!我数三下,你们还可以改变主意。一······、二····、三!”嗵的一声!就这样,我把我的重担丢在废纸箱里了。

可是好景不长,一位家长向我的校长质问:“为什么我的孩子在Mrs.Clark(我)的班上有这么低的分数?孩子拿回来的成绩都是高分,你们怎么算的?”校长当然找我去办公室谈话,我只好憋着个红脸,一五一十地说了我的“废纸回收”政策。校长当即明确地指出FERPA的规定,并要求我要及时地、亲自地、发回每位学生的作业!我的脸继续红······

第二年,我又跟FERPA干上了!一天,我在备课当中,正在看一个特殊教育(Special Education)学生的资料,在那节课马上要结束的时候,我突然关不掉这个机密文档了。我赶快切换到白板,迎接下一拨学生。可是在讲课当中,我一不小心,把那个文档切换过来,暴露在全部学生面前,因为我知道FERPA的法律威力,我当时吓得腿都抖起来了。我赶紧疾跑到电脑前,把它切换过来,前后大概5秒的时间吧,我暗暗安慰自己:应该没有多少学生看见这个特殊教育的学生的名字吧。

可是······校长又来找我了! 说学生的家长很生气,怎么把学生的隐私暴露在全班面前!我连连道歉,说我知道FERPA的重要性,但是那个文档就是关不掉,我又不想让全班学生等我重新开机,于是切换到白板开始讲课,但是后来出现了状况······校长斩钉截铁地说,“在这种情况下,就必须让全班学生等!关机重启是必须的,保护学生的个人资料的私密权是首位!”

“哦······”这回,无地缝可钻的我向校长连连保证,我会处理好这起“危机事件”的。当天,我私下把这位学生叫到道走廊里跟ta谈话,说明了当时的情况,我诚恳地向ta道了歉,ta表示谅解,终于大事化了!这次,我受惊吓了,以前不把FERPA当回事,犯了两次错误后,不得不让我重新审视和好好研究FERPA。

The Family Educational Rights and Privacy Act (FERPA) 在1974年颁发的。这个联邦法是专门用来保护学生的教育档案的。此法适合于K-12义务教育、也适合于高等院校。这两个不同级别的学生的唯一区别在于,学生的权利在K-12阶段是转交给家长的。一旦学生到了18周岁或以上,学生就享有完全的隐私权。

哪些资料需要学校保密呢?
•        入学申请Registration forms
•        成绩单Transcripts
•        电脑上显示的学生信息Student information displayed on a computer screen
•        成绩Grades
•        学生的课程表Student schedules
•        作业Class assignments
•        班名单Class Rosters
•        任何含有学生社保号的文件Any paper with the student’s SSN on it.
•        付款方式Billing statements
•        贷款助学申请表Financial Aid forms

除了学生自己和未满18岁的学生的家长,谁有权去拿到学生的以上信息呢?
•        由美国总统任命的最高会计长U.S. Comptroller General
•        美国教育部长U.S. Secretary of Education
•        美国总检察长U.S. Attorney General
•        州或地方教育机构State & Local Educational Authorities

所以,在FERPA的保护下,老师们要亲自发学生成绩单,还得分数面向桌面,老师们之间不许讨论学生的成绩,老师不许排全班的名次,等等······

但是,哎,又一个“但是”,我还是犯了第三次的错误,希望是最后一次的错误。今年快放暑假的时候,两位校长走进我的教室,问我个人的YouTube的频道里是不是有学生的视频。我点点头。他们说,根据FERPA,如果你没有经过家长的签字同意,你是不可以擅自把学生的视频放到网上的,即使你经过了学生的本人同意,除非你的学生满18岁,他们才可以授权给你。

好吧!我把这五年积累了二十多部自己录制的视频,统统挥泪抹杀掉·····我一边删,一边像看自己的孩子一样离我远去·····因为数学的学科本质比较枯燥,大部分授课必须要一板一眼地、一步一步地、教学生解题步骤,为了激励学生更喜欢数学,我几乎每两周就搞一次学生成果展示,鼓励学生用任何创新的方式表达他们的学习成果,如果我认为很有创意,我就奖励他们100分,用来替换他们目前的最低成绩,或选择下次免考(再次给他们选择余地)。

在成果展示中,我的学生有搞音乐剧的、有说唱的、有讲故事的,有做海报的、有做手工的,他们很喜欢小组合作和创新。展示时,我经过学生们的口头同意,给他们摄像,回到家我配上字幕和解图,在未来近几天内回放给全班学生看,惹得他们哈哈大笑。有的学生还问我要链接,想跟朋友和家人炫耀炫耀。

这个环节是历届学生们都会翘首盼望的学习活动,通过快乐的学习,我们不仅增进了师生感情、同学之情,学生们还得到了难得的表现机会,让他们在同学面前充分地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并跟他们的伙伴们一起合作。而我录制的视频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让更多的人看到他们,放大他们的满足感。

其中一个学生的视频成为了ta父母永远的回忆。

那个学生因为种种原因,割腕自杀,他的音频笑貌却伫立在我录制的视频里,永远活了下来。在那个视频里,ta跟ta最要好的朋友一起示范解题步骤,他们俩偶尔嬉笑地相互开玩笑,让那个数学解题过程变得很有趣味。我把这个视频链接通过校长转给了家长,校长和家长都非常感谢我。但是,不久·····校长找上门来,“勒令” 我删掉所有未经家长同意的上传视频!

FERPA,你好像带刺的玫瑰,留给学生隐私浓浓的芬芳,却让老师我一再扎到你的刺,伤痛不已······我领教你了,我更懂你了!

还好,我没有受到处分,三次都是校长警告。但我可以肯定,我这脸皮不会厚到再被扎一次,三次足以吸取教训! FERPA!你让我情以何堪!哎······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5-28 12:53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