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舆论风向为谁转?从厉害了我的国,到“我们与发达国家还有几十年的差距”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881
帖子 1208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8-8-7 08:2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舆论风向为谁转?从厉害了我的国,到“我们与发达国家还有几十年的差距”

码字工作者最忌讳的就是文字远离社会、理论脱离实际,自以为是,高高在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一个大问题就是根本不懂什么是科学、逻辑的人,却以经济学专家的身份掌握舆论话语权,甚至大权在握高高在上对科学家、工程师指手画脚。事实上他们最应该脚踏实地地按照毛主席给我们指出的道路,“教育和生产劳动相结合,理论和实际相结合”,发扬清华老校长蒋南翔在清华倡议实行的教学、科研、生产三结合的理念。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自从美国发起贸易战以来,中国舆论界进入一轮闭门思过的自我大反省讨论,一时间似乎美国制裁中兴,推出500亿、2000亿美元货物的惩罚性关税都是“厉害了我的国”惹的祸,甚至“清华人”呼吁把胡鞍钢拉出去灭了,给美国人消气。不少版面从兴高采烈充满正能量,一下子变得灰媒土脸, “我们与发达国家还有几十年的差距” 占据舆论主旋律。“别人一断货就休克,好意思说基本实现工业化了吗?”;以及“中国自古以来只有技术传统,而没有科学传统。技术发明靠的是经验的积累,或许还有灵机一动;而科学发现则是建立在系统研究和专业训练的基础上。有人说我们有四大发明。我告诉你,四大发明属于技术范畴,它不是在科学理论指导下的技术创新和突破,跟科学没有半毛钱关系”。
有人“别人一断货就休克,好意思说基本实现工业化了吗?”的演讲,广为传播。其实,有点科技、产业背景知识的人,用不着看原文,仅这个题目就能够看出,演讲者是一个科技外行。在全球化,产业链全球布局的今天,在中国最高科技殿堂清华大学,说出这样缺乏科技常识和逻辑的论断,确实令人吃惊。
道理很简单,富士康中国工厂断了苹果手机的货,苹果照样休克,美国难道就不好意思说自己工业化了吗?
最近一段时间舆论界口风从前段时间充斥着厉害了我的国,一下子转向“我们与发达国家还有几十年的差距” 占据主导地位。“别人一断货就休克,好意思说基本实现工业化了吗?”;以及“中国自古以来只有技术传统,而没有科学传统。技术发明靠的是经验的积累,或许还有灵机一动;而科学发现则是建立在系统研究和专业训练的基础上。有人说我们有四大发明。我告诉你,四大发明属于技术范畴,它不是在科学理论指导下的技术创新和突破,跟科学没有半毛钱关系”。
然而当下这样的文人绝非个例,从去年张维迎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毕业演讲“不捍卫自由,就配不上‘北大人’的称号!”,“问题显然出在我们的体制和制度。创造力依赖于自由!思想的自由和行动的自由。中国体制的基本特点是限制人的自由,扼杀人的创造性,扼杀企业家精神”;到今年杨伟民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毕业演讲“好意思说基本实现工业化了吗?”,都极具代表性地表现出经济学界某些人蔑视中国科技水平与工业化,其背后的目的无非就是把把“落后”的祸根甩给社会主义的体制和制度。
另一位介绍自己“我过去一直在政府部门工作,大半生干的就一件事,码字。成千上万的汉字,如何组合、如何配置才能有用,才能实现效率最大化呢?”,显然院长的特长就是文字组合、文字游戏。这些组合的文字需不需要来自实践,合不合逻辑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码字工作者最忌讳的就是文字远离社会、理论脱离实际,自以为是,高高在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一个大问题就是根本不懂什么是科学、逻辑的人,却以经济学专家的身份掌握舆论话语权,甚至大权在握高高在上对科学家、工程师指手画脚。事实上他们最应该脚踏实地地按照毛主席给我们指出的道路,“教育和生产劳动相结合,理论和实际相结合”,发扬清华老校长蒋南翔在清华倡议实行的教学、科研、生产三结合的理念。
只有这样才可能真正懂得什么是“工业化”。
同样,另一位传媒界人士在演讲中提到:
【“我在JST见到了一个人,叫冲村宪树,他是前文部省次官,现任JST首席研究员。冲村对中国非常友好。他说中国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很快就可以和美国平起平坐,甚至超越美国,所以日本应该和中国搞好关系。我说,你的结论正确,但前面说得不符合实际。我告诉他,中国要建成现代化强国,还有很漫长的道路要走。冲村不同意我这个说法。由于他不会说英语,我们的交流是通过日语翻译,效率比较低,所以到最后我也没能说服他”。】
笔者生活在美国近30年,深刻感受到美国人对中国认知的巨大变迁,冲村宪树的观点绝非孤例。美国对中国5G技术领先的恐慌、忧虑,对《中国制造2025》的无比仇视,从一个侧面说明美国已经把中国当作科技竞争的真正的对手,而不是俄国、日本、德国。这样的待遇绝非“厉害了,我的国”吹牛可以吹出来的。
这位先生认为: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科学技术取得了长足进步,这些举世瞩目的成绩当然值得肯定,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差距和不足。我们今天一些喜大普奔的科技成就,比如大飞机,人家半个多世纪前就有了。我们今天一些正在苦苦攻关的重大项目,比如载人登月,美国1969年就已大功告成,明年整整50年。这些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差距。”。】
没错,时间上的差距是不是就是我们今天技术上的差距?即使我们未来几年登了月,仍然比别人落后50载。我们还有必要登月,值得骄傲吗?
【“ 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这本来是常识,不是问题。可是,国内偏偏有一些人,一会儿说“新四大发明”,一会儿说“全面赶超”、“主体超越”,“中国现在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都分别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还算得有整有零,说得有鼻子有眼儿。明明是在别人的地基上盖了房子,非说自己有完全、永久产权。如果只是鼓舞士气也就罢了,可麻烦的是,发出这些论调的人忽悠了领导,忽悠了公众,甚至忽悠了自己,这就成了问题”。】
中国是不是明明是在别人的地基上盖了房子笔者有文详细论述《跟跑、并跑、领跑,都离不开前三十年艰苦卓绝的起跑和追跑》。作为有14亿人口的大国,有个把人说中国超越了美国,特别是用数据论证一下,在多元化的今天,应该不成“问题”吧。
十年前,二十年前、四十年前、七十年前为什么没有人说“厉害了,我的国”,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敢说中国超越,本身就说明一个问题:中国的科技水平与世界最高水平有了足够的可比性。
【“由于想把开栏篇打造成‘样板间’,我们毙了好几篇稿子,有些稿子还在反复修改和打磨,以至于这个栏目迟迟没有推出,直到中兴事件爆发。到今天为止,这个栏目已经推出29期。换句话说,我们已经对各个行业的29项卡脖子技术做了报道。社会反响之强烈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毙了好几篇稿子”,“这个栏目已经推出29期”,这种一面倒的“卡脖子技术”,科技日报给中国科技界带来的信号恐怕是,“人家半个多世纪前就有了”,我们还赶得上吗?回家洗洗睡了吧!
【“目前在某些关键技术领域,我们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呈现出扩大的趋势”。】
事实是这样吗?用这样的思路办报,其导向必然是用扭曲的事实打击中国人民创新发展的自信心,挫伤年轻人努力向上的斗志。即使最高精尖的芯片产业,中国在过去20年也取得了长足进展。以工业皇冠上的明珠,超级计算机用cpu芯片为例,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在使用美国Intel的芯片,直到2015年11月16日, 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不满中国使用美国芯片连续数年拔得超级计算机的头筹,下令对中国禁售超级计算机CPU芯片,试图卡住中国的脖子。
不得已,中国新一代超级计算机只好采用国产芯片。然而,令美国没有想到的是采用国产芯片的超级计算机仍然雄居全球超级计算机最新排行榜榜首,并屡获国际大奖,软硬件领跑世界。
奥巴马的CPU芯片禁售令,是对中国国产芯片打开市场的一次神助攻,没有美国禁售,中国超级计算机无疑仍在使用美国芯片,中国CPU给人的印象仍然是落后发达国家几十年。
业内有识之士讲出真话,中国现在需要的不是万众造芯,而是万众用国产芯片。中国芯片产业只要立足市场,有人用,在市场的大潮中不断试错,升级换代,就会很快推动产业的发展,追上世界先进水平。
这位先生给中国科技把脉:
第一,  缺乏科学武装。“中国自古以来只有技术传统,而没有科学传统。技术发明靠的是经验的积累,或许还有灵机一动;而科学发现则是建立在系统研究和专业训练的基础上。有人说我们有四大发明。我告诉你,四大发明属于技术范畴,它不是在科学理论指导下的技术创新和突破,跟科学没有半毛钱关系”。刘总编无非是想说:中国人自古缺乏科学创造的基因,就连中国人唯一引以为豪的四大发明“跟科学没有半毛钱关系”,言外之意,中国人你再努力也白搭。
第二,  缺乏工匠精神。“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是瞧不起匠人的。从我们对很多职业的称谓上就能看出这一点,什么剃头匠,泥瓦匠,小炉匠,很多教师自嘲,管自己叫教书匠……”。中国文化瞧不起匠人,所以科技落后?这也太牵强了吧。难道匠人“跟科学有半毛钱关系”?
【“不久前我访问德国,在萨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顿参观了中德轨道交通联合研发中心的创新工厂。我在工厂里看到,很多人穿着工装在一丝不苟、非常专注地工作。我本来以为他们都是工人,后来一打听,原来都是工程师!我想,正是凭藉这种务实严谨、精益求精的精神,德国人生产出了莱卡相机、奔驰汽车、克虏伯大炮等,创造了“德国制造”的品牌价值”。】
真会观察和“独立思考”。德国工匠精神、企业家精神最著名的莫过于深陷“排放门”的大众集团了,自2015年“排放门”事件爆发以来,大众集团已经为自己在部分车型上安装专门应对尾气排放检测的作弊软件而付出了约250亿欧元的代价,德国大众汽车集团在美国的原高管奥利弗·施密特因参与汽车尾气排放造假,2017年12月6日被美国法院判处7年监禁,并处40万美元罚金。而且这一事件的影响依然在持续,随着大众集团旗下的豪华品牌保时捷深陷泥淖,最近德国另一个老牌车企戴姆勒集团涉嫌排放测试作弊的事件再次被摆在了台面上,这一次,戴姆勒奔驰汽车将面临的是德国当局的严肃质询和有可能开出的37.5亿欧元罚单。
这莫非也是就是某些人崇拜的德国企业家精神、工匠精神?
第三,  缺乏持之以恒的情怀。“浮躁和浮夸是中国科技界流行的瘟疫,而且至少已经持续了20年。我们很多科技工作者耐不住寂寞,坐不了冷板凳,总想走捷径,弯道超车。半个世纪前,我们就“三跑并存”。所以,不谈比例和构成,“三跑并存”的说法就失去了意义。最近在“三跑并存”后面又加了一句“跟跑为主”,这就实事求是了”。1949年中国的重工业几乎是0,科技研发能力与发达国家比是天壤之别。经过前30年艰苦卓绝的奋斗,中国初步建设了完整的工业体系,终于在许多方面与发达国家有了可比性。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科技在许多方面大幅落后于西方。40年来中国科技工作者,卧薪尝胆,艰苦奋斗,经过不懈的努力,今天终于敢理直气壮地说一声“厉害了,我的国”,却不小心极大伤害了某些经济学家的“自尊心”。没有中国人民创造出的无数像超级计算机、北斗导航、歼20、量子通讯、5G、超级工程、三代核电、世界领先的水电、风电、太阳能、深潜、可燃冰、人工智能,等等领先技术,仅靠“浮躁和浮夸”浮得出来吗?
过去20年,世界上又有那个国家比中国的科技进步更快呢?
中国人自己给中国科技界的定义:缺乏科学武装、缺乏工匠精神、缺乏持之以恒的情怀、浮躁和浮夸是中国科技界流行的瘟疫,无异于给中国科技创新判了死刑,这就难怪美国指责中国的新技术都是偷美国的,因为在某些中国人及美国人心中,中华民族压根没有创新能力。
就在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的前夕,2018年6月19日,一度市值全球第一,与诞生于1896年的道琼斯指数相伴至今的最后一位初始成员GE,美国通用电气被踢出了道琼斯指数。美国人心中的头号企业,如今已经土崩瓦解步入暮年,令无数美国人不胜唏嘘,痛心疾首。GE的兴衰很难不让人联想到美国帝国本身的命运。当中国第三代核技术“华龙一号”跻身世界前列的时候,2018年6月1日,日本高科技龙头企业东芝受到旗下西屋核电的拖累,不得不壮士断腕,把其最赚钱、核心高科技半导体子公司“东芝存储器”出售给了美国基金贝恩资本为主的“日美韩联合体”。(这种战略产业打死也不会卖给中国)。
请问GE、东芝出了什么问题:第一,缺乏科学武装;第二,缺乏工匠精神;第三,缺乏持之以恒的情怀?
新中国建国69年来,中国产业技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取得的成就是举世瞩目的。但有些人认为中国应该继续藏着掖着,韬光养晦,避免刺激西方招来不必要的祸端,才是明智之举。然而别说别人的情报战略机构又不是傻瓜,就连西方国家普通百姓谁看不出今日中国的强大和影响力,从满货架的中国制造、满世界的中国游客,到满校园的中国留学生,靠掩耳盗铃的伎俩不仅藏不住真相,只能给人留下懦弱猥琐的印象。
那些自我贬低的人,除了不懂科学,其实拥有完全不同的是非判断和价值观。世界上最看不起中国的不是美国、不是日本、不是欧洲、不是俄罗斯,恰恰是中国一部分不懂科学和历史的某些经济学达人和擅长舞文弄墨的文人。他们是其精神祖国最忠诚的信徒和捍卫者,对于中国的任何赶超从来都表现得忍无可忍。
建议某些媒体的“卡脖子”专栏自己首先应该弄明白世界和中国的科技与工业发展史,只有充分了解科技和产业发展规律,才不会用所谓“卡脖子”话题,桎梏人们挑战创新的理想,打击中国人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科技自信。
【侯峰,察网专栏作家,旅美工程师,从事信息安全,系统控制和管理工作】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2-14 10:06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